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雨果散文精选》第四章 科隆

  • 发布时间:2016-01-17 15:14 浏览:加载中
  •   1839年8月11日于莱茵河畔安德纳赫

      亲爱的朋友,我在生自己的气。我像一个野蛮人一样穿过了科隆。我在那里刚刚停留了四十八 小时而已。我本来打算在那里呆半个月的,可是在经过了几乎一周的雨雾天气后,当如此明媚的阳光洒耀在莱茵河上,我一定要利用这难得的好天气去领略莱茵河的 风景,去感受莱茵河带来的欢愉。于是我今天早上乘坐“科克里尔”号汽船离开了科隆。就这样,我告别了阿格尔巴的家乡,我既没有欣赏到圣玛丽·卡皮托里大教 堂的古老油画,又没有观赏到圣热雷昂大教堂地下室的地面镶嵌画;还有:圣皮埃尔大教堂的耶稣受难画,这是鲁本斯专门为他曾受过洗礼的这座古老的半罗马式教 堂所画的;圣于尔絮勒隐修院的一万一千名修女的骸骨;殉教者阿尔比努斯不腐的圣体;圣库尼贝尔的银质棺材;米诺利特教堂的邓斯·斯科特斯的坟墓;圣旁塔雷 翁教堂里奥托二世的妻子泰奥法妮皇后的墓茔;里索尔弗教堂内部砌成拱形的墓穴;圣于尔絮勒修道院和大教堂里那两间黄金打造的卧室;今天已经变成贸易仓库的 帝国议会大厅和已变成小麦卖场的古老的军火库。这一切,我都没有看到。真是太荒谬了,可事实就是如此。

      我到底在科隆参观了什么?大教堂和市政厅,再没有别的了。身处科隆这么美丽的城市,所见实在是太少了。不过这的确是两座少有的美妙建筑。

       夕阳西下,我到达科隆。我立即向大教堂的方向走去。我的旅行袋由一个称职的搬运工背着,他身穿一件有着桔黄色衣领的蓝色制服。在这里,他们是为普鲁士王 工作的(我向您保证,这是一份赚钱的极好的差事。游客们都交了很多的税,税收由国王和搬运工平分)。这里,我要提到一个有用的细节:在离开搬运工之前,我 吩咐他把我的行李送去多伊茨的一家旅馆,而不是科隆的旅馆,这大大出乎他的意料。多伊茨是莱茵河对岸的一座城市,由一座浮桥与科隆相连。我的理由是:我要 在同一个旅馆住上好几天,我要尽可能地选择可以从窗口看到更多景色、视野更开阔的地方。然而,从科隆的旅馆窗口看到的是多伊茨,而从多伊茨的窗口看到的才 是科隆。正出于这个理由,我选择住在多伊茨,因为我为自己找到了一个无可争辩的理由:与其住在科隆看多伊茨,倒不如住在多伊茨欣赏科隆。

      只身一人漫步向前,我寻找着教堂,在每个街角我都期望能看到它。但是我并不熟悉这个复杂的城市,夜色渐浓,我并不喜欢问路,于是我十分随意地长时间地在狭窄的街道上闲逛。

      最后,我闯进了一个可以通行车辆的大门,进入一个院子,院子的左边尽头是一个长廊式的地方,突然,我置身于一个幽暗而荒僻的大广场上。

       在这里,我看到了美妙的景象。在我的正前方,在暮色苍穹的幻影下,在一大堆人字墙结构的矮房子中间,矗立着一个巨大的黑色物体,顶上有尖塔和小钟楼。再 远一点的地方,也就是一弩之距开外,孤零零地矗立着另一个硕大的黑色物体,不如前一个宽,但却更高一点,好像一个大大的方形堡垒,四个角上有四座高高的塔 楼,顶上显出一个奇怪地倾斜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架子轮廓,它位于古老城堡主塔的正面,就好像插在盔甲上的一根巨大的羽毛翎。小圆豆状的是教堂半圆形后 殿,城堡的主塔,是钟楼的底部,这个半圆形后殿和这个钟楼的底部就构成了科隆大教堂。

      我原以为斜插在黑色建筑物顶部的那个物体是根黑 色的羽毛翎,其实是一个巨大的象征物——鹤,这是我第二天再去那里看到的。鹤身上披挂着铅片,从塔顶上对每一个过客诉说着:这个未完工的大教堂将继续建下 去,钟楼和教堂中间相距的阔地,总有一天会合二为一,共经风雨;恩格尔贝尔·德贝尔的梦想,在康拉斯·德奥斯特丹的统治时期开始动工建造成教堂,并且在一 两个世纪之后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教堂;现在,这个不完整的伊利亚特史诗正在期盼荷马的出现。

      教堂关门了。我走近钟楼,它的规模十分壮 观。我之前认为的四个角上的塔楼,原来仅仅是墙垛的突出部分。钟楼还只有一层和二层的尖形拱肋建筑,而已经建成的部分几乎达到了巴黎圣母院塔楼的高度。如 果计划中的尖塔一旦耸立在这个巨大的石丘上,斯特拉斯堡将显得微不足道。我怀疑那个本身还未完工的马里恩钟楼,也不会以这样的宏伟气魄坐落在地面上。

      我曾经在别的地方说过,未完工的建筑是最像废墟的。荆棘、虎耳草、强草、所有喜欢啃噬水泥的草以及喜欢将它们的触角伸进石缝的草,都攀爬上了令人敬仰的大门。人类的建设还没完成,大自然就已经在破坏了。

       广场上一直都寂静无声,空无一人。我尽可能地走近大门,一扇十五世纪的扎实的铁栅栏在保护着它。我静静地聆听着,无数扎根于破旧房屋屋顶上并茂盛生长的 小树林在夜风中喃喃细语。一束光线从邻近的窗户透出来,照亮了拱形曲线下一排精致的坐姿小雕像,那些天使和圣人们,有的正在阅读膝头上展开的大书,有的竖 起手指,正在谈话和布道。就这样,有的在学习,有的在授课。对于教堂来说,这奇妙的导言不是别的什么,而是用大理石、青铜和石头建成的圣书。而挂在各处的 软砌体燕窝使这个严肃的建筑更加充满魅力。

      接着,灯光熄灭了,我看不到别的,除了八十多法尺高的宽大尖形穹隆敞开着怀抱,既没有框 架,又没有挡风板,它从中间将塔楼从上至下剖开,使我得以洞悉塔楼内昏暗的五脏六腑。在这个窗户里,还可以看到前面相对的另一扇窗户,由于距离远而显得有 点小,也是敞开着,那圆花窗和中立梃就好像是用黑色的笔勾勒出来的,以一种无法形容的清纯显现在明亮而具有金属色泽的暮色中。一个优雅的白色小尖顶穹隆套 在一个巨大的黑色尖顶穹隆里,没有什么比这个更显得忧郁和奇特的了。

      这是我第一次参观科隆大教堂。

      我还没给你讲 过我从亚琛到科隆途中的见闻。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沿途都是纯朴简单的毕卡底或者都兰风景,绿色或金黄色的平原上,时不时有一棵棵弯弯扭扭的榆树,远处 还有一排排的杨树。我并不讨厌这种宁静,但也不会有太多的热情而欢呼雀跃。在村庄里,年迈的农妇像影子一样闪过,她们身上裹着灰色或浅玫瑰色的印第安长披 风,风帽一直垂到眼眉上方。年轻的姑娘们穿着短裙,头戴一顶软帽,帽子上缀着金属片和玻璃珠子,软帽下依稀看见她们漂亮的头发被一个宽宽的银箭发卡别在脖 子上方。她们快乐地洗刷着房屋的正墙,弯腰时便露出她们的腿弯,就像古代的荷兰画师所绘的那样。至于那些男人们,他们身穿蓝色的工作服,头戴喇叭形的高帽 子,就像立宪国的农民。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