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雨果的故事》第五章 老骥伏枥 第二节 回巴黎继续斗争

  • 发布时间:2016-01-17 15:41 浏览:加载中
  •   1867年,巴黎举行万国博览会,大家主张把巴黎最好的东西展示给全世界。拉克卢瓦出版了一本由雨果撰写序言的《巴黎导游》。

      有人提出要重新上演《欧那尼》。雨果却是将信将疑。警察当局难道不会指使人去捣乱?雨果在巴黎的代言人瓦克里和默里斯都不相信会有这种事。

      为了不让人有任何喝倒采的机会,人们决定修改一下以前“插入”剧本中的一些诗段。雨果本人也给瓦克里写信说:“可以把‘是的,国王!仆人,仆人!我是你的仆人。’改写成:‘是的,你说得对,我是你的仆人。’”

      小心谨慎是没有必要的。引起1867年的观众不满的,恰恰是这种修改后的东西。坐在正厅的那些早已把原剧本背得滚瓜烂熟的观众,当即站起来纠正这些被修改了的诗句。雨果事先已托瓦克里转去了他亲笔签名的准演书,并且要求瓦克里在准演书上印一个醒目的词;Hierro。

      演出很成功,不仅在上演获胜,政治上示了威,而且经济上赢得了最丰的收入。

      雨果夫人阿黛尔坚持场场必到。她丈夫和儿子深知,任何激动对她的健康都有危险,因此希望她至少不要去参加一般性的演出,因为那可能会有点乱。

       她不听,并且说道:“我活在世上的日于屈指可数了,不能不趁重演《欧那尼》的机会快活一下,因为,这是对我美好的青春时期的纪念。难道我能错过这样的机 会吗?不,先生!首先,《欧那尼》决不会被喝倒采。其次,我知道怎么对付那种嘈杂的声音,我的眼睛能支持住,即使我重新失明,我也要去观看欧那尼。即使把 我这条老命赔上去,我不会怎么样。”

      这种谦恭的态度感人至深。和她切望看到《欧那尼》重新上演的心请一样,这表明她到了生命最后的幸福时刻。

      巴黎市民看到她容光焕发,神采奕奕。她每场都不放过。患有风湿病的奥古斯特·瓦克里领着她,步履艰难地走向喜剧院。一个眼睛不行,一个身体病残。各家报纸都报道了维克多·雨果夫人在巴黎的消息,这使她欣喜:“我的名字多响亮!”

      大学生们和往昔一样,前来要票助威。他们中有一个对保尔·默里斯说:“维克多·雨果先生就是我们的信仰。”

       夏天到了,全家在布鲁塞尔团聚的时刻也到了。阿黛尔与丈夫久别重逢,感到分外高兴。她说:“我吗,一旦我再抓住了你,就要紧抓不放,也不管你同意不同 意。我对你将那样温柔、那样亲切,使你没有勇气抛弃我。我最后的梦想就是死在你的怀抱里。”在她奄奄一息的时候,她真的抓住了这根过去常常使她胆颤心惊的 支柱。

      最终,阿黛尔如愿以偿。1868年8月24日,阿黛尔和丈夫乘坐敞篷马车一起兜风,丈夫对她体贴温存,她兴高采烈。第二天下午3时,她突然中风,吁吁喘息,全身痉挛,半身不遂。

      1868年8月27日,雨果在记事本上写道:

      今天早晨8时30分,她离开了人世。我为她合上了眼睛。唉!上帝将收下这柔顺而伟大的灵魂。我把她还给上帝。愿上帝保佑她!遵照她的遗愿,我们将她的灵枢运往维勒吉埃,把她安葬在我们死去的那位温存的女儿旁边。我将伴送她到边境。

      当天,瓦克里和默里斯专程从巴黎赶来,参加入殓仪式。雨果在日记本上这样写着:

       我捧起鲜为,撤在她的脑袋周围。我在她的脑袋旁撒了一圈白菊花,脸没有盖上;接着,我又把花瓣撒遍她全身,整个棺材是都装满了花。然后,我吻了吻她的前 额,低声对她说:“愿上帝保佑你!”之后,我在她旁边跪下来。夏尔走了过来,接着是维克多。他们悲嚎着吻了她,站在我身后。保尔·默里斯,瓦克里和阿利克 斯都在哭泣。

      他们俯下身子,一个挨一个地吻了她。下午五点,铅棺被焊合。在放上棺材盖以前,我掏出衣袋里的一片小钥匙,在她头部上方的铅壳上刻上两个字:维·雨。棺材被封住了,我吻着它。棺材被抬走前,我穿上了丧服,我不打算再脱下它了。

      雨果把灵枢一直护送到法国边界,瓦克里、默里斯、医生阿利克斯把它一直送到维勒吉埃。

      1869年,拿破仑三世的第二帝国已经摇摇欲坠。法国在墨西哥的军事失败,对欧洲各国的外交失利激怒和侮辱了法国人民。心力衰竭、疾病缠身的皇帝作了些让步。他早已无法维持的东西,却还想将它改造一番,使得最少“发过有3000万臣民有理由不满”!

      雨果依旧顽强地坚守着他的反抗,而且为了加速第二帝国的垮台,他支持他的两个儿子和保尔·默里斯,奥古斯特·瓦克里创办了《召唤报》。

      《召唤报》于1869年5月8日问世,印数一下便达到五万份。

      雨果完成《笑面人》后,又和戏剧《笃尔克玛达》一起重返舞台。他一如既往,来到布鲁塞尔度过1869年的暑期。

      1869年7月23日,他给儿子夏尔及弗郎索瓦的信中写道:

      我亲爱的孩子,我高兴地告诉你们,我将于7月31日至8月5日期间抵达布鲁塞尔。眼下我要写完一点东西。我想尽量作一点旅行。

      我在布鲁塞尔逗留的日子里,你们为我准备中午餐,我请你们吃晚饭,也就是说,每天,你们四个人,包括已生出六颗牙齿的乔治都到邮局旅馆来吃晚饭。

      这可以减少家务。别忘了,必须在我的卧室隔壁安排一个夜间侍女,我老是在夜间感到呼吸困难。

      9月,雨果答应去洛桑参加和平大会。火车所到之处,群众高呼:“雨果万岁!共和国万岁!”他为他的欧洲合众国的公民们作了一次讲演。

      一个月前,自称是自由主义者的皇帝又实行了新的赦免。但是雨果回答说;在《克伦威尔》里有这样一句诗:

      喂,我饶恕你。

      可你有什么权利饶恕我,暴君?

      1870年7月19日,法皇拿破仑三世在俾斯麦的挑动下,对普发动战争。

      这场战争使得雨果犹豫不决。如果帝国获得胜利,拿破仑三世就会摆脱危机;如果帝国失败,整个法兰西便会受辱。是否应该把帝国抛在脑后,作为一名国民自卫军回国,去为法兰西放命沙场?雨果开始整理行装。不过,他无论如何要先去布鲁塞尔。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