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玛雅文明之谜:突然消失的玛雅文明(3)

  • 发布时间:2015-11-18 17:10 浏览:加载中


  •   据一些历史学家统计,属于玛雅人种的阿兹台克人每天在一座祭坛上杀死的人平均为 5 人, 阿兹台克人拥有的祭坛不少于 500个,这样,每天就要杀掉 2000-2500 人,每年就要杀掉90 100万人。不仅如此,阿兹台克人为纪念特别的 事件,还会举行涉及上万人的大规模祭神活动。例如:1487年,对特诺奇蒂特兰大金字塔的那次祭献活动中,俘虏们排成 4行,长达 2英里,每行有一个行 刑小组负责杀人,他们整整干了四天四夜。按两分钟杀一人算,仅这一次活动的牺牲人数即可达1.41万人。考古学家伯纳尔·迪亚兹和安德莱斯·德塔皮亚在阿 兹台克广场上见到了一排排精心架起的头骨。前者说“:有一堆堆排列整齐、可以数清的人头骨,我估汁其数目在10万个以上。我又数了一遍,其数目仍是 10 万以上。”后者写道“:柱子彼此间隔1瓦拉(约合1码长),自上而下密密麻麻地拉上了横竿,每根横竿自头骨太阳穴穿过,挂有 5个头盖骨。笔者和一个名叫 贡扎罗·德·尤姆布里亚的人数清了横竿数目,为 2.72万根,然后乘以每只横竿上的 5个头盖骨,我们发现共有13.6万个头盖骨。”但事情并不止于 此,德塔皮亚还描述了两座完全用石灰粘合头盖骨建成的高塔,其中包容的头盖骨和下颚骨数量惊人,约略估计有 10万以上。

      历史学家们 认为玛雅人用来祭神的人每年在 200 万一300万之间。要祭神,就需要生擒俘虏,所以玛雅人几乎每天都处于战争状态,战争死亡的人数每年也有上百万。 这样,玛雅人每年死亡的人数不下于400万人。以这种速度毁灭下去,玛雅人即使有上亿人,用不了几十年,也会毁灭殆尽。况且,玛雅人当时不过上千万人,因 此,他们在短短一二年中就死光了。玛雅文明之花,凋谢在自我戕杀的血污之中。

      当然,引起变化和毁灭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也是错综复杂的。除了上述几种说法外,另有人认为,随着造船业的不断发展,海外贸易取代了依靠小舟的河上贸易,随之使森林深处依靠小船贸易的玛雅城市衰亡;玛雅人不得不离开这些城市,到他乡另谋生路。

      另几种观点,是人口过剩;是农业系统衰竭;是营养不良;是对热带雨林的摧残、对大自然的掠夺性开发……等等,总之,弄清事实真相,从玛雅文明的消亡中吸取教训,是很有必要的。

      四

      为了发掘失落了的文明,考古学家们做了大量的工作,表现了坚强的意志与非凡的精神,值得称道的有以下几位。

      约翰·史蒂芬斯

      他是少数阅读过玛雅被废弃城市纪事的美国人之一。这类纪事语义含糊,并不令人满意,但却激起了史蒂芬斯的好奇心,1839年他决定亲自到中美洲去查看一番。与他结伴同行的,还有他的朋友弗雷德利克·卡瑟伍德(画家)。

       上路之后,史蒂芬斯才明白,为什么旅行者不肯为废墟费心。这深入内地——危地马拉市——的路程,要穿越茂密的森林,翻过陡峭、狭窄而又危险的山岭,每一 步都要用尽体力。骡子不断陷进齐肚的泥里或者跌倒。步行是不可能的:滑腻的岩石、根茎、泥浆,直上直下的山坡,使史蒂芬斯和他的伙伴不得不又回到跌跌撞撞 的骡子的背上。两个人弄得浑身是土,皮破肉绽,像是在一个噩梦里一样颠簸前进。不幸的事一个紧接着一个,卡瑟伍德从骡背上摔了下来。他一边叫痛一边说,假 如他早知道有这么困难,无论如何也要呆在家里。至于史蒂芬斯,在到达科潘前就预料这次冒险行动的结果,将是客死他乡。他要人在他的墓碑上写上“:从骡头顶 上翻出去,脑袋正好碰在硬木树干上丧的命。”

      但当他们来到科潘,在向导用弯刀为他们开路走向一处遗迹时,他们发现眼前的东西竟远远超 出了自己的梦想,他们来劲了,忘乎所以地从一个遗迹奔到另一个遗迹。、向导仍在挥舞弯刀为他们开道。丛林是没有感情的,根本不懂那些穿着奇特的华丽服装、 镶着精细复杂的花纹、刻有古朴深奥的象形文字的石头雕像的艺术价值。它只考虑如何扩展自己,将死去的东西推在一旁,以便为活的东西倒出位置。庞大的根须拉 倒了雕塑的优美曲线,交错的树枝将另一些石像包围禁锢起来,只允许它们将一角露出地面。沉重的藤条和蔓草压倒石碑,并使其深深地陷进泥里。

       他们一连观察了14个这样的遗迹,发现了一座荒芜的城市。这座城市一 一史蒂芬斯记叙道——“像是一条飘在大海中的破碎帆船,它的桅杆断了,它的名字消 失了,水手们也都死去。没有人能说出它来自何处,属于谁,航行了多久,也没有人知道什么原因导致它的毁灭。或许只能从这船的结构中依稀想象那些消逝的人 们,或许连这点也永远办不到。”

      “这是无法形容的,我有兴趣勘探这些废墟,是因为这完全是一块无人开发过的土地,既没有旅行指南,也 没有向导。在这块处女地上,离我们面前10码就什么都不见,而且永远不会知道下一步可能发现什么。有一个时期我们停下来开始砍掉遮在遗迹表面的一些树枝和 藤条,然后在四周挖掘,却发现地里冒出一角石雕。我屏住气焦急地俯身看着印地安人继续挖掘。眼睛、耳朵、一只脚或一只手渐渐露了出来。在一听到弯刀撞击石 像的声音时,我忙推开了印地安人,自己用双手去清除被挖松的泥土。美丽的雕刻和肃穆的树林,只有猴子的攀援和鹦鹉的啁啾声才时而打破周围的宁静。这个荒芜 的城市以及笼罩在它上面的神秘气氛,这一切所引起的浓厚兴趣可能超过我过去对旧世界废墟所感受到的一切。”

      这种事业要求英雄行为,但 它同时也给予了发现者百倍的乐趣。没有任何艰辛、炎热、潮湿、泥淖、疾病、粗食、虫蜇——由于蚊子,卡瑟伍德必须戴上手套——或任何不适的环境,可以使他 们放弃自己的工作。在科潘干完后,他们又去了其他一些被遗忘的城市。他们做了无数笔记、计划和草图。两年后,史蒂芬斯的《中美洲、恰帕斯和尤卡坦旅途见 闻》一书出版了。这本书不仅包括了他们对亲历的每一件事的记载,而且也是图片的集成,使美国大为震动。

      史蒂芬斯的书成了当时最畅销的 书之一,3个月内发行了10版。德国、英国、墨西哥对这本书需要量之大,使它不能不在这些国家重新再版。每个人都在谈论美洲的废墟,并提出了千百个问题。 谁是这些离奇的印第安艺术家?他们从哪里来?他们是怎样变得像现在这样的?他们真的和剥取头皮并砍杀清教徒的好战野蛮人同种吗?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