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边疆治理方略:边疆开发战略

  • 发布时间:2017-11-03 14:09 浏览:加载中

  •   早在20世纪初,中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先驱孙中山先生,以革命家的伟大胸襟与气魄,站在时代的高度之上,对中国的经济发展作了战略性规划,还对我国重点经济区域的开发阐明了一系列见解与主张,特别在其《实业计划》中着力对我国西部经济开发作了开拓性的思考,产生了一系列伟大的开发思想,成为后人开发西部重要的经济思想遗产。孙中山关于开发西部的战略构想的内容主要包括:发展以交通、通讯为主的基础设施建设;加快优势产业的开发;加大西部开发的政策扶持等。但由于历史的原因,未能在他有生之年实现。新中国成立后,我国逐步实施了西部边疆开发战略。

      一、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两次西部开发

      参见赵惠强、洪增林:《西部人文资源开发研究》,甘肃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

      (一)历史背景

      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所进行的两次西部开发,无论是政治经济形式、建设布局,还是投资分配,都有着许多不同,但二者处于同时代背景之下。首先,在时代主题上,都是战争与革命。其次,在国际政治关系上,第一次开发处在美、苏冷战,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大阵营尖锐对峙,中国还面临着帝国主义的包围、封锁,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处于上升阶段;第二次开发时,冷战依然存在,帝国主义的包围并未解除,而且形势更加扑朔迷离,加上中、苏之间因两党分歧发展到国家争端,中、苏关系破裂,苏联在中苏边境陈兵百万,对我国的国家安全构成很大威胁。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因中苏关系破裂而走下坡路。再次,在宏观经济环境上,第一次开发是在西方的经济封锁、禁运,新中国国民经济刚刚恢复,经济发展整体水平很低,西部地区现代工业基本上是一片空白的情况下起步的,在建设中接受了主要来自苏联的经济援助;第二次开发是在历经三年困难、元气大伤之后,国民经济大调整刚刚完成不久,从备战的需要出发展开的。在“三线”建设的高峰年月,正处在十年“浩劫”中,“三线”建设因“文革”冲击而受到严重影响。因此,第二次西部开发是在紧张的国际环境、动荡的国内局势、基本处于封闭状态下独自进行的。

      基于这样的时代背景,国家先是将经济发展的战略重点置于东北、华北和西北地区,后又把重点移到“大三线”地带,其指导思想是从当时中国区域生产力布局极不平衡的实际出发,采取以内地为重点的发展战略,以逐步实现中国区域经济均衡化发展为目标。主要论据有两个:一是平衡生产力布局,二是有利于备战。在这一战略指导思想和区域政策的指导下,国家采取强有力的指令性计划手段,在基本建设投资和新项目建设安排等方面,对内地实行了一定程度的倾斜,从而促进了内地的开发,进而达到沿海与内地生产力布局逐步趋于合理的目标。因此,我们对于新中国成立后所选择和实施的区域均衡发展政策,应该历史地、辩证地分析和总结。

      (二)“一五”时期以156个重点建设项目为核心的西部开发

      旧中国的经济是一种半殖民地经济,现代工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很小,主要是轻工业,且集中在沿海的少数大城市,内地工业基本上是一片空白。微弱的中国工业过于集中于沿海地区,不仅不利于资源的合理配置,而且对国家的经济安全也极为不利。面对这一畸形的经济遗产,新中国成立后不久就开始有计划地改变这种工业布局不合理的状况。“一五”期间,大型项目投放和投资政策明显向内地倾斜。一系列大型项目的上马,成为西部工业经济初始扩张的第一推动力,也为西部地区发展现代经济提供了第一次历史性机遇。1953年至1955年国民经济各部门在沿海和内地投资的比重,工业分别为44.7%和55.3%;建筑业分别为47.6%与47%;地质勘探分别为22.5%与76.2%;交通运输业分别为29.3%与52.1%;农林水利分别为37.7%与62.3%;文教卫生分别为55.4%与44.6%。由苏联援建的156项工程有1/3摆在西南西北,其中,陕西安排了24项,占15.4%,国家投资总额为18.25亿元,先后建成投产的大中型企业有28个;甘肃上马16个,占全国重点项目的10.3%,国家投资23.27亿元,属于限额以上的大中型建设工程有119项,共兴建工矿企业1574家。

      “一五”时期对西部的开发中,还特别重视铁路、公路的建设。宝成铁路的建成,结束了“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历史。穿越世界屋脊的康藏、青藏公路建成通车,“高路入云端”成为现实。这两条公路的修建,密切了西藏与内地的联系,对改变西藏的面貌、加强民族团结起到了重大作用。

      “一五”时期对西部地区的初次开发,给广袤、荒凉的西部带来了无限生机,对改变该地区的落后面貌,促进西部地区的经济发展,初步改变生产力布局的不平衡性,缩小东西部地区的发展差距都有着重要意义。据统计,“一五”期间,沿海工业年均增长14.4%,内地增长17.8%;内地工业产值占全国的比重由1952年的29.2%上升到1957年的32.1%。随着工业的发展,带动了西部城市化进程,初步形成了以西安、成都、兰州、包头、重庆等城市为依托的新兴工业基地,为西部的进一步发展奠定了初步基础。

      (三)以备战为目的的“三线”建设的西部开发

      “三线”建设是从备战出发形成的新一轮对西部的开发。1964年下半年开始着手部署。1965年,国家计委根据中共中央提出的关于把“三线”建设成为一个工业部门比较齐全、工农业协调发展的战略后方的目标,作出了在“三线”地区突出解决交通问题,着力加强能源、原材料等基础工业,拓展国防科技工业的纵深布局,并相应安排与之协作配套的机械工业和化学工业,同时兼顾农机、化肥和农药等建设项目的宏伟设想。1965年,“三线”建设全面展开,“三五”至“四五”前期是高潮,“四五”后期开始退潮,“五五”前期扫尾。

      “三线”建设有许多值得我们总结的经验和吸取的教训,如投资比重大,造成国家财力紧张,使东部沿海地区投资相对严重不足,影响了老基地、老企业的更新改造和生产规模的扩大;在布局上的“山、散、洞”,造成了不少浪费;各地区不顾自身的条件,盲目追求建立“大而全”、“小而全”的地方工业体系,影响了各地区比较优势的发挥,使许多部门、行业重复建设,地区产业结构趋同,效益低下;建设过程中违背客观经济规律,排斥市场机制对资源的配置作用等。但“三线”建设是在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是在计划经济时代运作的,它对西部的开发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和长期的经济意义,对改革我国区域经济布局、推进西部地区现代化进程产生了重要影响。

      第一,从宏观上改变了我国工业的不合理布局,促进了内地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三线”建设中,煤、电、路、粮为重点的建设方式,巨额的资金投入和组织东南沿海及东北地区的企业大规模迁入,形成了西部地区工业建设的第二次高潮。现代工业经济的植入,使西部地区工业化获得了再度发展的历史契机。1965年至1978年间,国家对“三线”建设投资2000多亿元,形成固定资产原值1400亿元,建成全民所有制企业2.9万个,其中仅大中型骨干企业和科研单位就有近2000个,形成45个专业生产基地和30多个各具特色的新兴工业城市。一系列新兴工业基地的建设,使西部地区经济进入了新一轮大规模扩张。到1975年,“三线”地区全民所有制工业固定资产原值在全国的比重,由1965年的32.9%上升到35.3%;工业总产值在全国工业总产值中的比重,由22.3%提高到25%。全国的大型企业,分布在“三线”地区的占40%以上。该地区主要工业产品的生产能力多数已占全国的30%以上。在改变东西部不合理工业布局的同时,也改善了西部地区农轻重之间的比例关系。1965年西部地区农轻重的比例为69∶16∶15,到“四五”计划末期,三者之间的比例变为40∶23∶37。“三线”企业有相当一部分分布于远离城市的偏僻地区,铁路公路的开通,企业的落户,建设者的到来,矿产资源的开发,科研机构和大专院校的内迁,给这些地区带来了新知识、新技术和新气象,带动了当地经济的发展,使昔日的蛮荒之地崛起了一批批新兴工业城市,促进了西部区域经济特别是少数民族地区经济和社会的发展。

      第二,极大地改善了西部地区交通落后的状况。交通运输是联系生产和消费的纽带,是国民经济的“先行官”和基础设施部门。交通不发达是制约西部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在“三线”建设中,国家十分重视发展交通运输业。先后建成了成昆、襄渝、湘黔、川黔、贵昆、宝成(凤州至成都段)、青藏(西宁至格尔木段)、南疆(吐鲁番至库尔勒)等一些重要铁路干线。新建铁路8046公里,占全国同期新增公里数的55%,使“三线”地区的铁路占全国铁路的比重,由1964年的19.2%提高到34.7%。公路交通也得到了很大发展,新增通车里程22.78万公里,占全国同期新增里程的55%。新增内河港口吞吐能力3042万吨。这样,“三线”地区初步形成了以铁路为动脉、以公路为网络、内河为补充的交通运输格局,极大地改善了历史上西部地区交通闭塞的状况。交通运输的发展,加强了西部区际之间的联系及与其他地区间的经济文化交流,扩大了西部地区资源开发和利用的领域,改善了西部的生产布局和社会生存环境,尤其是老、少、边、穷地区的生存环境。

      第三,“三线”建设为20世纪末开始的西部大开发奠定了重要基础。“三线”建设是我国沿海地区工业生产能力向内陆腹地的一次大推移。“三线”建设的规模、投入、社会动员及职工积极性的发挥都是空前的。数百万建设大军用青春、汗水甚至生命,谱写了一曲曲西部建设的赞歌。几千家企业的兴建,几十个各具特色的城市的崛起,几千公里铁道公路的畅通……无不凝聚着几万万建设者们的聪明才智、辛勤劳动和无私奉献!他们创建的许多企业,至今仍是西部地区的工业骨干,“三线”建设既为西部地区的现代化创造了前提条件,也为世纪之交启动的西部大开发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如果没有这次“非常”建设,现在内地的建设任务将更加繁重,内地与沿海地区的经济差距将更为悬殊,国家整体发展的任务将更为艰巨。

      二、西部大开发战略

      参见袁文平、陈健生、张友树、刘峰:《西部大开发中地方政府职能研究》,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

      (一)时代背景

      中国西部地区包括陕西、甘肃、宁夏、青海、新疆、内蒙古、西藏、云南、贵州、四川、重庆、广西。20世纪末,中央作出西部大开发战略决策,有其时代背景,对边疆地区的整体开发有着重大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20世纪80年代由于非均衡发展战略的实施,加快了东部地区的发展,带动了中西部地区的开发,使我国宏观区域经济迈上了新台阶,各地大体上都实现了工农业总产值翻一番的战略目标,经济布局和资源配置的效率比建国后前30年有了较大幅度的提高。但是,区域非均衡发展战略的实施,也加剧了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的现实矛盾,这集中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第一,区域经济增长趋于不平衡。从三大地带的增长格局看,1978年以来,我国区域经济增长基本上呈东高、西中、中低的态势。1979年至1991年,沿海地区国民生产总值年均增长9.2%,内地年均增长8.4%,其中,中部地区为8.3%,西部地区为8.8%,这说明,在全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宏观背景下,中西部处于经济增长的低谷地带。第二,地区间发展差距不断扩大。1978年至1991年,沿海与内地人均GNP相对差距由37.9%扩大到42.1%,13年扩大了4.1个百分点。同时东部与中部人均GNP相对差距,由33.2%扩大到39.4%,东部与西部间人均GNP相对差距由45.5%扩大到46.3%,二者分别扩大了6.2个百分点和0.8个百分点。

      正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邓小平于1988年9月12日提出了“两个大局”的战略构想。他说:“沿海地区要加快对外开放,使这个拥有两亿人口的广大地带较快地先发展起来,从而带动内地更好地发展,这是一个大局。内地要顾全大局。反过来,发展到一定的时候,又要求沿海拿出更多的力量来帮助内地发展。这也是个大局。那时沿海地区也要服从这个大局。”《邓小平文选》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277—278页。邓小平提出“两个大局”,首先还是要求认清第一个大局,服从第一个大局,以保证国民经济快速发展。其次,要求将来发展到一定时候,还要提出第二个大局,而且在维护第一个大局的过程中,对落后地区也应当有所帮助。至于什么时候提出第二个大局,当时还没有具体确定下来。

      (二)西部大开发战略决策和实施

      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决策和实施始于世纪之交。在即将进入新世纪的时候,党中央在区域经济协调发展战略的基础上,作出了实施西部大开发的战略决策。1999年6月17日,江泽民视察西部时明确指出:加快开发西部地区,对于推进全国的改革和建设,对于保持党和国家的长治久安,是一个全局性的发展战略,不仅具有重大的经济意义,而且具有重大的政治和社会意义。加快中西部地区发展的条件已经基本具备,时机已经成熟。从现在起,这要作为党和国家一项重大的战略任务,摆到更加突出的位置。2000年3月,朱镕基在九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就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加快中西部地区发展的基本思路和战略重点作了详细论述。他指出,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要集中力量抓好这样几个方面:加快基础设施建设;切实搞好生态环境保护和建设;着力发展有自己特色的优势产业,有条件的地方要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大力发展科技和教育;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

      在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的推动下,我国西部地区经济社会出现了加快发展的好势头,西部大开发开局良好,促进国民经济较快发展。统计显示,2000年至2002年,西部地区国内生产总值分别增长8.5%、8.7%和9.9%,比1999年的7.2%明显加快,与全国各地平均增长速度的差距由1999年的1.5个百分点,缩小为2002年的0.6个百分点。固定资产投资年均增长18.8%,比全国平均水平高出近6个百分点。国家先后实施了退耕还林、退牧还草、天然林保护、京津风沙源治理、江河上游污染治理等生态环境保护工程,形成了加快建设祖国西部生态屏障的良好态势。西部地区重点工程建设也取得实质性进展。2000年至2002年,开工了36项西部开发重点工程,投资总规模达6000多亿元。青藏铁路、西气东输、西电东送等关系全局的重大项目全面开工。西部地区新增公路通车里程5.5万公里,新建铁路新线、复线、电气化线路4000多公里,新建和改扩建机场31个。在实施西部大开发中,西部地区农村基础设施和社会事业建设加快。2000年至2002年,安排28亿元国债资金,解决了1300万人饮水困难的问题。西部地区农村电网改造总投资947亿元。“广播电视到村”工程的实施,使西部行政村通广播电视的比例达到97%以上。国家在西部地区贫困县安排建设了一批医疗基础设施。此外,西部地区科技教育发展和产业结构调整保持了良好的势头。

      2004年3月19日至20日,国务院西部开发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会议上总结了4年多来西部大开发战略实施的成绩和经验,阐述了继续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的指导思想和重点任务。他指出: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开局良好,西部地区基础设施建设取得重要进展,生态环境保护和建设显著加强,科技教育等社会事业加快发展。西部大开发不仅加快了西部地区发展,也促进了其他地区的发展。实践证明,中央关于实施西部大开发的战略决策是完全正确的,确定的重点任务和采取的政策措施是符合实际的。同时要清醒地认识到,西部地区发展还面临着不少困难和问题,西部大开发任务仍然十分艰巨。他指出:推进西部大开发,要坚持解放思想,更新观念;坚持统筹兼顾,协调发展;坚持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坚持从实际出发,讲究实效;坚持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的主要任务,一是要加大解决“三农”问题力度。以增加农民收入为中心,稳定和提高粮食综合生产能力,大力发展特色农业,继续推进扶贫攻坚。二是要认真搞好生态环境保护和建设。要扎扎实实搞好退耕还林、退牧还草、天然林保护、风沙源治理等重点工程。退耕还林要巩固成果,确保质量,完善政策,稳步推进。三是要继续加强基础设施建设。一方面继续抓好事关西部大开发全局的重大工程项目建设,另一方面要抓好与群众利益密切相关的中小项目,特别是要加强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四是要积极发展特色经济和优势产业。依托各类资源优势,大力发展优势产业。防止盲目投资和低水平重复建设,严格控制被淘汰的生产工艺、设备转移到西部。五是要大力发展教育、卫生等各项社会事业。确保如期完成西部地区教育“两基”攻坚任务,加强公共卫生设施建设。切实落实干部交流和人才开发任务。六是要加快改革开放步伐。积极推动国有企业改革,加快调整国有经济布局和结构。大力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特别要积极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参见康平主编:《中国国家发展战略》,红旗出版社2005年版。

      中国共产党十六届五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以下简称《建议》)中把继续推进西部大开发作为促进区域协调发展的战略任务。《建议》指出,继续推进西部大开发,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促进中部地区崛起,鼓励东部地区率先发展。西部地区要加快改革开放步伐,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和生态环境保护,加快科技教育发展和人才开发,充分发挥资源优势,大力发展特色产业,增强自我发展能力。东北地区要加快产业结构调整和国有企业改革改组改造,发展现代农业,着力振兴装备制造业,促进资源枯竭型城市经济转型,在改革开放中实现振兴。中部地区要抓好粮食主产区建设,发展有比较优势的能源和制造业,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加快建立现代市场体系,在发挥承东启西和产业发展优势中崛起。东部地区要努力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加快实现结构优化升级和增长方式转变,提高外向型经济水平,增强国际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国家继续在经济政策、资金投入和产业发展等方面,加大对中西部地区的支持。东部地区发展是支持区域协调发展的重要基础,要在率先发展中带动和帮助中西部地区发展。各地区要根据资源环境承载能力和发展潜力,按照优化开发、重点开发、限制开发和禁止开发的不同要求,明确不同区域的功能定位,并制定相应的政策和评价指标,逐步形成各具特色的区域发展格局。

      西部大开发战略是一项带有全局性的大战略、大思路,是一项规模宏大的系统工程,是边疆地区整体开发、全面发展的艰巨的历史任务。只要我们按照中央的要求和部署,通力合作,通过几代人的不懈努力,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实施将给边疆地区带来经济繁荣、社会进步、山川秀美的新面貌。

      三、兴边富民行动

      参见《全国兴边富民行动规划纲要(2001—2010)》,民族出版社2002年版。

      (一)兴边富民行动的提出

      我国陆地边界线东起辽宁省丹东市的鸭绿江口,西迤广西壮族自治区防城港市的北部湾畔,总长度约2.2万公里,与16个国家和地区接壤。陆地边境地区涉及九省(区)的135个边境县(旗、市、市辖区,其中民族自治地方107个),国土面积约193万平方公里,总人口约为2100万人,其中少数民族人口近一半。

      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边境地区的经济社会事业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据统计,2000年,边境地区国内生产总值达895.85亿元,地方财政预算内收入49.91亿元,出口总额186.26亿元,当年实际利用外资额6998.7万元。但是,由于受自然地理条件和历史发展影响存在较大差距。边境地区面临着环境比较恶劣,生产方式比较落后,基础设施比较薄弱,财政困难问题比较突出,贫困人口比例和脱贫难度大,社会事业发展滞后等问题。同时,随着近年来毗邻的一些国家实行较为灵活开放的边境政策后,其与我国相邻地区经济社会发展速度明显加快,对我国当地干部群众造成一定的心理压力。这一现状已经引起党和国家的关注。

      世纪之交,国家民委响应国家西部大开发的号召,倡议发起了兴边富民行动,以加快边境地区经济社会发展为着眼点,由各级政府领导,广泛动员全社会参与和支持,加大对边境地区的投入和对边民的帮扶,使边境地区尽快发展起来,各族人民尽早富裕起来。党中央、国务院对兴边富民行动高度重视。1999年召开的中央民族工作会议提出,要继续推进兴边富民行动,为富民、兴边、强国、睦邻作出贡献,巩固祖国的万里边疆。国务院《关于实施西部大开发若干政策措施的通知》和《关于西部大开发若干政策措施实施意见的通知》,国家计委、国务院西部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联合下发的《“十五”西部开发总体规划》,以及九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通过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对实施兴边富民行动都作了一系列的部署。兴边富民行动已成为党和国家新时期民族工作的一项重要内容。

      “兴边”、“富民”是振兴边境、富裕边民的缩略语,是“行动”的出发点和归宿;“行动”表明这是全社会广泛参与的开发建设实践活动,是有计划、有组织进行的系统工程。开展兴边富民行动,就是要加大对边境地区的投入,加大帮扶力度,使之尽快发展起来,逐步跟上全国发展的步伐,促进边疆与内地的协调发展。

      (二)兴边富民行动规划纲要

      为确保兴边富民行动的顺利实施,国家民委和有关部门制定了《全国兴边富民行动规划纲要(2001—2010)》,《纲要》将陆地边境地区分为东北、西北、西南三大地区。其中,东北边境地区包括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及内蒙古东中部的边境县(旗、市、市辖区);西北边境地区包括甘肃、新疆二省区和内蒙古西部的边境县(旗、市)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边境团场;西南边境地区包括广西、云南和西藏三省区的边境县(市、市辖区)。《纲要》提出了兴边富民行动指导思想、总体要求、奋斗目标和主要任务。

      1.兴边富民行动的指导思想

      兴边富民行动的指导思想强调要紧紧抓住西部大开发的重大机遇,坚定不移地推进改革开放,加快体制和科技创新,大力发展开放型市场经济;结合国家和边疆九省(区)“十五”规划,立足当前,放眼未来,积极进取,量力而行;以政府扶持为主,广泛动员全社会参与和支持,紧紧依靠各民族干部群众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争取用10年左右时间,使边境地区经济社会事业全面进步,进一步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民族关系,维护祖国统一,最终达到富民、兴边、强国、睦邻的目的。

      2.兴边富民行动的总体要求

      实施兴边富民行动要做到:第一,以人为本、使群众普遍受益。要以人为本,为广大边民多做实事,使其成为兴边富民行动的直接受益者,将“富民”作为“行动”的出发点和落脚点。第二,因地制宜、分类指导。要实事求是,从边境线长达两万多公里,自然条件、民族构成、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以及相邻国家情况差异很大的实际出发,对不同地区、不同民族加以区别,实行分类指导。第三,突出重点、统筹兼顾。兴边富民行动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要统筹规划,防止一哄而起、重复建设,集中力量抓好试点,重点突破;要密切结合当地实际情况,有所为有所不为,把突出重点同促进全面发展结合起来,把改善基本生产生活条件和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作为“行动”的重心。第四,长远规划与近期安排相结合。既要搞好调查、摸清底数、精心规划,又要分轻重缓急,选准突破口,从一些条件较好的地方起步,实现加快发展,更好地带动和辐射周边地区,循序渐进,逐步推开。第五,注重效益、可持续发展。把追求经济效益同注重生态效益、社会效益结合起来,尤其把水资源的合理利用和生态环境保护放在突出的位置,决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来发展经济。第六,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这是边疆各族人民在历史上形成的光荣传统,也是实现边境地区加快发展和推进现代化进程的根本,只有立足于此,政府扶持和社会帮助才能发挥最大作用,逐步形成边境地区的自我发展能力。

      3.兴边富民行动的奋斗目标

      总的奋斗目标是五年初见成效,十年大见成效。通过努力,使广大边境地区经济和社会基础设施条件得到明显改善,各族群众脱贫致富,综合经济实力普遍提高,社会事业全面进步,民族团结,边防巩固,促进与毗邻国家的友好合作关系。具体分两个阶段,逐步推进实施。

      第一阶段(2001年至2005年):重点突破,加强宣传、健全机构、完善政策、落实项目、抓好试点。建立有效的组织保障机制和政策支撑体系。选择一批县(旗、市、市辖区)、乡(镇)作为试点,摸索经验并及时总结和推广,在拉动边境地区发展的重点领域取得突破。重点实施一批投资少、见效快、辐射面广的项目,使各族群众真正受益。到2005年,试点地区的基础设施条件、人民生活和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得到初步改善和提高,接近或超过所在省区的平均水平。

      第二阶段(2006年至2010年):整体推进。在总结经验和巩固提高的基础上,由点到面,整体推进,加大规划项目的实施力度,使边境地区经济和社会基础设施条件严重滞后的局面得到较大改善,经济增长速度力争不低于全国平均水平,消除绝对贫困现象,一部分有条件的县(旗、市、市辖区)经济社会发展达到所在省(区)中上等发展水平,走上持续致富道路。

      4.兴边富民行动的主要任务

      兴边富民行动围绕三个重点落实七项任务。三个重点是:基础设施建设、县域经济增长能力培育和提高人民群众生活水平。七项任务是:一是以解决温饱为中心的扶贫攻坚;二是抓好以水、电、路、通信为主的基础设施建设;三是以培育新增长点和形成特色经济为目的的产业结构调整;四是以加快周边区域经济合作和发展边境贸易为重点的对外开放;五是以普及九年义务教育、扫除青壮年文盲和推广先进适用科技为主的社会进步;六是以繁荣少数民族文化为宗旨的文化设施建设;七是以退耕还林还草为重点的生态环境保护建设。

      (三)兴边富民行动取得了明显成效

      兴边富民行动实施以来,财政部、国家发改委、教育部等中央部委通力合作抓兴边富民行动规划,抓试点引路,抓各方面力量的动员整合,使兴边富民行动取得较好的成果。广西开展边境建设大会战;云南实行“扶贫、教育、科技、文化”四大工程,办好30件惠民实事;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实施“金边工程”;新疆、吉林、西藏等省迅速行动兴边富民工程,各有关省区县都制定了行动计划,切实加强领导,使兴边富民工程不断推进。2000年到2004年,中央财政在推动这项行动中投入了2.64亿元,兴边富民的项目有2万多个,这些投入主要用于基础设施、农业生产、生态保护,还有文化教育等方面的投入。自实施兴边富民工程以来,中央和地方共投入资金三百多亿元,改善了边疆基础设施条件,改善了边疆群众的生活,加快了边疆农业产业化进程,促进了边疆经济发展,巩固和发展了睦邻友好关系,特别是加快了人口较少民族的发展步伐。兴边富民行动取得明显成效,但是,也存在一些值得研究的问题,一是兴边富民行动力量整合的问题,怎样把国家各有关部门的积极性调动起来,支持边疆各省区搞好兴边富民工程?二是怎样把兴边富民行动与西部大开发有机结合起来,推进边疆产业建设?三是怎样把兴边富民行动与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统一起来,整体推进边疆农村各项建设事业发展?四是怎样建立兴边富民行动的评估体系,及时总结兴边富民行动的经验和不足?这些问题都需要在实践中不断加以解决。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