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雨果的故事》第四章 参与政治 第三节 反抗拿破仑三世

  • 发布时间:2016-01-17 15:40 浏览:加载中
  •   爱女的死成了雨果的心病,他总是觉得冥冥中有一个声音在谴责他对家庭对亲人的不忠。他甚至想到莱奥波蒂娜的惨剧,会不会是上苍对他的一种惩罚。

      雨果由于女儿遇难,身体完全垮了,一直到12月,他仍未恢复健康。当时正忙于争取法兰西学士院院士候选人资格的巴尔扎克去拜访他,走出王宫广场的住宅后,他给韩斯卡夫人的信中写道:

       啊!亲爱的天使,维克多·雨果简直老了10岁!他可能把女儿的死亡当作是对他的惩罚而接受。此外。他完全赞成我进学士院,答应投我的赞成票。他憎恶圣佩 韦和德·维尼。啊!亲爱的,这种18岁时的爱情、婚姻给我们留下了多么宝贵的教训!维克多·雨果和他的妻子是我们的伟大的老师。

      雨果常常跑到维勒古埃,趴在栽着蔷薇的坟上伤痛。

      法兰西学士院中有五个院士可以做法国元老院的元老。雨果所崇拜的夏多勃里昂就是元老院的元老,因此早在25年前,雨果就有了当法兰西元老的梦想。

      1845年4月,在太子与太子妃的帮助下,雨果圆了青年时代的梦,按规定新任元老必须向国王表示效忠,并支持国王所任命的各部长,正直的雨果却不肯屈就,他要“凭自己的良心说话”,并要求有“表决的最大自由”。太子妃因此很为难,最后太子还是让步了。

       从1846年到1848年,雨果在元老院发表了六次演说。第一次是替艺术家说话,主张加强保护艺术品的创作权;第二次是替手工艺者说话,要求保护他们的 权益;第三次是要求声援波兰人民,当时他们正在反抗俄国沙皇的统治;第四次是要求巩固海边洼地,改善滨海人民的生活;第五次要求取消对拿破仑兄弟子侄的放 逐令;最后一次他主张帮助意大利统一,反对奥地利的分裂统治的阴谋。

      由于元老院是贵族保守派的大本营,雨果的呼声是微弱的,可是他确实实现了自己的初衷,那就是要“凭自己的良心说话”。

       在雨果的视野中,劳动人民占据着突出的地位。在第五次演说中,雨果大声疾呼道:“你们想知道今天真正的危险在哪里吗?你们的目光不应当总盯着亲王们,而 应当注视群众,注视为数众多的劳动阶级,我向政府提出严肃的警告:不能让人民受苦受难了!不能让人民挨饿了!这是一个重大的问题,这是真正的危险所在。”

      值得注意的是雨果还写过一篇为童工呼吁的演说稿,后来由于元老院解散了,没有来得及发表。雨果关心童工的处境。早在1838年他就写过一首题为《忧愁》的诗。

      在诗中他愤慨而沉重地写道:

      坏的劳动制度啊!

      它的魔爪抓住了脆弱的儿童,

      它产生了财富却同时创造了穷困,

      它使用儿童仿佛使用一个工具。

      1845年4月13日,雨果擢升为子爵,成为了法兰西贵族!

      雨果感觉自己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发表什么像样“值钱”的东西了。开支却突然增加了许多。

      雨果重新打开了稿纸,开始创作以后成为千古绝唱的《悲惨世界》。

      在法兰西学士院,雨果工作勤勉,举止庄重,眼圈发黑,但是下巴仍显得威严有力。他有时带点儿倔强,但又不失尊严。但实际上,他是在用隐藏在他著作里的那些含蓄的幽默,讽刺性的记下了同事们的谈话。

      进入1848年2月之后,整个法兰西笼罩着骚动与不满。这种不满同两个重大经济事件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一个是马铃薯病虫害带来的农业歉收,一个是工商业总危机导致的大批工人失业。

      从新的年度开始的那一刻起,人们对已经统治法兰西18个年头的七月王朝表示了极大的不满。在自由主义者和共和主义者的宴会上,在正统王朝主义者的密串联中,不满的呼声四起,很多人甚至谈到了革命。

      路易·菲力普国王对此不屑一顾。他认为法兰西少不了他,他无所畏惧。显然,他错误地估计了形势。正因为如此,在往后发生的事件中,他就不可避免地一次一次地做蠢事。

      2月23日,巴黎的街垒战开始了。已经经历过好多次革命的巴黎民众,以轻车熟路般的妇熟技巧,在“短裤汉”聚居的巴黎市郊迅速构筑起街垒。

      路易·菲力普国王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派国民自卫军去镇压。国民自卫军作为有产者的军队,似乎应该坚定不移地执行国王的命令。可是,事与愿违。国民自卫军中有一部分人同情革命,他们对政府的命令缺少热情,不愿向民众开枪。有一个团甚至向议会递交了请愿书,要求内阁辞职!

      军队的动摇使狂妄自大的国王不能不感到事态的严重了。他决定牺牲首相基佐,让自由派中享有声望的莫尔组阁。这一来,资产阶级是高兴了,可穿短裤的汉子们却不答应。他们的回答道:无论是莫尔还是基佐,对我们来说都是一样!

      2月23日夜晚,部分国民自卫军和起义的民众一起向原首相基佐的住宅推进,遭到把守街道路口的步兵营的阻拦。示威者派代表与营长谈判,谈判还在进行中呢,步兵营的士兵就向群众开了枪。

      巴黎怒吼了,手执火炬的数万群众护送着死难者的灵枢,在巴黎工人区缓缓行进。有人喊起了口号:“拿起武器来吧,他们杀死了我们的兄弟!”这口号得到了响应,成千上万的工人、手工业者、大学生和其他劳动者拿起武器,向七月王朝发起了猛烈的进攻。

      路易·菲力普国王当然不是一个肯轻易就范的人。他立即打出了两张牌,一是任命资产阶级共和主义者梯也尔和王朝反对派的代表人物巴罗联合组织新内阁,一是授予敢于染血的陆军元帅比诺以军事指挥权,紧急调动外省的军队疾驰巴黎。

      然而,路易·菲力普的两张牌都没打好。尽管梯也尔和巴罗帮着国王向起义者评了好多愿,但是众人已经对这类东西听得够多了。他们以《改单报》的一则声明表明了自己的意志:“公民们,路易·菲力普像查理十世一样杀害我们,我们也让他像查理十世一样被推翻吧!”

      比若元帅的军事行动也屡屡受挫。虽然这位元帅有着1834年血腥屠杀特兰斯姆南街居民的“英雄”纪录,他本人也想在危机中过过枪瘾,但一队队国民自卫军的倒戈使他产生了动摇。他知道,用刺刀饮血来维持一个政权的处方,这回是难以灵验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