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间谍履险

  • 发布时间:2015-10-21 20:58 浏览:加载中
  •   1

      吴佩孚等到了天津。

      在吴佩孚的眼睛里,天津简直是个“罪恶的渊薮”。旧社会有话:“想吃喝,上烟台;想嫖娼,到天津;想赌博,到上海。”是说城市的消费特征的。天津是五方杂处的地方。有道是“走京闯卫”,这“天津卫”是遍地黄金,关键在“闯”,是冒险家的乐园。

       “混混儿”的天下。那些贸然来“闯卫”的,大多都沦为“混混儿”的魔掌之中,男的当苦力,女的就成了“落子”(下等妓女),色情行业畸型地繁荣起来了, 自然会产生出一批名妓来。她们混迹于官场,不少下野的政客,失意的将军,东山再起都借助于石榴裙。至于王揖唐书样的色魔更是把天津当作了自己的“销金 窟”。海河里淌着女人的胭脂,更淌着女人的血泪,“职业嫖客”嫖到了自己女儿身上的悲剧屡见不鲜,常常见于报端。

      这样的“城市痈疽”更多地集中在租界地里,袒胸露背的白俄贵族小姐充当着“高级花瓶”,只能让吴佩孚深恶痛绝。吴佩孚后来被称为“四不将军”,下决心“不进租界”,跟他到天津的“第一印象”紧密相关。

      好在他初到天津仅仅是找一个地方吃饭。

      不过,这也许有些宿命的色彩,他既然投身行伍,就要力争成为军阀,成为军阀,就得与天津发生千丝万缕的联系。

       天津跟北洋军阀有着不解之缘。“小站练兵”就是袁世凯开创的基业、他那三个镇(师)的第三镇首领曹锟,就是天津的布贩子出身、曹大帅后来看中的著名艺人 刘喜奎,也是天津唱大鼓的,为了曹锟,吴佩孚也不能不充任“拉皮条”的角色。不过,眼下吴佩学到这里来是寻求飞黄腾达的,可惜,无人引路,只凭一个小小的 文案推荐,只能当一名“戈什哈”(护兵),说白了,不过是有个吃饭的地方而已。当时清廷已经采纳了袁世凯的“练新建陆军禀”,建起的定武军和武卫军,实行 的是我国最早的新式陆军制度,兵士每月的工食钱是六两五钱,而“护勇”也即戈什哈,才五两五饯,平白少了一两银子,真是比下等兵还下等。

      吴佩孚岂是久居人下之人?趁着八国联军攻陷北京的大混乱,他离开了天津,一路投北而行,辗转到了开平。这个小镇上的一所武备学堂强烈地吸引了吴佩孚鹰隼般的眼睛。

       开平武备学堂是李鸿章办的第一所新军训练机构,原名天津武备学堂,中国操纵洋枪洋炮的新式陆军创始人并非袁世凯,而是李鸿章。这位洋务派的领袖早在 1862年(同治元年)就聘请了个英国流氓戈登组练洋枪队,镇压太平天国起义。1885年(光绪十年),他在直隶总督任上,采纳戈登的建议。奏办武备学堂 于天津,聘请德国教官,购办新式枪械,招收有点文化的青年人,学习天文地理等“新学”,以及炮台营垒等兵法。因而这所天津武备学堂,可说是我国有史以来的 第一所军事学院。其早期的毕业生很有点像福建马尾的船政学堂。马尾学堂培养了中国海军的第二批将领如刘步蟾、林泰曾、邓世昌、林荣升等;天津学堂则为新制 陆军准备了首批咤叱风云的军阀,如后来被称为“北洋三杰”的“龙”王士珍、“虎”(段祺瑞)、“狗”(冯国璋),都出身于这里。

      吴佩孚从天津流浪到开平,正遇上新任总办孙宝琦将武备学堂搬了个家,从天津迁来了开平,而后在庚子事变之后再行招生。

      活该吴佩孚有此机缘,他对投靠军界的“祖师爷”早就神往已久,现在出人头地飞黄腾达的机会来了,岂肯失之交臂?他在开平,住两月,等过了年,学堂宣布招生,他便抢先报了名。

      可惜,考试的时候,他的体重仅69公斤,少了一斤,不够标准。

      “你——不行!”德国教官毫不通融门“怎么不行?”吴佩孚来了犟脾气、“代乙晨宝件·饼,不就够秤了吗?你又不是买猪肉?”

      德国教官不去理睬他。

      吴佩孚方寸大乱,心想:一生转捩点,芡·瓠币、人,不可坐失良机,豁上了,直接去问学堂的孙总办。

      孙总办名叫孙宝琦。望着这位素不相识的闯入者,莫名惊诧。

      “总办大人!”吴佩孚“啪!”地立正,敬厂个标准的军礼,不亢不卑地朗声说道,“俺叫吴佩孚,山东蓬莱人,十三岁就在水师营当学兵,二十三岁中秀才,去年投到武卫左军聂士成统领麾下当护勇——”

      也许因为提到了聂士成的名字,引起了孙宝琦的注意,就问:

      “你想来报考是不是?报名了吗?”

      “学科、术科都及格。”

      “那么——”

      “体重少了不到1公斤,他们不收。”

      “啊!”孙宝琦点点头,“你先到外面等一会儿,让我去查一下。”

      眼前这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已经引起他的好感,胆量和勇气表现在脸上,还有那不亢不卑的风度都说明他很有“底气”。所以总办大人亲自过问了。

      不一会儿,孙宝琦又喊他进去了,笑容可掬:“我査过了你两ン科的成绩,都很不错。因此破格录取。不过,你要记住,我们这个学堂是李中堂李大人办的,聂统领是李中堂大人的爱将,你晓得我为什么额外录取你的道理,自应好好努力。”

      “是!”吴佩孚又一个标准的军礼证实自我介绍不虚,“我一定不忘总办大人的教诲!”

      公元1901年9月,孙宝琦一口一个“李中堂”的李鸿章死在直隶总督任上,袁世凯平步青云,擢升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开始配置自己的军阀势力,扩练陆军新军。

      这时吴佩孚已经委差,被授予中尉军衔。是年已经27岁。

      吴佩孚的“行情”看涨。

      为了图个“正经出身”,在前程上有人提携,吴佩孚必须改换门庭。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