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光启的故事:访郭居静

  • 发布时间:2015-10-25 17:41 浏览:加载中
  •   上海有一家官僚地主姓赵,赵家的赵灼、赵焕两兄弟都做过高级官吏,有钱有势。一天赵焕慕名找到徐光启

      “子先兄,我对你的学识早有耳闻,今天特来请你到我家去教书,不知您意下如何?”

      徐光启,字子先,所以赵焕称他子先兄。

      “我现在正在村学里教书,恐难分身。对您的盛情,我深表感谢。”

      赵焕见徐光启推托,便着急地说:“我儿赵公益十分仰慕您,非常希望你到家中任教。”然后又讲了要以优厚的条件聘徐光启之类的话。直到徐光启答应考虑考虑,赵焕才离去。

      徐光启想,自己的前途就是要取得科名,到赵家教书比教村学轻闲些,能有更多的时间读书。于是就同意到赵家教书了。

      在赵家,徐光启阅览了很多图书,大大扩展了他的知识面,使他的学问与日俱增。

      万历二十四年(1596),赵风宇(即赵焕)任广西浔州府的知府,随带妻儿赴任,因徐光启已受到赵公益的敬佩,所以也被邀请一同前往广西,继续在赵家做教书先生。徐光启因母亲已经去世了,少了许多牵挂,同时也有意远游他乡,增长见闻,所以就答应了。

      徐光启跟赵风宇的家人坐船,溯长江西上,到江西湖口转而经鄱阳湖,逆赣江,抵赣州。在赣州登陆,翻过大庾岭,来到韶州(现广东省韶关市),这时已经快到年底了。

      从大雪纷飞的岭北到了岭南,只见枝头郁郁葱葱,气候显得温暖。因为徐光启对农业生产感兴趣,所以就抽空出门逛逛,想找几个本地的农民,了解这里种田的情况。

      在一个农民的家门前,有几个人坐在那里谈天,徐光启走过去打招呼。一位年长者指着旁边的一块大石头对徐光启说:“坐下来歇歇吧,听口音你好像是外地人。”

      徐光启坐在石头上,回答道:“我是从上海来的。你们这里都种些什么作物啊?”

      对徐光启提的问题,几个人都热心地回答。

      正谈论着,走过一个人来,那位年长者忙站起身来打招呼喊他“郭神父”。

      这位郭神父皮肤很白,鼻子很高,眼睛是蓝色的,虽然穿着中国读书人穿的长衫,但从他那满头金黄色的卷发可以看出他不是中国人。

      郭神父看见陌生的徐光启,立即热情地打招呼:“这位先生贵姓?从哪来呀?”他的汉语说得有些生硬,而且语调有点怪。

      徐光启站起来回答说:“我叫徐光启,刚从上海来到这里。”

       “我的汉名叫郭居静。”郭神父自我介绍说:“我从欧罗巴洲来。我们欧罗巴洲在中国的西方,比你们古代所知道的西域再向西。我是罗马教皇派到中国来传播天 主教的。我就住在那边的教堂里。”顺着郭神父手指的方向,徐光启看见不远处有一幢尖顶的房子,顶上树立着一个高高的十字架。

      郭神父说完冲着大家拱拱手就离去了。

      望着郭神父的背影,几位农民向徐光启介绍说:“郭神父很和善,除了和官府、富人常有往来外,也愿意和贫苦老百姓交朋友,如果你相信上帝、耶稣,就可以入教作教徒。”

      晚上,徐光启躺在床上回想起白天遇到的那位郭神父,彬彬有礼,语言不俗,又很热情,决定明天到教堂去看望地,拜访一下郭居静。

      第二天,吃过早饭,徐光启就往教堂走去,刚到教堂门口就碰到郭居静。

      “徐先生,到里面看看好吗?”郭居静热情相邀。

      徐光启拱拱手,就跟着郭居静走进教堂,走在前面的郭居静指着教堂正中挂着的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画像说:“这就是耶稣,他是上帝的独子,上帝派他来到世间创立了天主教。”然后又向徐光启简单介绍了天主教教义,说了一通耶稣救世的道理。

      徐光启边听郭居静的介绍,边环顾教堂里的一切,教堂里很清静,只有他们两人说话的声音,耶稣像前,有人正跪着祈祷。在教堂的四壁有几幅图画。

       郭居静把徐光启引进他的书房,让座沏茶。墙上一幅《万国全图》引起了徐光启的兴趣。郭居静指着图说:“世界很大啊。这里是你们中国这里是韶州,这里是你 们上海。你看,我们欧罗巴洲多远啊,海路几万里,海上狂风恶浪,旅途辗转周折,好几个月才能到达中国。从欧罗巴洲再向西,还有一个大洲叫美洲……”

      “欧罗巴洲是一个大国吗?”

       “不,不是。欧洲有许多国家,都是天主上帝的国家,都是教皇治下的人民,这些国家的人民都很文明,潜心学术,天地的奥妙,物质的变化,莫不刻苦钻研,才 智之士千百成群,传习科学三千年不衰。在这些学者之中,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创造发明不断出现。所以这些国家科学文明,有机器供人利用,国富兵强。各国能有 今日,和信奉天主教是分不开的。”

      徐光启听了连连点头,非常羡慕。心想,从来都听说中国文明冠于世界,谁知万里之外还有胜过中国的国家。

      想着想着,徐光启脱口而出:“可惜,我这次是要到广西去,只在这里逗留几天,不然,我可以向你学好多的学问。”

      “这不要紧。”郭居静说:“今日交了朋友,以后还有相见的机会,我们耶稣会的会长利玛窦神父学问渊博,这张《万国全国》就是他画的。可惜他眼下正在江西,如果他在这里,可比我强多了。”

      “我以后有机会一定见见利玛窦神父,请您转达我对他的致意。”

      “好,一定转达。”

      “那么,我就告辞了。”

      和郭居静的一番谈话,使徐光启耳目一新、眼界大开,对世界形势、科学的发展有了新的认识,对他的一生具有重大影响。

       可是,郭居静的话,有的属宗教迷信,也有的是信口胡吹的。实际上,欧洲根本没有传习科学三千年不衰的事。正是罗马的教会专制科学达一千年之久。一千年 中,欧洲科学停顿不前,而中国在世界上是领先的。中国人发明的指南针、造纸术、印刷术、火药就在这时传入欧洲,推动了欧洲科学和工业的发展。到徐光启生活 的这个时代,欧洲科学已经从停滞变为前进,走在中国的前头,但是差距并不太大。而徐光启对郭居静信口胡吹的那部分,也信以为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当 时交通闭塞,翻译出版的西洋书又很少,所以,徐光启也无法辨析真伪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