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雍正帝的故事:骂名背后的励精图治

  • 发布时间:2015-10-28 10:42 浏览:加载中
  •   雍正在以往的历史中,一直被我们所忽视。街谈巷议中,雍正更多的是与篡位阴谋、血滴子这些空穴来风联系在一起。即使是正史,也对雍正有所忽略,只提“康乾盛世”,却忽视了这个夹在中间的皇帝。


    雍正帝
     
       幸亏有一部《雍正王朝》,让这位精明强干的皇帝走入了普通人的视野。而历史中的雍正所起的作用更为重大,他对保持国家的繁荣,接续勤政的帝风、开启乾隆 的盛世等方面都有着巨大的贡献。可以说没有雍正,就没有后来的乾隆盛世。雍正皇帝作为一代政治家,他留给后人的历史遗产,还有两点值得特别提出:一是勤 政,二是务实。

      雍正理政,日日勤慎,戒备怠惰,坚持不懈。用他自己的话说:“惟日孜孜,勤求治理,以为敷政宁人之本。”。雍正亲手批 阅的奏章,仅以朱批奏折而言,雍正朝现存汉文奏折35000余件、满文奏折6600余件,共有41600余件,数十万言,这仅仅是一小部分,从一个侧面反 映了雍正的勤政。雍正的勤于理政还体现在他严格要求臣下上。雍正元年(1723),年羹尧奏一折,大学士已经议复,后蔡埏有同样内容的折子,大学士没有察 觉。又行上奏,雍正注意到了,批评他们“漫不经心”,甚至连官员奏折中的错别字也要纠正过来。福建巡抚刘世明没有及时对雍正的训令作出反映,于是新的训饬 令又下发了:“朕日理万几,刻无宁晷,费一片心血,亲笔训诲之旨,竞一字不复,想汝终日在醉梦中矣。”雍正就是这样孜孜不倦地热衷于他的政务。他说:“朕 于政事,从来不殚细密,非过为搜求也。”另外,他不许官员设立戏班,怕他们贪污腐化,败坏风俗,怕他们“以看戏为事,诸务俱以废弛”。

       雍正在位一共12年零8个月,实际约4247天,平均每天批阅奏折约十件。且多在夜间,亲笔朱批,不假手于他人,有的奏折上的批语竟有1000多字。如 此勤于政务,真为历代帝王所罕见。虽然雍正曾说:“自古帝王,未有如我圣祖皇考之勤政者。”康熙的勤政虽是事实,但雍正却比乃父更勤。因此,雍正也曾自负 地说:“即皇考之勤,亦无自朝至暮办事之理。”雍正的理政不怠,十三年如一日,历代封建帝王者,实难于出其右。所以清史学者孟森说:“自古勤政之君,未有 及世宗者。”以及“其英明勤奋,实为人所难及”。

      在雍正的政治思想中,反复阐述和一再强词的一个思想,就是注重“实行”即实践,反对 追求空名和言行不一。他认为,凡为政,总不过是“利除弊,必。以实心,行实政,实至而名亦归之”。他抨击官场对“名实”的歪曲,指出:现今当官的人,“钓 誉以为名,肥家以为实,而名日:名实兼收。”在吏治松弛,腐败日行的情况下,士大夫都以“名实兼收”相标榜,他们所说“名”者,“官爵也”;所谓“实” 者,“货财也”。又指出:“沽名邀誉,乃居官之大患。”实心任事,是雍正对内外百官的根本要求。他颁谕给各省封疆大臣说:朕望天下总督、巡抚大员,“屏弃 虚文,敦尚实政”。

      对大臣奏折中的浮夸成分,雍正是毫不客气地明确指出加以批评。雍正四年(1726)七月,巡视台湾的监察御史索琳 上折说:台湾地方官兵严加操练,精益求精,可保海疆万载升平。看了这一言过其实的奏报,雍正警告说:凡事最重要的是务实,不欺不隐才算良吏,“粉饰、迎 合、颂赞、套文陋习,万不可法”。山东州知府吴关杰皇上的谕旨奉为至宝,先是“悬挂堂中”,朝夕瞻仰,后来又找工匠把谕训一字一字地刻在府衙大堂的屏门 上。甚至还请皇上命令各省文武官员,一律在大小衙门的屏门上刊刻谕旨,雍正则回应以“此等迎合之举皆不必”,“此等多事朕皆不喜。”对于歌功颂德的套话空 文,雍正毫不客气“凡百只务实行,不在文字语言。颂圣具文,朕实厌览。”雍正多次告诫群臣:说一丈,不如行一尺。他所关注的,是文武大员是否实实在在地干 事,而决不在于奏报是否多,说得是否动听。

      另外,雍正帝生活俭朴,崇尚节约。曾下旨给御膳房:“谕膳房,凡粥饭及肴馔等食,食毕有余 者,切不可抛弃沟渠或与服役下人食之:人不可食者,则哺猫犬。再不可用,则晒干以饲禽鸟:断不可委弃。朕派人稽查,如仍不悛改,必治以罪。”专门为剩粥剩 饭的处理下一道圣旨,雍正恐怕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事隔几年,他又专门为了禁止浪费粮食的事,再次发出一道上谕:“朕从前不时教训,七天降生五谷,养育 众生,人生赖以活命,就是一粒亦不可轻弃。即如尔等太监煮饭时,将米少下,宁使少有不足,切不可多煮,以致余剩抛弃沟中,不知爱惜。朕屡屡传过,非止一 次。恐日久懈怠,尔总管等再行严传各处首领、太监,见有米粟饭粒,即当捡起:如此不但仰体朕瞄福之意,即尔等亦免暴殄天物:应不时查拿,如有轻弃米谷者, 无论首领、太监,重责四十大板,如尔等仍前纵容,经朕察出,将尔总管一体重责。”雍正的“御膳”常常是烧豆筋、炒豆芽等几个简单的素菜,外加一碗糙米饭。 掉一个饭粒都要捡起来吃掉,未动的菜则回锅热热下顿再吃。连李卫都感叹皇帝太清苦,雍正帝则淡淡一笑:“朕富有四海,贵为天子,何物不可求?何膳不可进? 由俭入奢易,由奢返俭难啊,”雍正帝从未去过承德避暑山庄,即位后也没到江南做巡幸活动。就算他不得不去拜谒祖陵时,都不同意在沿途安放过多的临时设施, 稍有花销,就认为是过奢之举。此外,他对群臣进献的稀世珍宝也大不以为然,反倒认为:“行一利民之政,胜于献稀世之珍也;荐一可用之才,胜于贡连城之宝 也。”雍正帝明确指出:“世人无不以奢为耻,以勤俭为美德,若诸臣以奢为尚,又何以训民俭乎?”

      综上所述,正是由于雍正在位13年内 所实行的一系列改革政策和各项吏治措施,既继承前人,又突破陈规,有所创新,有益于国计民生,并在某种程度上顺应了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变革生产关系的时代 要求。开创了国富民殷的新局面,促进了社会的发展与进步。从这个角度来看,雍正在“康乾盛世”中的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作用是不能低估的。尤其是他的创新 精神和革新的力度,胜过他的前辈。然而,也正是因为这些改革和创新,改革的量多,自然波及的范围就大;改革的深入,自然涉及的利益就广。几乎每一步措施, 都会触动某些集团的痛处;每一项制度,都会有悖于某一阶层的意愿。结果,他不仅得罪了汉人,而且得罪了满人;不仅得罪了达官显贵,而且得罪了文人墨客。雍 正作为皇帝,面对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或几个时,都是占有压倒性优势的。但面对士绅这个整体,他依然是个弱者。在狠狠得罪了掌握着政治经济、舆论宣传、文化教 育大权的士大夫阶层之后,雍正在后世的糟糕名声,也就不难理解了。于是乎,汉人骂,满人骂,官员骂,文人骂,“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于是雍正帝便顺理成 章地被安上了许多“莫须有”的罪名,文人墨客笔下极尽诬陷诽谤之手段,讽刺挖苦之能事。“众口铄金,积毁销骨”,雍正便被淹没在一片唾沫的海洋里,不能自 拔,背上了千古骂名。

      正像电视剧《雍正王朝》主题歌唱的那样,“身后骂名滚滚来”。雍正王朝在骂声中悄然而逝,然而骂出来的竟是一个乾隆盛世。毕竟,从500万两到7000万两的国库存银,实实在在的是在递增,并不是骂声所能诋毁的。清朝人也许不喜欢雍正,但清朝绝对需要雍正。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