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欲速则不达(2)

  • 发布时间:2015-09-19 14:51 浏览:加载中


  •   果然不出袁崇焕所料,毛文龙直接向崇祯皇帝告状,说袁崇焕的做法无异于“拦喉切一刀”,想置他和东江镇部队于死地;并说袁崇焕的所作所为,与少数朝中大臣攻击东江镇部队虚报军饷,都是个人意气用事,只逞一时之私愤,弃国家危难于不顾,纯粹是同室操戈搞内耗。

      这一告,将辽东两位将帅的矛盾彻底公开化了。崇祯皇帝在安慰毛文龙“从长商榷”的时候,对袁崇焕的态度似乎没有过多考虑,对两人矛盾激化的后果更没有及时采取措施加以预防;袁崇焕也可能据此错误地领会,崇祯皇帝默许了自己的做法。

      袁崇焕写信给首辅钱龙锡商量,要杀毛文龙。钱龙锡回信劝他一切慎重。袁崇焕曾在北京的时候,就曾和钱龙锡提起过要杀毛文龙的事,当时袁对钱龙锡说,要恢复辽东,必须从整肃东江镇的军纪开始。

       除掉毛文龙的主意一拿定,袁崇焕就立即付诸行动。一方面,他奏请皇上催促户部将10万两军饷早日发给东江镇,缓解毛文龙的怨气,其实这是为了麻痹毛文 龙;另一方面报告皇上批准,以面授方略、商议东西夹击后金的军事计划为名,邀请毛文龙离开皮岛到三岔、旅顺之间的双岛见面。武夫出身的毛文龙终究是个大老 粗,至死也没有识破这是一个“圈套”,毫无准备地钻了进来。

      袁崇焕决心要解决这件事。崇祯二年五月二十二日,袁崇焕离开宁远,去和毛 文龙会谈,约定了在旅顺附近的一个小岛上相会,这小岛叫做双岛。从宁远经渤海到旅顺,和从皮岛经黄海到旅顺,旅顺是一个中间地点,也可说是中立地带,所以 海程大致相等。那时毛文龙对袁崇焕早已心存疑忌,如果邀他到宁远相会,他肯定不会来的。但是如果袁崇焕去皮岛,却又是身入险地。所以,只好找了一个中间的 地段。

      袁崇焕除座的船之外,还另带了38艘船,出发前,他先试放了西洋大炮,射程远的有五六里,近的有三四里。二十六日到双岛,登州 带了兵船四十八艘来会。二十七日到岛山停泊,旅顺的军官前来参见。袁崇焕带众将上山,到龙王庙去拜龙王,对众将训话:“本朝开国,中山王徐达、开平王常遇 春诸君起初在鄱阳湖、采石矶大战,后来一直打到漠北,水战固然胜,马步战也胜,才能驱逐胡元,统一中国。现在你们的水师只能以红船在水上自守,后金鞑子不 下海,难道能赶他们入海打水战么?所以水师必须也能陆战。”

      4天之后抵达距旅顺水路40里的双岛海面。三十日晚上,毛文龙带兵 3500人从皮岛赶来,在双岛上扎营。次日,毛文龙上“督师船”拜谒袁崇焕并送上见面礼,随后袁崇焕回访毛文龙的座船。六月三日,袁崇焕登上双岛,毛文龙 在临时的营帐内设宴接风,两人秘密交谈了一整天。期间,袁崇焕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请毛文龙告老还乡,原部队由他直接指挥,而毛文龙反唇相讥。上岛的第二天, 袁崇焕通过毛文龙的随从向其转达了改编部队、听从节制,在东江、金州设立行政管理机构等要求,毛文龙同意前两项,但拒绝在所镇守的范围内设行政管理机构。

       六月五日,袁崇焕在双岛召集毛部将士,按每名官员三至五两、士兵一钱的标准,向3500名官兵补发10万两饷银。毛文龙进入督师营帐内当面致谢。袁崇焕 吩咐让其部将一起进入营帐。问起毛文龙部将姓名,个个都姓毛,毛文龙在一旁解释说,这些都是他的子孙部将,百分之百的“毛家军”。袁崇焕发表了一番热情洋 溢的讲话,大大地赞赏了东江镇部队将士艰苦作战镇守要地的功劳,令毛文龙的部将们叩头感动不已。

      随后,袁崇焕话锋一转,当众宣布了毛 文龙的十二条罪状。第一,九年以来,兵马钱粮不受经略、巡抚核管;第二,虚报战功,欺骗朝廷;第三,刚愎自用,嚣张跋扈,不听上级号令;第四,私自侵吞国 家边疆海域钱粮;第五,擅自设立马市贸易,私通朝鲜及后金;第六,结党营私,把部将当成私人爪牙,亵渎朝廷赋予的权力;第七,打劫商旅,获赃无数,形同海 盗;第八,好色淫秽,奸淫女子,生活作风败坏;第九,动用私刑,拘禁难民,草菅人命;第十,明知故犯,违反边关将领不得交结皇宫内侍人员的禁令,图谋不 轨;第十一,邀功请赏,欺骗朝廷,掩盖败绩;第十二,立足皮岛八年多,没能收复辽东寸土。说完这十二条罪状,袁崇焕就命令部下捉住毛文龙,剥去官服,用绳 绑住。毛文龙毫无思想准备,虽然不甘心束手就缚,也无可奈何。随从的部将大惊失色,一下也不知所措,无人出来反抗。其实,袁崇焕早已让参将谢尚政(东莞茶 山人,后又指证袁崇焕擅杀毛文龙)部署妥当,即使毛的部将反抗也会立即被镇压。

      这十二条罪状中,有几条罪状平心而论是不成立的。毛文 龙说取登州、南京易如反掌,只不过一时的夸口,并非真的是要造反;他向外国买马,当是军中需要;擅自封官是得到朝廷授权的,部将喜欢姓毛,只是他们在拍主 帅的马屁,这些都没有什么大不了;不能恢复寸土,只能说他无能,但这并不能说他有罪,要打败后金兵,恢复失地,谈何容易?在岛上为魏忠贤塑像,更难以算是 他有罪。天启年间,魏忠贤权势熏天,各省督抚都为魏忠贤建生祠、塑像而向他跪拜。当时袁崇焕在宁远也建了魏忠贤的生祠。时势所然,人人难免。

      看到现场没出大乱子,袁崇焕对毛的部将说:“毛文龙罪大恶极,你们认为当斩不当斩?如果有人认为我冤枉了他,就请上来杀了我!”说完这话,袁崇焕真的摆出引颈就戮的架势来。

       隔了一会,众将知道是怎么回事后,纷纷叩头哀求刀下留人。袁崇焕还是厉声数落毛文龙的大逆不道,并强调实现“五年平辽”的目标,靠的就是军法严明,令行 禁止。像毛文龙这样无法无天的人如果不正法,如何能服军心。并说当日皇上赐给自己尚方宝剑正是为了严肃军纪。毛文龙一听,以为袁崇焕是奉了皇上之命前来处 斩自己,连忙承认自己罪该万死,但哀求从宽赦免。袁崇焕不为所动,手托尚方宝剑,朝着京城的方向行“请旨礼”,说:“为了严肃军纪国法,微臣今天诛杀毛文 龙。今后,如果再有将领像毛文龙这样不听号令无法无天,一律斩首。五年之内我不能平定辽东,到时也请求皇上像今日处斩毛文龙一样将我处斩!”说完此话,袁 崇焕就将尚方宝剑交给旗牌官(钦差大臣被授给写有令字的蓝旗和圆牌,是拥有先斩后奏便宜从事特权的标志。掌管这类“旗”与“牌”的官就被称为旗牌官),立 即将毛文龙在营帐前斩首。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