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高宗赵构临终恐惧身后将永被唾骂

  • 发布时间:2015-12-26 17:42 浏览:加载中

  •   淳熙十四年(公元1187年)南宋的高宗皇帝赵构已经八十一岁了。他知道自己快要离开人世了,对此倒没有什么畏惧。当了二十五年太上皇,虽生与死无异。追忆自己的一生,却不寒而栗:

      “我无法堵住天下人之口,哓哓不休者恐怕是‘绍兴和议’和‘岳飞之死’。其实这是连在一起的两件事,骂我为这两件事而偏安江南一隅……”

       他是在天下动荡之际称帝的。靖康元年(公元1126年),他奉宋钦宗之命充任“天下兵马大元帅”,统帅天下“勤王”之兵。当时举国震荡。同仇敌忾之际, 几乎是顷刻之间八万大军就云集在他身边。可是他反而被金兵吓破了胆,眼睁睁地瞅着金兵践踏中原大地,京城危在旦夕,他却在济州按兵不动。很快,金兵破了开 封,将他的父亲宋徽宗、哥哥宋钦宗,还有众多的亲王、皇孙、驸马、公主、后妃三千余众押向北去,连同从宫中掠夺的法驾、礼器、乐器、祭器、圭璋、宝印、图 书,全都掠去。宋王朝多少年来建造的繁华首都,一刹那变成了一片瓦砾。尽管他只是宋徽宗的第九个儿子,只是个康王,但却可以借机称帝,于是在靖康二年(公 元1127年)五月,在应天府(今河南商丘)他登坛称帝,以保赵氏宗庙。历史上把他建立的宋朝赵匡胤建立的北宋对称,称之为“南宋”。

       当时,北方军民的抗金斗争正如火如荼。抗金老将宗泽在李纲的推荐下,任开封府尹,团结北方军民达一百八十万众;太行山王彦率领的八字军,五马山马扩领导 的忠义军,泽州、潞州一带的红巾军等,也都奋起抗金。宗泽曾先后二十六次上书,劝他不要一味往南跑,赶快回开封,率军渡河北伐金兵,迎回“二圣”,可是他 却不听,决定把北方的领土全部放弃,向金乞和。

      好狼狈哟!以致事过境迁五六十年后,想起来都心有余悸。

      记得建炎 二年(公元1128年),他带着六宫宠臣到达扬州,过了不到一年的纸醉金迷的岁月,金兵又逼近了。二月三日,天刚蒙蒙亮,就被一声“金兵到了!”的喊声惊 起,他扔下怀里的美姬,不顾切地跳上马狂逃,一口气逃到瓜洲。好不容易找到一条船,急忙跳了上去,向镇江逃去。回首看,只见扬州一片火海,而身边的随从不 过数人。跑了一天,方到镇江,在镇江也不敢久居,又往临安逃去,不得已下了“罪已诏”,向金人表示“愿削去封号”以乞和。但金人不允,遣大将粘罕渡江南 犯,将他逼到海上逃命。他可怜兮兮地向粘罕苦苦哀求:“自古以来每当国家面临危机时,不是守,就是逃;可我现在守则无人,奔则无地,所以只求阁下可怜我。 我愿削去旧号,使天地之间尽为大金国的地盘,这样也可免去阁下的劳师远涉,大动干戈了。”

      然而,金国四太子兀术就不买他的帐,挥师十 万,直取他的脑袋。幸而有岳飞、韩世忠抗金将领,挺身而出,力换狂澜,才保住了半壁江山。岳飞在江北屡战屡捷,生擒金军大将王权,韩世忠与其妻梁红玉,金 山一仗了擒了金兀术的女婿龙虎大王,这才迫使金兀术不得不退兵。南宋小朝迁的君主方能从海上避难的漂泊中返回临安(杭州)。过那种“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 歌舞几时休?暖风吹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的生活。

      如今,死已迫近,这时他特别畏惧的一个人,便是岳飞。他深感自己的一生与岳飞 有一种说不清的联系。是他亲自授予岳飞副枢密使的官职,奖给他“精忠报国”的锦旗;但又是他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岳飞斩于风波亭。听说岳飞在狱案上挥笔写 下了:“天日昭昭,天日昭昭”八个大字,为此他胆颤心惊。后来,又听说韩世忠曾质问秦桧:“莫须有三字何以令天下服?”秦桧无言以对,他知道后也十分惊 恐。

      他想:“岳飞呀,你若能体谅朕一丝一毫的苦心,我何至于将斧钺加在你的头上?是朕要把杭州当汴州的吗?那是实在没有法子的事呀! 是金人蛮横骄诈,掳去父母兄长,掳去徽钦二帝作为人质,你固然英勇无比,打得敌酋丧魂失魄,可金主正利用你的节节胜利要加害于我父母兄长呀!朕以孝悌为根 本,不能不顾全太后父皇的生命呀!秦桧自北国还,朕闻得二帝母后消息。朕听他分析,问时局之策,以为他的守和为上,与敌解仇息兵,确实是救太后、父皇的方 略,在当时是适宜的。至于秦桧从金国归来,一见就问:‘要是恢复大业告成,渊圣(钦宗)必将南返,陛下将何以自处?’我听着虽十分矛盾,可也不无道理。是 啊!到那时,朕还会被称作‘陛下’吗?秦桧是深知朕心的呀!”

      高宗当初是害怕金兵再次南犯,在丞相李纲等人的一再催促下,才下令抗金 的。岳飞的“奉诏北进”也是为了在与金人的和谈中,增加手中的筹码。可这岳飞并不了解高宗的这种心理。“岳飞呀,岳飞·!你也太不明白朕的良苦用心了。偃 城一战,大破了金兀术最精锐的骑兵,号称所向无敌的‘拐子马’,也就足以‘凯旋’了;可你偏偏要去雪什么‘靖康之耻’,要乘胜直捣黄龙。果真奏效,哪还有 什么和议?我连下十二道金牌将你召回,实在是形势所逼呀!”

      事后他听说岳飞在被迫班师回朝时,曾悲愤交集地道:“十年之功,毁于一 旦,所得诸郡,一朝全休。社稷江山,难以中兴,乾坤世界,无由再复。”撤离前线的时候,百姓嚎啕大哭。听到这样的消息,宋高宗在心中说:“这恰恰是朕所忌 惮的。朕要的只是和议,你岳飞偏要与朕唱对台戏,所以秦桧说,唯有将你翦除,方有和议签订,我也只好默许。这都是绍兴十一年(公元1141年)的事ろ朕向 金称臣,仍有半壁江山,可以称为皇帝,可以有足够的赋税供我歌舞不休。”

      如今,四十六个年头过去了,赵构又当了二十五的的太上皇。

       他这二十多年的生活,虽生与死无大区别,可形势的变化也促使他考虑过去处置的“岳飞问题”和“绍兴议和”二事,当时他只以为是从孝悌亲情出发,没大问 题,可二十年来,徽、钦二帝已老死北国,太后已归。国耻家恨,不能不使赵构愧羞不已。死期迫近,他不想再自欺、不能不承认当初的“和议”动机是有着“帝 位”的考虑。加之,金主已死,孝宗趁机调整策略,抗金形势蓬勃兴起,孝宗皇帝即位不久,即恢复岳飞官职,以礼改葬。这事他赵构不能不表示同意,但在弥留中 的赵构明白:这越发证明当时是他错了——尽管他临死也不愿意承认。

      他实在太害怕了,害怕后人将自己的名字与秦桧一起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千人唾,万人骂”。

      他在这样的愧悔与矛盾中离开了人世。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宋高宗年谱 宋高宗赵构生平大事年表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