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节 迟到的忏悔

  • 发布时间:2015-10-22 16:08 浏览:加载中
  •   雍正气息全无,双瞳渐渐散开。这时允禵赶到床前大叫:“四哥,等一步。”他忽然睁开眼睛,极清晰地说道:“十四弟,我对不住你。”说完,头一歪,再没有醒过来。

      弘历毕竟年轻,守在雍正床前一宿没睡,依然精神饱满。天亮之后,他见父亲睡得正香便悄悄退出房去,到了门外,见惠儿、菊儿在门旁的长凳上打盹,便把她俩叫醒,仔细叮嘱几句,才走出养心殿。

      军机处张廷玉、方苞和果亲王都已来到,见弘历走过来,三人一齐迎上前,张廷玉、方苞施礼,向安后道:

      “四爷,今天就由您总理朝政,有什么要交待奴才的。”

      弘历谦恭地道:

      “几位都是老军机了,办起差来比我有经验。我要说的话就是,但凡有差事,只管放心大胆地去办,实在争议难决的事,再来问我,我不能决的,还有皇阿玛呢。”

      允礼点头赞许道:

      “宝亲王说得有理,虽说由他总理朝政,也不能大事小事都来烦他。下面能办的差事尽量在下面办。”

      张廷玉、方苞二人听完弘历训谕。正要进房中办公。弘历却又叫道:

      “皇阿玛特别叮嘱,今天一定要派人去易县请怡亲王回京,一则皇阿玛想见见他;二则盛郡王的丧事也要请他来。回去你们军机处派人走一糟,就说是皇上的口谕。”

      “四爷放心,奴才记下了。”

      张廷玉、方苞答应着,转身进房。

      弘历想想再没有要交待的差事,便慢慢走进军机处旁边的松竹轩中。早有八个小苏拉太监站在两边侍候着。一见宝亲王进来,一个太监慌忙将泡好的浓茶放到书案上,另一个太监则赶紧将当天的折子放在弘历跟前。

       弘历呷了一口浓茶,眼睛看着那一摞奏折心里有一种惶然的感觉。虽然他曾不止一次代皇阿玛批阅过奏折,但像今天这样郑重其事地坐在松竹轩处理政务还是第一 次,也许这就是作为储君的最明显的标志。他理了理原本摆放得整整齐齐的折子,然后取过第一份,打开一看,却是田文镜报祥瑞的,说河南的谷子有一茎十五穗。 他顿时对皇阿玛的这位“模范总督”反感起来。随手把田文镜的折子放到一旁。又去看下面的折子,谁知一连十几份折子,不是呈报祥瑞,就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 事。他都一一放在一边。不消一个时辰,那摞厚厚的奏折有多半被放到一边。弘历只拣要紧的折子细看朱批了。其余折子刚命太监送给军机处处理。

      折子批完了,弘历再也无事可做。张廷玉方苞那边也没有派人过来问他事,看来他们对处理政事都得心应手。况且,国家经过雍正几年的整治,已是太平盛世。让朝廷头痛的事自然就少了。

      弘历正思谋该做些什么,忽然一个小太监进来禀道:

      “启奏宝亲王,刑部尚书达哈维进见。”

      “请他进来吧!”

      达哈维躬身进来,先给弘历跪地施礼,然后道:

      “王爷,沈近思的案子已经审结,总计贪污亏空粮钱六十余万钱。是这几年贪污数额最大的案子,奴才不敢自专,特来请宝亲王示下。”

      弘历早对沈近思的案子知道得一清二楚。当下便道:

      “如此贪虽的恶吏,不严惩何以儆后来?着将沈近思判斩立决,家产悉数充公,族属严责不究。”

      “奴才遵旨。”

      弘历说完,忽然想起陈刘氏的案子,忙问道:

      “陈远的案子可曾审结?”

       “奴才正要回禀王爷,”达哈维不待他细问便叙说道,“刘世明述职来京,奴才就把他传到刑都与陈刘氏当堂对质。还把刘世明带来的鸦片样品送药店鉴别。刘世 明说陈远贩卖的鸦片确系毒品,按律治罪,陈远罪有应得。药店鉴别的结果也是毒品。陈刘氏不服,一急之下,又控告刘世明之子对她施暴。刘世明为防她上告,保 全儿子,才用毒品取代了鸦片药品”反诬陈远贩卖毒品鸦片。

      弘历想不到这样一起简单的案子竟越来越复杂,有些不解,问道:

      “陈刘氏的状子,本王看过,怎么没说她被刘世明之子强暴过。”

      “女人对这种事,不逼到万不得已,谁肯张扬。王爷别急,好戏在后头。”

      弘历大为惊

      奇,便凝神聆听。

      达哈维道:

      “正当两人对质不清的时候,漳州知府李治国又派人送来陈远贩卖的鸦片样品,奴才当即送去鉴别,结果是药品而非毒品。奴才当即严责刘世明,刘世明无言以对,最后供认,为了保全儿子,昧了良心,诬陷陈远。”

      弘历颇觉意外,道:

      “李治国能不掩饰过失,秉公提供旁证,实在难得。只是陈远之死他难辞其咨,如不稍示薄惩,也与理不合。”

      达哈维道:

      “奴才也感到难办,特请四爷示下。”

      弘历略一思忖,便道:

       “刘世明身为督抚,前则失于管教不力,后则故意提供假证,诬陷陈远。着即革去巡抚之职,交部议处。其子交付地方,另行按律治罪。李治国疏于访查,制造冤 狱,理应查办。但皇阿玛刚刚颁布禁止吸食贩卖鸦片的禁令,如果将缉毒官员治罪,恐怕引起世人误会,有碍禁令的推行。而且李治国不掩己过,秉公提供旁证,公 忠之心,天日可鉴。着议将李治国革职留任。陈远平冤,予以厚葬,遗属厚恤。”

      达哈维不待弘历说完,便磕头道:

      “四爷料理,合理合法,奴才佩服得五体投地。”

      弘历却把眼一瞪,斥道:

      “阿谀之词,还不滚回去把差事办了。”

      达哈维马屁没拍响,吓得半爬着回去。他刚走出松竹轩,小太监又进来道:

      “禀宝亲王,直隶总督李大人求见。”

      弘历道:

      “请他进来。”

      李卫一进松竹轩,来不及给弘历施礼。便叫道: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