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巴比伦通天塔的不解之谜:揭开巴比伦的面纱(2)

  • 发布时间:2015-11-17 00:55 浏览:加载中


  •   我乃森那奇里布大帝,

      全能之帝,寰宇之帝,亚述之帝,

      四方之帝。我睿智圣明,

      众神宠眷,维护真理,

      伸张正义。我奖掖有加,

      扶助弱小,视天下为子息。

      我乃十全英雄,无所不能。我乃众王之王。我乃

      雷霆 电火,

      烧尽一切不顺,击杀万般邪恶。

      我祖亚述,崇岭之神,赋予我无比信任。

      命我居于众王之上,令我武威远扬。

      从 日落处的高海,

      至日出处的低海,

      神祖亚述驱使万民伏我脚下。

      强大诸王,无不怯阵,

      望风披靡,弃家远遁。

      如苏丁奴鸟,危崖巢居,

      藏匿在那人迹不到之处。

      似乎杀戮、征服、抢劫、破坏,就是森那奇里布的最大愉快。值得注意的是,具有这种精神状态的君主并不止是森那奇里布一位。请看下文:

       我杀了他们的260个兵,砍下他们的头,把头堆成小山……我在他的城门正面树起一根大柱,我把所有领头反抗的人的皮剥下贴在柱上。我把有的人封在柱子里 面,有 的钉在柱子的木桩上,有 的用木桩 固定在柱子周 围……我用火烧死了3000 名俘虏……他们的年轻男女被我扔进了火里。

       这是亚述拿西拔的自述。所有君王的记载,都同样叙述了杀人放火、残害百姓的事。这使我们想起了先知那鸿,他被流放在离尼尼微不远的地方。当他的预言得到证 实,尼尼微开始摇摇欲坠时,他兴奋地大叫“:你的损伤无法医治,你的伤痕越来越大。凡听到你信息的,必都因此向你拍掌。你所行的恶,谁没有时常遭遇呢。”

       从不断发现的历史看,亚述是古代东方的一个国家。公元前3000前,塞姆(|为)人的一支在底格里斯河中游建立亚述尔城,是为亚述的起源。公元前  2000 年.随着对小亚细亚(赫梯)地区的殖民,形成了奴隶制社会和国家。公元前 16 世纪…公元前 15世纪,处于米坦尼国统治之下。后恢复独立并 成为“两河流域”北部的强国。公元前10世纪末,开始向南扩张。公元前8世纪后半叶,提格拉·帕拉萨三世和萨尔贡二世统治时期,帝国疆域东起伊朗高原,西 临地中海沿岸,成为远近闻名的军事大国,首都是尼尼微。它继续向外扩张,公元前7世纪上半叶一度占领埃及。

      亚述人是以恐怖来治理国家 的。他们对外穷兵黩武,不断发动战争,欺凌掠夺弱小民族;对内实行高压政策,想尽一切办法,残酷地折磨不顺从者,加剧了国内国外的矛盾并激起被征服者的不 断反抗。公元前7世纪后半叶,亚述的国势转衰。公元前 612年,米堤亚和迦勒底联军攻陷尼尼微。公元前605年卡赫美士战役后灭亡。

      其次发现的是苏美尔人

       世界上的事物是复杂的。杀人并不是亚述君主的唯一嗜好,没有心肝的亚述巴尼拔还喜欢书籍。为此,他令人给他的私人图书馆收集了3万册书。在森那奇里布王 宫中后期造的两间房子里,考古者雷雅德发现了王室藏书的半数。另一位考古者霍尔木兹·拉萨姆在亚述巴尼拔的宫中挖到了藏书的另一半。

       所谓“藏书”,实际上是刻有楔形文字的泥板(用河底的黏土做成,用木棒在上面刻上字,然后晒干、烤硬,传诸后世)。亚述巴尼拔的大部分书籍,都是从巴比伦 和博尔锡巴图书馆抄来的,并且多数属于宗教性质,如祷词、圣歌等。还有一些是关于梦境、预兆以及如何用观察祭羊的肝的方法来算命的书,更多的书则记载了一 种比较隐晦的宗教,就像巫术一样,如符咒和驱魔方法等等。圣水和数字“7”被认为是很灵验的,把圣书中的句子用魔线在四肢上绕7圈缚定,就可以驱妖降魔。

      亚述人似乎非常相信魔法,但图书馆里的藏书并不仅限于这一方面。它还有关于天文学和数学的著作、医学书(和巫术大同小异)、信件和公文、历史档案、君王家谱甚至故事书。

      这些书板被送到伦敦,放在英国博物馆内,助理员乔治·吏密斯对它们进行了研究并破译了其中的一个关于洪水的故事。

      楔形文字是一种古奥奇妙的符号,要读懂它并不是那么容易的。17世纪,意大利的旅行家彼得·德拉瓦勒、德国学者格奥格·弗里德利希·格罗特芬,还有年轻军官亨利·罗林生等,都进行了长期而深入的研究工作,取得了明显而令人鼓舞的进展。.

       有一个完全新颖的大胆说法是,巴比伦人并没有发明自己的文字。那些原始的图画代表的是一个截然不同的民族的文字,他们并不像希伯来人、阿拉伯人、腓尼基 人、巴比伦人和亚述人那样同属于闪米特族大家庭。是巴比伦人和亚述人借用了这个未知民族的文字并做了两方面的加工。首先,他们利用这些图画来表示自己语言 中有关的词;然后,利用这些图画作为音节,来表示自己语言中其他的词。

      这个新颖的想法使学者们受到极大的吸引,因为它符合所有的事 实。但却遭到普通人的嘲笑“:只是因为你们无法解释一个符号能代表几种音节这个事实,所以才凭空捏造了一个民族。“”如果你们的设想是正确的,那为什么找 不到载有这个原始语言的碑文呢?他们是什么人?从哪儿来?要我们接受这个从没听说过的民族,最好还是莫谈理论。摆出事实来吧!”

      但是 学者们坚持他们的理论。他们甚至为这个民族起了个名字:苏美尔人。因为一些古老的碑文说,那一地带的君王们称他们自己为“苏美尔与阿卡德之王”“。我们会 找到用苏美尔语写的碑文的,”学者们这样回答普通人“,我们要在巴比伦寻找它们,因为目前最古老的碑文就来自那个地方。”

      没过多久,他们的预言就实现了。一位法国的领事官员欧内斯特·德·萨才克在泰洛土岗挖掘出的东西,正像学者们说的一样。

       萨才克挖掘的土岗并不滂人。形状是一个不规则的椭圆,宽 I.25英里、长2.5英里,离最近的城镇8英里,坐落在一个一年半旱半涝的地区内。挖这个土 岗,是巴士拉一个对他表示友好的居民建议的。他对此并不抱多大指望,但到达后的头一次粗略观察,就打消了他的全部疑问。那里不仅满地是泥简、陶器和雕塑的 碎片,而且在主岗的脚下,还平放着一个巨大的未完成雕像,在臂膀处刻有一段铭文。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