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吴佩孚:第一个登上《时代周刊》的中国人

  • 发布时间:2017-06-20 12:55 浏览:加载中
  •   第一次直奉大战中,48岁的吴佩孚完胜张作霖父子,成为一时无两的政坛明星。1924年9月8日,他登上美国《时代》周刊封面,为中国人开了个好头。照片上的吴佩孚目若朗星、头角峥嵘,文中形容为长着一嘴短短的红胡子,长脸高额,鼻相很好,是当时的中国最强者,认为他比其他任何人更有可能统一中国。外国人却不懂得,在中国能成大事的多是隐忍之辈,如刘邦、刘秀、刘备,而不是关羽岳飞这样的忠勇大将。

      1874年4月22日,吴佩孚生于山东省蓬莱县城的一个小商人家庭。父亲吴可成经营着父辈传下来的杂货店,据说妻子张氏有娠时,他梦见了戚继光到家,为了对应戚继光的号“佩玉”,给儿子取名“佩孚”,取字“子玉”。吴佩孚7岁入私塾,成绩突出。但14岁时父亲病故,家境越发艰难,吴佩孚遂去登州水师营当了学兵。他一边领饷银,一边拜名儒李丕森为师,相当于半工半读地考中了秀才,时年22岁。

      不久,吴佩孚开罪了登州的豪族,遭到官府缉拿,只好连夜逃往北京。穷困潦倒之下,吴佩孚只有依靠非凡的头脑了,苦读了一阵相书后,开始在街头摆摊算命,这也成了他一生中最大的嗜好之一。思前想后,吴佩孚再度入伍,加入了淮军聂士成部,开始只是一个传令兵,随后渐显才华,受到重用。

      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清政府为了防止俄国在东北一家独大,搞起“联日拒俄”的策略。在中日联合组成的谍报队里,吴佩孚胆大心细,很有办法。有时他人问计于他,他总是缓缓回答“慢慢地想想看”,一副能掐会算的样子,由此得了个“吴小鬼”的绰号。有一次,他被俄军逮捕,在押送去哈尔滨的途中冒死跳车,才得以逃脱。由于刺探到了俄海军等重要情报,他得了一枚“单光旭日勋章”,很受日军敬重。

      回归清军后,吴佩孚成了北洋第三镇曹锟部下的一名管带,带领人马清剿各地的土匪。1907年除夕,所有人都忙于过年,吴佩孚却率队出击,打得土匪措手不及。有回在吉林开军事会议,吴佩孚拿出了搞谍报时偷偷绘制的一份东北地图,那可是仅有的一份,由此令曹锟刮目相看。

      吴佩孚练兵,非常注1924年9月8日,登上美国《时代》周刊封面的吴佩孚重道德操守,指出:“应守者四:曰忠曰孝曰节曰义;应戒者六:曰酒曰色曰财曰气曰烟曰赌。”1919年五四运动时,吴佩孚多次通电反对在巴黎和约上签字,支持学生运动,颇受好评。等到年底冯国璋病死,曹锟做了直系的老大,便放权给吴佩孚,让他坐镇洛阳去东征西讨。

      在这几年,吴佩孚可谓志得意满。他模仿三国庞统,一边批阅文件,一边听取汇报做指示,样子是很潇洒,就是容易泄密。下午4点开始吃“会食”,把吃饭当作开会,开会时又可以吃饭,公事与聊天儿混在一起,兴起时,不免起来引吭高歌,吃个几小时很正常。有回德国公使来访,说起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德国男少女多的问题,吴佩孚马上指出,多余的德国女子可以移民来中国嘛,我们不少地方正好是女少男多。

      一天早上,吴大帅占了一卦:“有不速之客三人至。”可是到了中午,只有俩客人,副官为了凑趣,拉来一人充数。作战时,他也信这一套,早上6点整,必须看云彩从哪儿飘来,因为敌人也会从那里打来。后来,吴佩孚为伪满洲国占卜国运,卦辞曰:“枯杨生华,何可久也。老妇士夫,亦可丑也。”于是大发议论,说伪满洲国找日本人为靠山,就好像老妇嫁了个小伙子,好景不长啊。

      吴佩孚在洛阳,每年种四五十万棵树,连续三四年,颇具规模,而且归当地民众所有,这件事一直让当地人感恩戴德。

      1924年10月23日,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令直系一蹶不振,冯也因此成为吴佩孚一生中最痛恨的无耻小人。为此,他不惜与打了多年的奉系结成联盟,回师报冯玉祥反目之仇。誓师大会上,吴佩孚带着众将向关羽和岳飞两位武圣三跪九叩,还发表讲话:“今天的黄纸烧得这么旺,我们一定能旗开得胜。”对手胡景翼却向报界说:“吴佩孚只看易经和四书,不懂政治,还看不起人,诸位放心,吴之势力绝不会复。”

      吴佩孚有个傲上宽下的特点,与关羽颇为相似。比如有次交代事情,部下白坚武瞪眼反对:“那怎么行?”他就马上改口:“不过随便说说而已。”“贿选”丑闻传出,吴佩孚去保定劝止曹锟,说现在的总统不同以往,当不成婆婆,只是个儿媳妇角色。曹锟沉默良久,只说了句:“唉,我这就到六十啦!”

      张作霖与曹锟是儿女亲家,交情深厚,但与吴佩孚一直对不上眼。到了后期,吴渐渐有些功高盖主,被尊称为“大帅”,曹锟只能叫“老帅”。张作霖哪里肯跟吴佩孚一样被叫作“大帅”?于是公开封自己为“老帅”,张学良毕竟还嫩点儿,凑合着叫了“少帅”。

      北伐战争开始后,革命军叶挺等部在鄂南汀泗桥、贺胜桥连续击败吴佩孚的部队,很快攻占了武汉三镇。吴佩孚与川系、奉系军阀联合对抗,终究还是回天无力,甚至跑去杨森那里混了几年。1932年,张学良把吴佩孚接到北平定居,每月给他4000元生活费。他整天种花、养鸟、研究佛学,算是安度晚年。

      吴佩孚一生清廉,坚守三条信念:不敛财、不纳妾、失意后不进租界。这在北洋军阀中算是难能可贵。他15岁娶了正室王氏,始终没有子嗣,这也算是他的一种遗憾吧。五十大寿时,续弦张佩兰做主,将胞弟文孚的儿子吴道时承继为嗣。吴自己看得很开,晚年常对人说:“拿破仑字典里没有难字,我一生没有悔字。”

      1938年黄河花园口炸堤,吴佩孚听说淹死了好多日本兵,显得特别高兴;后来看报上讲,有140万老百姓无家可归,又放声大哭。有些与他熟的日本人,多次请他出来搞华北自治和临时政府,吴佩孚断然拒绝,毫不妥协,成了日伪的眼中钉、肉中刺。1939年12月4日,吴佩孚因牙疾复发,高烧不退,请日本牙医看病后猝死。虽无佐证,但人们普遍认为是日本人害的,国民政府也追赠他为陆军一级上将。

      在川时,有人曾请教“军阀”二字如何解释,吴佩孚说:“军不成阀,何以称尊,不尊何以治人、治家、治国、平天下?”言罢,口占一首绝句:

      豪气清澄照九天,春夏秋冬情怡然。

      敢云色相曾参透,却信军阀有无边。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