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巴比伦通天塔的不解之谜:揭开巴比伦的面纱(3)

  • 发布时间:2015-11-17 00:55 浏览:加载中


  •   萨才克揣测这雕像原来的位置不在现在躺着的地方,它是从邻近的高处滚下来的。如果从那个高处挖起,肯定会发现和这个雕像同一时代的文化遗迹。

       随后的事实证明他是正确的。他一开始动土,就发现了大面积的建筑物和各式各样的残片。其中主要的有:一块巨大的饰文墓碑,属于一位名叫伊纳托姆的国王。 许多闪长岩雕像,属于一位名叫古德阿的邦主,他统治的城市叫拉嘎什。还有他的两个赤陶圆柱,每个圆柱上都刻有2000行楔形文字,这些文字正像学者们所预 言的一样,完全不属于闪米特语系。

      萨才克挖出的雕像既粗糙又笨重,有的连头也没有,从美的角度来看,的确不起眼。但是,当它们运送到 巴黎时,罗浮宫的东方古物馆馆长立即看出了它们的价值。它们是人类童年时代的艺术,难免粗糙与不完美。它们带来了一个古老社会的信息,在亚述人出现在历史 舞台上时,这个社会差不多完全被人遗忘。这个直到此时才为人知的民族,在巴比伦兴起以前,就已经在巴比伦统治了 1500年。

      由于馆 长的建议,萨才克没有马上公开他的发现,而是悄悄回到原地,继续他的挖掘。所以,当他正式发布消息“:自从发现了尼尼微以后……还没有任何发现可以在重要 性土和最近于迦勒底出土的文物相提并论。”立即震动了整个考古界,轰动了巴黎与法国。人们争先恐后地来到卢浮宫的美术馆,参观雕像和其他文物的首次陈列; 他们把萨才克包围起来,要求他说明苏美尔人的问题。由于这个民族的存在是用非常古怪的方式推测出来的,这就使人们急于想了解他们的一切情况。他们属于什么 种族?他们从哪里来?他们和亚述人是什么关系?和巴比伦人又是什么关系?

      萨才克还不能完全回答这些问题,因为他对于这个神秘的古代民族的历史,只有一些大致的概念,还缺乏更深入的了解。在萨才克之后,又有许多考古学家来到这个地方,更大规模的考察与研究,才弥补了这一缺欠。

       美索不达米亚的历史越来越往前推,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在闪米特族尚未建立巴比伦帝国的时候,苏美尔人已经独自发展了具有4000年之久的文化。据楔形 文字记载:苏美尔人神话般的历史长得出奇——“大洪水时期”前的头 10 个国王共统治了456000年!平均每个国王的寿命长达 45600 岁。“大 洪水”之后的神话,荒诞程度有所下降,但从事重建工作的23位新国王,仍然理政共达 24510年零 3个月又3天半。

      不管怎样,苏 美尔人对亚述人和巴比伦人的影响是毫无疑问的。巴比伦人采用的是苏美尔人的建筑风格,特别是穹窿结构的运用,首先就是苏美尔人发明的。对近代的法律仍有影 响的希伯来法是以巴比伦法为基础的,而巴比伦法则来自苏美尔人的法律。巴比伦人的楔形文字是借鉴苏美尔文形成的。巴比伦人的许多工艺,.为苏美尔人所传 授。甚至巴比伦人的神就是苏美尔人的神,只不过名字不同罢了。

      比起亚述人的城镇来,苏美尔人的遗迹显得破败不堪,因而很难想出它们当年的风貌。但是,它们都有一个明显的特征,即每个地方都拥有一座名为“齐古拉特”的梯形塔。从外表看,它像一层层叠放的砖面,每层都比底下的一层小,以此形成阶梯通向顶端的神殿。

       为什么苏美尔人的每一座城都缺不了这样一座砖山呢?一位考古学家敏锐地猜想“:这就是一座山”。它道出了苏美尔人的起源——而这是当时的历史学家所没有 掌握的一 苏美尔人一定是从多山地区移居过来的,也许来自印度。在那个国家,山与人们息息相关,人们在山顶上做礼拜,他们的雕塑品象征着神站在山顶上。到 了平原之后,他们发现,像在家时那样地奉祀神明已不可能,所以他们用成吨成吨的砖,并把它们垒起来,在平原上造起人工的山,通往山顶的阶梯就是他们曾经爬 过的山路。

      神祗之山,这就是梯形塔的由来。

      最后揭开了巴比伦的面纱

      一座城市接着一座城市,从这些土岗中露出;几千年的历史,连同其文学、艺术相继面世,成为新闻界的热点。然而,却无人找到古都巴比伦。人们不禁发出了疑问:一个像巴比伦这样的王国,竟连都城也没有吗?这是不可思议的!

       因为关于巴比伦的传说实在太多了,从圣经,从两河流域的神话,从至今还活在人民口头的民间故事,都涉及到这个迦勒底人为之自豪的城市,提到过这个王国的 荣耀。在以往相当长的年代里,它就像宝石一样,一直是骄傲、富有和邪恶的象征。关于它的通天塔,关于它的空中花园,关于它的汉穆拉比法典,关于以色列受奴 役的儿女,关于但以理被喂狮子和亚历山大大帝去世的地方……都引起人们的想象与迷恋。

      没有巴比伦,古老的世界就不完整。这也是考古学 家们的一个共识。不少人都来察看过一座仍旧叫作巴比尔(巴比兰尼…神之土岗)的土岗。但是揭开这座小山的工程非常巨大,所以一直到 19世纪末为止,来刮 刮地皮的大有人在,而有勇气深挖的人却是寥寥无几。甚至连雄心勃勃的雷雅德也望洋兴叹“:巴比尔是没希望了,这项发掘需要国会通过 25000英镑的拨 款。但即使有这笔款子,我也不敢担当这个任务。”

      任何人也不可能指望依靠个人的力量来征服巴比尔。进行这样规模的发掘,至少要花四分之一世纪的劳动。

      19世纪 90 年代末期,德国著名的考古学家罗勃特·柯尔德威在巴比尔发现了一些涂釉的浮雕碎砖,决心要使巴比伦重获新生。他把碎砖带到柏林,得到了皇家博物馆的鼓励与支持。1899年,在他的率领下,德国派出了一个考察队开始挖掘工作。

       考察队深知这项任务的繁重与艰巨。在其他许多地方,人们只需挖6英尺或10-一20英尺便可找到遗迹;但在巴比尔,却不得不深挖 40-80英尺。然 而,既已开始,岂能半途而废?柯尔德威发誓要揭开巴比尔的秘密,发现巴比伦。但是,我们在这里可以发问:柯尔德威要发现的是哪一个巴比伦呢?

       据我们现在掌握的历史知识可知,早在公元前 1830年左右,阿摩利人就以巴比伦为都城,建立了古巴比伦王国。它是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公元前  1730 年到公元前 1687 年左右,第六代古巴比伦国王汉穆拉比统一了美索不达米亚两河流域南北,建立了盛极一时的中央集权王国。当时制定的世界第 一部最为完备的成文法典汉穆拉比法典就刻在首都巴比伦城里一个玄武岩石柱上。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