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雍正大改革以及康熙之死

  • 发布时间:2015-10-29 01:38 浏览:加载中
  •   当皇帝成为一项制度固定于封建社会的顶端时,他就注定了患有四高:高投入、高回报、高风险和高演绎。康熙死后,雍正即位,关于这方面的皇权交接演绎的 传说很多,一种说法是“谋父”,民间关于康熙被毒死的传闻很多,其中以曾静在《知新录》的说法最为典型:“圣祖皇帝在畅春园病重,皇上(指雍正)就进一碗 人参汤,不知如何,圣祖皇帝就崩了驾,皇上就登了位。”另一种说法是矫诏。如康熙六十一年(1722)朝鲜使臣回国报告康熙凶耗和雍正即位之事时说的, “或称秘不发丧,或称矫诏袭位。内间事秘,莫测端倪。而至于矫诏,则似是实状。”流传最广的说法是,康熙临死前的遗诏写的是“传位十四子”,也就是传位于 十四阿哥胤禵,但雍正偷偷把遗诏给改了,把“十”改成了“于”字,结果变成“传位于四子”。


     
      对于前一种说法,康熙是否被一碗人参汤毒 死,颇有争议。但康熙曾明确表示:“南方多庸医,每每用补剂,而伤人者不计其数,须要小心。曹寅原肯吃人参,今得此病,亦是人参中得来的。”五十七年 (1718)的时候,康熙又说:“南方人最喜欢服用人参,北方人用人参就不合适。朕以前从不轻易用药,恐与病不投,无益有损。”而且由于两次废太子,康熙 对这些阿哥们并不敢完全轻信,就是担心会发生意外的政变。在康熙五十六年(1717)的遗诏里,康熙也曾列举了历史上那些君主被谋害的事例,说即使英明之 主也难善终,这说明康熙平时的警惕心很高,被毒杀之说,恐难成立。

      对于后一种说法,清代关于皇子的称呼,前面必须有一个“皇”字,比 如皇长子、皇太子或者皇四子,如果简单的把“十”改成了“于”字话,整个句子就都不通顺了,本是“传位皇十四子”,改成了“传位皇于四子”,这显然语法不 通。其次,清代时的书写习惯一般不用“于”字,而用“於”字,而且当时朝廷诏书一般是用要满汉两种文字书写,汉文可以改,满文就没有办法了。

       实则,在康熙对诸子失望之余,无奈之下,康熙选择了雍正的儿子,即未来的乾隆皇帝弘历,作为重点培养对象。朝鲜景宗二年(清康熙六十一年,1722)的 《李朝实录》中记载了关于康熙驾崩时的一些情况,倒可以作为雍正继位的旁证。据他们记载,康熙临终曾有遗言说“第四子雍亲王胤禛最贤,我死后立为嗣皇。胤 禛第二子有英雄气象,必封为太子”,这就是前面说康熙因宠爱弘历而决定传位于雍正的这件事,这样一来,传位于雍正的圣意昭然若揭。

      之 所以雍正即位这么多的故事,一方面是由于康熙朝的储位之争过于激烈,怎能不让人倍加照顾,多方猜测?而雍正在即位后,又诛杀兄弟与功臣,康熙崩崩的时候, 年满20岁的皇子共有15人:即雍正的大哥允禔、二哥允礽、三哥允祉、五弟允祺、七弟允祐、八弟允禩、九弟允禟、十弟允礻我、十二弟允祹、十三弟允祥、十 四弟允禵、十五弟允禑、十六弟允禄和十七弟允礼。雍正继位后,对他们挨个审查,按照对皇位的危害程度加以不同的待遇,其中老大,老二、老三、老五、老七、 老八、老九,老十全部杀害,十二被降职,十四、十五被软禁,而且雍正的心腹年羹尧和隆科多也先后被杀。而且雍正还欲盖弥彰地抛出《大义觉迷录》,对民间腐 儒提出的“谋父”、“逼母”、“弑兄”、“屠弟”、“贪财”、“好杀”、“酗酒”、“淫色”、“好谀”、“任佞”等十项大罪,进行自辩,颁行天下。这些无 疑把自己的名声搞臭了。

      而更为重要的是,雍正即位后所推行的各项改革政策,把自己推向了峰顶浪尖,推向了天下官吏和文人的对立面。

       康熙前期文治武功非常显赫,但中期以后,储位之争弄得他焦头烂额。加之康熙宽于御下,到康熙后期官吏贪污、钱粮短缺、国库空虚的情况已相当严重,“户部 库银亏空数百万两”。有些道府州县“藩库钱粮亏空,近来或多至数十万”,大清朝外强中干。已经是吏制混乱、无官不贪,国库储银仅800万两的近乎破产的烂 摊子。

      到雍正即位时,已“百弊丛生”。对康熙晚年存在的社会问题,雍正有清醒地认识:“朕在藩邸四十余年,凡臣下之结党怀奸,夤缘请 托,欺罔蒙蔽,阳奉阴违,假公济私,面从背非,种种恶劣之习,于群情利弊事理得失,无不周知。”“若不惩创,将来无所底止。”因此,雍正一改康熙朝政尚宽 仁的政策,继以严猛,雍正在位短短13年,最主要的特点就是“改革”。要“雍正改元,政治一新”,以求“振数百年之颓风,以端治化之根本”,“唐宋元明积 染之习尽行洗濯,则天下永享太平”。

      1.整顿吏治,清查亏空。雍正元年(1723年)正月,他大刀阔斧、雷厉风行地连续颁布11道谕 旨,训谕各级文武官员:不许暗通贿赂,私受请托;不许库钱亏空,私纳苞苴(jū);不许虚名冒饷,侵渔贪婪;不许纳贿财货,戕人之罪;不许克扣运费,馈遗 纳贿;不许多方勒索,病官病民;不许恣意枉法,恃才多事等。严诫:如因循不改,必定重罪严惩。

      雍正整顿吏治首先从清查亏空开始。他指 出“藩库钱粮亏空近来多至数十万,盖因巡抚之赀用,皆取给干藩司。或以柔和交友,互相侵挪,或先钩藩司短长,继以威制勒索,分肥入己。”他即位伊始就发布 上谕,要求:“各督抚将所属钱粮严行稽查,凡有亏空,无论已经参出及未经参出者,三年之内务期如数补足。毋得苛派民间,毋得借端掩饰。如限满不完,定行从 重治罪。三年补完之后,若再有亏空者,决不宽贷。其亏空之项,除被上司勒索及因公挪移者,分别处分外,其实在侵欺人己者,确审具奏,即行正法。倘仍徇私容 隐,或经朕访闻得实,或被科道纠参,将督抚一并从重治罪。”。一个月后,他在中央设立了会考府,剥夺了户部奏销钱粮之权,将各部院“一应钱粮奏销事务”具 交会考府稽查。会考府成立不到三年,办理部院奏销钱粮550件,其中驳回改正的有96件,占17%,允祥等查出户部库银亏空250万两。清查中涉及贵族官 僚雍正也决不宽贷,康熙第十子敦郡王允被应赔银两,赔数万金,差额仍大,后查抄了他的家产。康熙十二子履郡王允掏为赔银两,不得不将家用器皿摆在大街上出 卖。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