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烂肉完肤”

  • 发布时间:2015-10-21 21:06 浏览:加载中
  •   1

      “拳头大的是哥哥”,这个流氓世界的箴言在政坛上绝对适用。吴佩孚便是这箴言的信徒。

      第一次直奉之战直系大获全胜之后,吴佩孚就大作“武力统之梦。这”武力统一“本来是两三年前院系首领段祺瑞把持中央时发出的梦呓,如今却让吴佩孚拾了起来。可惜了一个儒帅,竟不避”拾人牙慧之嫌。

      为了贯彻他这二主张,吴佩孚扮演着一个极不光彩的角色。

       起初,曾在广东偷偷地收买过陈炯明,让他悍然在广州发动叛乱,围攻孙中山先生所在的总统府,制造了令人发指的罪行;后来又策动桂军沈鸿英在广东叛变,孙 传芳的大兵进人福建,极力利用这两支武力,作武力统一南下的先锋。在曹锟贿选成功之后,他公然提出了“烂肉完肤”的主张。他说西南是“烂肉”,不可不除; 而东南则是“完肤”,不可不护。基于这一决定,他不惜对四川、广东用兵,采用“武力统一”的手段;而对浙江的卢永祥,则是极尽拉拢之能事。

       对这一战略,西南诸君中自然不乏有识之士。原来倾向于中山先生,跟随熊克武南征北讨的石青阳,曾到云南跟唐继尧谈论过这件事。唐继尧叹息道:“锦帆(熊 克武的宇)兄是我们的老友,我无日不希望他能戡定全川,驱逐吴佩孚的势力,为我西南各省张目。不料垂成的事业又复失败,真是可惜。”

       这里需要略事交代。原来熊克武曾将北洋政府授予“森威将军、督理四川军务”的杨森驱逐出川,然而吴佩孚一再接济杨森军械粮饷,又先后派去张克斋、于学忠等 部,协同杨森反攻回川。由于四川群雄并不团结二致,使吴佩孚得以售其奸,所以方导致熊克武的失败。熊克武退往贵州时,与诸将作别说道:“克武本图为国家宣 劳,为人民立功,平定全川,响应中山;不料事与愿违,累遭败北、此皆我不能将兵之罪,决不能说是诸位不善作战之罪。现在大势已去,决难挽回,与其死战以困 川民,不如暂时降顺以待时机。克武二息尚存,不忘国家,总有卷土重来之日。”

      由此,足见吴佩孚策动川战,武力并川其实是逆潮流而动的罪恶行径。川将中对吴倒行逆施不满者,也寄厚望于熊克武,所以当时石青阳便笑道:“桑榆之收,未必无期,尚须看锦帆的努力耳。”

      唐继尧也笑道:“但能如此方好。”

      石青阳又说:“话虽如此,但以我的目光看来,恐怕四川这天府之区要完全人吴佩孚的掌握之中咧!”

      唐继尧问:“何以见得?”

       石青阳道:“吴佩孚素抱武力统一主义,对于四川,早已处心积虑,希望人他的版图。他现在据有全国过半的地盘,实力雄厚,哪个是他的对手?以奉张之强,兵 力之厚,不值他的一击,何况区区一旅之众,岂能抗半国之兵?所以我料熊(克武)君必不能再人四川,作云南各省的屏障,而吴佩孚的必然据有四川地盘,也在意 料之中。”

      唐继尧不太以为然,说道:“此言恐怕也未必可靠。武力统一,不过是一句话罢咧,实际上怎能做得到呢?”

       石青阳笑道:“我们不必说他做得到做不到的话,只看看现在天下的大势:吴佩孚现有的地盘是直隶、山东、河南、陕西、甘肃、江苏、湖北、江西、福建等九 省,还有热河、察哈尔、绥远、京兆等特别区域。四川与河南,实际上也是他的附庸。与他为敌的,只有奉张、浙卢现在受了苏、皖、赣、闽四省的监视,自保尚且 不暇,哪里还讲的到向外发展?奉张虽称雄关外,然而二直隶之兵,已足以当之,要想人关,也是大难大难。粤孙东江之乱(指平叛陈炯明)尚不能平,更无暇北 伐。吴现在只用河南、湖北、陕西三省的兵力,再加以亲吴的川军,已不只有二十万大军,以图四川一省,何难一鼓而平?四川平定之后,出一支兵南人贵州,更由 湖南出兵西趋,以夹击之势,攻一贫弱的贵州,何愁不能克日克戡定?川、黔俱平之后,合击云南,蓂赓(唐继尧字)兄虽然智勇冠天下,恐怕也未必能抗寒、陕、 鄂、川、湘、黔六省之兵。云南得手之后,由湘出兵,以拊广西之背,云南出兵,以搠广西之腹,广西也必不能抗。西南各省既定,一广东何能孤立?孙中山也惟有 出国西游,再图机会了。西南全平之后,解决浙卢,更是不费吹灰之力。那时竭全国之力以东趋,奉张又岂能独免?”

      石青阳这一番话,是否说透了吴佩孚的内心打算?不得而知,但至少把吴佩孚“烂肉”的用心揭示殆尽。吴佩孚深谋远虑,图的是直系的“大家业”,不是那般“二五不知一十”的宵小之辈。

      当然他的如意算盘只是一厢情愿。他逆历史潮流而动,谋画得再深远也只能是“南柯一梦”。

      至于他的“完肤”,要来得更复杂些,更得从全国的总战略上来理解。

       吴佩孚好作难。苏、皖、赣、闽四省都是直系的地盘,已经形成了对浙江大包围的形势。几员大将已经在摩拳擦掌,以为浙江唾手可得,特别是江苏督军齐整元, 早就对上海垂涎三尺。上海之富庶甲于全国,本来就在江苏境内,可是卢永祥自淞沪镇守使任内调升浙江督军时,偏偏留下了部将何文林作淞沪镇守使。这样全国第 一大商埠就成为浙督卢永祥的飞地,始终严格被卢永祥控制。

      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齐燮元早就努力使上海“回归建制”,他联络孙传芳南北夹击卢永祥,可说是稳操胜券,眼瞅着一场战火之后,浙江这块肥肉吃不到口,至少上海这块肉枣是稳稳下胖了。

      但是,吴佩孚坚决不准。

       他比部将看得似乎更远一些。榆关之外还有个奉张在蠢蠢欲动。东南战事一发,必给奉张以口实;反之,直奉之间大战也将在即,一旦战火重起,浙卢将成为直系 后方埋下的定时炸弹。张作霖不会傻到不与浙卢联络的地步,当务之急是必须尽量拉住卢永祥,不让他投靠奉张。卢永祥是他的老上司,他自信对彼有比较充分的了 解。

      为了解后顾之忧,吴佩孚对北京政团派来的代表说:你们当真要推举副总统吗?我以为今日最具当选副座资格者,莫如卢永这个政团代表 南下洛阳本来是以游说吴佩孚出任曹大总统的副手为使命的,谁知吴佩孚却对当这北洋副总统毫无兴趣。为了北洋直系的长治久安,基于对未来直奉必将交战的考 虑,区区一副总统不足吝惜,他慨然要赐舍给卢永祥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