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总统迷梦(4)

  • 发布时间:2015-10-21 21:05 浏览:加载中


  •    黎元洪不理睬这纠纠武夫,便只要求回家,王承斌那肯放行,于是争吵了起来。黎元洪道:“难道你们连我个人的行动自由也要剥夺吗?我在北京,你们不愿意, 不分昼夜地派那些索饷军警,地痞流氓来样我走:如今我出了京,你们又不许我回家。我曾经身为国家元首,你们尚如此野蛮地待我,请问天理国法安在?”

      王承斌被质问得张口结舌,这才“图穷而匕首见”,原来是奉命来索取大总统印信的。

      黎元洪并不隐瞒,只道印信留在夫人那里,让她转送参议院。

       王承斌仍不肯放行,必得“落到实处”方可,就一再打电话到北京去查。这可苦了到车站接老父亲的黎元洪的两位少爷。他们赶来杨村,只见军警戒备森严,如临 大敌。好容易父子得以见面,六旬老人老泪纵横,对着儿子说道:“我为了效忠国家,受此冤抑,被困在这三等小站上,倘有个三长两短,你们定要为我报仇雪 恨!”

      儿子哽咽,可也信誓旦旦:“爹爹,孩儿今生不忘今天!”

      黎元洪再诉胸中块垒:“这都是你们亲眼目睹的,去年他们挽我复职,在我面前哭着,跪着,求我以天下苍生为重,这些话语今犹在耳,可此刻他们竟以如此野蛮的手段加诸于我,既赶我出京,又不准我回家。他们的话还算人话吗?”

      可惜,接受“庭训”的不是吴佩孚。吴佩孚如果在场,听到老人的激愤话语,该作何等感想?他标榜自己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忠实信徒,可这一个“信”字,他该如何解释?

      北京的回电来了,原来黎元洪的如夫人交印信,波折横生。去参议院,院长王家襄不在;交秘书厅,秘书厅不肯代收;交警察总监,又不合法定程序。黎元洪发了急,在电话里命令如夫人道:

      “现在哪里还有法?你就赶紧照王省长的意思,把印信交给警察总监吧!”

      电话断了,黎元洪说:“现在总可放行了吧?”

      可王承斌仍不放心,尽管不再疾颜厉色,但却坚定如故,执意地说:“等回电说收妥了即放行,用不了多久的。”

      回电终于来了,却又节外生枝。电话里说印信少了一颗。

      怎么搞的?黎元洪一听,急得差点跳了起来,急中生智,忙问王承斌,“他们说共是几颗?”

      王承斌再打电话,然后回覆黎元洪:“共是五颗。”

      “那就没有少呀!”黎元洪一下子直起了腰杆,扳着指头算给王承斌听,“大总统印信一共就是五颗。喏,一颗是‘中华民国之玺’,大的;两颗‘陆海军大元帅印’,大小各一两颗‘大总统印’,也是一大一小。总加起来,不正好是五颗吗?”

      王承斌一听,似乎很有道理,便就着电话,问他的住京代表,为什么说总统印信少了一颗?对方的回答是:

      “每样印信都是大小各一,唯独‘中华民国之玺’只有一颗大的,这当然是少了一颗小的‘中华民国之玺’!”

      “呸!”王承斌气怀了,啐一口,斥责道:“你别给我出洋相了!那国玺当然只有一颗,几时你听说过国玺也有大的小的?”

      黎元洪长吁一声,交印之事总算解决,其时已是晚间八点四十二分。六旬老人,为了五颗印信,被羁押在车站五个小时,饱受虚惊,真是其苦不可名状,其辱更不可名状!

      王承斌的斥责也十分没有道理。本来就是些宵小之辈,几时耀武扬威到不把大总统放在眼里?他们只认枪杆子,只信枪杆子;

      可操纵印把子,何曾留意过印玺有几颗?

      世上“抢印”的故事万万千,只怕都不及杨村车站的一幕让人喷饭。

      4

      驱张逐黎成功,曹锟往大总统的宝座又前进了一步。这时发生了一件鲜为人知的绯闻,大有可能是这布贩子“自家掘坑自家埋。”

      曹锟此人是“寡人有疾,寡人好色”,一辈子在女人堆中打发岁月的。

       年轻时是靠了一点软得腻人的魅力来渔色的。在天津贩布时,上了一个风流寡妇的当,折了本钱不说,还被逐出了家门。投奔了淮军,因为体格魁梧健壮,又会点 武术,写一手好字,被管带郑谦看中。郑谦只有个独生女儿,花容月貌,让曹锟的“憨厚老诚”赢得了芳心。郑谦终于招曹锟为婿。曹锟跪在地上山盟海誓,决心与 郑女白头偕老,毕生不生外心。

      岂知他升了管带不久,花心跳跃起来,觉得毕生只守着一个女人,未免太委屈了自己作官为宦。于是在带兵驻扎济阳时,看中了房东高氏的女人妖妖娆娆,颇多几份风情。于是勾搭成奸,早把答应郑氏“终生不纳妾”的誓言抛至九霄云外,讨高氏做了姨太太。

      高氏身怀六甲,他又得陇望蜀,强把高氏的丫环收房,气得高氏难产而死。

       中年之后,他的魅力丧失净尽,可是官运亨通,渔色便变本加厉,右手握权,左手拿钱,见了绝色女人就非霸占到手不可。天津名旦刘凤伟,人称“九岁红”,曹 锟一见便为天生丽质所倾倒,叫道;“这脸蛋、身段儿,妈呀!真是一辈子没见过这样勾魂的妞儿……真是天下第一美人啦!”立即对李彦青下令:“替老子想法把 台上美人儿弄到手,不然军法处置!”

      李彦青用三万大洋完成了曹帅交办的公事,刘风伟成了曹锟的四姨夫。

      曹馄庆贺 自己的六十大寿,少不了演戏。台上一个花旦夺去了曹櫬的视线。曹锟看着看着,邪念顿生。台上演的是《拾玉镯》,那女伶眼风一抛,马上勾走了曹锟魂儿:妈 呀!受不了啦!这要是在灯光底下……那花旦再把玉腕一拾,曹锟立即觉得自己全身的肌肉被拉紧,发挥着想像力:这要是在纱帐里面……

      他瞪着一双色迷迷的眼睛问李彦青:“台上的妞儿是谁?”

      李彦青是老帅肚子里的蛔虫,忙附耳悄声说道:“艺名金牡丹,刚刚被捧红的。老帅,不光模样俏丽,更重要的是身段绝美,听说还风情十足,奶油般的皮肉又白又嫩……”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