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袭下的王朝隐患:雍正帝密诏建储制度

  • 发布时间:2015-10-29 01:32 浏览:加载中
  •   从历史上着,取得皇帝位号,无非有两种途径,一为崛起的政治力量,或以武力推翻原有的王朝,或以发动政变篡位而得之,由此改朝换代,以新的帝系取代旧 的帝系,通常来说,这样的皇帝本身不存在向谁继承和该谁继承的问题,枪杆子里出政权强者为王。另一种情况是,在本朝本帝系内确定嗣位皇帝亦即皇位继承制度 问题,衡量一种政治体制的成熟健全程度,一个重要指标是看最高权力能否顺利而且高质量地继承。


     
      皇位继承制是中国封建社会世袭君主制的 核心,是以血缘关系为纽带而维系君主专制的万世一统政治制度。按照儒家的政治理论,皇权既然是由天授予,当然是终生的、世袭的,皇统是不能随便改变的,即 所谓万世一系。为稳定皇室内部的继承秩序,又结合宗法制度确立了嫡长继承制,即有嫡立嫡,无嫡立长,皇位应由正后所生的长子为法定的第一继承人,如长子早 殇,有子即立其子,无子再由嫡次子顺序继承,只有在正后无子的情况下才考虑册立庶生之长子。皇帝无子,再依昭穆亲疏的顺序选立继位之人。

       自夏朝以后,中国历史上开始了“家天下”的局面,其重要内容之一,就是建立了王位世袭继承制度。但在商代中期以前,王位有的传子,有的传弟,其制度并不 健全。商代后期建立了嫡子继承制,并在王在位时就确立自己的继承人。至西周时得到完善,确定了“立嫡以长不以贤,立子以贵不以长”的继承标准成为以后约 3000年的正统定规。位继承是历代统治者最关心的问题之—。将皇帝权位有秩序地、顺利地传给自己选定的子孙,以“奉宗庙之重,统无穷之祚”,乃是各朝各 代最高统治者的共同心愿。长期以来,在皇帝生前即通过—定的礼仪程序,正式宣布册立太子。太子是身份已定的皇位合法继承人。册立太子是为了保证新旧皇帝交 接之际,能保持政局的稳定和本王朝统治的连续性。

      但历史往往并不按照任何人主观规定的轨道发展。制度下的变数往往充斥着整个历史,正 因为皇位意味着最高的权威,最大的荣誉富贵,它从来就是独占的、绝对排他的。在皇权专制制度下,皇帝的权力被宣称是最高的和无限的。通常的情况下,—切行 政、军事、立法、司法、财政、文教大权,无不由皇帝掌握运用;对—切文武官员和勋贵人等的任免、赏罚、生杀予夺大权,也无不取决于皇帝,“天下之事无大小 皆决于上”。因此所有礼教的宗法的全部规定都无法真正遏制住对此的觊觎之念,无法真正限制住各种夺位阴谋政变的相继发生。

      纵观中国历 史,自秦以来,在帝位的争夺上,时常发生兄弟相残,父子反目的事情,几乎每一姓王朝都出现了较大血腥事件。小的不说,只说大朝:秦朝,扶苏身为长子,又 “知书达理,性孝心善”,是继承皇位的当然人选,然而却因为劝谏秦始皇的暴政而被逐出咸阳,最后被胡亥矫旨逼死。西汉武帝,嫡长子刘据从小就被立为太子, 仁厚有余足为守成之主,却被“巫蛊之祸”,逼死于泉鸠里。后来武帝又舍其他年长之子不立,偏偏选择了九岁的幼子。隋朝和秦朝相仿,由文帝的小儿子杨广阴谋 获取哥哥太子之位,据说而后杀了父兄成为炀帝;唐朝则是秦王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杀了太子兄弟二人,又逼父亲李渊退位,这才当上了皇帝,到唐太宗时,第 一个太子李承乾是个纨绔子弟,此后,太宗又在李泰、李治、李恪三人中选择了最为平庸的李治。而到唐玄宗面临同样的问题,第一个太子李瑛被武惠妃陷害,以谋 反的罪名处死,已足以反映出宫廷内部皇位继承问题上的混乱和倾轧。此后玄宗立年长的李亨为太子,实际上两人关系较为疏远。宋朝,宋太祖在位期间没有明确继 承人,但按历代惯例次子赵德昭当为当然的继承人,最后是赵光义在一片“烛影斧声”的疑云之中夺取了帝位,赵德昭则在后来自杀而死。元朝,元太祖直到临终前 才确定了窝阔台为继承人,但经过一翻纷争,两年后窝阔台才得以正位。明朝,明太祖原来的太子朱标的政见与朱元璋有根本性的区别,朱标尚宽而太祖尚严,朱标 的英年早逝与他在太祖笼罩下的郁郁不得志有很大关系。此后,朱元璋又囿于常规立年浅且文弱的允文为继承人,以致有了后来的“靖难之役”,明世祖朱棣,是从 侄子建文帝手中夺得帝位的,稍后还有明英宗的夺门之变。

      这里面很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立长还是立贤。在上古时代,从尧到舜到禹实行的是 “禅让制”,在选举方式上是“百官”协商推荐的。不是父死子继,而是协商推荐,孔子把这种久远的政治制度称为“大道”。通过这种方式选拔出来的宗族领导各 有所长。尧才能全面,威望很高,统领整个系族达到“九族既睦,平章百姓。百姓昭明,协和万邦”的美好境界;虞舜则善于处事,孝顺长辈,政治合格;禹通过治 水一事,展现出卓越的政绩,并且还教民播种,把百谷粮食和鸟兽肉提供给百姓,又让百姓互通有无,调剂余缺。

      从帝王家族本身的繁衍和国 家的发展来看,立贤是最根本的推动力量。由于专制君权是一种不受制约的最高权力,它使得王朝的命运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于君主的个人素质,因此,“立贤”当然 是最好的选择,天下“有德者居之”。但“贤者”的标准很难认定,在实际操作上存在很多的困难,首先,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如“温良恭俭让”的好人李治却不是 一个好皇帝。再者,储君是由君主根据自己的判断决定的,这种主观判断有很大的不确定性,而这种不确定的选择标准,往往会造成王室内乱,自相残杀。

       相比较而言,固定的可认定的继承标准可能带来一个不合格的君主,但君权不能顺利继承则可能带来动乱乃至战争。两害相权取其轻,君主们把王室的团结、王朝 的稳定放在了第一位,正如中国最杰出的皇帝唐太宗李世民所做的总结:立储一事,最要紧的是要使臣民知晓,“太子之位不可经营而得”。至于那位“命里注定” 的君主是不是“婴幼病弱、低能白痴、昏聩糊涂、暴戾狂狷、神经变态”,会不会“荼毒天下,为祸至巨”,就顾不了那么多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