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横遭反间

  • 发布时间:2015-09-19 14:51 浏览:加载中
  •   其实前面提到的以辽人卫辽,以防守为主,寻找战机出奇制胜,并以议和为辅助手段,三招并用,是袁崇焕“五年平辽”方略的一部分。

       而且袁崇焕主张与后金议和,主要目的是为构筑辽东防线争取时间。但此举受到大多数明朝中央政府官员的反对和指责,因为议和也使后金趁机出兵征服了朝鲜,使 明朝失去了名义上的一股牵制力量。这也是袁崇焕上次辞职回乡的原因之一。但是,袁崇焕还是坚持把议和作为辽东整体战略的一部分。这虽然出于辽东战事的实际 需要,但从中也反映了袁崇焕性格中倔强的一面。

      崇祯二年(1629)年初,后金所辖地区发生大饥荒,物资匮乏,民心不稳。为了转移视 线,也为了通过谈判骗取明朝的物资,五六月间,几乎与袁崇焕处理毛文龙东江部队事件的同时,皇太极多次派出使者,并写信给袁崇焕,提出停止敌对、与明朝修 好,条件是明朝赔款并补偿物资给后金。袁崇焕识穿了皇太极的阴谋,故意拖延应付,不作实质性答复。同时,要求宁远、锦州前线官兵做好战事准备,严防后金发 动进攻。

      在袁崇焕离职一年的时间里,皇太极采取联姻和征服并举的办法,收服了长城以北的蒙古各部。这样,明朝的两大劲敌已经联手,后金的军事威胁已不仅仅针对山海关及其关外地区,还扩展到京城以北的长城沿线军事重镇。

      在巩固辽东防线的同时,袁崇焕向朝廷指出了蓟州、遵化一带守军力量薄弱的问题,并提出在此设立一团练总兵,加强防守。因为蓟州不保,京城的门户一旦打开,就会带来全局性的灾难。兵部尚书王洽没有采纳袁崇焕这个富有远见的建议,给了皇太极西进的可乘之机。

       崇祯二年十月十六日,皇太极在蒙古喀喇沁部的向导下统兵西进。得到这一情报后,袁崇焕及时命令参将谢尚政率兵前往蓟州协助防范。但当时的蓟州巡抚王元雅 昏庸得很,以后金兵去向不明为由,强行拒绝谢尚政所率部队的协防。八天后,皇太极不顾孤军深入的危险,决定分兵两路攻打长城大安口、龙井关,力争在遵化会 师。十月二十六日,后金与蒙古联军向两地发起进攻。由于当地明军毫无准备,三天后两个关隘先后被攻陷。明朝京城震动,急忙于十一月一日宣布京城戒严。

       得到后金八旗兵进攻的消息,袁崇焕马上下令赵率教统兵4000人赶往遵化支援,经过三天三夜的急行军,援军到达遵化附近的三屯营城堡。但守卫此地的总兵 朱国彦莫名其妙地拒绝援军入城并肩抗敌,迫使疲惫至极的援军,没来得及休整就与前来攻城的后金两路大军狭路相遇在城外。经过一番激战,援军全军覆灭,辽东 一代名将赵率教就这样阵亡。三屯营、遵化相继被攻陷,巡抚王元雅死于乱军之中,朱国彦兵败自杀。

      赵率教率军出发的同时,袁崇焕亲自率 军驰援京师,十一月九日抵达蓟州,按照崇祯皇帝的谕旨,及时进行了山海关及京师附近的防御作战。由于当地明军不堪一击,关外援军经过连日来千里奔驰,体力 消耗甚大,战斗力严重下降,没法有效阻挡后金兵的西进。十一月十二日,皇太极率军直抵京城外围的通州,没想到袁崇焕早三天到达此地设防,两军交战,后金兵 受阻。在相持不下的情况下,皇太极撤兵急速进攻京城。于是,袁崇焕又率领9000名将士两天两夜急行军,十一月十六日比后金兵早三天抵达北京城广渠门外扎 营御敌。

      京城宣布戒严的当天,崇祯皇帝下令各省军队前来保卫京师。但是,只有大同总兵满桂和宣府总兵侯世禄率兵及时赶到,驻扎在德胜门外。

       十一月二十日,后金八旗兵分两路对北京城发起进攻,袁崇焕所率援军及满桂、侯世禄所率领的勤王军队分别与后金军队交战于城南广渠门、城北德胜门外。侯世 禄部很快就溃不成军,满桂部独自在德胜门外激战,不久被守城明军火炮自伤,满桂与所部百余残兵撤进城中。广渠门外,袁崇焕指挥辽东将士与敌军激战6个小 时,杀敌千余人,八旗兵统帅、六贝勒阿巴泰受伤,进攻被击退。第二天,皇太极被迫退至南海子。到十一月二十九日,袁崇焕又派炮兵进攻南海子,迫使皇太极继 续后撤。

      十二月一日,袁崇焕正准备派将追剿八旗退兵之时,崇祯皇帝突然召见他与祖大寿、满桂等人。一见面,崇祯皇帝就罗列了袁崇焕的 三大罪状,一是擅自杀害毛文龙,二是引敌兵围攻京师,三是内讧射伤大将满桂,并让满桂当场解甲验伤。袁崇焕一下没反应过来,无以为答。崇祯立即下令锦衣卫 剥去袁崇焕的军装,逮捕入狱,等候审判。在场的朝廷大臣震惊不已,只有礼部尚书成基命站出来劝谏,希望崇祯皇帝慎重考虑,兵临城下正是用人之际,但崇祯皇 帝一意孤行,态度坚决。随行的祖大寿一见,吓得发抖,不断叩头乞求皇上慎重从事。

      逮捕袁崇焕虽然事出突然,但绝不是崇祯皇帝的一时冲 动。早在后金攻陷长城两个关口时,兵部尚书王洽担心被追究责任,就恶人先告状,往袁崇焕身上泼脏水。他口口声声地说,早在后金兴兵西进之日,兵部就要求袁 崇焕发兵阻击,但始终没见行动,致使后金兵顺利西进,如入无人之境,直逼京师,并要求严重警告袁崇焕。当时,崇祯皇帝显然已对袁崇焕不信任。所以,当袁崇 焕到达广渠门外御敌时,崇祯皇帝只召见了前来救援的大同总兵满桂,而将袁崇焕冷落一旁,并下令不让袁崇焕所部将士入城休整。

      王洽推诿 责任的谎言,没有让自己逃过失职惩处,不久被下狱问罪,病死在狱中。但王洽的话使许多不明真相的朝廷官员、京城百姓一齐把愤怒发泄到袁崇焕身上,一时谣言 四起。官员们推断,袁崇焕多次与皇太极议和,皇上没有批准,因而暗中与皇太极约好,招引后金兵临京师城下,逼迫朝廷与后金签订和约。在他们眼中,袁崇焕千 里驰援,是在演“双簧戏”。这样一来,崇祯皇帝就更加疑神疑鬼了。

      大敌当前,前来“勤王”的袁崇焕昔日部将、大同总兵满桂乘机落井下 石。他先是让部下冒充袁崇焕的部队,抢劫京郊百姓及王公贵族,激起众怒;接着又向皇上告状自己与敌兵交战时,袁崇焕不但袖手旁观不施援助,反而让部下射箭 偷袭,致使自己中箭受伤。当日宁远大捷之后,满桂与赵率教等将领为了争功发生矛盾。袁崇焕生性率直,作为上司,据实向朝廷作了反映,既肯定满桂在宁远之战 中的功劳,也指出了满桂性情暴躁、与诸将不和、居功自傲等缺点。为避免前线将领矛盾加深,袁崇焕还提出调离满桂。满桂认为袁崇焕偏袒赵率教,从此怀恨在 心,趁这次入援京师之机,挟私愤栽赃报复。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