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帝王与赌博的故事:文献记载的第一位赌博君主

  • 发布时间:2015-11-18 20:22 浏览:加载中

  •  
      唐朝后期,有好几位皇帝都喜好长生之术,诗人李商隐作《瑶池》以讽喻其事,诗云:

      瑶池阿母绮窗开,黄竹歌声动地哀。

      八骏日行三万里,穆王何事不重来。

      其实,若以此诗讽刺古代那些沉溺于赌博之中,致使朝政紊乱,民生多艰的帝王们,也是比较贴切的。

       诗中所说的穆王,是西周的穆王满,这位充满神话色彩的周天子,同时也是一位嗜博如命的博徒,传说他曾乘坐八骏拖拉的车子漫游天下。有一天来到邴这个地 方,遇到一位叫做井公的六博高手,二人昏天黑地地相博,三天之后才决出胜负。至于输赢如何,《穆天子传》没有记载。因为在大部分人的心目中,帝王们的赌博 更重视胜负本身,金钱尚在其次。

      周穆王并不是历史上第一位赌博的帝王,殷商的帝武乙才是文献记载的第一位赌博君主,同时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有名有姓的博徒。《史记·殷本纪》记载:

      帝武乙无道,为偶人,谓之天神。与之博,令人为行。天神不胜,乃僇辱之。

      这是一场别出心裁的赌局,六博的棋局是用人摆成的阵式,对手是代表“天神”的木偶。这位乖戾暴虐的君王要赢的不是金钱,而是“胜天”的名号,在虔敬鬼神的殷人心目中,这样的行为自然是大大的“无道”了。

      春秋战国时期,商品经济有长足的发展,赌博风气也随之而兴盛,喜爱此道的诸侯国君大有人在,而且也重视起金钱的输赢了。

      在繁华的齐国都城临淄,斗鸡走狗、六博是市民们普遍的赌博手段。齐王和贵族们则常常赛马赌博,每场驰逐的输赢即达千金。齐王的马好,贵族们又有意相让,因此他每每大获全胜。

      帝王们富有四海,即使是一掷千金对他们来说也是轻于鸿毛。他们的赌博主要在于消遣,为了寻找心理刺激,为了满足自己虚骄的心理,为此,有时竟然闹出了人命。

      春秋时的宋湣公喜欢六博,有一次同大夫南宫万对博,因“争道”发生口角,宋湣公出口深深地侮辱了南宫万,这位臣子一怒之下,竟提起沉重的博局打死了自己的国君,一位国君为了赌博游戏而死于臣子之手,这在中国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同样的悲剧在西汉的皇宫中又发生过一起,不过这次变成了君杀臣。汉文帝时,当时的太子,也就是后来的汉景帝刘启在东宫同入侍的吴王刘濞的太子六博,也是 为了“争道”发生口角。吴王太子出言不逊,刘启一怒之下,用博局将他打死,而且不准这位与他同为高祖刘邦子孙的吴王太子葬在长安。这引起了吴王刘濞的愤 怒,就此种下日后吴蜀七国之乱的祸根。

      号称“中兴之主”的汉宣帝刘询,自幼流落民间,染上了赌博的习惯。当时有一位叫陈遂的人与他相 好,经常陪他一同赌博,输了不少钱给这位落魄的皇孙。不知到底是真输,还是以此接济,反正刘询牢牢地记住这回事。后来他当了皇帝,很快任命陈遂为二千石的 太原太守,以此作为报答,并在诏书中专门作了说明。(《汉书·游侠传》)

      魏晋南北朝时期,好赌的帝王不乏其人。两晋南朝的晋武帝司马 炎、宋武帝刘裕、宋孝武帝刘骏、宋明帝刘彧,都喜好樗蒲。宋武帝刘裕是中国古代一个著名的赌徒,早年贫贱之时,就酷嗜樗蒲,有一次赌输了钱又无钱付赌账, 被债主刁逵绑起来毒打了一顿。在以后权倾朝野的日子里,仍时常聚集众将大赌取乐。他的孙子刘骏,即宋孝武帝堪称赌博皇帝,他不仅好赌,而且贪财,以此作为 聚敛钱财的手段。大臣颜师伯投其所好,常常输钱给他,有一天竟输了一百万钱。刘骏投桃报李,给了他一个吏部尚书的美职,让他独断专行,招权纳贿而不加理 会。刘骏的这种德性至老尤笃,史称“孝武末年贪欲,刺史二千石罢任还都,必限使献奉,又以蒲戏取之,要令罄尽乃止。”(《南史·垣护之传附闳传》)

      南朝帝王如此,北朝皇帝亦不逊色。宋元嘉二十七年,北魏太武帝拓跋焘率军大举攻宋,兵临彭城。大概是刘骏(当时为武陵王,镇彭城)好赌的名声远播南北,拓跋焘竟于两军对垒之时数次命人向刘骏索要赌博器具,骏奉命惟谨,遣人送上。可见拓跋焘对赌博的兴趣之浓厚。

       南北朝时的帝王们不仅自己与人赌,还大张旗鼓地与满朝文武大臣聚赌为戏。十六国后凉的吕光也喜欢赌博,一次“龟兹国使至,献宝货、奇珍、汗血马。(吕) 光临正殿设会,文武博戏”。(《太平御览》卷七五四引《凉州记》)宋孝武帝的弟弟明帝刘彧,大概也秉承了乃兄的恶习,于上台之初消灭了晋安王刘子勋之后, “大会新亭楼,劳诸军主,樗蒲官赌。”(《南史·李安氏传》)北周文帝宇文泰,喜欢观看众人掷五木赌物,他曾在同州“与群公宴集,出锦罽及杂绫绢数千段, 令诸将樗蒲取之。”物尽,周文帝又解所服金带,令诸人遍掷,曰:“‘先得卢者即与之’”。另一次,“梁主萧詧曾献马瑙钟,周文帝执之,顾丞郎曰:‘能掷樗 蒲头得卢青,便与钟。’”(《北史·薛瑞传》)皇帝高坐堂皇,下面文武百官呼卢喝雉,一时间把神圣的庙堂变成了嘈杂的赌场。

      唐朝的风 流天子唐玄宗李隆基喜欢赌博,他常与杨贵妃掷骰作乐,后世骰子的四点为红色,据说就是他下令赐予的。在后宫中,设有专人管理他的赌账。杨贵妃的族兄杨国忠 因善赌入侍宫中,替皇帝把赌账理得清清楚楚,被皇帝称赞为“度支才也”。从此开始了飞黄腾达的仕途。(见《新唐书·杨国忠传》)

      唐僖 宗李儇是一位著名的浪荡天子,他在位十多年,正值天下多事之秋,自己本身都两次被迫入蜀避难。但是,这位“聪睿强记”的青年皇帝不思励精图治,而是专心斗 鸡走狗、蹴鞠驰逐,“至于音律、蒲博,无不精妙”。在各种赌博之中,他尤其喜欢斗鹅,他常与诸王赌斗鹅,鹅一头有值钱五十万的。(《资治通鉴·卷二五二僖 宗广明元年)帝、王之间的赌注之大也是可想而知的。

      唐僖宗逃亡于蜀之时,护驾的禁军都头叫做王建,此人后来当了割据东、西两川的前蜀 皇帝。王建起于贫贱,在市井之中练就了一手赌博绝技。一日,扈卫皇帝休息于汉中一处寺院,王建同扈从将校们掷骰消遣,他一掷六骰,竟然“六只依第相重,自 幺至六”。把参赌的伙伴们惊得目瞪口呆。这样的赌技,就是以善掷五木著名的宋武帝刘裕再世,也只有甘拜下风。

      两宋时期,关扑风行天 下,士农工商,无不以此为乐,连宫廷之中也流行这种博戏。宋仁宗也经常同宫人关扑,他的技艺不高,常常将身边的钱输个干净。他欲罢不忍,便向宫人商借他输 去的钱再博,可是宫人却嬉笑道:“官家大。”不肯将赢来的钱还给皇帝,仁宗也无可奈何。(见《北窗炙盧录》卷下)南宋的理宗皇帝,喜欢观赌,他常令小太监 在内苑效市井关扑之戏,在御座前互扑。小太监们尽情掷钱“关扑”,因为他们所使用的钱皆由内库供给,需要多少供给多少。所有目的,专在供君王一笑。(《癸 辛杂识》续集上)

      当关扑盛行于南方两宋时,北方的幽燕之地却盛行叶子戏(纸牌)。辽国著名的昏君辽穆宗耶律璟就喜欢叶子戏,甚至在春正月的朝廷之上,“与群臣为叶子戏”。这位以酗酒和赌博而知名的皇帝,后来竟为此送了性命。(见《辽史·穆宗纪》)

      元朝的末代皇帝元顺帝喜欢玩双陆,侍卫哈麻投其所好,常常陪他一起玩,得到皇帝的宠信,飞黄腾达,成为权倾朝野的宰相。

      在古代,有不少沉溺于赌博之中的昏君,也有一些对赌博深恶痛绝、严令禁戒的皇帝。唐文宗李昂是位励精图治的贤君,每有新任刺史辞行,他都要殷勤戒敕:“无嗜博,无饮酒。”内外官员闻之,无不悚息。

      比起唐文宗来,宋太宗赵光义的手段就严厉得多,他于淳化二年诏开封府:严捕赌博之人,犯者斩;窝藏者及提供赌博场所者问罪(《宋会要·刑法二》)。元世祖忽必烈在开国之初即严禁赌博,规定“犯者流之北地”(《元史·世祖纪》)。官员犯者一律免官。

       明太祖朱元璋起自寒贱,痛恨奢侈奸猾之徒,不管是王公大臣还是市井无赖,均施以严刑峻法,以严肃法纪。洪武二十二年,他下诏规定:凡赌博者断其手腕 (《万历野获编》“赌博厉禁”)。他的儿子明成祖朱棣于永乐元年上台伊始,就下诏将赌博犯按重罪处治。清代的康熙、雍正乾隆三朝都很注意赌博问题,雍正 帝和乾隆帝都在上台之初就发布上谕,历数赌博之害,严申禁令。然而,在吏治败坏,世风日下的清代社会,赌风仍然愈演愈烈,以至于不可收拾,这些禁令不过是 一纸空文,根本无人理会。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