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五代江南经济的发展(4)

  • 发布时间:2017-09-15 22:07 浏览:加载中


  •   四 丰富多彩的手工业生产

      农业的发展,为手工业生产提供了充足的原料,推动了手工业的兴盛。唐代江南地区的手工业主要有纺织、矿冶和金属制造、瓷器、造船、制盐、制酒、造纸等。

      1.纺织业

      纺织业是唐五代江南手工业中最为重要的部门,不但涉及面广,从业人数多,而且产量较大,对江南经济的影响举足轻重

      (1)丝绸纺织

      唐王朝建立后,丝绸纺织在江南逐步兴盛。根据各书土贡资料的统计,江南贡一般丝织品的共有6州,即润、睦、婺、衢、处、温。贡特殊丝织品的共8州,即润、常、苏、湖、杭、睦、越、宣。生产特殊丝织品的州必是当时丝纺业较为发达的地区,如润州在天宝中已向朝廷贡方丈绫、水文绫及京口绫、衫段等产品,越州贡白编绫、交梭、轻调、罗、吴绫、绛纱等产品。唐代后期,江南贡特殊丝织品的有11州,其中越州丝织品有数十种之多,润州有6种,其他各州都有数种丝织品上贡,出产高质量丝织品的地区更多了。

      唐代江南丝纺最先进的地区应该是越州。《元和郡县图志》说越州自贞元之后,“凡贡之外,别进异文吴绫及花鼓歇、单丝吴绫、吴朱纱等纤丽之物,凡数十品”。《新唐书》罗列了越州上贡的产品,有宝花、花纹等罗,白编、交梭、十样花纹等绫,轻容、生縠、花纱、吴绢等,产品名目繁多。《国史补》卷下云:“初,越人不工机杼。薛兼训为江东节制,乃募军中未有室者,厚给货币,密令北地娶织妇以归,岁得数百人。由是越俗大化,竞添花样,绫纱妙称江左矣。”自从代宗宝应年间薛兼训任职浙东以来,采取了具体的措施,越州从六种特殊丝织品一升而至能生产几十种。顾况给曾任浙江东西道观察使的韩滉撰写行状时说:“今江南缣帛,胜于谯、宋。”谯、宋之绢,开元时太府寺赋列为第一等,如此比喻江南丝织品,证实在中唐江南的丝纺技术进步是显而易见,产品质量可与北方一争高下。越州织品以绫、罗、纱最为有名。绫是越州产量最多的高级丝织品。绫中技术含量最高的是缭绫,生产时会花费无数的劳动力。缭绫底色一般雪白如泉水,上有各种各样的图案,有秋雁南飞,有花卉盛开。越州罗的质量十分出名。《弘治绍兴府志》云:“越罗,唐时擅名天下。”唐人常将越罗和蜀锦并称,如“越罗巴锦不胜春”、“越罗蜀锦金栗尺”。

      润州的丝织业也位居江南前列,开天时期润州已贡特殊丝织品多种。中唐以后,润州与越州一样,逐渐接受北方先进技术,丝织业的发展更进一层。从产品看,润州及唐末五代的昇州主要生产的是绫、罗,此外还有绢、绵、纱、纩等。敬宗在长庆四年(824)即位不久,诏浙西“织定罗、纱袍段及可幅盘条缭绫一千匹”,而李德裕认为“玄鹅、天马、掬豹、盘绦,文彩珍奇,只合圣躬自服。今所织千匹,费用至多,在臣愚诚,亦所未谕”,因而拒绝造作。但反过来看,润州完全有能力造作这些技术要求很高的丝织物。唐末天复二年(902),徐绾在杭州发动叛乱,时杭州城中有锦工二百多人在替钱氏织造,而这些锦工都是润州人,可以确定润州在战乱前已有数百人的织锦队伍,织锦业有相当规模。

      德宗贞元以后,宣州所贡丝织品最精致的是五色线毯,《新唐书》称为丝头红毯。这是一种以染色丝线织造的地毯,丝线有五种颜色,毯子的底色呈红色。白居易《红绣毯》诗有详尽描写:“红线毯,择茧缲丝清水煮,拣丝练线红蓝染。染为红线红于蓝,织作披香殿上毯。披香殿广十丈余,红线织成可殿铺。彩丝茸茸香拂拂,练软花虚不胜物。”贞元三年至十二年,刘赞为宣歙池观察使兼宣州刺史,此人专“厚敛殖货,务贡奉以希恩”,曾向朝廷进贡金银器等,估计红线毯也是这时开始向中央进贡。宣州丝毯用丝颇多,广大农村只有大力推行养蚕种桑,才能满足用丝的需要。

      杭州城郊农村到处是绿油油的桑树,“丛桑山店回”,每家每户都在养蚕纺织。一到春天,随处可见的是“春巷摘桑喧姹女”,一片蚕事繁忙的景象。白居易《杭州春望》谈到杭州的绫以“柿蒂花者尤佳”,这是一种五、六出或更多,放射性的图案,通常为遍体散花的疏朗布局,是当时的精品。此外,杭州织绫中还有水波纹,白居易《新制绫袄成感而有咏》说:“水波文袄造新成,绫软绵匀温复轻。”吴越国时期,杭州的丝织业除北方有先进技术传入外,吴越国统治者“善诱黎氓”,以发展“八蚕桑柘”,大力提倡丝织,这对丝纺业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唐前期苏州丝织业主要生产红纶巾和方文绫,丝织生产与越、润、常等州相比,总体水平在江南处在中游,产品中最高档的是绫和绵巾。唐后半期,苏州的丝织业得到快速发展,进入了江南最高水平的前五州之中。范成大《吴郡志》卷1载苏州贡有丝、绵、丝布、八蚕丝、朱绫等,与长庆年间比较,增加了丝布一种。八蚕丝,可能就是李贺指的“八茧蚕”。朱绫或许就是绯绫,绫呈红色。同书又引《大唐国要图》,说苏州贡有丝、绢、绫绢、乌眼绫、衫段罗。可知苏州在唐后半期共生产特殊丝织品六种,一般丝织品三种,与润州相当。

      唐代后期,特别是贞元以后,在唐政府搜括丝织品的重心转到江南后,江南丝织业有较快的发展,其速度在全国是最快的,相比较北方和巴蜀的发展,江南丝织业令人耳目一新。但是,从当时实际情况和总体丝织品的生产区域而言,江南仍不如北方和巴蜀。因为出产州数量的多少,实际上是与生产数量相一致的,江南丝织生产的普遍性与北方相比仍有距离。如果就个别地区而言,江南的生产技术已赶上和超过了北方,而这些个别地区主要集中在江南北部。以一州丝织技术和实力而言,江南地区的越、宣、润等州已跨到了全国最前列的位置,尽管这些地区的特殊丝织品是在政府肆意搜括之下才生产的,是在不断向外地学习过程中逐渐发展起来的,但它们能够生产的数量和品种的确在全国是最多的。江南道的苏州,及五代时的杭、昇等州,实际上也达到了全国的先进水平。

      (2)麻纺织业

      唐五代江南麻布纺织产地分布的一个最为重要的特点是产区面积广阔,即每一州都有麻布纺织业。其中润州出产火麻,余州出产苎布。

      开元时期,江南每州都出产麻布。《唐六典》将全国调布分为九等,共71州,江南在其中占了14州。如果我们将麻布一、二、三等作为上等品,四、五、六等作为中等品,七等以下作为下等品,江南在上等品中的州数比例占全国的16%,中等品中的比例是20.8%,下等品中的比例是22.7%。由此可见,江南高等级布在全国并不突出,所占比例极其一般,低于中等级和低级布在全国的比例。

      开元二十五年,政府规定:“其江南诸州租,并回造纳布。”从此以后,江南开始回造纳布,即将原来的丁岁输粟二斛或稻三斛的租改成了江南土产的布。回造之法,必须建立在江南能够提供大量布的前提之下,而事实上,尽管江南大部分地区布的等级不是很高,但数量是绝对能保证的。《通典》卷6《食货六·赋税下》云:“按天宝中天下计账……约出布郡县计四百五十余万丁,庸调输布约千三十五万余端……其租约百九十余万丁,江南郡县折纳布约五百七十余万端。”南方麻布占全国产量一半左右。

      中唐以后,江南16州中,仅明州没有上贡布的记录。江南地区麻布生产水平最高的是常、苏、湖、宣四州,它们代表了江南麻布生产的最高水平,这四州自唐前期开始纺织水平就较高,唐后期至五代,继续在发展。如常州是江南麻织最为发达的数州之一,所产白苎布开元时列为第二等,在西北地区很有市场,比起同时期江南的丝绸,人们喜爱的程度更高。湖州白苎布开元时列第三等,其质量得到人们交口称赞。会昌年间张文规为湖州刺史,对辖区内的苎布很感自豪,称其为吴兴三绝之一,有诗认为“苎布直胜罗绮轻”,说明湖州苎布以轻薄舒适著称。湖州进贡朝廷的折皂布也是麻织精品。

      歙、处、衢、婺四州属第二等级,可以说是次发达区,这几州唐前期技术水平一般,至中唐以后有较快发展,产品质量有很大的提高。润、越、杭三州是比较特殊的地区,它们在唐前期就能生产很高质量的麻织品,但唐后期发展水平一般,主要是这些地方丝绸纺织突飞猛进,对麻布生产带来了较大的冲击,精致丝织品的良好口碑盖过了麻织品的名声。

      2.矿冶和金属制造业

      唐代的矿物产,《新唐书》卷54《食货四》提到:“凡银、铜、铁、锡之冶一百六十八。陕、宣、润、饶、衢、信五(六)州,银冶五十八,铜冶九十六,铁山五,锡山二,铅山四。”全国矿产业的重点开采地区共6州,其中江南有2州,说明江南的矿产在国家经济中占有重要地位。随着矿藏的开采,必然带来各类金属加工和制造业的兴起,这成了江南经济发展的特色之一。

      (1)江南的矿物产

      在《新唐书》卷41《地理志五》的记录中,江南计有19县产铜,8县产铁,2县产锡,4县产银,1县产铅。这个数字虽不是江南矿物开采的全部,但大体反映了江南矿藏开采的情景。江南地区的矿产以银、铜、铁、铅、锡为主。

      铜是江南最为重要的矿产,在16州中共有12州出产,主要集中在江南的西北部山区。江南最重要的铜产地是宣州当涂、南陵二县。早在齐梁时,南陵县“置冶炼铜,立场于铜官山下”。唐开元以后,设立石绿场和法门场,后又设梅根监、宛陵监铸钱,以利国山和铜井山的铜作为主要供应源。润州上元、句容地区的铜矿在南朝就已经开采,唐前期政府在润州设铸钱监,以后一直作为江南的主要铸钱地区之一,产铜量较大。睦州建德县铜官山及遂安县洪洞山在唐以前就有出铜的记录。天宝中曾在遂安洪洞山置场,但主要是供宣州铸钱所用。代宗永泰元年(765),政府曾设浙江诸道铸钱使,开始在睦州铸钱。吴越开监铸钱,用铜来源是睦州。

      银是江南第二丰富的矿产,8州11县有一定开采。银矿主要集中在江南的西部山区,从北至南都有分布。宣州银的开采唐初就受到注目,以南陵、宁国的银矿为重点开采区。杨吴、南唐曾大量向中原进贡银器,宣州银矿是其主要供应源。银产量较大的另一地区是浙东的处、衢州。衢州信安县银矿德宗贞元以前已经开采,官方在爵豆山等地设立了银场。贞元十七年(801),刺史郑式瞻一次就向朝廷进贡银二千两。

      此外,江南共6州11县产铁,铁矿拥有量较大,主要分布在宣歙和浙东二道。

      (2)江南的金属制造

      江南矿产开采的兴盛,导致了金属加工业的兴起。

      江南金属制造以金银器打制最为出名,工艺技术上显现出朝精细化方向发展的特征。润州是江南最为重要的金银器制造中心。从出土文物看,早在唐中期以前就有金银器制造了。1980年,在镇江丹徒丁卯桥附近出土了一批窖藏的唐代银铤,这些长方形的银铤铤面平整,有锤打痕迹,共40笏,重约40余公斤。1982年,与前述窖藏相距20米处,又发现了一大型银器窖藏,出土器物有瓮龟负“玉烛”酒令筹以及盒、盆、托子、碟、盘、碗、杯、注子、瓶、熏炉、锅等960余件,重约55公斤。这批银器的纹饰,种类繁多,以缠枝花鸟为主,折枝花次之,团花极少。缠枝花回旋流畅,花鸟呼应和谐,结构上疏密相宜,艺术风格强烈地表现出盛唐开始向晚唐过渡、承先启后的时代特征。中唐后期,润州的金银器制造已经达到了国内领先的地步,唐敬宗曾两次要浙西贡金银造妆具,证明润州所造产品由于工艺水平较高,很合皇室胃口。80年代后期,法门寺地宫中发现的唐懿宗时的金银器,其中一件鎏金鸳鸯团花纹双耳圈足银盆,浇铸而成,盆内外花纹相同,似透印而成。这种装饰非常少见,精妙绝奇,堪称工艺上的精品,是我国迄今发现银器皿中最大而精美的珍品。

      宣州是江南地区的另一重要金银制造中心,因为是江南最重要的银产地,发展金银制造业的条件非常有利。1976年在辽宁发现了6件唐德宗贞元年间制造的银器,其中有一件是宣州刺史刘赞进献的卧鹿团花纹六曲三足银盘,图画精美,盘心团花图案繁密,卧鹿处于盘的正中央,团花外面又有六组花卉,盘沿再饰以六组花卉。此外,苏州、越州、衢州、杭州、湖州及五代时的金陵都是重要的金银器制造地。

      江南有丰富的铜资源,铜矿的开采和冶炼比较发达,由于人们对铜器生活用具和铜钱的需要量较大,江南铜器制造业十分兴盛。如唐代的润州、婺州等地都生产铜镜,80年代,镇江地区的唐墓中出土了花鸟镜、海兽葡萄镜、团花镜等六枚铜镜,估计这些铜镜或许就有润州本地区出产的产品。《旧唐书》卷105《韦坚传》谈到天宝间各州以本地区最有名的物产献给朝廷,其中会稽郡有铜器。越州虽不产铜,但铜器制造的水平必定是十分高超的。《新唐书》卷41《地理志五》谈到润州贡伏牛山铜器及宣州贡铜器,说明这二州是江南最重要的铜器铸造地。盛唐以后,苏州的铸铜业十分发达。唐末皮日休《吴中苦雨因书一百韵寄鲁望》诗云:“吴中铜臭户,七万沸如臛。”皮氏告诉了我们城内有一定数量的铜器制作工匠。苏州发掘的七子山五代墓中,出土了大量铜器,主要有铜弩机、铜筷、铜葫芦、铜锁、铜门环、铜钥匙、铜马饰、铜器沿、铜饰等。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