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莽是怎样的一个人物?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

  • 发布时间:2017-11-10 13:34 浏览:加载中
  • 一、王莽秉政

      哀帝死后,由于董贤无能,太皇太后把王莽请回来主办丧事。他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把董贤送上黄泉路后,便被拜为大司马,领尚书事,逐渐显露出手段来,在汉帝国的政坛上正式露面了。

      此前,还是在成帝时,王莽就以谦恭的态度,权谋的手段,逐渐浮出了水面。

      王莽是太皇太后的侄子,王曼的次子。较之王氏外戚子弟,他一开始就别有一番表现。王曼因早死未得封侯,长子也是短命。王莽事母维谨,待遇寡嫂也体心贴意。至于侍奉伯叔,交接朋友,礼貌也很周到。他曾向沛人陈参学习《礼经》,勤学好问,衣服与寒士相同。进京后,王氏五侯子弟席丰履厚,乘坚策肥,竞为奢侈。王莽却依然好为恭俭,讲究孝悌忠信,因而博得很好的名声。伯父王凤病危时,他日夜陪侍在旁,衣不解带,药必先尝。王凤非常怜爱,临终时当面把他托付给太后和成帝。叔父王商也情愿将自己的食邑分给他,朝内名臣也都交章举荐。王莽就被成帝拜为黄门郎,后来又进封为新都侯,授官光禄大夫侍中。从此以后他更加谦抑,折节下交,将所得俸禄赠给宾客,家无余财。因而声望日盛,高过了几个叔父。所述王莽秉政、篡权始末,并见《汉书》卷九十九上中下《王莽传》。

      后人都说王莽的谦恭是伪装出来的,原因是他的谦恭只是一种手段,换取的是权势。他平日在处事时谦恭与野心交替出现。他借揭发废后许氏托请淳于长之事,被拜为大司马,得秉国钧。又聘请远近名士作为幕僚,所得赏赐全部分给宾佐,自己格外节俭,菲食恶衣,与平民相同。他母亲有病,前来探问的公卿列侯夫人,一个个满身罗绮,盈头珠翠,前呼后拥,来到王家门前,却只见一个衣不曳地、裙仅蔽膝的妇人出门相迎。众夫人都以为是王家的仆妇,待悄悄问及左右,才得知是大司马的夫人,都很惊奇。王夫人接待宾客时,礼貌很到位,只是所供茶点,不过只有寻常几种。众人回去后,都纷纷传说大司马家俭约过人。

      哀帝即位后,将祖母傅昭仪立为定陶共皇太后,成帝皇后赵飞燕立为太后。一次,太皇太后王氏置酒未央宫,邀请傅、赵两太后和丁皇后一同饮宴,共叙欢忱。筵席准备好后,摆设座位时太皇太后自然居中,第二位是哀帝祖母傅太后,赵太后和丁皇后则置列左右。位次既定,都觉得合适,王莽进来后问明位次摆列顺序,却不屑地说道:“定陶太后,乃是藩妾,怎得与至尊并坐?”当即让内者令将傅太后的座位撤下来。结果,傅太后为了座位被挪动,虽经再三邀请,也不肯赴席。事后,傅太后便迫胁哀帝,撵逐王莽。但哀帝还未下诏,王莽已经自请辞职。哀帝也即下诏批准,却又特赐王莽黄金五百斤,安车驷马,朔望仍得朝请,礼如三公。王莽始而以进为退,显示自己不畏权势、敢作敢为的独断作风,继而以退为进,既得实利,又获好名。从这件事后,满朝公卿大夫都称他持正不阿,进退有义,有古大臣之风。

      哀帝死后,宫中一时无主,太皇太后年老,朝中一切政令,都归于王莽,他那敢作敢为的独断作风,表现得淋漓尽致。他以皇太后赵氏曾与女弟赵昭仪残灭继嗣,将她贬为孝成皇后,以傅皇后纵令乃父傅晏骄恣不道,逼令她徙居桂宫。又追贬傅太后为定陶共王母,丁太后为丁姬。所有丁傅两家子弟,一律免官归里。继而,又废赵太后和傅皇后为庶人,两后都愤恚自杀。从而清除了未央宫中自元帝以来的后党势力,为自己日后擅权扫清了障碍。王莽以汉臣而擅贬四后,还有何事不敢为?他后来的篡汉,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事见《汉书》卷九十七下《外戚传》中赵、傅、丁三人传文。

      从此以后,王莽在朝中遍布爪牙,一呼百诺。他只要与朝臣稍有不合,只要微露辞色,党羽便希承意旨,列入奏章,罗织成罪。位居特进的前大司马傅喜和大司空彭宣等朝臣,纷纷上书请求引退,王莽求之不得,一概照准。

      后来,平帝已经即位,王莽照样肆无忌惮。因为,他此前都没有将哀帝放在眼里,何况是他一手扶植起来的平帝!这个小皇帝只不过是、实际上也只能是他手中的一个傀儡而已。

    二、平帝之悲


      未央宫中的这最后一个皇帝,确实是王莽一手扶起来的。

      王莽既得秉政以后,遂与太皇太后商议,派车骑将军王舜持节往迎中山王箕子为嗣。这箕子就是冯昭仪的孙子,前中山王刘兴的嗣子,哀帝的从弟,中山冤狱就是因他的肝阙症引发出来的。冯昭仪死后,箕子幸亏没有连坐,仍然袭封王封。王莽迎立这样一个久病缠身的九岁幼儿当皇帝,其心中打的什么算盘,也就可想而知了。

      箕子被迎到未央宫后,由王莽召集百官,奉着太皇太后的诏命,拥他登基,改名为,是为平帝。

      平帝年幼,不能亲政,就由太皇太后临朝,王莽居于首辅。大司徒孔光看到这种阵势,内怀忧惧,萌有退心,遂上书求乞骸骨。王莽因他处事圆滑,不会成为障碍,就改任他为帝太傅,兼给事中,掌领宿卫,供奉宫禁。所有朝政,全归王莽掌管,与孔光无涉。

      这样一来,王莽上边有平帝在位,太后临朝,可替他遮风挡雨,身边有孔光敷衍,可替他分担怨谤。他想到权势虽隆,功德未著,必须采取一些办法来笼络人心。从前周成王时代,周公旦辅政,越裳氏重译来朝,曾进献白雉,在历史上传为佳话。王莽也想给自己脸上贴金,就暗地派人到益州地区,嘱令地方官买通塞外蛮夷,叫他假称越裳氏献入白雉。

      元始元年(1)正月,塞外蛮人入都,说是越裳氏瞻仰天朝,特奉白雉上贡。王莽即奏报太皇太后,将白雉荐诸宗庙。群臣遂奏称王莽功德感化四夷,不让于周公旦。公旦辅周有功,故称周公,今大司马王莽安定汉朝,应该加称安汉公,增封食邑,太皇太后当即准议。王莽却上表说自己与孔光等四人共同迎立中山王,只请将孔光等四人叙功,自己不敢沐恩,并称疾不起。太皇太后遂封赏孔光等四人,封王莽为太傅,赐号安汉公,加封食邑二万八千户。王莽接受了官爵名号,但将食邑归还,赢得一片好评。

      为了进一步收买人心,王莽又首倡平反东平冤狱,为东平王刘云伸冤,使其子刘开明袭爵为东平王,以奉刘云祭祀。再封宣帝孙辈三十六人为列侯。此外王侯无子有孙,或为同产兄弟子,皆得立为嗣,承袭官爵。皇族因罪被废,允许恢复属籍。官吏年老致仕,仍给旧俸三分之一,赡养终身。下至庶民鳏寡,都给以周恤。朝野上下,都说这是安汉公的恩慈,把那老太后和小皇帝都撇到脑后。王莽又讽示公卿,奏称太皇太后春秋已高,除封爵等大事上闻外,不要再亲省小事,太皇太后又准议。于是,朝中从此只知有安汉公,不知有汉天子了。

      越年(2)二月,黄支国又献入犀牛。廷臣都说黄支国在南海中,离长安三万里,从来未曾朝贡。今日特献犀牛,正表明安汉公已经威德远服。他们正要上书献谀,偏又接到越郡奏报,说有黄龙出游江中。孔光等又欲举表称瑞,归德于王莽。大司农孙宝却表示异议说:“周公上圣,召公大贤,彼此尚有龃龉。如今无论遇着何事,都众口一词,难道今人果然胜过了周、召二公么?”众人听了,莫不失色。承安侯甄邯口称奉旨,暂令罢议。其实犀牛入献,原是买嘱出来的,黄龙游江,未必真有此事。甄邯本与王莽同谋,一听异议心下先自虚了,所以罢议。但对孙宝自然怀恨在心,不久就寻衅将他免职。《汉书》卷七十七《孙宝传》。朝内正直的大臣,一看此情,知道若不同流合污,断难继续任职。大司空王崇、光禄大夫龚胜、大中大夫邴汉等,因不愿与群小联络,纷纷辞官归里。

      会当盛夏大旱,飞蝗为灾。王莽再难将其称作祥瑞,便派吏查勘,准备赈济。又表请太皇太后,应该衣缯减膳,为万民表率。自己也戒杀除荤,连日茹素,而且愿意出钱百万,献田三十顷,付诸大司农,帮助饥民。满朝公卿见王莽如此慷慨,共有二百三十多人都自动捐田助宅,充作饥赈。饥者易为食,嗷嗷待哺的饥民,都感谢王莽的功德。已而天降甘霖,群臣联疏上陈,请太皇太后照常服食。又盛称安汉公修德禳灾,感动了上天,才使甘霖普降。

      可巧王昭君长女来归,留住宫中一年有余。那些宵小之徒又归德于王莽,说安汉公威德使外人悦服,竟然遣女入侍。太皇太后也误以为王莽功德真能及远。昭君长女归国时,平帝见她语言举动半华半夷,觉得有些稀奇,就不住地打量。王莽又得着机会,转告太皇太后,说到平帝虽仅一十二岁,但情窦已开,应该为之择婚。许多朝臣遂伏阙上书,请立安汉公女为皇后。紧接着,又有许多吏民附和,奏称安汉公功德巍巍,当今立后,非安汉公女莫属。王莽开始还假意推辞,后来见太皇太后已经决意,又请求派官看验,并卜定吉凶。长府宗正尚书令等看验后复命,都说女容窈窕,允宜正位中宫。大司徒、大司空策告宗庙,兼及卜筮,太卜又奏称卜得吉兆,乃是金水旺相,父母得位,定主康强逢吉。于是遵照先代聘后故事,计黄金二万斤,钱二万万缗。王莽请另选十一名媵女,自己只受聘礼钱四千万,从中又腾出三千三百万,分给媵女各家。太皇太后又增钱二千三百万,王莽又腾出一千万,散给九族。皇后已经聘定,遂由太史择定了婚期。

      对王莽的作为,群臣一齐献媚,他的长子王宇却颇感担心。当时有的朝臣也在私下议论,认为平帝入嗣大统,生母卫姬也应加封。王莽为了塞住众口,就遣少傅甄丰持策到中山,封卫姬为中山王后,其弟卫宝、卫宏赐爵关内侯。但仍然留居中山,不得来京。扶风功曹申屠刚直言对策,认为这种做法有伤慈孝,应该迎入中山太后,使居别宫,使平帝得以按时朝见,乐叙天伦。并应召入平帝祖母冯氏、生母卫氏两族,选入执戟,亲奉侍卫,“以免另生他患”。这最后数语,正打中王莽的要害,于是王莽斥责他违背大义,将他放归田里,其他人再不敢多言。一天晚上,王莽的门吏闻到一股血腥气,发现大门上洒有鲜血,又见一人仓皇逃遁,便告知王莽,王莽当即派人查勘。原来,是其子王宇对当时朝内形势看得不清,对其父的政治能量估计不足,还恐怕将来平帝长大,对此必然怀怨,必将危及家族。他便与师傅吴章和妻兄吕宽私下商议,趁夜晚将猪羊狗血洒在父亲的大门上。父亲迷信鬼神,看了后不能不有所惊觉,便好趁机进言,以使他有所收敛,不想却被门吏发现。王莽大怒,当即将王宇押入狱中,随即逼他自杀。妻子吕焉一同连坐,因怀孕在身,才令缓刑。吴章被磔死市曹。一班宵小都称颂王莽据周公之位,行管、蔡之诛,不以亲亲害尊尊。王莽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将卫氏宗族诛灭殆尽,只留下平帝生母卫后一人。

      元始四年(4)春二月,平帝大婚。太保王舜邀集吏民八千余人,申请加封安汉公王莽。有司复议,将王莽所让还的新野诸田,作为赏赐。采集伊尹、周公称号,命王莽为宰衡,位居上公。赐王莽母亲太夫人号为功显君,其子王安为褒新侯,王临为赏都侯,加皇后聘金三千七百万。王莽开始不愿受赏,只愿接受母亲的功显君称号,后来接受聘金又取出千万,赂遗太皇太后,下至宫娥彩女,无不沾润。妇人女子得了好处,都交口称赞王莽为天下第一好人。

      王莽又请太皇太后四时出巡,存问孤寡。老妇人寂处深宫,正感无聊,能趁机出游,也是乐事。于是,就与皇后和列侯夫人,带着钱帛牛酒,到处察问孤儿寡妇,量为赐给。一班穷民,都高呼万岁。太皇太后的辇迹所至,大都是长安城外的山水名胜之地,有山水可悦目,有鸟兽可娱情,心情自然高兴。王莽又打听到太皇太后有一弄儿,病居外舍,便亲往探视。太皇太后对此尤为感怀。心想古来孝子侍奉父母,也不过如此,何况王莽只是一个侄子,真难能可贵了!

      既取悦了太皇太后,王莽又想着笼络天下士人,特创意设立明堂辟雍灵台,踵行周制。并筑学舍万间,招罗天下俊秀,齐集长安。一面立乐经,增加博士员,考校士人优劣。

      客观地说,在当时汉家刘氏的血统中,确实没有治国平天下的人物,也确实没有才能超过王莽的。太皇太后只是支撑门面,平帝少不更事,不可能有什么作为。因而,王莽的这些辅政措施,才使人心为之一振。群臣又奏言昔日周公摄政七年,制度乃定,今日安汉公辅政四年,大功毕成,应请升宰衡位置,在诸侯王上。太师孔光死后,继任马宫又暗中嘱咐吏民陆续上书请加赏安汉公。一时书奏杂陈,仅仅一月,上书人数就达四十八万七千余名。太皇太后见朝野上下颂扬王莽,遂御殿亲行九锡封典,即一锡衣服,二锡车马,三锡弓矢,四锡斧钺,五锡鬯,六锡命圭,七锡朱户,八锡纳陛,九锡虎贲,为古今特别厚赏。王莽这回再未推辞,当即上殿拜受。改造祖庙时,便统用朱户纳陛,仿佛宫殿规模。

      始元五年(5)夏季,王莽又发掘了丁傅两后的坟墓。傅太后与元帝合葬渭陵,据说掘墓时土石崩颓,压毙数百人。丁姬合葬共皇园,掘墓时情景更为奇妙,先见火光射出,烟焰高达四五丈,继而又有数千只燕子,口中衔泥投棺。王莽恐众人非议,令就二后墓上遍种荆棘,以彰其恶,以垂戒后人。事见《汉书》卷九十七下《外戚传》中傅、丁传文。

      这时,平帝年已十四,听说王莽掘迁二后坟墓,心里感到很不平。再加上王莽杀尽舅家,只剩下生母卫后一人,还不许相见。眼见他行事如此刻毒,心里更觉难忍。所以每次与王莽见面时,平帝脸上常常露出愠怒之色,背地里免不了口出怨言。被王莽安插在他身边的耳目闻知,当即报告上去。王莽大吃一惊,心想他小小年纪,就如此恨我,将来长成,还怎么控制?还不如先发制人!况且汉室江山,已在掌握之中,取来易如反掌。所顾虑的唯有一女,但将来也不难改嫁。主意已定,他就在这年的腊日,在进献的腊酒中下了毒。平帝当然没有提防,端起就喝。一杯下肚,当夜便即发作,肚子疼痛,在床上辗转反侧。第二天,便从宫中传出消息,说是平帝病势加重,医治无效。王莽心中暗喜,又怕被人瞧破,便假意入宫探视,愁眉下也挤出了几滴眼泪。及至退出,又嘱令词臣制成一篇祝文,愿意以身代替平帝,立即到泰转告祷告。再将祝文藏在金之中,嘱语群臣,不得多言。群臣以为金藏策,是行周公故事。周公曾因为武王有病,愿意代死,今安汉公如此,真不愧是周公再生!殊不知,正是这位再生的“周公”,断送了平帝的一条小命。

      平帝腹痛几日,终于告崩。名义上在位五年,享年一十四岁。

    三、未央未央


      未央宫中,先后坐镇过西汉的十一个皇帝。创业者高祖开拓有为,守成者文、景继往开来,事功极盛者当然是武帝。自昭、宣之后,元、成、哀、平诸帝,一个不如一个,不是被宦官、外戚架空,就是被后宫胁持。尤其是哀、平这两个短命皇帝,连傀儡当的都不安生。王莽遂得以大忠的面目,行大奸之事,在未央宫中敲响了西汉帝国的丧钟。

      平帝死后,王莽又在宣帝的二十三个玄孙中选了一个年仅两岁的幼儿,叫做婴,托言卜相俱吉,应立为嗣,群臣全体赞成。王莽曾分长安为前辉光、后承烈二郡。不久,前辉光人谢嚣奏称,武功县长孟通浚井得白石,上有丹书,文云:“告安汉公莽为皇帝。”王莽让人转告太皇太后。太皇太后开始作色道:“这是欺人妄语,不宜施行!”后来感到无可奈何,只好下诏准议。

      居摄元年(6),王莽戴着冕旒穿着衮衣,坐着銮驾,在长安南郊躬祀上帝。礼毕,到东郊迎春。又赴明堂行大射礼,亲养三老五更。到暮春时,立婴为皇太子,号为孺子。刘邦的血脉,似乎还在延续着。

      才阅一月,安众侯刘崇就起兵,前来讨伐王莽。东郡郡守翟义也大起义兵,传檄讨逆。三辅土豪赵朋、霍鸿等,与翟义相应,率众十万余名,四处放火,前来攻打长安。

      未央宫前殿,都照见了火光。

      这火光,算是给刘邦在未央宫开创的家天下,举行了安魂祭礼。

      几处义兵,被王莽先后诛灭。初始元年(8),十二月,王莽率领群臣,到高祖庙前拜受金匮神禅。再走到未央宫前殿,昂然登座,定国号为新,服色旗帜尚黄,牺牲尚白。殿下百官,争呼新皇帝万岁。

      在刘氏家天下正式关上大门时,还是太皇太后王氏给它唱了一曲挽歌。那是王莽让王舜向太皇太后讨要传国御玺时,太皇太后勃然大怒,骂道:“你等父子兄弟,蒙汉厚恩,尚无报答,今受人托孤,反敢乘机篡夺,不顾恩义?如此过去,恐狗彘将不食其余。天下岂有像你等兄弟么?我是汉家老寡妇,死且旦夕,欲与此玺俱葬,你等休得妄想!”说着,就将御玺狠命地摔在地上。王莽拿到后爱不释手,让人用金修补,但缺痕依然。

      这御玺原是秦朝遗物,由秦王子婴献与汉高祖刘邦,刘邦留与子孙,最后传给孺子婴。从子婴手里得来,再从子婴手里失去,似乎转了一个大圈,又回到它的起点上。

      有人说,这王莽,应该叫王蟒,他就是刘邦起义时所斩掉的那条白蛇托生,转世来报仇的。是耶?非耶!历史有时就是这样的偶合。

      当王莽祭告了刘邦,坐在未央宫前殿当皇帝的时候,那个也曾经坐在这里,自豪地向父亲夸耀他创立的这份家业的刘邦,不管是在天上还是地下,他如果有知,也不知作何感想?

      曾经轰轰烈烈的西汉帝国,历经二百一十年,正式灭亡了。

      但是,未央未央!未央宫中曾经存在过的汉王朝确实已成为历史,但汉王朝所创造的历史功勋,永远在史册上辉耀,它所激扬起的大汉雄风,永远激励着后人,在大汉故地,在长安城中,写出了更为辉煌灿烂的篇章!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