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谤誉满天下——“秀才将军”吴佩孚

  • 发布时间:2015-11-19 10:53 浏览:加载中
  • 吴佩孚
    吴佩孚(右)

    第1节 秀才遇到兵

      1940年1月24日,一场规模浩大的出殡仪式正在日伪统治下的北平街头进行。64名壮汉高抬着绣有佛 字的棺椁,由送殡人牵引,缓缓前行,上万北平市民自发跟随,冗长的出殡队伍前头刚刚到达天安门,队尾还在灯市口徘徊,整个出殡活动持续了整整一天。与此同 时,在陪都重庆,国民政府同样也召开了万人的追悼大会,追赠逝者为一级上将,国民政府行政院长孔祥熙、国民党元老吴稚晖等高官显贵都参加了追悼活动,蒋介 石也送去了亲笔书写的挽联,上书“落日睹孤城,百折不回完壮志;大风思猛士,万方多难惜斯人”的字样。连当时驻重庆的中共代表董必武也对记者发表谈话,称 被悼念之人与其他军阀有截然不同之处,无私蓄而有清廉之名……这位得到沦陷区民众和国共承认的人物就是直系军阀的代表,一生毁誉交织,有“秀才将军”之称 的吴佩孚。

      吴佩孚,字子玉,1874年4月22日出生于山东省蓬莱县。吴佩孚父亲名叫吴可成,是当地一个小商人,依靠祖上传下来的杂 货店维持全家的生活。吴佩孚6岁时,其父将他送到当地私塾学习,因为聪明好学,吴佩孚深得私塾先生的喜爱和器重。12岁时,吴佩孚已经读完四书五经,完成 了基本的旧式教育,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神童。然而厄运很快降临,1885年,吴佩孚的父亲吴可成因病去世,还是少年的吴佩孚只能和母亲相依为命,依靠祖传 的杂货店艰难生存。当时正值清朝末期,山东是帝国主义经济侵略的重灾区,再加上官府盘剥,兵匪横行,吴家的小生意开始入不敷出。这时驻扎蓬莱的清军水师营 正在招收16岁到20岁的青年为学兵,每月的军饷为二两四钱白银。为了减轻家庭的负担,吴佩孚就虚报年龄加入了水师营,成为一个年轻的学兵。吴母心疼儿 子,不愿意让他当兵。在母亲的苦劝下,吴佩孚在1891年离开军队,来到登州府拜著名学者李丕森为师,继续求学。就在吴佩孚学习期间,甲午战争爆发,北洋 水师全军覆没,山东被日军占领。眼见侵略者在自己家乡抢劫奸淫,无恶不作,吴佩孚深受刺激,这对他今后的人生经历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1896年,吴佩孚参加了山东登州府的科举考试,高中丙申科第三名,顺利得到了秀才的功名。可此时的清王朝已经是风雨飘摇,这时的秀才头衔也不像旧时那样 光彩。在此期间,吴家又有悲剧发生,吴佩孚的新婚妻子王氏染病去世,这让伉俪情深的吴佩孚深受打击,之后的13年里他始终没有续娶。当时山东是列强销售鸦 片的主要地区,烟台、青岛、济南、登州遍地都是贩卖鸦片的烟馆,很多人因此而家破人亡。刚刚遭遇丧妻之痛的吴佩孚无处排解情绪,也染上了吸毒的恶习。不 久,吴佩孚发现花销越来越多,这才清醒过来,跑到烟馆吵闹。冲突之下,吴佩孚带着朋友砸了烟馆,这可给他惹来了大祸,烟馆老板告上衙门,准备抓捕吴佩孚。 吴佩孚在朋友的掩护下逃往北京,官府以“行为不检,有辱斯文”为名革除了他的功名,吴佩孚靠科举飞黄腾达的理想彻底破灭了。

      在北京城 里,吴佩孚举目无亲,仅有的一点儿盘缠很快花完了。为了谋生,他卖过字,也给别人算过命,饥一顿饱一顿,日子困苦。1898年,驻扎在天津的淮军聂士成部 奉命招兵,扩充队伍。曾经在家乡当过水师营学兵的吴佩孚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他找到在北京做生意的堂兄吴亮孚借了一笔钱,然后转道天津,加入了隶属于武卫军 的聂士诚部,当了一名普通的大头兵。尽管幼年时接受过简单的军事训练,但吴佩孚骨子里仍然是一个文人,他的军事动作远不如同僚标准,经常遭到主官的责罚。 再加上当时军队中的士兵清一色为文盲,秀才出身的吴佩孚在其中不但找不到认同感,反而被众人视为异类,很受排挤。不过知识改变命运在那个年代还是有道理 的,一个偶然的机会,吴佩孚发现上司郭绪栋在公文中错用了一个典故,就随手加以改正。郭绪栋知道后,就和吴佩孚交谈起来,得知吴是秀才出身后,郭绪栋大为 惊奇,开始和吴佩孚有了交往。一来二去,两人成了好友,还结为把兄弟。在郭绪栋的大力推荐下,吴佩孚很快就从普通士兵转任文书。军队中的文书相对清闲的, 平时抄抄公文,帮着士兵写写家书就行了,薪水还算不错。可胸有抱负的吴佩孚志不在此,他开始努力学习,准备报考军校。1901年2月,吴佩孚凭借优异的成 绩考入开平武备学堂步兵班,开始了军校生涯。当年9月,袁世凯出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开平武备学堂也成了袁世凯培养军官种子的地方。不久,袁世凯将开平 武备学堂迁到保定,成立了北洋武备学堂,吴佩孚也跟随前往保定,学习了一年多的测绘科。毕业后,吴佩孚授衔中尉,被派到北洋督练公所参谋处任职。

    第2节 谍海风云

      1904年,为了争夺在中国东北的殖民利益和特权,日本和俄国这两个新老帝国主义爆发了日俄战争。当时俄 国人在中国东北的兵力、装备和防御工事都强于日本,后者只能通过准确的情报进行一场搏命的战争。为了获取俄军的准确情报和东北地区的地理图册,日本人找到 了亲日的袁世凯,请后者提供一批熟悉东北环境,精通测绘的人员辅助日军。袁世凯就从北洋武备学堂和公所参谋处挑选出20个年富力强的参谋交给日本人,吴佩 孚就是其中一员。日本人将吴佩孚等中方人员和30名日本间谍混编,然后全部派入俄军控制下的大连、旅顺进行间谍活动,刺探俄国远东舰队的情报。这时,吴佩 孚精明强干的特点就表现出来了。他几次潜入港口附近,准确地探听到了俄军的虚实,以至于日本间谍也称赞他是天生的特工人才。

      不过夜路 走多了还是会出事。在吴佩孚最后一次潜入奉天附近的新民府时,被同伙出卖,俄国士兵将他抓了个正着。俄国人对吴佩孚拳脚相加,逼他交代从事间谍活动的事 实。吴佩孚咬紧牙关,拒不承认,坚称自己只是个小贩。俄国士兵见撬不开他的嘴,就以间谍罪判处吴佩孚死刑,押送哈尔滨枪决示众。就在押送的路上,吴佩孚趁 着看守的俄国士兵酒醉疏忽,从奔驰的火车上一跃而下,躲在路边的草丛中逃出生天。随后,他返回间谍的联络点,向日本人汇报了自己的遭遇,主持对俄情报工作 的日本使馆武官青木宣纯(老牌的日本间谍,号称中国通)对其大加称赞,授予吴佩孚六等单光旭日勋章一枚,并将他推荐给了北洋陆军第三镇统制,也就是吴佩孚 此后追随数十年的“恩主”曹锟。在此期间,吴佩孚回了一趟山东老家,在母亲的劝说下,他和同乡的李氏成婚,这时的吴佩孚已经31岁,刚刚过了而立之年。

    第3节 北洋新星

      来到曹锟手下以后,吴佩孚自觉找到了用武之地。首先,他的顶头上司曹锟是布贩出身,一身江湖习气,却特别 看重颇具文人气质、胆识过人的吴佩孚,将其作为心腹来培养;其次,北洋陆军第三镇也不是一般的军队,它是袁世凯在北洋大臣任上精心创立的六镇军队(镇相当 于师)之一,虽然排名第三,战斗力却号称“北军之雄”。在后来的“二次革命”中,北洋系统的军官就曾叫嚣国民党的军队能打垮第三镇,北京都可以让给孙中 山,可见该部在北洋军队中的地位。能在这样一支凶悍的部队中供职,冷硬骄傲的吴佩孚自然满意,觉得找到了一个施展其本领的舞台。后来的事实也确实如,吴佩 孚刚一进入第三镇就被任命为炮兵第三标第一营管带(营长),军衔晋升为上尉,他的军旅生涯有了一个不错的开始。

      1911年10月,武 昌起义爆发,袁世凯急调第三镇入关,负责天津、北京、保定一带的防御任务。当年11月,北洋第三镇中的部分军官准备哗变,他们打算先杀死曹锟,然后夺取部 队。吴佩孚发现了端倪,密报给了曹锟,吓得半死的曹锟赶紧进行内部清洗,这才没丢掉脑袋和顶戴。事情过后,曹锟对吴佩孚非常感激,认为后者对自己有救命之 恩,公开表示有他曹老三(曹锟在家中行三)在第三镇一日,吴佩孚就会被大大地提拔。1912年1月,北洋第二十镇新军军官施从云、王金铭等人领导发动了滦 州起义,以响应武昌的革命军。当时袁世凯正利用清政府和南方的革命党讨价还价,自然不希望前者过早倒台,就派出曹锟的第三镇进攻滦州,最终扼杀了这次起 义。

      1912年2月12日,渔翁得利的袁世凯逼宫成功,清朝隆裕太后接受优待条件,宣统皇帝正式退位。第二天,孙中山先生辞去临时大 总统职务,请袁世凯南下南京接任职务。袁世凯知道南方是革命党的势力范围,坚决不肯南下,孙中山就派出以蔡元培为首的特使督促袁世凯南下。这下袁世凯急 了,他指使曹锟、吴佩孚发动所谓的兵变,恐吓特使。曹、吴二人相当卖力,他们派出数千名大兵在特使下榻的东安门一带大肆抢劫商铺,枪声响彻云霄,受惊的几 位特使仓皇地从窗户跳出,在墙根底下蹲了半宿。兵变的政治效应立竿见影,袁世凯有了不走的借口——北方不稳啊。受了惊吓的南方使团也领教了北洋军的厉害, 只好作罢。3月6日,南京临时参议院做出决定,允许袁世凯在北京就职。目的达到,袁世凯重赏麾下的诸位“演员”,曹锟被晋升为陆军中将,吴佩孚也被提升为 炮兵三团团长,进入了北洋军中层军官的行列,这一年吴佩孚已经38岁。

    第4节 扶摇直上

      1913年3月,国民党总理宋教仁在上海遇刺,种种迹象表明袁世凯有重大嫌疑,孙中山发动了反袁的“二次 革命”。吴佩孚跟随曹锟前往江西进行镇压,曹锟因功升为长江上游警备司令,吴佩孚则出任师部副官长。两年之后,袁世凯密谋称帝,曹锟这样的北洋嫡系自然是 全力劝进。1915年2月,袁世凯正式称帝,曹锟被授予爵位,吴佩孚也被提升为第六旅少将旅长。不久,蔡锷将军在云南发动了护国战争。曹锟、吴佩孚又率军 赶赴四川,围堵护国军。在一次战斗中,曹锟一时大意,被护国军诱入峡谷之中重重包围,幸亏吴佩孚率领几十名骑兵冒死营救,曹锟这才得以逃出生天。此后,曹 锟对吴佩孚更为器重,将吴佩孚的战功禀报袁世凯,已经焦头烂额的袁立刻晋升吴佩孚为陆军中将。然而历史的潮流终非人力所能阻挡,兵力、武器均不占优势的护 国军屡战屡胜,吴佩孚劝说曹锟保存实力,以待时机,在四川前线与护国军形成对峙态势。

      1916年6月6日,袁世凯在全国一片声讨声中 病死,北洋军由此分裂形成直系、皖系、奉系三大派别,这样的乱世也给了吴佩孚这样的枭雄莫大的机会。当年7月,曹锟率部返回保定,在吴佩孚的协助下,其基 准武力第三师迅速扩编为9个混成旅6万余人,为直系军阀日后问鼎中央打下了基础。1917年初,总统黎元洪和皖系总理段祺瑞发生府院之争,徐州地方军阀张 勋趁机进军北京,拥戴退位的宣统皇帝溥仪复辟。段祺瑞随即组织“讨逆军”进攻张勋,曹锟被任命为西路讨逆军总司令,吴佩孚所部一马当先,一路攻占涿州、良 乡,率先从彰仪门攻入天坛,将张勋派驻在天坛的3000名辫子军一举击溃,张勋本人逃到荷兰使馆避难。曹锟因为讨逆有功,被段祺瑞任命为直隶督军,吴佩孚 也水涨船高,出任了第三师师长,成了直系武力中的头号战将。

      赶走了张勋,直系头号人物冯国璋出任代理大总统,段祺瑞重任总理。由于这 对军阀组合拒绝恢复《中华民国临时约法》,孙中山领导的国民党在西南实力派的支持下发动了护法战争。这次吴佩孚独领大军,率领第三师前往湖南与护法军作 战。凭借良好的训练和优良的装备,吴佩孚所部连下岳州、长沙等地,占领了大半个湖南,吴佩孚也被直系政客称为“常胜将军”。可就在此时,段祺瑞打起了小算 盘,将湖南这块地盘赏给了心腹张敬尧,而吴佩孚只得到了一块二等大绶宝光嘉禾勋章。吴佩孚这才明白,原来是自己打仗,皖系发财,这如何忍得下去?当年6 月,在攻占湖南战略要地衡阳之后,吴佩孚发表和平通电,这为他赢得了举国上下的赞扬之声。

      1919年,五四爱国运动爆发,吴佩孚做出 了军阀中少有的举动——他公开发表通电,声援学生的举动,反对政府在《巴黎和约》上签字。不管这一举动是基于义愤,民族感情使然,还是为了拆皖系台,出于 政治斗争的考虑(皖系一向亲日,段祺瑞政府更是主张签署和约),这一举动在当时确实得到了国人的认可,吴佩孚也成了报纸争相报道的风云人物,得到了“爱国 将军”的称号。当年年底,冯国璋病死,曹锟接班成为直系的一号人物,而吴佩孚成为直系武装的实际领导人,这一文一武成为直系的掌舵人!1920年,规模空 前的直皖战争爆发,直奉军阀联合倒段。刚从湖南急行军赶到河北的吴佩孚出任前敌总司令,率领直系主力在涿州、固安一带与皖系边防军展开激战,他采用侧翼包 抄的战术,一举击溃皖系曲同丰、段芝贵的部队,皖系军阀经此打击一蹶不振,段祺瑞也通电引咎辞职,直系军阀成为中国头号军阀集团。战后,曹锟被徐世昌政府 任命为直、鲁、豫三省巡阅使,吴佩孚为副使,并受封上将军衔,成为中国军阀中的新贵。

    第5节 盛极而衰

      直皖战争刚刚结束,曾经好得穿一条裤子的直奉军阀之间又出现了矛盾。奉系老大张作霖觉得直系占了大便宜, 山东、河北、北平、河南等地盘都归了曹、吴,吴佩孚觉得张作霖这个马匪贪得无厌,吞下热河、绥远、察哈尔不算,还扶植亲日的梁士诒组成内阁,压缩直系在中 央的话语权,双方都磨刀霍霍,准备从枪杆子里夺政权。1922年4月22日,第一次直奉战争打响。随着张作霖一声令下,奉系12万大军分为东西两路,携带 着上百门火炮,气势汹汹地直扑关内。反观直系这边,总共只有不到10万军队,武器装备也不如奉军,不少外国武官都认定此战奉军必胜。可用兵老辣的吴佩孚知 道奉军没有受过正规训练,打顺风仗还行,一旦形势不利必然全线崩溃。于是,吴佩孚采用诱敌深入的战术,以部分兵力在固安、永清、长辛店一线节节抵抗奉军, 拉长后者的补给线,然后以精锐部队奔袭数百里,一举捣毁了奉军后方的补给站。这下前线的奉军炸了锅,扔下武器就开始后撤,12万大军最后逃回关外的还不到 1/5,大批的武器装备也都便宜了直军。要不是奉军“五虎将”之一的郭松龄死守山海关,再加上英、美、日等国不愿看到中国有统一的趋势,纷纷进行干涉,奉 系的历史也许就终结在了吴佩孚的手中。

      第一次直奉战争的胜利让吴佩孚名声大噪,他的直属部队扩充到了五个师十余万人,下辖的地盘也包 括了河北、陕西、山东、河南、湖北等数省之地。当时吴佩孚的指挥部设在河南洛阳,各地的军阀纷纷在洛阳建立办事区,以便与其“沟通”事务,以至于时人称洛 阳为“西宫”。1924年4月,吴佩孚五十大寿之时,各地军阀、政客、文化名人、外国使节数百人纷纷前往洛阳为其祝寿,康有为还亲笔写下了一副对联作为寿 礼,联曰:“牧野鹰扬,百岁功名才一半;洛阳虎视,八方风雨会中州”。而作为直系背后的大靠山,美国人也相当看好“吴大帅”(此时曹锟在直系内部已经“晋 级”为“老帅”,吴佩孚也就被称为“大帅”或“玉帅”),不但让吴佩孚上了《时代周刊》的封面,美国记者还预测吴佩孚是最有可能一统中国的人物。

       可后来的事实证明美国人太不了解中国的国情了,他们一定不懂什么叫盛极而衰。第一次直奉战争结束后,直系内部日渐骄横,一直想当上大总统的曹锟用贿选和 武力威胁的方式“圆梦”成功,成了民国历史上的第六位大总统,这下就把皖系、奉系逼到了一起,后者很快联合南方的护法军政府组成了反直同盟。1924年9 月,奉军再度南下,直奉双方50多万大军在山海关展开激战。就在吴佩孚在前线督战之时,直系将领冯玉祥率领部下三万多人突然杀回北京,先将大总统曹锟囚 禁,接着发表了倒直宣言。这下吴佩孚可傻了眼,北有穷追不舍的奉军,南有据城而守的冯玉祥部,再加上趁火打劫的山西军阀阎锡山出兵石家庄和皖系将领郑士琦 截断津浦铁路,吴佩孚四面受敌,最终全军覆灭。幸好老对头段祺瑞还念香火之情,在塘沽为吴佩孚安排了一条军舰,吴佩孚这才率领残部逃至河南,其实力再也没 有恢复到全盛时期的规模。

    第6节 终不投敌

      1926年4月9日,曹锟被冯玉祥的部下鹿钟麟释放,他赶到河南投奔吴佩孚。两个几十年的老朋友见面,彼 此无言以对。不久,曹锟前往天津老家寓居,1938年5月17日因病去世。退出北方之后,吴佩孚仍不死心,他利用张作霖和冯玉祥之间的矛盾,又与奉系联手 对付冯玉祥的国民军,后者被迫退往西北,冯玉祥也宣布下野。这样一来,直系的光景似乎又好转起来,可惜这一切只是镜花水月罢了。1926年7月,广东革命 政府在广州誓师北伐,首选的进攻对象就是盘踞在湖北、湖南、河南一带的吴佩孚所部。此时的直系已经是日薄西山,吴佩孚勉强组织了10万大军对抗北伐军。可 他那支只为军饷作战的部队根本不是有着坚定理想和信念,敢于为国牺牲的北伐铁军的对手,一败汀泗桥、二败贺胜桥,最后连武昌城都被北伐军攻占,吴佩孚逃往 河南信阳。不久,山穷水尽的吴佩孚宣布下野,在四川军阀杨森的庇护下过起了寓公的生活。

      1932年1月31日,吴佩孚从四川来到北平 定居。当时东北军少帅张学良正执掌北平军政大权,他对吴佩孚较为尊重,不但将东四什锦花园胡同的大宅院送给后者,还每月拨出数千大洋作为吴佩孚的生活费。 这时的吴佩孚已经年近花甲,平时以种花、养鸟、著作、研究佛学度日,再无昔日的傲气与戾气。可树欲静而风不止,野心勃勃的日本人正在华北物色代理人,在他 们看来,曾经叱咤一时的吴佩孚就是扶植的最佳人选。很快,日本人找上吴府,表示愿意无偿提供步枪十万支、机枪两千挺、火炮五百门,再加上数百万的资金,帮 助吴佩孚东山再起。一向以关羽岳飞为偶像的吴佩孚在兵败之时不肯进入租界,哪里会为了日本人的“画饼”而出卖祖宗,予以断然拒绝。“卢沟桥事变”后,日 军占领了华北大片土地,急需一个有威望的人物出任伪政权的头目,在日本人看来,吴佩孚远比殷汝耕、齐燮元等人更有号召力。一时间,日本驻特务头子土肥原贤 二、华北派遣军参谋长板垣征四郎连带着大批汉奸说客先后登门,可吴佩孚咬紧牙关,就是不肯答应,终保大节无亏。

      1939年12月,吴 佩孚因吃羊肉饺子引发牙痛、发烧,经过日本人强行介绍的牙医诊治后猝死于家中,时年65岁。根据吴家人后来的回忆,吴佩孚很可能是被日本医生故意害死。回 顾吴佩孚的一生,有过穷兵黩武和镇压劳工的污点,这也是那个时代军阀们共同的黑色印记;也有过不出洋、不入租界、不卖国求荣的坚持,其是非功过只能由历史 来评判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