• 仇犹关《仇犹国史通考》

  • 发布时间:2017-12-01 02:27 浏览:加载中

  •   编剧:王伟 王道江

      春秋战国之交,公元前457年。

      仇犹国

      人物国君 仇犹国国君

      赤章蔓枝 仇犹国大夫

      耿将军 仇犹国将军

      智 伯 晋国重臣

      郗 疵 智伯谋士 晋国使臣

      胡 妃 仇犹国君爱妻

      赤章嫂 赤章蔓枝之妻

      王铜匠 仇犹国百姓

      王小二 王铜匠之子,边关骁将

      耿鸷儿 耿将军之女

      仇犹国内侍、歌女,宫内一应人马。

      仇犹国迓鼓队鼓手若干、百姓若干。

      两国兵将若干、报子。

      晋国护钟队伍、马弁。

      第一场 伐阻

      〔初夏。〕

      〔仇犹国边境,险石林立,群峰叠起,山石上篆刻“仇犹国”三字醒目。〕

      幕后合唱:炎黄子孙唱大同,

      上善若水东方龙。

      厚德载物乾坤定,

      五千年文明五千年钟。

      〔在合唱声中幕启,鼓角齐鸣。〕〔晋国一兵士翻跟头上,探路。〕

      智伯旌旗动战车驱尘卷风吼——

      〔晋国兵士持刀枪疾上。〕

      〔智伯、郗疵乘战车上。〕

      智伯图中山走千峰鸟惊兽溜。

      八百诸侯九州斗,

      世道纷纷乱不休。

      胜者王侯败者寇,

      晋公拿我也发憷。

      借势拓疆如猛虎,

      霸业不成心难收。

      〔内喊:“报——!”报子上。〕

      报 子 启禀主公,前面不远便至十八盘!

      智 伯 再探!

      〔马嘶叫声,停止不前。〕

      晋兵甲 禀主公,马腿双跪,战车不前了!

      智 伯 催鞭就是!

      〔晋兵扬鞭催马数次,马才开套。〕

      智伯何为忠来何为厚?

      弱肉强食软为囚。

      理字从来王为首,

      权倾朝野待日酬。

      报 子报!禀主公,前面无路,行军受阻!

      智 伯 噢!怪不得战车不前马腿双跪不走,这是何地?

      晋兵甲主公,这里是仇犹国。

      智 伯 什么,什么?郗大人,自文公以来,晋国强大,国边小国荡平殆尽,怎么仇犹国又冒出来了?

      郗 疵 主公有所不知,这仇犹国莽林茂密,涧险沟深,峰峦叠嶂,无路可行,故而迟迟不得剿除!

      智 伯原来如此!这仇犹国可是百年前老程婴携赵氏孤儿藏孤救孤之地呀!

      郗 疵 主公,不仅如此,它还是文公重耳生母仇犹氏的狄族故里呢!

      智 伯 这我清楚。看来我们只得绕道仇犹而下十八盘了。

      郗 疵 主公不可。据臣所闻,十八盘乃仇犹国独有隘口,别无它路可绕。

      智 伯 这——如此说来,我们只得放弃十八盘,改道下中山了?

      郗 疵 主公,此道也改不得。

      智 伯 这又为甚?

      郗 疵 主公仇犹国依天险绝壁陡峭

      进无路入无门瘴气弥嚣

      十八盘系中山唯一通道,

      此隘口过不去一切徒劳。

      智 伯黄河湾九十九没被难倒,

      十八盘岂让霸业打了水漂。

      郗 疵主公历来计策好,

      此番还需谋新招。

      智 伯呀呀……,仇犹国呀仇犹国,你竟敢挡我征伐中山之路!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我智伯——

      郗 疵 主公,你的意思——

      智 伯 欲霸中山,先取仇犹!

      郗 疵 拿下仇犹,再图中山?

      智 伯 正是!郗大人!

      郗 疵 在!

      智 伯 我命你带我亲笔文书,以“谋求亲善”为名,前往仇犹国打探虚实,待详情尽悉,再作定夺!

      郗 疵 主公哪!仇犹国可谓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如何进得它去?

      智 伯 郗大人,当年仇犹国同样无路可行,可文公重耳被献公、骊姬所害出走仇犹,如何能得它去?

      郗 疵 这……

      智 伯 当年仇犹国同样无路可行,那老程婴藏孤救孤又如何进得它去?

      郗 疵 这——

      智 伯 你说!你讲!哈哈……嘿嘿……

      郗 疵主公!

      智 伯 我命你打探仇犹,即刻起程!

      郗 疵 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智 伯 传令将士!安营下寨,原地待命!

      〔幕后声:“安营下寨,原地待命!”〕

      众 啊!

      智 伯

      〔切光〕

      〔幕闭〕

      第二场 说钟

      〔数日后。〕

      〔仇犹国宫中大殿。〕

      〔天幕上山清水秀,群峦叠障,丛林碧绿,飞瀑直下。〕

      〔宫殿别致,原始古朴,地方特色浓郁。〕

      〔在公鸡打鸣声中,音乐、合唱起。〕

      幕后合唱 仇犹国里风光好,

      世外桃园山河娇。

      男耕女织人丁旺,

      皇宫安然乐滔滔。

      〔在合唱声中幕启。〕

      〔站殿将列队,宫女高举各种图腾与众臣簇拥国君胡妃上。〕

      国君朗朗乾坤日月照,

      仇犹云淡天亦高。

      小天小地小锅灶,

      小打小闹小王朝。

      国泰民安无争吵,

      就是和外界少往交。

      今日心闷多烦躁,

      出宫野游开眼逍遥。

      众 祝国君万年无期,祝娘娘寿比南山!

      国 君 众位平身!记住老规矩,咱开门是君臣,关门是弟兄,不抬这些麻烦理道啊!

      众 谢国君!

      国 君 赤章爱卿、耿将军!

      赤 章

      耿将军 臣在!

      国 君 今日出外野游散心,一切可曾备齐?

      赤 章

      耿将军 禀国君,一切齐备!

      赤章嫂 国君,为国君和娘娘解渴防暑的绿豆汤我熬了好几罐罐。

      胡 妃 还是赤章嫂想的细心周到啊!

      王铜匠 国君,瓜果梨桃,铜匠我抬了好几篓篓。

      国 君 日日日,足够咱这一梢人马吃的了。不过,不能给咱吃坏肚啊!起驾!

      赤 章 起驾!

      〔内侍上。〕

      内 侍 禀国君,王小二和鸷儿背着一个人上殿来了!

      〔王小二背着郗疵,鸷儿护着上。〕

      王小二

      鸷 儿 参见国君!

      国 君 鸷儿,你和小二这是——

      鸷 儿 国君,鸷儿与小二在山上狩猎,见此人瘴气中毒昏倒在地,便用葫芦解毒散将他救过来了。

      王小二 小二见他如此装束,定是外来之人,盘问于他,他却言道,面见国君才道真情,我俩就将他带来了。

      郗 疵拜见国君,祝大王万年无期!

      国 君 免礼,免礼!请起,请起!

      郗 疵 谢国君!

      耿将军嗨!你有几个胆子敢闯进仇犹?

      郗 疵 我乃晋国人士。

      耿将军 什么,晋国?

      国 君 吓煞我了!还是个外国人!你到仇犹,有何贵干?

      郗 疵 回禀大王,在下姓郗名疵,只因奉我主智伯大人之命,为了两国友好亲善,特来面见国君。不料误中瘴气,昏厥险境。多亏二位相救,才免遭其难。在下这里当面谢过救命之恩!

      王小二 没甚,没甚!

      鸷 儿 你没事就好!

      国 君 噢!为两国亲善友好说合来了!怪不得寡人今早上眼皮皮圪跳跳,圪跳跳,原来是仇犹国来戚人了!还是个外国人。赤章爱卿,这可是大闺女坐轿——头一回啊!

      赤 章 是啊!

      国 君 咱仇犹就是晋国的老娘家,甥舅之亲。唉!不过是自老程婴走后,就再没走动了!

      赤 章 正是!

      国 君 哈哈!闹大咧!你看看这抬下个甚?来老娘家差点让瘴气给毒煞咱这外甥孩!大戚人,没事了吧?

      郗 疵 谢国君,没事了。

      赤 章 使臣大人,可否有贵国文书带来?

      郗 疵 有,有!两国要事,当着如此众人——

      国 君 嗨!这一梢人马都是自家人,没事,没事。寡人今日正要外出野游,正巧你来了,我给你介绍介绍。

      老爱卿,姓赤章,

      耿将军,为武将。

      寡人的左臂和右膀,

      俺三人从小赤屁股一块儿长大情谊长。

      这是赤章嫂,

      做的饭菜香。

      他是王铜匠,

      炼石锻刀最在行,棋还下得比我强。

      救你的是小二和鸷儿,

      寡人我正给他俩这个这个圪找对象来找对象。

      哈哈……

      郗 疵 敢问国君,你和百姓还常在一起?还过问这些人的婚嫁小事?国 君 你看你,说的这是甚的话?

      百姓的事情无小事,

      黎民是寡人的爹和娘!

      郗 疵 噢!那在下就将智伯大人的书信呈上!

      国 君 嗨!小心心还不少呢!内侍!

      内 侍 在!

      国 君 准备酒宴,为大戚人接风压惊!

      内 侍 遵旨!

      国 君 郗大人,备下薄酒不成敬意。请!

      郗 疵 国君盛情,在下感激不尽。请!

      〔各自就座。〕

      内 侍酒宴上来!

      〔宫人端酒上。〕

      内 侍歌舞上来!

      内 侍〔一群乐手,敲打着盆、罐、碗、锅等器皿伴奏。〕

      〔众宫女上,歌舞翩翩,宾客观赏。〕

      歌 声 说仇犹,唱仇犹,

      人杰地灵五谷稠。

      风调雨顺人忠厚,

      升平一秋复一秋。

      〔歌舞毕,宫女、乐手下。〕

      郗 疵妙哉!妙哉!遗憾!遗憾哪!

      国 君

      赤 章大人!

      为两国亲善不辞劳顿,

      头杯酒先为您接风洗尘。

      郗 疵 谢大人!

      〔内侍吹喇叭“嘟——”。〕

      〔郗疵惊讶与众人饮酒。〕

      耿将军

      二杯酒祝使臣大福大命,

      中瘴气逢凶化吉免灾星。

      郗 疵 万幸,万幸!

      〔内侍吹喇叭“嘟——”。〕

      〔郗疵又惊与众饮第二杯。〕

      国 君

      结友邻仇犹国心诚意重,

      三杯酒愿两国友好千秋永存。

      〔内侍吹喇叭“嘟——”。〕

      〔众饮第三杯。〕

      郗 疵……

      国 君 大戚人,你看什么?想不到俺仇犹小国也会拥有这精美别致的宫殿吧?

      郗 疵 那是,那是!

      国 君 寡人今日用最隆重的仪式招待与你,这是表明与贵国亲善的心意,不知你有如何见教?

      郗 疵 好,好!不过国君,恕在下直言,倘若贵国这般别致的宫殿,要有一口“道志和清”之钟悬于宫中,那就敢和天下诸侯的宫殿相媲美了!

      国 君 啊!“道志和清”之钟?

      〔众人面面相观。〕

      胡 妃国君,这钟是何物?

      国 君……王铜匠,你说呢?

      王铜匠 国君,这……

      国 君郗大人不怕你笑话,这钟——是啥玩意,你给咱说讲说讲。

      郗 疵 大王,你身为仇犹国君,真的连钟都不晓得?

      国 君 圣人云:“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就是不晓得!

      郗 疵 大王,在下斗胆与你细细讲来!

      说起钟——

      说了个钟道了个钟,

      大王我与你来说钟。

      钟乃社稷一重器,

      金石冶炼浇铸成。

      喧时铿声有时钟,

      昭彰功德有儒钟。

      祭祀大典有乐钟,

      辅佐君权有朝钟。

      九州诸侯八百国,

      哪家宫里不悬钟。

      天下谁人不识钟,

      谁家无钟敢称宫?

      高悬起槌扣而鸣。

      “当当当”长空声震——,

      抖的是国家的尊严民族威风。

      仇犹国居山中孤陋寡闻,

      现如今普天下鼎食钟鸣。

      〔此唱段中郗疵说得有声有色,国君与众臣民随着郗疵满台旋转,听得目瞪口呆。〕

      众啊!

      国 君那……那什么又叫个“鼎食钟鸣”?

      郗 疵 大王,“鼎食钟鸣”就是凡膳食者,皆盛饭用鼎,用饭时伴以悦耳的钟声。按照礼制,这就是当今最高礼仪规格,可不是敲锣吹喇叭呀!

      国 君 噢!

      郗 疵 大王能拥有这么肥沃的国土疆域,能拥有如此堂皇的城府宫殿,却没有钟这样大的礼乐大器,大王你的威仪何在?

      国 君 这——

      郗 疵 国家的尊严何存?

      国 君 那——

      郗 疵 大王,这岂不是一件天大的憾事啊!

      胡 妃 啊呀!国君,哪咱也快想法挂上一口大钟吧!看人家笑话!

      赤、耿哼!

      鸷 儿 有口钟有啥气粗的!俺仇犹有迓鼓,你们有吗?

      郗 疵大王,在下贸然出口,失礼了!

      国 君 唉!何谈失礼,倒是给寡人又长了见识了!郗大人,你是大国使臣,见多识广,外界情况知道的不少,这次多住些日子,看看仇犹,说说外边,给我开化开化“得脑”吧!

      郗 疵 岂敢!岂敢!

      耿将军 国君,常言道,外甥是狗,吃了就走,快叫他喝糊上一口走吧!

      国 君这是甚的话?王小二,这些天你就陪着郗大人多转转吧!

      赤 章 国君,还是不转的好,万一再扑上瘴气——

      国 君 嗨!咱有葫芦解毒散怕甚?鸷儿,把葫芦给给大戚人!

      鸷 儿 哎!

      郗 疵 谢谢!

      国 君 赤章嫂,把外莜面河捞、小黄米黏糕、眉豆菜饭什么好吃的多做点,让大戚人尝尝稀罕!

      赤章嫂 哼!想的哇!

      国 君 咋?

      赤章嫂 就让外甥吃他那钟哇!〔切光〕

      〔幕闭〕

      第三场 授计

      〔距前场数日后。〕

      〔智伯在军帐内焦急不安地来回踱步。〕

      幕后合唱 野心勃勃没足尽,

      虎视耽耽猫抓心。

      蠢蠢欲动生歹计,

      毒蛇咬人吐舌芯。

      〔内声:“主公”!“主公”!〕

      〔郗疵疲惫不堪地叫着上。〕

      郗 疵 主公大人,我,我回来了!

      智 伯 啊!郗大人!可把你盼回来了!打探仇犹,情况如何?

      郗 疵 大人,仇犹与世隔绝,欲入境地,无路可取,除非兵士插翅而飞呀!

      智 伯 噢!难道小小弹丸之地,真是无懈可击了?

      郗 疵 大人,若是好攻,泱泱晋国早把它灭了,还能待到主公今日动手?

      智 伯 这——郗大人,如若甩掉辎重兵车,照你进出路线,你亲率大军奔袭如何?

      郗 疵 仇犹山绝谷深,瘴气迷蒙,我军劳师远征,不熟地理,加之水土不服,只怕未入腹地就溃不成军了!这次我瘴气中毒,不是仇犹人相救,这条命早已扔到仇犹了。

      智 伯 那强攻不成,智取怎样?

      郗 疵 主公,强攻也好,智取也罢,大军进不去,都是白搭!

      智 伯 这倒怪了!难道泱泱晋国就搬不动个小小仇犹了?

      郗 疵 咳!仇犹国就是这么一个怪地方呀!

      鸡鸣狗吠深山中,

      仇犹国里尽好人。

      白马山上多宝藏,

      黑有煤来赤有铜。

      袖珍王朝成一统,

      君臣黎民和和气气亲亲热热像一家人。

      唯有那煌煌宫中奇怪事——君不识钟来钟不识君。

      智 伯 你待怎讲,仇犹国宫中无钟?

      郗 疵 主公大人,别说宫中无钟,他们就连钟是啥样也不晓得。为此,我还惹了仇犹国君和臣民好大个不高兴!还以为是我们晋国小看他们哩!

      智 伯 宫中无钟!宫中无钟!

      郗 疵 主公大人,笑着何来?

      智 伯 有了!

      郗 疵 攻取仇犹,有妙计了?

      智 伯 仇犹无路、无钟,我就要它有钟、有路!

      郗 疵 有钟,有路?

      智 伯 附耳上来!

      郗 疵 噢!开路送钟埋伏兵?

      智 伯

      你即刻重返仇犹,照计而行!

      郗 疵 遵命!

      〔切光〕

      〔闭幕〕

      第四场 开路

      〔距前场数日后。〕

      〔仇犹国君后花园,天气阴暗,隐隐可闻雷声。〕

      〔国君闷闷不乐,抑郁寡欢,心事重重。〕

      幕后合唱 乌云暗,天阴沉,

      隐隐可闻闷雷声。

      花园不见蜂蝶舞,

      只见国君泛愁云。

      〔王铜匠捧棋盘上。〕

      王铜匠国君!

      国 君……

      王铜君 国君!国君!

      国 君啊,啊!

      王铜匠来来来,铜匠今日专与国君下棋,为国君消愁解闷!

      国 君 王铜匠,寡人叫你琢磨打造个钟,你想得怎么样了?

      王铜匠 哎哟,国君,我连钟是啥样也没见过,怎能打造出钟来!哎哎咱先不谈钟,下棋怎么样?

      国 君……

      王铜匠下吧,下吧!今日我让你三步、四步、五步?

      国 君

      〔胡妃上。〕

      胡 妃你铜匠铺接锄沟——不看火色。国君哪有心思下棋!

      国 君 你就会打造个刀刀铲铲,火炷圪栏!

      胡 妃 钟也造不了!狗肉盘——上不了席面!

      王铜匠往后,再不与你下棋了!

      〔赤章嫂挎篮上。〕

      赤章嫂 参见国君,娘娘!

      国 君 嫂夫人有何要事?

      赤章嫂 国君!

      国君你这几日精神不振,

      茶不思饭不想心火上升。

      做了锅擀面汤前来奉送,

      好让你开开胃气顺脑清。

      国君趁热吃吧!

      胡 妃 嫂夫人,可是让你多操心了!

      赤章嫂 侍奉国君应该的,我去了!

      国 君 还是嫂夫人惦记着寡人哪!

      胡 妃 哟!国君,既然嫂夫人对你顺心,何不把她唤在你身边侍候与你?

      国 君 屁话!常言道:“朋友妻,不可欺”。“君子不夺人所爱。”为人不讲伦理,那不是畜类了!我看你呀尽是胡说八道狗念经!

      王铜匠 对对对,岂能不讲朋友之情,君臣之理!

      〔内侍上。〕

      内 侍 禀国君,赤章大人、耿将军求见!

      国 君 宣他们觐见!

      内 侍 宣二位大人觐见!

      〔赤章、耿将军上。〕

      赤 章

      耿将军 参见国君!

      国 君 二位爱卿,有何谏言?

      赤 章 国君,自打晋国使臣走后,国君为钟之事,整日抑郁寡欢,为臣实实放心不下。

      耿将军 国君,臣以为为了一口钟,大可不必如此动容!

      国 君 二位爱卿!

      晋使臣说钟事将朕点醒,

      凡国家讲的是国威国尊。

      仇犹虽小也是国,

      岂容他人灭威风。

      人活一口气,

      国悬一口钟。

      八百诸侯各称霸,

      仇犹不能没有钟!

      赤 章 国君哪!

      百年来咱宫中从未悬钟,

      仇犹国照样是四季如常五谷丰登。

      百年来咱宫中从未悬钟,

      仇犹国照样是人畜两旺百业繁荣。

      百年来咱宫中从未悬钟,

      仇犹国照样是香河秀水波光粼粼。

      百年来咱宫中从未悬钟,

      仇犹国照样是锦绣江山人和政明。

      耿将军 国君哪!

      晋使臣巧说钟纯属卖弄,

      嘲讽咱羞辱咱不能容情。

      一口钟不过是一件器物,

      造一个不就了结这事情。

      白马山派兵去挖铜冶炼,

      此一项重任我来担承!

      王铜匠钟是个甚球样咱一窍不懂,

      打造它岂不是瞎子点灯。

      赤 章据传闻铸钟工艺太繁沉,

      无图样咱仇犹如何造成?

      胡 妃不能制造咱就买,

      我已告郗大人为咱打听。

      国 君你说话从来不把脑筋动,

      买下钟仇犹无路运它不进也是瞎折腾。

      看起来仇犹就是封闭固禁,

      没想到一口钟难煞寡人。

      〔内侍上。〕

      内 侍 禀国君,晋国使臣郗大人复回,请求拜见国君。

      众 啊!

      国 君 他又来了?请!

      内 侍 有请晋国使臣郗大人!

      〔郗疵上。〕

      郗 疵 参见大王,祝大王万年无期!

      国 君 郗大人平身,看座!

      赤 章 郗大人不日复回,该不是又来嘲笑我仇犹国宫中无钟吧?

      郗 疵 大人非也!在下初见大王时随便说说,别无他意,还请国君海涵!

      国 君 不知郗大人此来有何见教?

      郗 疵 启禀大王,在下此行特来传晋国智伯大人口谕,为了晋仇两国永修相好,我晋国国君已下令铸钟一口,赠于贵国,以结同心!

      众 赠钟?!

      国 君 什么什么?堂堂晋国国君竟以如此大礼待我仇犹,仗义哪!够意思,好亲戚,好朋友!郗大人这钟到底是个什么样儿——

      郗 疵 大王,你看这就是钟的图样。

      国 君噢!原来是这样子!大伙看,看看!

      胡 妃嗨!闹了半天像个葫芦!可把咱给懵死了!

      国 君大钟原是这模样,

      今日总算开眼光。

      胡 妃大国就是不一样,

      慷慨送钟真大方!

      赤 章晋国愿将大钟送。

      耿将军其中定有鬼名堂。

      王铜匠照葫芦画瓢有图样,

      可算解脱了我王铜匠。

      国 君 郗大人,贵国所赠仇犹之钟,敢与天下宫钟媲美吗?

      郗 疵 这要看大王的意思!

      国 君 嗨!这还用问嘛!

      仇犹虽小骨架大,

      诸侯面前不低巴。

      他们多重咱多重,

      他们多大咱多大不能比人差。

      郗 疵对对对只能上来不能下,

      你和那智伯大人一个想法。

      国 君赠钟到底有多大?

      郗 疵两乘兵车刚能放它。

      国 君赠钟到底有多重?

      郗 疵八匹良骏方能把它拉。

      国 君 好啊,如此这般就敢和天下各国宫钟媲美了。

      郗 疵 那是,那是!

      国 君 哈哈……

      赤 章 大王,仇犹山高岭峻,无路可通,如此大钟岂能运进仇犹?

      耿将军 是呀!大王宫钟再大也是枉然!

      郗 疵 大王,智伯大人还望大王为迎纳大钟开拓仇犹通往晋国道路,以便运载大钟的二轨兵车运抵仇犹!

      国 君

      赤 章啊!国君开路之事,非同小可,你要三思而行!

      国 君 寡人自有主张!

      耿将军国君哪!

      国 君 不必多言!

      郗 疵 还是大王圣明!

      国 君 下令开路!

      〔切光〕

      〔幕闭〕

      第五场 撤兵

      〔一个多月以后。〕

      〔仇犹筑路工地工棚。〕

      〔在幕后合唱声中幕启。〕

      幕后合唱 世外仇犹风云动,

      滹沱斩岸劈群峰。

      倾国百姓齐上阵,

      盘古开路为迎钟。

      〔在歌声中赤章指挥仇犹臣民开山劈岭,抬筐,夯路,挥钎抡锤。〕

      赤 章唉!

      一月来率臣民劈山凿隘,

      为修路日继夜餐宿山崖。

      国君他盼钟心切下旨轻率,

      无奈何王命难违我空悲哀。

      〔赤章嫂与鸷儿送水送饭上。〕

      鸷 儿大伯、大叔,俺们送饭来了!

      赤章嫂夫君,打了点野味,俺特意给你做了做,你也该补补身子,看你瘦成啥样了!

      鸷 儿 大叔给!你老也饿了,快吃点吧!

      王铜匠 鸷儿,你!

      赤章嫂 王铜匠,你哪辈子积的德,摊上这么个俊俏贤慧的姑娘做媳妇呀!

      鸷 儿大妈,你!

      王铜匠 哎、哎!

      赤 章 大伙歇会儿吃饭吧!

      〔内喊:“国君驾到!”〕

      〔国君,宫内一应人马上,耿将军伴驾。〕

      国 君开山筑路一月整,

      寡人日夜挂在心。

      宫殿之上难坐稳,

      看一看奋战的众臣民。

      赤 章 参见国君!

      众 参见国君!

      国 君 起来,起来,大伙辛苦了!赤章大人,你受累了!

      赤 章 国君亲临工地,惦念臣民,为臣谢恩了!

      国 君 赤章爱卿,寡人看你累了,瘦了,下了膘了!

      赤 章 为臣辛苦无妨,只是修路一事,心中忧虑重重哪!

      国 君 忧虑何来?

      赤 章 为臣总觉得晋国送钟是假,诱咱开凿通往晋国大道,灭我仇犹是真,你说呢,耿将军?

      耿将军 是呀!那智伯一向口蜜腹剑,包藏祸心,贪婪无信,世人皆知啊!

      赤 章 百余年来,晋国不念仇犹之恩,亲戚之情,屡屡欲灭仇犹,只苦于无路可行,未能得逞,如今慷慨送钟,实实令人费解!

      国 君 王铜匠,你说说他俩说的对不对?

      王铜匠 我?国君,朝中大事,我个黎民百姓能掺和?

      国 君 要知朝中事,山中问野人。老百姓的话那才是庄稼人打圪垃——实打实的。说说!

      王铜匠 要我说呀!晋国要是存善良,

      开路就是好事一桩。

      若是虎狼心险恶,

      开路定会遭大殃。

      赤 章 国君,不可为求宫钟,毁了社稷呀!

      耿将军 国君,难道国家强盛是敲钟敲出来的?

      国 君 唉!寡人何尝只是为钟啊!

      仇犹国山水秀地肥物盛,

      仇犹人勤劳勇敢爱和亲。

      国大小一律平等当自强,

      当自强才能立诸侯强林中。

      强林中有钟无钟不可怕,

      怕的是闭塞无知落后于人。

      人落后国衰弱定遭欺侮,

      遭欺侮皆因为头脑禁封。

      脑禁封碍于两耳闭塞孤陋寡闻走不出大山岭,

      出山岭却苦于无路可行。

      咱沾光大山荫庇享安稳,

      也吃亏大山遮目变愚懵。

      开山筑路早谋定,

      借迎钟了夙愿办它一件大事情。

      二位爱卿不必多虑,寡人有些话在此不便多言,

      回去再说吧!

      〔王小二急匆匆跑上。〕

      王小二 鸷儿,鸷儿!

      鸷 儿……

      王小二 鸷儿,还生我的气呢?

      鸷 儿 你不是也不理我了?

      国 君哎,你们俩咋地了?又逗嘴来?

      鸷 儿 国君!我

      国 君 哈哈……这么回事呀!鸷儿,找对象嘛!往后你让小二拉拉手亲亲嘴什么的不就没事了!小二呢,没人的时候了再和鸷儿拉手亲嘴,不也就没事了!寡人不是吹牛,当年我和娘娘就是这个法法!灵着呢!

      胡 妃 你当着众人,老没正经!

      国 君 好了,好了!哈哈……大路修通后,寡人给你俩人举礼成婚!

      鸷 儿

      王小二

      国 君 走!看看路况吧!

      〔郗疵上。〕开山通路已得逞,

      郗疵暗暗喜在心。

      智伯主公送钟计,

      还须我麻花钻子一节一节往进拧。

      郗 疵 在下郗疵拜见国君大王!

      众 啊!

      国 君 郗大人身为大国使臣,不辞劳苦亲赴工地,辛苦,辛苦!

      郗 疵 为早日通路,喜迎大钟,应该,应该!大王,在下有一事须禀告国君。

      国 君 请讲!

      郗 疵大王你想不想早日修通大路?

      国 君 那还用问。

      郗 疵 想不想早日目睹大钟风采?

      国 君 急不可待!

      郗 疵 一月来,在下见仇犹山重水复,工程艰巨,民工皆为妇孺老弱,如此下去,这通路迎钟等到猴年马月?

      国 君 这——以你之见呢?

      郗 疵 道路欲早通,急需好后生。青壮劳力全上阵,大王,道路还愁早竣工?

      国 君 嗨!闹了半天打了个黑碗!仇犹国小哪有那么多人!除去戍边军队的精壮男儿,这就家家户户关门闭户了!

      郗 疵大王何不将戍边军队也投以修路工程,这样便能大大缩短工期,大王不就能早日迎钟了吗?

      国 君 什么?

      耿将军

      赤 章 郗大人,你讲此话,居心何在?

      开山修路你怂恿,

      如今又唆使来撤兵。

      以强凌弱把人哄,

      莫非包藏虎狼心?

      郗 疵晋国为仇犹做后盾,

      太平盛世无需兵。

      耿将军戍兵守疆系重任,

      防患未然岂能轻心。

      郗 疵 哎哎,大人息怒。大王,你看这,我一片好心倒做了喂猫食了!

      王铜匠 既然太平,敢问大人,你们晋国的军队如今都在干甚呢?

      鸷 儿 是呀!按郗大人的话,你们的兵士大概都回家睡大觉,吃闲饭了!

      郗 疵 哎哎,黎民百姓,懂个甚!

      国 君 郗大人的话也有道理,军队养着无事情,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撤下来修路。

      赤、耿 国君,你!

      国 君 寡人意已决,无需多言。耿爱卿!

      耿将军 在!

      国 君 命你速速传令王小二,将戍边将士撤回,与民开路!

      耿将军国君哪,恕臣不能遵命!

      赤 章 国君哪,不能撤军!不能撤军!

      国 君 撤!

      郗 疵 大王圣明!在下立即回国督促铸钟。告辞!

      国 君 二位爱卿送送郗大人!

      耿将军……

      赤 章

      国 君 唉!两个糊涂蛋!如今使唤不动你们了,这还了得胡才!你们不去我去!

      赤 章 唉!耿将军,送吧!

      耿将军 你总是顺着国君!郗疵,走!

      郗 疵 告辞,告辞!

      耿将军滚!

      〔郗疵灰溜溜爬下。〕

      〔切光〕

      〔幕闭〕

      第六场 缴械

      〔半年以后,某日清晨。〕

      〔仇犹国宫殿,景同第二场。〕

      〔幕启,国君心事重重地在宫殿来回踱步。〕

      国 君咯咯咯金鸡鸣霞光东升,

      寡人我彻夜不眠心难平。

      仇犹国自古来风平浪静,

      送钟事激起了波澜层层。

      众爱卿多忧虑赤心忠恳,

      提醒我通路撤兵是麻痹轻心。

      几天来细琢磨主意拿定,

      开大道设关卡筑立国门。

      建雄关绘蓝图战略敲定,

      宣二臣上宫殿共商此情。

      〔胡妃捧着“钟图”上。〕

      胡 妃 国君,你是一黑夜不睡,臣妾是一黑夜看钟,这眼珠蛋蛋都快跌出来呀!可光看这图有啥用?咱仇犹甚时能迎来大钟?

      国 君 你呀,就是个盛饭的罐罐、桶桶!再要像野鸡下蛋咯咯咯,咯咯咯,我就抬煞你!

      胡 妃 哼!你要抬煞我,那我就告给赤章嫂抬煞你!

      国 君 内侍!

      内 侍 在!

      国 君 宣赤章大人和耿将军上殿!

      内 侍 遵旨!宣赤章大人、耿将军上殿!

      〔赤章,耿将军上。〕

      赤 章马放南山心如火

      耿将军刀枪入库急煞人

      赤、耿 参见国君!

      国 君 二位爱卿平身!

      赤、耿 开路甚紧,宣臣上殿有何要事?

      国 君 二位爱卿,寡人有要事面议,想听听二位爱卿的主见!

      赤 章 国君盼钟心切,执意孤行,为臣之言,焉能听得进去!

      耿将军 国君,实言相告,为臣真是懒得看那个钟图。

      国 君这是寡人自个儿琢磨的图。看看!有何高见?

      〔内侍上。〕

      内 侍 启禀国君,晋国使臣郗疵大人又来求见大王。

      赤 章 啊!又来了!

      耿将军 好个狗日的!

      国 君宣他上殿!

      内 侍 郗大人上殿!

      〔郗疵上。〕

      郗 疵越险途日追月往返艰辛,

      为智伯图霸业废寝劳神。

      暗设局入仇犹兵不血刃,

      施心机绞脑汁巧舌双唇。

      开大路撤军队引君入瓮,

      智主公又密谋毁械消弓。

      此一举犹如那刀尖玩命,

      稍不慎要翻船功败垂成。

      晋国使臣郗疵拜见大王!

      国 君 快快请起,郗大人此回晋国数月有余,今日怎么又返回来了!

      郗 疵 唉!大王,在下命苦,智伯大人有令不来不行呀!

      国 君 郗大人好会说话!寡人问你,我仇犹开山筑路半年已过,不知晋国为仇犹所铸之钟打造如何?

      郗 疵 禀大王,在下正为此事而来,铸钟之事,万事俱备,只欠——

      国 君只欠什么?

      郗 疵只欠——只欠贵国白马山钟鼎之石冶炼浇铸即成!

      赤 章

      耿将军啊?!

      国 君 什么?白马山钟鼎之石?

      郗 疵 大王,贵国白马山钟鼎之石天下闻名。晋国铸钟工匠都说,用此石冶炼铸钟,大钟质地会更加精良,音色会更加精纯,若如此,送于贵国的大钟么——

      国 君 怎样?

      郗 疵 便是天下第一洪钟!

      国 君 天下第一洪钟?哈哈……如是甚好!只是仇犹倾国开路全民出动,就连戍边将士也全部撤下投身筑路,哪里还有子民再去开矿挖石啊!

      郗 疵 大王,智伯大人言道,我国所赠大钟,既为天下第一洪钟,就应精益求精,方显晋国对贵国的诚心。况且白马山钟鼎之石乃为贵国宝藏,他国国君都慕名求石,却碍难于得手,贵国如若有石不用,岂不是大大的遗憾啊!

      国 君 这——也罢,道路修通,再调人马采石不就行了。

      郗 疵 大王,那你等到何时才能一睹大钟风采?晋国可是言而有信,大路修通之日,便是送钟之时,智伯大人早就等着这一天呢!

      国 君 这——

      郗 疵 大王,真是无有办法了?

      国 君 再有办法那就只有寡人亲自上白马山采石了!

      郗 疵 那倒不必!在下敢问,贵国还有什么东西为白马山冶炼打造?

      国 君 什么东西?

      耿将军

      赤 章

      郗 疵缴军械诱他启齿方为上,

      国 君使臣他含沙射影鬼心肠。

      赤 耿郗疵他狗鼻插葱又装象,

      郗 疵我须将两个老将来提防。

      国 君醉翁意已明了看他怎讲?

      赤、耿此一回决不饶这个黄鼠狼。

      郗 疵捏软柿将国君紧抓不放,

      国 君应对他还需讲礼仪之邦。

      赤、耿他谋上白马山赤铜石是何伎俩?

      郗 疵我叫他起内讧君臣互伤。

      国 君我暗使障眼法巧顶风浪,

      赤、耿决不能再让他信口雌黄。

      郗 疵 大王!

      大王理政本圣明,

      为树尊严铸洪钟。

      在下所指何须问,

      心有灵犀一点通。

      大王,这个——贵国大军的盔甲刀枪皆为白马山钟鼎之

      石冶炼打造的吧?

      赤 章呀——呆!

      狐狸尾巴全暴露,

      此时彻底现原形。

      耿将军开路送钟为借口,

      缴械灭仇才是真。

      国 君恶魔赤膊上了阵,

      顺其之意稳其心。

      将计就计随他意,

      牵制他我来个后发治人。

      亏得郗大人提醒寡人呀!我国军械皆为白马山钟鼎之石冶炼打造不假,如今军民边关开道,入库军械久弃闲置,何不先拿来用于铸钟,以解我仇犹燃眉之急!

      郗 疵收缴军械,先用铸钟,大王圣明!

      赤、耿

      耿将军 国君啊!国之军械怎能随意处置?

      赤 章 国君啊!军械收缴,士兵手无寸铁,国家若动干戈,该将如何应对?

      耿将军 郗疵呀郗疵,你开路、撤兵步步紧逼,今日又来解我武备,好狠毒的心啊!

      郗 疵 哎哎……这是你们国君的意思,与我何干?

      耿将军 我看你是活腻了!

      国 君 放肆!不顾国体礼数,成何体统!寡人竟已决断,即刻传旨,与郗大人备办牲畜,将入库军械全部驮往晋国以铸大钟!

      赤 章 国君!你!

      国 君 不必阻谏!

      赤 章你你……个糊涂的昏君!

      骂一声昏君我气难按,

      坐宫殿竟不分善恶忠奸。

      为了钟不顾黎民遭涂炭,

      为了钟不顾社稷和江山。

      为了钟不识豺狼与虎豹,

      为了钟不辨是非端不端。

      送钟本是奸诈计,

      你一环一环往进钻。

      引狼入室埋隐患,

      软弱无能附势趋炎。

      忠言直谏听不进,

      昏昏庸庸信谗言。

      三百年磐石江山鲜血换,

      眼看着被昏君毁于今天。

      耿将军 昏君!

      昏君不把良莠辨,

      枉为仇犹坐江山。

      兄弟情份全不念,

      愧对黎民和祖先。

      怒火熊熊心中燃,

      昏君啊,郗疵!

      国 君 住手!杀了使臣你让寡人如何向晋国交待?

      赤 章 可你又如何向仇犹先人和黎民交待啊!昏君,为人臣的不忠贞是臣的罪过,然而尽了忠贞却不能纳用就不是为臣的罪过了!苍天啊苍天,赤章不能为仇犹尽忠,而又不忍看送钟灭仇亡国灭种的悲剧,无奈以死谢罪了!

      国 君爱卿!拉住!

      耿将军

      〔郗疵急躲国君身后。〕

      国 君 咳!二位爱卿今日宫殿之上,开口辱骂昏君,举刀刺杀使臣,寻死的寻死,行凶的行凶,真是草蚂蚱跳到脚面上——吓唬什么割草小呢!来呀!

      〔御林军上。〕

      国 君 将他二人绑了,打入监牢!

      〔御林军将二卿绑了。〕

      赤、耿

      郗 疵 大王果断,圣明!圣明!

      国 君郗大人,这摊场你看见了哇!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郗 疵 放心,放心!

      国 君我剥你的皮,抽你的筋!

      郗 疵 敬请放心,智伯大人从不食言,待大路开通,他要为仇犹亲自送钟,以示子孙。

      国 君 好!一言为定!大丈夫男子汉,说下牙是骨头。谁要失信,谁就不是爹娘生的,是小人,小人!

      郗 疵 是!小人,小人!

      国 君 内侍传旨,准备牲口,驮军械出山!

      〔音乐骤起。内应声:“驮军械出山!”〕

      国 君

      〔灯暗,天幕灯复亮,合唱起。〕

      幕后合唱 风嗖嗖,雪漫漫,

      仇犹军械驮出山。捆捆刀枪无言怒,

      “的达的达”蹄声恨无边。

      〔在合唱中,天幕上牲口驮械的剪影缓缓而过。〕

      〔随着剪影移动,〕

      〔大幕徐徐闭〕

      第七场 诉衷

      〔紧接前场次日。〕

      〔北风怒吼,大雪漫天。〕

      〔仇犹大狱。〕

      〔赤、耿二人在木架中囚锁着,演员架着囚具能活动。〕

      〔音乐凝重,悲愤。〕

      〔赤、耿二人悲愤万千。〕

      〔幕启,狱卒送饭上。〕

      〔狱卒劝二人用饭。〕

      赤、耿……

      狱 卒 国君为了一口钟,把两个把弟兄打入监牢,可又让好饭好菜侍奉,这这……又何苦呢!唉!〔下〕

      赤章嫂闻噩耗似惊雷怒火胸燃——

      〔赤章嫂,耿鸷儿从两边上。〕

      心切切急匆匆直奔牢监。

      鸷 儿

      爹爹老爷 丁零当啷直言谏将国君冒犯,

      我豁性命定与他鸣屈申冤。

      〔二人进狱见赤、耿二人被囚状。〕

      鸷 儿 爹!

      赤章嫂 娃他爹!

      幕后合唱 戴刑具 受煎熬,

      心悲愤 泪滔滔。

      当年三兄弟肝胆相照,

      今日此情为哪条?

      赤章嫂砍掉臂膀把孽造,

      鸷 儿找昏君辩理见低高。

      赤章嫂 鸷儿,找他去!

      国 君不用找了,我来了!

      赤章嫂

      鸷 儿

      哼!

      国 君 嫂夫人,鸷儿!你们来了?

      鸷 儿……

      国 君 呀呀……妈妈爹呀!这弓弦还绷得挺紧哪!

      二位爱卿!

      耿将军……

      赤 章你来做甚?

      国 君来!小弟敬两位哥哥一杯!

      赤 章 哼!断头酒送俺上路,谢谢兄弟的成全!

      耿将军 别喝!大丈夫男子汉,坦然上路,死个明白!要杀要剐刑场见,何必监内下毒酒!

      国 君 哈哈……

      〔王铜匠、王小二暗上聆听。〕

      赤章嫂 算了!当年你们布衣结拜,兄弟情深,大伙信任你的聪明、智慧、胆识、才华,为了仇犹社稷推举你为国君,实指望你扛住仇犹的江山,嫂子我才尊你是国君,时时接记于你,没料你是个无情无义、不顾社稷的昏君!

      当了国君头脑昏,

      双眼带糊看不清。

      两耳软的不管用,

      屁股歪的坐不正。

      嫂嫂今日将你恨,

      恨你个一不为社稷,

      二不为黎民,

      三不识忠奸,

      四是非不分,

      五只顾脸面,

      六贪图虚荣,

      七听信奸计,

      八忘了信用,

      九鬼迷大钟,

      十实你是个糊涂虫。

      嫂子今日真悔恨,

      多年来好饭好菜喂下一个大昏君。

      鸷 儿昏君昏君大昏君,

      真不该让你给我做媒人。

      王小二王小二再不会把你敬重,

      王铜匠王铜匠交棋友算瞎了眼睛。

      国 君 哈,都来了!骂完了?不骂了?哎呀!

      赤章妻 你哭甚呢?

      国 君 这个国君我不干了!我要早知道这当国君是挨骂受气的营生,当初你们抬我,做煞我也不会干的!

      众……

      国 君 来,二位大哥,消消气!还是喝一杯吧,啊!二位大哥下狱,小弟确是出于万般无奈,你们不懂得我的心思呀!

      众……

      国 君 二位大哥!

      二位哥消消气请把酒用,

      咱弟兄在监内倾诉衷情。

      为了钟开山筑路起争论,

      因撤兵缴军械得罪臣民。

      并非我不知豺狼奸又狠,

      并非我不顾江山只为钟。

      并非我忠言逆耳不听劝,

      并非我傻不拉几头脑昏。

      我也知智伯送钟郗疵奔波是诡计,

      我岂能忘记咱是仇犹人。

      小弟我审时度势把机遇抓准,

      破封闭开国门不只为迎钟。

      二位哥火爆连天太激动,

      我生怕激怒之下坏了事情。

      因此上将二位下监冷静,

      更让那郗使臣麻痹轻心。

      来它个将计就计不出漏洞,

      管叫他称霸灭仇难得逞。

      赤 章 如此将计就计,未免太玄乎吧!

      国 君大哥,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智伯的血腥味早就闻到了,他既谋上咱仇犹,迟早会来吞并的!二位大哥,怕狼不成,得想套狼打狼的办法哪!

      耿将军 可军械收缴运走——

      国 君咱那兵器库存多年,铜锈钝刃,不如顺他之意,拉去铸钟。白马山钟鼎之石,由咱开掘冶炼,何不重新打造兵器,壮我大军威风!

      赤 章 唉!晋国强大,人多兵众,咱乃小小仇犹,道路一通,如何抵挡大兵压境?

      国 君 这正是我的心思。狼要吃人,它可不管有路无路啊!他魔高一尺,咱道高一丈!二位大哥,请看!

      赤、耿啊!建造仇犹关?

      国 君 对!咱要在开通道路的要口,建造一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国门——仇犹关!

      众 建造国门仇犹关?

      国 君 二位大哥且斟且饮,听小弟细细道来!

      开路修关是愿望,

      治国为民大事一桩。

      治国治家一个理,

      都企盼兴兴旺旺得安康。

      仇犹虽小当自强,

      靠着天时地利人善良。

      马善被人骑,

      人弱遭人伤。

      欲想不挨打,

      全靠国力强。

      居安常思危,

      不可枕黄梁。

      治国道理不能忘,

      未雨绸缪心不慌。

      仇犹关巍然屹立在疆土上,

      告天下仇犹黎民定国安邦。

      幕后伴唱 仇犹关,你是仇犹的脊梁,

      仇犹关,你是仇犹的铜墙。

      仇犹关,关在仇犹在,

      仇犹关,关在幸福长。

      国 君迎钟日雄关竣劲风浩荡,

      仇犹关拒敌保疆威名扬。

      众啊!

      赤、耿国君!来!喝!喝!

      国 君 不怕是断头酒了?

      赤 章 不!这是开心酒!

      耿将军 咱和当年一样,猜拳行令,喝他个痛痛快快,一醉方休!

      〔国君、赤章、耿将军三人猜拳、痛饮,然后搂抱在一起。〕

      幕后合唱 三弟兄,三忠心,

      三颗忠心心相映。

      三弟兄,手足情,

      手足之情心掏心。

      真心实心报国心,

      仇犹儿女一条心。

      〔此段可领唱,伴唱,合唱。在唱声中,众人拥抱一团。〕

      赤章嫂 国君,你真是茶壶里煮扁食——肚肚里头有货呢!

      国 君

      赤章嫂 看把你美的!

      赤、耿国君,如此想法咋不早讲呢?

      国 君 那天欲和二位爱卿商量,偏偏郗疵又上得门来,打混了!再说,早讲了,这出戏就唱不成了!

      众 国君,错怪你了!

      国 君诸位不骂我了?好,那寡人就传旨了。赤章爱卿听旨!

      赤 章 在!

      国 君 命你精选能工巧匠,待送钟之前筑起仇犹关!

      赤 章 遵旨!

      国 君 耿将军,王小二听旨!

      耿、王 在!

      国 君 你们日夜修路,如期竣工,演兵习武,不可懈怠!

      耿、王 遵旨!

      国 君 王铜匠听旨!

      王铜匠 在!

      国 君 冶炼白马山石,打造锋利兵器,驮走多少,打造多少,只许多打,不能少造!

      王铜匠 没问题!

      国 君 还有,命你带领两个后生明日起身,先去中山国学些打造新兵器的技艺回来。

      王铜匠 好!咱也出国开开眼界!

      国 君 鸷儿、赤章嫂,你们辛苦点保障送饭送水,还得把武迓鼓好好操练,准备迎钟表演。让晋国也看看咱仇犹国的玩意!

      赤章嫂

      鸷 儿 国君放心!

      众 咱们分头干吧!

      国 君 哎,回来回来,不忙不忙。王铜匠!

      王铜匠 在!

      国 君 国君今日高兴,来!咱杀棋两盘!〔音乐起。〕

      王铜匠 哎!

      〔在音乐声中,二人下棋,众人围观。〕

      王铜匠 哎!我的“棋子”丢了!

      国 君 啊,啊!

      众 哈哈……

      〔笑声,乐声响彻整个舞台。〕

      〔切光〕

      〔幕闭〕

      第八场 迎钟

      〔又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夏季。〕

      〔仇犹关口,迎钟之日。〕

      〔大路筑通,仇犹关巍然屹立。〕

      〔仇犹关城头,旌旗飘飘,重兵把守。〕

      〔关内一派隆重热烈的迎钟气氛。〕

      〔音乐欢快激昂。〕

      幕后合唱 日月转几度风雨多变幻,

      世外风吹进了世外桃源

      大路通雄关立胜过天险,

      仇犹国绍乐一曲入管弦。

      〔在合唱声中,幕启。〕

      〔仇犹众百姓欢快惊喜地观看仇犹关。〕

      〔王小二与兵士站立仇犹关头威风凛凛。〕

      〔赤章嫂,王铜匠,鸷儿也在其中。〕

      〔耿将军与众士兵在关前布置安排。〕

      〔所有在场人物均为边唱边舞,气氛热烈。〕

      众百花艳大路开,

      仇犹人顺着大路出山来。

      国君他卓识远见有能耐,

      咱才知天外有天把眼开。

      赤章嫂巍巍仇犹关建起来,

      众伴唱 建呀建起来。

      王铜匠崭新的兵器造出来——

      众伴唱 造呀造出来。

      鸷 儿小二小二你快下来——

      众伴唱 快呀快下来。

      王小二关头守卫离不开——

      关头士兵离呀离不开。

      〔耿将军领一队士兵上。〕

      耿将军仇犹关前来布署,

      等着智伯送钟来。〔兵士持崭新兵器,刀枪对打,边唱

      边舞。〕

      兵 士保疆卫民牢牢记,

      等着智伯送钟来。

      众咱为兵士来喝彩,

      仇犹关下好气派。哈哈……

      耿将军仇犹关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拒狼门外关门打狼由咱安排。

      众好!

      〔幕后:“晋国送钟队伍到!”〕

      耿将军 好!骁将王小二,准备迎钟!

      王小二 是!将士们,准备迎钟!

      〔灯暗,纱幕后可见送钟队伍而过。〕

      〔灯复亮。〕

      〔迎宾高台,仪仗队高举图腾站立欢迎,迎钟仪式隆重热烈。〕

      〔三声锣响,鼓角齐鸣,旗队开导。〕

      〔送钟队伍,郗疵与智伯上。〕

      送钟队伍车轮转方车走,

      送钟队伍到仇犹。

      扬鞭催马入关内,

      威武八面尽风流。

      智 伯一年来费心机苦苦运筹,

      今日总算到仇犹。

      郗 疵郗疵心理暗嘀咕,

      冒出个仇犹关是啥原由?

      智 伯举目暗观四下瞅——

      〔国君上,赤章、耿将军伴驾上。〕

      郗 疵 参见大王!

      国 君 还礼,还礼。郗大人,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你可把寡人想煞了!

      喜迎大钟早恭候。

      智 伯迎钟仪式挺讲究,

      地方不大还有派头。

      稳操胜券精神抖,

      猛虎美食山中猴。

      郗 疵仇犹关葫芦里装的什么醋?

      弄不好让猴子涮了老虎头。

      郗 疵 大王,在下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晋国智伯大人!

      国 君智伯大人,威闻远播,大驾光临,幸会幸会!

      智 伯噢!好不容易见的面呀!

      国 君 这是上天安排,你我有缘呀!

      智 伯 缘份还不浅哪!

      国 君 智伯大人,请!

      智 伯 请!

      〔两厢人马各上高台落座。〕

      国 君 智伯大人,鄙国在城廓二里郊外迎钟,特备薄酒为大人接风,待迎钟后回宫,再盛情设宴款待,大人不在意吧?

      智 伯 大王如此精心安排,一家人,不见外!不见外!

      国 君 是的,是的,仇晋两国亲善友好,是一家人了?

      智 伯 一家人了?

      国 君 一家人了!

      智 伯 啊?

      国 君 啊?哈哈……

      赤 章 酒宴侍候!

      〔侍从端酒上。〕

      赤 章 智伯大人请!

      智 伯 请!

      智 伯 国君大王,仇犹山河秀丽,国泰民安,真乃世外桃园!你我真是相见恨晚,遗憾,遗憾哪!

      国 君 唉!仇犹国莫说外人难入,就是鸟儿也难飞进来。智伯大人此次不辞劳苦,为我亲自送钟,寡人实在是感激不尽了!

      智 伯 哎!为仇犹送钟,乃我份内之事,若不是天险碍路,我早来了!

      国 君 那是,那是!啊——智伯大人,不知大人为我所送之钟何在?

      智 伯 哈哈……大王心急了,岂知我比你还心急呢!

      郗 疵……

      智 伯!

      郗 疵

      〔耿将军随下〕

      〔内喊:“为仇犹送钟!时辰到!”〕

      〔音乐起,护钟卫士护着兵车载着的大钟推至舞台中间。〕

      智 伯 大王看!

      胡 妃啊哟啊,总算看到钟了!原来就是个葫芦样啊!

      国 君 啊呀!大钟啊大钟,寡人总算盼到你了!仇犹国到底有了钟了!哈哈……智伯大人,晋国为仇犹送来如此厚礼,寡人真是受宠若惊,寡人也特备薄礼,敬奉贵国,以表谢意!

      智 伯……免了免了!

      国 君 嗨,自古道礼尚往来,何况仇晋两国还是甥舅亲呢!赤章爱卿,快快将礼物呈上来!

      赤 章 将礼物呈上!

      〔幕后:“嗨——!”喊声震天。〕

      智 伯啊!这——

      国 君 大人莫惊,这是咱仇犹的礼俗!

      智 伯……

      〔鸷儿领武迓鼓队高擎幡幛喊着上。〕

      〔武迓鼓表演,喊声震天,鼓点铿锵,舞姿优美。阵法清晰,威风凛凛。〕

      〔在表演结束造型时,幡幛落下条幅。〕

      〔条幅书写:“永世修好”四个篆字。〕

      智 伯永世修好……

      国 君 请智伯大人笑纳!

      智 伯 永世修好,永世修好,哈哈……

      〔舞台上大钟与幡幛并立醒目。〕

      国 君 智伯大人,“永世修好”,这是仇犹臣民的心意,我想也是晋国臣民的意愿,也是所有国家与百姓的共同心愿吧!

      智 伯……是,是。

      国 君 智伯大人!

      你送钟我送幡幛共把心意表,

      同信守“修好”二字这一条。

      你好我好大家好,

      和和气气乐陶陶。

      不争不霸不打闹,

      太太平平多逍遥。

      邻邦友好团结紧,

      国泰民安创富饶。

      世世代代永修好,

      相互尊重为当朝。

      永世亲善手挽手,

      同心协力步步高。

      主公你大国重臣见识广,

      我说的若有错请大人多多来指教。

      智 伯噢!噢!没错,没错!永世修好,永世修好!

      〔此时不见郗疵返回,心里有些焦虑,以为一切就序。〕

      智 伯 大王,今日钟已送到,你可知此钟如何槌击?

      国 君 槌钟还有讲究?

      智 伯 哼哼……

      不见郗疵返回报,

      想必部署安排好。

      此时揭盖火候到,

      赠槌便是最后一招。

      钟响三声为信号,

      大兵神出举枪刀。

      送钟之计得终了,

      吞灭仇犹在今朝!

      大王!

      钟响三声吉祥到,

      时辰莫误即刻敲。

      国 君

      举槌击钟三声响——

      〔当、当、当,钟响三声,静场。〕

      智 伯啊!怎么不见大兵动静?!

      〔郗疵焦急地上。〕

      郗 疵大祸临头命难逃!

      妈妈呀真捣灶,真捣灶。

      没想到大兵堵在关外了,关外了。

      急得我眼发黑来腿发软,腿发软。

      尿泼尿在裤里了,裤里了。

      仇犹关毁了送钟计,送钟计。

      这真是老鼠舔了猫屁眼,危险危险完—蛋—了!

      禀禀……主公大人,大、大……事不好!

      智 伯 何事惊慌?

      郗 疵 大、大……大兵堵在关外了,进不来了!

      智 伯

      国 君主公,主公、主公大人?哎呀!傻了?这可毁下咧!要不请个郎中看看!

      赤 章

      〔仪仗队,迓鼓队众人一齐拥上。〕

      智 伯咳!我——

      国 君 主公大人,今日天气炎热,大人怕是气火攻心了吧。咱仇犹国有上等清毒败火的好黄连,大人就来个哑巴吃黄连,治治病吧!

      智 伯一年来,你——

      郗 疵 啊!

      国 君别,别,仇犹国土最见不得杀人放火!一年来郗大人为主公拼命奔波,心机费尽算是个人物了!只不过落下个“小老鼠,上灯台,偷喝油下不来”。郗大人,是吧?

      郗 疵……

      国 君 主公,你可就是这个大人物了!我不傻,一年来,主公你的心思,我是看得清清楚楚,知道得明明白白。你是个胸有霸业的人!你是想以大逞强,吞吃了我仇犹这块肥肉。可你忘了,肥肉是长在骨头上的,骨头会把你卡住,卡住就会把你噎煞。再说,这人嘛,都是有胳膊有腿,有眉眼有嘴,谁怕谁?谁也不要欺侮谁,和和善善,亲亲热热相处有多好?不论大与小,谁正义谁胜利,谁不正义谁倒霉!主公大人,你说老仇的话说得对呀不对?啊?!

      智 伯 这……唉!

      机关算尽自讨苦,

      谋人反被别人谋。

      蚍蜉真能撼大树,

      众志成城不可估。

      送钟之计全输透,

      落下个赤屁股撵狼——胆大不害羞当众脱了裤。

      国 君 主公大人,你为达到目的,言而有信,亲自送钟,我仇犹虽是小国,可也懂得讲诚信啊!咱虽是甥舅亲,可外甥与老娘家也得恪守信用,不失承诺,亲戚说亲戚,公事公办。

      智 伯 公事公办?

      国 君 按仇犹国习惯,真心要和仇犹相好,你就入乡随俗吧。当着众人之面,你我发誓拉勾如何?

      智 伯 拉勾?

      国 君 拉勾!连吃拳头的娃娃也知道拉勾就是信用,何况晋国是大国,你又是大人呢!

      智 伯 这,这……

      国 君“拉勾扯勾,一万年不变。拉勾扯勾,谁要不算是王八蛋”!

      众拉勾扯勾,一万年不变。拉勾扯勾,谁要不算是王八蛋!

      智 伯……拉,拉……

      国 君 哈哈……

      〔幕后童谣起〕

      幕后童谣 拉勾扯勾,一万年不变。

      拉勾扯勾,谁要不算是王八蛋。

      〔在童谣和音乐声中,钟声“当、当”回响舞台。〕

      〔红光布满舞台。〕

      〔一束蓝光照着智伯,郗疵。〕

      〔灯光渐暗〕

      〔大幕徐徐闭〕

      〔全剧终〕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