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光启的故事:《几何原本》

  • 发布时间:2015-10-25 17:43 浏览:加载中

  •  

      徐光启从小就生活在贫苦的环境里,但他热爱科学。他渴望在科学研究中作出贡献的意志始终不渝。可是,在封建社会,科学家的事业是根本得不到政府的重视和帮助的,所以他想能通过科举,实现自己的富国强兵的政治抱负,为自己的学习和科学研究创造条件。

      万历三十二年(1604),徐光启中了进士,并进翰林院,实现了他多年以来的愿望。

      翰林院是贮备人才、研究学问和进一步培养封建官僚的场所。是一个预备官名,没有什么具体任务,主要工作就是写一些政治论文。

       初进翰林院时,徐光启的心情非常轻松愉快,精神饱满,写出了许多有价值的政治论文,对国家的大事,如财政、国防、治河、边防等方面提出了许多真知灼见, 揭露了当时政治上的各种腐败情况,提出自己的改革主张,并希望皇帝采纳。尽管徐光启的论文曾受到翰林院一些人的赞赏,但从未被皇帝重视,他的改革意见也从 来没有实行过。这使徐光启逐渐变得心灰意冷了。

      所以后来徐光启就把主要精力集中在学习科学知识方面,专心致志在那里充分利用皇家图书 馆里丰富的藏书,研究天文、历法、算术、水利设施、土木营造、盐业、国防、屯田、农业等方面科学知识,以及当时各项实用的工艺技术,开始了他在科学研究上 的大步前进时期。在他的科学研究中,还开辟了一个崭新的领域,这就是翻译西洋科学书籍,最主要的就是和利玛窦合作,翻译《几何原本》。

       利玛窦于万历年二十八年(1600)在南京初次与徐光启会面以后,这年年底就起程进京,求见明神宗。进贡的礼物有:油画救世主像、圣母玛利亚像、《圣 经》、珍珠镶嵌十字架,还有大小自鸣钟各一架、一幅《万国全图》和八音琴等。明神宗见到这些精巧新奇的贡品,欣喜万分,爱不释手。他把油画和《万国全图》 张挂于宫中,建造一个亭子安放自鸣钟……

      由于爱屋及乌的缘故,明神宗在便殿亲自召见利玛窦等人,并赐宴慰劳。这样这些外国传教士就得 到中国皇帝的青睐,取得了在中国传教的合法地位。明政府在宣武门内赐给了利玛窦一所屋宅,允许他们长住北京。这正是他求之不得的。于是,他在房子里供奉了 耶稣,布置了十字架,作为礼拜堂。并且开始广泛地交结朝中官吏,进行宗教活动。

      这时期,徐光启每有闲,便经常到此光顾。他同利玛窦在一起谈古论今,天文、地理,无所不谈。

      明万历三十四年(1605),一个秋雨蒙蒙的晚上,徐光启要求利玛窦系统地介绍西方的科学知识。

       利玛窦说:“我自西而来,万里漂洋过海,沿途经过许多蛮荒的国度,好不容易到了中华泱泱大国。看到了物阜民丰的景象,真是个礼乐仁义之邦。我常常同中国 的官吏一起交谈,谈到天主耶稣,很多人都深信不疑和表示赞许,所以,我认为在中国,相信天主的人是很多的,翻译《圣经》,也是天主的神意,使我忙得不得闲 暇,你暂且等一等吧。”

      “您说的是。”徐光启站起身来,缓缓地说:“您的《天主义》我已看过了,对天主教已经有了一定的理解。我还曾听您讲过天文、历法、造营建筑等事,很感兴趣。您能不能详细地讲讲呢。”

      利玛窦讲科学知识,只不过是为了吸引人入教,但见徐光启一再要求,于是又说:“中国人最重视敬天法祖,我认为天文历法是件非常有益的事,在不久前,我已写信给罗马教廷,请他们派来几位兼做天文学家的修士,带着日晷仪、测量仪来北京,先把西方的天文表译成华文。”

      利玛窦早已窥知中国帝王历来看重历法,常常把历法与统治政权的“运教”联系起来,所以想通过先译天文历法书来打入宫廷内部。以此来扩大其政治影响,并可以为其宗教传播获取更大的行动自由。

      徐光启又进一步说:“我认为,无论是天文、历法,还是水利设施、营造建筑以及制造机械,不懂得数学是不行的。它就像工人干活使用的工具。不懂,别的都谈不到。”

       在徐光启的提议和坚持下,利玛窦说:“好吧,我们就谈数学吧。我到中国已经有几年了,知道在中国研究数学的人也不少,著作也很多。但我觉得中国人研究数 学不重视基础理论,常常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正确的结论,说不清是什么道理;错误的结论,也无法加以改正。而欧洲数学则重视基础理论,论证极为精确恰 当。”

      徐光启听完解释说:“数学这门学问,中国和欧洲是一样的,发明创造的成果是很多的。但近百年来,发展得慢了。那是因为人们专做 八股文以谋求官职,轻视实际,轻视一切能用来富国强兵的学以致用的实学、科学,数学受到了冷遇。像宋元的算经,有的竟然失传了!所以中国的数学落后了。西 洋数学能弥补这些,您就教我数学吧。”

      过了几天,徐光启又见到了利玛窦,利玛窦拿出一本书说:“这是古希腊数学家在公元前3世纪著的《原本》,就拿这本书做教材吧。”

      就这样,徐光启开始向利玛窦学习数学。

      学了一段时间后,徐光启敏锐地发现《原本》重视数学基本理论,重视严密的论证和逻辑推理,在训练人们的逻辑思维与先进科学向严密化方向发展方面有很大作用。这在中国数学中的确少见。

      于是,徐光启提出建议:“利先生所教的《原本》,立论言简意赅,推理精妙,的确能补中国数学之不足。如果能把它翻译过来。变成中文读本,岂不是一件有利于后代的大好事吗?”

      利玛窦听了,放下手中的书,笑着说:“徐先生的想法固然很好,但这件事谈何容易啊。瞿太素等先生曾试着动手翻译过,但都没有成功。”

      “为什么会半途而废呢?”徐光启问。

      “太难啊。中国同西洋语法,自然是相差悬殊,词汇又不同,口头说话,勉强还能使人理解大意,可一旦形成文字,那就很艰涩费解了。”利玛窦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脸上现出了无可奈何的神情。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