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什锦花园

  • 发布时间:2015-10-21 21:07 浏览:加载中
  •   1

      很快,抗日战争爆发了,日寇占领了华北,北平成为沦陷区。

      吴佩孚落在了日本人手里,但也因此,使冷落了许久的什锦花园突然热闹起来了。

      但这却是——不祥的热闹。

      土肥原贤二造访。

       土肥原贤二可是中国近代史上很重要的一名外国人物,日本士官学校步兵科16期的优秀生,1912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大学,翌年即被派往中国工作,在关东军 十余年。皇姑屯事件炸毙张作霖,他是参与机密的重要人物。九一八事变发生,他已是东北特务机关长,曾一度出长沈阳市,挟持满清废帝溥仪出关,成立伪满州 国,制造热河事端,叫嚷“华北特殊化”,闹出丰台事件,成立“冀东自治政府”,旋尔又策动香河流氓暴动,成立“冀察政务委员会”,泡制“何梅协定”、“塘 沽协定”等等,都是土肥原的杰作。他一生将战争与祸乱的阴影笼罩在大半个中国的上空,中国那些暂时还不想当汉奸的有头有脸的人物,真有点“谈虎色变”的味 道!

      吴佩孚有幸被他相中了,接二连三造访。

      当时,土肥原已经荣升为日本大本营特务部长,他请吴大帅出山,与日本人合作。

      日本人为什么这么急切?

      全国抗战的大幕拉开之后,中国人民同仇敌忾,日军就陷人全民抗战的泥淖。同时,中国的抗战也得到了整个国际社会的声援和支持。日本人便急于“以华制华”,打出所谓“大东亚共存共荣”的旗号来,培植一个汉奸的政权,跟蒋介石分庭抗礼。

      可供选择的人本来有三个:靳云鹏、唐绍仪和吴佩孚。靳氏亦军亦政,三登揆席;唐氏也做过北洋总理,都是政客中的元老。吴佩孚当然也有巨大影响,但是其表现却不让日本人满意,所以只能屈居第三位。

      无奈,靳云鹏确实年老昏聩;唐绍仪又在一个风高月黑夜被军统特务的利斧砍死在胭脂席上。无可奈何只好将吴佩孚列为“第一号人物”,土肥原的机构也变成了“吴佩孚工作机关”,妄图建立一个以吴佩孚为中心的汉奸政权。

      所以,一向蛮横之至的土肥原,在吴佩孚面前执礼甚恭,他不惜哀求地说:

      “请玉帅出来,救救我们日本。”

      这称呼大有文章!他称“玉帅”而不喊大帅,完全是巴结讨好的伎俩。因为吴佩孚字子玉,他的部属中亲密者习惯上都以“玉帅”相称。土肥原也这么喊,一方面是表示亲热,一方面则是以吴佩孚的部下自居,他深知吴佩孚的虚荣心会因此得到满足,此行的使命就容易完成。

      当时,吴佩孚便哈哈大笑,然后回答:“我连自己都救不了,怎么能救你们日本人?何况,任何一个民族都有民脉,会自救的,根本就用不着外国人越俎代庖!”

      土肥原一时语塞,吴佩孚又不胜感慨地加了一句:“依敝见,现在不是谁救谁的问题,而是怎么个救法呀!”

      土肥原佛然不悦,立即起身告辞。

      再次造访,土肥原就开门见山,直接了当地提出要求了:

      “请玉帅出来,调停中日和平。”

      “好哇!”吴佩孚竟一口答应,但是接着又说,“请贵国天皇和我国蒋委员长,双方打电报来要我出任调停,我一定照办。”

      土肥原怎能指挥两国元首?他只能怏怏而去。

      然而,他很有点锲而不舍的武士道精神,再接再厉,三谒吴大帅,作最后的努力。土肥原说:“请玉帅出山,是担任你原来的职务,然后和日方共同维持中日民族问题。”

      “现在还谈什么出山不出山啊!”吴佩孚摇头苦笑,对着土肥原不无揶揄地说,“如果一定要我出山,那请你们先退出中国,连东北也退出,行吗?”

      土肥原又气又恼,可是无语可对。他只能拂袖而去。

      接着,谣言四起,不久,又有流言,说日本人要谋害吴大帅。消息传出,中外震动。若干外国使领馆自愿担任保护之责,均被吴大帅婉辞了:

      “谢谢!盛意殊不敢承。”

      吴佩孚十分自信:谅他尚不敢奈何我。

      土肥原三次碰壁之后,回到天津,唆使平津浪人发表通电,拥护吴大帅出任绥靖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一面利用吴大帅的名义,召集旧部,扬言即将组织三十万大军。

      其实,日本人许愿吴佩孚的,还不只一个绥靖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头衔,还可以给地盘:只要吴大帅答应出来担任伪职,那么。

       “日军愿意先行撤出北平,使北平能在玉帅的控制之下。”日本人不惜放弃北平来作为交换条件,这对一名久失权柄的老军阀来说,决不是没有诱惑力的。可是, 为此让他尽失晚节,赚个千古骂名,他又决不敢为。他读古圣贤之书,太关心“身后之名”了,所以跟土肥原就越来越剑拔弩张了。

      2

      土肥原是在天皇面前是拍了胸脯的,万万没想到在吴佩孚这里竟连连碰壁。他决心采取强硬手段,逼迫吴佩孚“上贼船”。

      他通知吴佩孚“鉴于外界对你有种种流言说你对日的态度忽而亲善,忽而敌视。因此你必须召开一次记者招待会予以澄清,公开说明你对中日和议所持的态度!”

       这是个很棘手的表态呀!别忘了你吴佩孚是在日军统治的沦陷区里,如今日本人请你出来主持和议,你干不干?干,就是当着中外记者公开声明你已作了汉奸,众 目睽睽,大家都是人证;不干,那你便是敌视日军的公开敌人,无异于对日军宣战,你吴佩孚有这个胆量吗?在“两难”之间的吴佩孚还必须当着中外记者的面明确 答复,这次你可无法回避了,土肥原一下子把吴佩孚逼到了墙角,再也无法打“太极拳”了。

      实际上,土肥原还有更为阴险的一套诡计。他想用“偷天换日”之术,逼吴佩孚就范。预先他已代吴佩孚拟好了“一切赞成日方主张”的讲话稿,只消吴大帅当众宣读一遍,这记者招待会就成功了。假如吴佩孚不肯照本宣科,讲出了另外一些话,那也无妨。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