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雨果的故事》第五章 老骥伏枥 第一节 创作出不朽巨著

  • 发布时间:2016-01-17 15:41 浏览:加载中
  •   权力和财富在你们生活中对你们来说常常是一种障碍。剥夺你们的一切,实际上是给了你们一切。

      到格恩济岛后,雨果就筹划着要出一本诗集。他给诗集定名为《静观集》。《小拿破仑》虽然发行了近百万册,但都是通过秘密途径,他没有得到一分钱的稿费。

      虽然雨果在比利时银行还有30万法郎的存款,但那是准备在他万一去世后留给阿黛尔和孩子们生活用的,他不想动用这笔钱。这就迫使他在考虑下一个作品时,也必须考虑它的经济效益。

      走到格恩济岛时,雨果的创作卷宗中已经积累了1.1万行诗。这些诗歌有的是对往日幸福的回忆,有的是对当下悲凉的感叹。如果加以归纳,也就是回忆和沉思的范畴。

      一个也在流亡的出版商艾特策尔想出这本《静观集》。但是书报检察机关能够允许一个大名鼎鼎的逃犯的作品在法国公开发行吗?因为,检察机关的顶头上司可是暗探局。

      艾特策尔不死心,他是一个锲而不舍的商人,他决定委托雨果忠诚干练的学生保尔·麦利斯直接去找暗探局的局长。

      暗探局局长海克托尔·科连先生从前有过一段在《时事报》当编辑的经历,还曾经是雨果作品的崇拜者,因此,他对保尔·麦利斯的名字一点也不陌生。当保尔·麦利斯敲开他的房门后,他立即张开双臂,亲呢地迎了上去。

      海克托尔·科连在确认《静观集》中没有任何反对制度的诗句后,同意了保尔·麦利斯的请求。

      《静观集》就这样戏剧性地出版了。它一出版,就让整个法国着实吃了一惊。很快,第一版就被一抢而空,紧接着第二版、第三版……

      虽然诗集在法国评论界遭遇冷漠,但它丰富的内容、丰富的内容、多样的旋律、扑朔迷离的词句以及挥洒自如的风格,都实实在在的打动了读者。

      而同时,雨果也获得两万多法郎的稿酬。雨果重新获得了安全感。对于一个渴望写作的人来说,有一个安全的环境真是极其重要的。

      《静观集》出版之后,根据出版策划人艾特策尔的建议,雨果暂时搁置了出版哲理诗《上帝》和《撒旦的末日》的计划。艾特策尔的理由很简单,雨果的仇人们正等着寻找一个借日好把他发配到一个更远的小岛,雨果没有必要拧着脖子往枪口上撞。

      雨果听从了出版商的建议,把目光转向史诗性的叙事长诗,于是就有了轰动一时的《历代传说》。

      《历代传说》反映的是一个波澜壮阔的历史题材,气势恢宏,极富美感,连一向敌视他的义学评论家茹尔·泰那尔也不能不折服地说:“谁是唯一的预言家?雨果!其他的人只会嘟囔。你可以用高山、海洋和一切合乎你心愿的东西来形容他,只是别拿形容其他人的东西去形容他。”

       而福楼拜说得更透彻:“不到一定的时候,雨果不愿意让自己负担太重。可能是想力求写得更多一些,他过去曾经把一个看门人——一个闻所未闻的得意扬扬、令 人厌烦、高谈阔论而又非常像他的看门人——推给群众来做他的替身,结果大家部落人了他的圈套……但是在国家政变之后,这个看门人只好留在巴黎看守自己的门 房。现在维克多要直接发言了,于是,《历代传说》出现了。”

      《历代传说》是雨果一本匠心独运的好书,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与好评。

      随后,雨果又创作了长篇小说《悲惨世界》,并且使雨果登上了他一生的最高峰。

      雨果构思《悲惨世界》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早在1828年他发表小说《死囚末日》的时候,创作一部以“苦刑不义”为主题的小说就已经在他的考虑之中。

      从很小的时候起,雨果就看到过许多受迫害的人。他认为一个有良知的作家,应该同情受迫害者,应该用自己的笔为受迫害者说话。

      三十年来,雨果一直在构思和创作一部巨型社会小说。不公正的刑罚,死回的赎罪,悲惨的情景,一个真圣人的影响等,这些上题在他写作《死囚末日》,《克洛德·格》,和诸如《为了穷人》之类的诗篇时,就在他脑海中索回。

      雨果早已积累了许多素材:苦役犯监狱,狄涅城主教米奥利斯,苦役犯比埃尔·莫兰,海滨蒙特依玻璃工业,一个粗鲁的人把一团雪塞进一个不幸妓女袒露的后背里等。

      《悲惨世界》展现了从拿破仑在滑铁卢的失败直到1832年反对七月王朝的人民起义这一阶段的历史面貌,绘制了一幅规模庞大的社会和政治生活的图画。

       《悲惨世界》中的很多素材来自于雨果本人的亲身经历。小说中的马吕斯的思想经历了从保王党人到波拿巴主义者再到共和党人的三个发展阶段。与雨果本人的思 想发展轨迹是一致的,马吕斯追求的珂赛特,有很多阿黛尔的影子,而对珂赛特在修道院那段生活的很多细节则来自于一本名为《圣·马德兰修道院一个女寄宿生的 手稿》。

      据人们所知,《悲惨世界》是以好几个真实的例子为依据的。

      真实的米奥里斯主教大人的为人,完全和书中米里哀主教大人一样,甚至更善良。这位圣洁的高级教士的清廉、苦行、仁慈以及他语言的诚朴,在狄涅城赢得所有人的敬慕。

       苦役释放犯比埃尔·莫兰,由于持着黄色通行证,所有旅店都把他拒之于门外,最后来敲主教家的门,在这里,他和冉阿让一样受到了朋友般的款待。不过比埃 尔·莫兰后来并没有象冉阿让那样偷走银烛台,主教把他打发到自己的弟弟德·米奥里斯将军麾下。将军对比埃尔十分满意,以至把他留作传令兵。现实生活给过于 模糊的形象提供了模特儿,而艺术家把明与暗安排得恰如其分。

      更远一点,雨果运用了他的亲身经历。在《悲惨世界》中,可以看到德·罗安神甫,书商卢阿约尔,萨盖大妈,菲扬底纳的园子。年轻的雨果在书中变成了马利尤斯,彭眉胥便是莱奥波德将军的化身。

      马利尤斯追求的珂赛特,就象是阿黛尔。马利尤斯赌气,三天没理珂赛特,是因为卢森堡公园的一阵风把她的裙子一直掀到了胯下。马利尤斯在政治上的大转变和作者完全相吻合。

      在泽西岛,雨果补充了许多章节。一些大学生们与轻浮的妇女,滑铁卢德纳第搜查尸体,小比克布斯修道院,躲在一具棺材里外逃,1817年的一些朋友,以及关于路易·菲利普的一些情节。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