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斯大林怎么死的?斯大林死亡之谜揭秘

  • 发布时间:2015-11-22 20:39 浏览:加载中

  •   1953年3月1日,斯大林被人意外地发现穿着睡裤和衬衣躺在地板上已经不能说话了,直到3月2日上午9时,贝利亚、赫鲁晓夫等政治局委员才带着医生来进行抢救,但是5日斯大林终于去世了。

      关于斯大林之死有许多传说,连他的儿子都认为父亲是被人谋杀的。斯大林到底是被谁害死的呢?

      1

      斯大林死亡之谜

      1953年2月28日,斯大林起床比往常晚了一会儿,他感到自己恢复了正常,精神也好了起来。还是老习惯,用餐之前总要先看点什么材料。他阅览了来自朝鲜的情况报道和“医生案件”的审讯记录。

       晚上,按照他昨天的吩咐,马林科夫、贝利亚、赫鲁晓夫和布尔加宁来到了别墅。他们共进晚餐,像往常一样讨论并决定了一些问题。几个人一直谈到3月1日凌 晨4时。在谈话快结束时,斯大林又动起怒来,他批评了莫洛托夫、马林科夫、贝利亚,赫鲁晓夫也受到了责备。斯大林讲了很多。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这竟是斯大林 的最后一次讲话。斯大林意识到时间不早了,于是中断了讲话,向大家点了一下头,回到自己的房间。大家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一整夜的谈 话,对一位长期患高血压的人来说无疑是十分有害的。斯大林的警卫长雷宾回忆说,3月1日中午,服务人员开始不安起来,因为斯大林起床的时间已过,却不见斯 大林出来,房间里也没有声音。按照规定,没有他的传唤,不能进他的房间。人们越来越感到不安。晚6时30分,斯大林的办公室里亮起了灯。大家松了一口气, 等待着传唤的铃声。斯大林没有吃午饭,没有看报刊和文件,这一切都不同寻常。即使这样,没有人敢进去看个究竟,工作人员必须严格按制度办事。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人们在焦急地等待着,8时、9时、10时……斯大林周围的工作人员的忍耐性是堪称一流的。直到夜里11时,值班工作人员斯塔罗斯 京、图科夫和餐厅服务员布图索娃经过商量,决定由斯塔罗斯京拿着邮件进去,这样如受到指责可以有个借口。在拯救一个生命和打破一项制度之间,人们终于做出 了择。斯塔罗斯京穿过几个房间,顺手把灯都打开了。当他打开小餐厅的灯时,一下子惊呆了。他看到斯大林穿着睡裤和衬衣躺在地板上。斯大林勉强抬起手,把斯 塔罗斯京招到跟前,但一句话也不能说,眼里流露出恐惧、哀求的神情。地板上扔着一张《真理报》,桌子上放着打开的一瓶“波尔若米矿泉水”。看来斯大林在此 已躺了很久。随着斯塔罗斯京的喊叫,人们都跑进来了。大家把斯大林抬到沙发上,他几次想说什么,但发出的只是不清楚的喉音。

      但是,赫 鲁晓夫的回忆却是这样的,据安全部的人员解释说,斯大林几乎一向都是在夜里11时唤人送一些茶点进去,但是这天晚上他没有唤人。于是他们派彼得罗夫娜进去 看看。彼得罗夫娜是位上了年纪的女服务人员,她不是很聪明伶俐,但是对斯大林是忠心耿耿的。彼得罗夫娜进去看了一下,回来对安全部的人员说,斯大林同志躺 在他平常睡的那间大房间的地板上。斯大林是从床上起来跌倒了。安全部的人员把斯大林从地板上抱起来,把他放到隔壁小餐厅的沙发上。

      赫鲁晓夫在回忆录中援引安全部的人员讲述的情景和雷宾谈的情况,只有时间是基本吻合的,而事件发生的过程和牵涉的人都有很大出入。

      据雷宾讲,警卫和工作人员把斯大林安置在沙发上以后便打电话给国家安全部伊格纳季耶夫,他建议给贝利亚和马林科夫打电话。可是哪里都找不到贝利亚。没有贝利亚,马林科夫也不敢采取任何措施。因为没有贝利亚的同意,不能给斯大林叫医生,这是一条白纸黑字的规定。

      夜里3时,贝利亚和马林科夫来了。贝利亚身上散发着酒味。马林科夫脱下鞋,轻手轻脚地走近已陷入昏迷状态的斯大林。

      贝利来并没有马上叫医生,却冲警卫和工作人员大叫起来:

      “慌什么?没看见斯大林同志正在酣睡吗?都回去,不要打搅领袖睡觉?我要同你们算账?”

      雷宾回忆说,当时人们都感到,斯大林中风已8个小时左右没有得到医疗救护,而主事人却并不打算救护。他们将警卫和工作人员赶出屋外,并禁止给任何人打电话,然后就忙乱地走了。对于贝利亚的做法,后来许多人认为斯大林是被贝利亚谋害的。

      直到3月2日上午9时左右,即又过了几个小时,贝利亚、马林科夫、赫鲁晓夫以及其他政治局委员才又来到斯大林这里,实施救护的医生也来了。

      医生小心翼翼地走向斯大林身边,他碰到斯大林的手时,神经质地抖动不已。贝利亚在一旁粗暴地说:你不是个医生吗?好好扶住他的手呀。

      医生脸色煞白,为斯大林作了一番检查后说,斯大林的右臂不能动了,右腿也瘫痪了,已经失语,情况是严重的。

      这时,斯大林的女儿闻讯赶来,瓦西里几次跑到大厅,醉醺醺地喊道:

      “混蛋们,父亲是被害死的?”

      人们把斯大林抬到大房间他平时睡觉的沙发床上,那里空气好些。医生们就轮流看护斯大林的事宜作了安排。

      这时贝利亚离开大家匆匆到克里姆林宫去了几个小时,回来后,贝利亚神情沮丧地对马林科夫等人说:赶快准备关于斯大林患病的政府公告,发布病情通报。

      3月3日白天,斯大林一度恢复了知觉。虽然他仍不能说话,他的面部开始有了表情。人们用汤匙喂给他一些汤水。他举起左手指指墙壁上的东西。他的嘴角现出一丝微笑。接着,斯大林开始和周围的人一一握手,因为右手不能动,他用左手和大家握手,以表达他内心的感情。

       3月4日,《真理报》发表了“政府公告”,电台也作了广播,政府公告中说道:“3月1日夜间斯大林同志在莫斯科他的住宅里患脑溢血,溢血侵蚀了对生命起 着重要作用的脑区。斯大林同志失去知觉。右臂右腿瘫痪。丧失说话能力。心脏活动和呼吸严重失调……对斯大林同志的治疗始终是在苏共中央委员会和苏联政府的 监督下进行的……斯大林同志的重病将使他在相当长时间内不能参加领导工作。”

      在斯大林患病期间,贝利亚的表演是很充分的。他老是在旁 边转来转去。当斯大林处于昏迷状态时,贝利亚就口出不逊,等到斯大林脸上显出一些恢复知觉的迹象并使大家认为他可能清醒时,贝利亚就跪下来,抓住斯大林的 手吻起来。而当斯大林再度失去知觉闭上眼睛时,贝利亚就站起来吐唾沫。

      3月5日2时,报纸和广播又发布了一次政府公报。

      不久,斯大林的病情迅速恶化。刚刚结束值班回去休息的赫鲁晓夫和布尔加宁又立即驱车赶到现场。

      在斯大林生命的最后时刻,斯维特兰娜始终守在斯大林的身边。后来,她回忆当时的情况说:

       “临死的痛苦挣扎十分可怕。大家眼看着他忍受这种痛苦的折磨。有一个时刻——我不知实际上是否这样,但感觉如此——看来是在最后一分钟,他突然睁开眼 睛,扫视了一下所有站在周围的人。这是一道令人恐惧的目光,也许是疯狂的,也许是愤怒的,也许是对死亡和俯身站在他面前的陌生医生充满恐惧的。这目光在瞬 间把所有的人看了一遍。接着——这是一个令人不解的和奇怪的动作,我至今也不明白,但是不能忘记——他突然举起左手,也不知是向上指某个地方,还是威胁我 们大家。手势虽然令人不解,但却是威胁性的,也不知他是对谁和对什么事……”

      1953年3月5日9时50分,斯大林离开了人世。

       斯大林的去世留下了一个历史之谜。1976年,一个从苏联流亡西方的学者,被西方誉为“克里姆林宫学家”的阿夫托尔哈诺夫在德国出版了一本轰动世界的书 ——《斯大林死之谜》,他提出了“斯大林不是自然死亡,而是被人谋杀”的观点,引起世界各国读者的关注。他认为,贝利亚是谋害斯大林的主谋,此外还有赫鲁 晓夫、马林科夫、布尔加宁,正是这“四人团”加速了斯大林的死亡。

      关于斯大林被谋杀一说,并非始于阿夫托尔哈诺夫。还在斯大林去世后不久,在格鲁吉亚一些最虔诚的崇拜者中间就开始广泛流传斯大林是被谋杀的说法。在斯大林卫队或“服务处”工作的人员中也有这一说法。

       坚持斯大林是被谋杀的,还有斯大林的儿子瓦西里。根据斯维特兰娜的说法:“1953年3月2日,瓦西里也被叫到父亲身边,他也在那挤满了人群的大厅里坐 了几个小时……又喝酒、又大闹,破口大骂医生,大喊有人‘杀害了父亲’或‘正在杀害父亲’。”“父亲之死使他极为震动,他怕得要命,因为他确信父亲是给 ‘毒死’或‘杀害’的”。但他妹妹说,他已经是个病人,他得了酒精中毒症。

      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斯大林到底是如何去世的?有没有人加速了他的死亡或没有采取必要的措施阻止他的死亡?

       从上边斯大林去世前后的一系列事实,可以从逻辑上作出推断:贝利亚是希望斯大林死去的人,这一点已经很清楚。赫鲁晓夫也证实:“斯大林一去世,贝利亚就 容光焕发。贝利亚确实认为他等待已久的时刻终于到来。现在地球上已经没有任何力量能控制他,也没有什么东西能挡住他的去路,他可以为所欲为了。”

      无论如何,斯大林的去世结束了一个时代。正像斯大林1937年说的一句话:“领袖来而复去,人民却留着。只有人民是不朽的。”

      2

      抢救斯大林的当事人回忆

       1953年3月1日,斯大林躺在孔策沃别墅餐厅的地板上,已经无法尝试着爬起来了。中风发生几小时以后,斯大林身边一个人也没有。他的警卫们由于长久未 见他在别墅窗外活动的迹象而感到不安,胆怯地进入了房间。可是,他们没有权力立即召唤医生。斯大林,这位人类历史上最强有力的人物之一,不能指望得到及时 的帮助。叫医生需要贝利亚亲自下指示,找到贝利亚时又花了许多时间,贝利亚还以为,斯大林只不过是在用了过饱的夜餐后睡熟了。过了10至12小时以后,惊 惶失措的医生们才被带到垂死的领袖身边。

      许多年以后,俄罗斯医学科学院博士、资深的外科医生和脑外科专家、军医加里娜·德米特里耶夫娜·切斯诺科娃打破沉默,第一次向世人披露了在1953年3月2日至5日的几天里,作为抢救斯大林垂危生命的医学专家在孔策沃斯大林家里的一段经历:

       那天,我刚为一位病人做完手术,突然有几个人对我喊道:“加里娜·德米特里耶夫娜,请您立即出去一下……”我穿着手术大褂,戴着口罩和帽子走了出去。只 见有两位民警等在那里,他们用力地和我握了握手,示意我不要离开。我环顾一下四周坐着的医生,心里明白我是他们想要带走的最后一人。我和医生们在民警的带 领下,坐进一辆汽车离开了医院。一路上,我看到有一辆小车开过,里面有一个人向我挥了挥手,他是我同班同学弗拉基米尔·涅戈夫斯基。下车后,我从人群中找 到了涅戈夫斯基,他告诉我,是马林科夫下令召集国内著名的神经病理学家和内科医生,来此为斯大林治病。

      随即我们被带进了大厅,伏罗希 洛夫和贝利亚先后问了我在校学习和毕业后的工作情况。我也问他们,我将要去哪儿。贝利亚说我马上就会知道了。他们把我们带到了另一间房间,一起走到一张床 前。我立刻认出床上躺着的约瑟夫·维萨里奥诺维奇·斯大林。我感到十分害怕,斯大林笔直地躺在床上,脸色惨白,毫无知觉地躺了已有13个小时。斯维特兰娜 在一旁哭着。

      我上前翻开斯大林的眼皮,他的瞳孔已经放大,呼吸细微,右手瘫痪,左手略有反应。克里姆林宫的医生对我说,斯大林患的是 高血压和动脉粥样硬化引起的脑溢血。斯大林在死前不久,突然睁开眼睛,抬起左手,想说些什么,政府官员们一下子紧张起来,排成一行站在他面前等他说,但斯 大林垂下了手,什么也没说。3月5日傍晚,斯大林的心脏停止了跳动。我和涅戈夫斯基没有征求其他医生的意见,立即对他进行人工呼吸。我们两人轮流着 做,15分钟换一次,几乎做了1个小时。斯大林的心脏最终还是没有再跳动,没有呼吸,眼神散开。最后,贝利亚走到我面前说:“够了,该结束了?”他甚至试 图推开我们。

      伏罗希洛夫哭了,马林科夫比较平静,贝利亚一边对自己的助手大叫:“准备汽车、斯大林的衣服、勋章和奖章。”一边拿着制 服什么的,走了出去。其余的人也先后走了出去。斯维特兰娜在一旁号啕大哭,并请求我留下来梳理一下斯大林散乱的头发。我留了下来,把斯大林的头发往后偏右 梳理,还理了理他的眉毛。斯维特兰娜注意到斯大林的双眼没有闭拢,我就用手把他的双眼合上,可一松手眼睛又睁开,我请斯维特兰娜给我一个5戈比的硬币,她 茫然地说没有。我再次按住斯大林的眼皮约15分钟,松手后他的眼皮稍稍有点往上翻,就止住了。最后,我喝了斯维特兰娜给我的一杯茶后,离开了房间。就这 样,我在这间房间里一刻不离地呆了4天,没有好好睡过觉,只有当脚已站不稳时,才在椅子上坐一会,去盥洗室时,也得由警卫陪着。

      走到 了街上,只见贝利亚还站在救护车旁。很显然,他在等我。我被带进了车里,车里还有斯大林的尸体。到了克里姆林宫后,贝利亚抓住了我的手,一言不发,把我关 进了一间房间。我一个人在房间里坐了一夜。过了很久,恍惚中我听见隔壁有人说话,我也实在受不了了,我慢慢地走到门前,发觉门虚掩着。我开了门,穿着医院 的大褂走到街上,冻得浑身发抖,勉强回到了家。

      回到家里,我倒在床上,一动不动,整整躺了一个月。我的精神受到了极大的创伤,除了丈夫,我从未和任何人说起过这4天的经历。

      3

      斯大林躺在鲜花丛中,

      脚上穿着一双破皮鞋

       3月5日黄昏时分,列宁陵墓研究室高级研究员杰博夫教授奉命前往陵墓试验室,为已逝世的斯大林遗体作病理解剖和临时防腐性处理。工作通宵达旦,天亮以前 基本就绪。在开始为领袖着衣化妆时,杰博夫突然发现,给斯大林穿的华丽的大元帅服与他脚上的一双破皮鞋很不相称。他建议换上另外的一双,但是请示上去,贝 利来的回答是:“他没有别的鞋子。”

      就这样,当斯大林的遗体被安置在工会圆柱大厅中供人瞻仰时,在鲜花丛中,在侧灯柔和的光线照耀下,斯大林静静地躺在那里,但是他脚上仍是那双破皮鞋。由于工作人员做了一些掩饰,人们无法看到那双破皮鞋。

      4

      死后的盛誉

       1953年3月6日,清晨6时,莫斯科正处在黎明时的沉寂之中,广播电台传来播送要闻的著名播音员列维坦缓慢、低沉、悲哀的声音:“列宁的战友和列宁事 业的天才继承者,共产党和苏联人民英明的领袖和导师约瑟夫·维萨里昂诺维奇·斯大林的心脏停止了跳动。”这一消息立即通过无线电波传遍莫斯科,传遍苏联, 传遍全球,震惊了世界。

      东西方各国政府都迅速召开会议,商讨斯大林的去世会造成的时局变化。

      苏联、东欧和中国人民都为这一消息所震惊,各国上下笼罩在一片悲痛之中。

       在斯大林去世的莫斯科近郊孔策沃别墅,服务人员和警卫人员都怀着诚挚的感情和真正的悲伤来向遗体告别,这些厨师、司机、警卫、值班调度人员、园丁以及侍 候在餐桌左右的女服务员依次默默地走到卧榻旁,泪流满面,泣不成声,他们无法接受这一事实。瓦连琴娜·伊斯托明娜,人们叫她瓦列奇卡,在这所别墅里跟随斯 大林18年,她扑通一声跪倒在沙发旁,把头放在死者胸上,像村妇一样号啕大哭起来,谁也不想去阻止她。这些侍候过斯大林的人都爱他,他们的悲痛是万分真诚 的,他们至死都相信世界上再也没有比斯大林更好的人,任何东西,任何时候也不能改变他们的这种信念。

      遗体安放在克里姆林宫圆柱大厅,马林科夫、贝利亚、赫鲁晓夫、布尔加宁、莫洛托夫、米高扬、卡冈诺维奇、伏罗希洛夫等政治局委员和元帅、将军们轮流守灵。通向圆柱大厅的莫斯科各条街道,人群拥挤,人们真心实意地哀哭,悼念这位伟大领袖。

      一个处在权力之巅的伟大人物的去世,留下了巨大的历史空白,仿佛擎天柱倒,大厦将倾,人们心中一片茫然,不知道没有他的存在是什么局面。

      斯大林的遗体被解剖,经过防腐处理,被装入水晶棺,安放在红场的列宁墓中。同列宁一样,他成为社会主义、苏联人民和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精神象征。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世界各国政府要人、来宾到这里敬献花圈、花篮,对这位伟人表示悼念。无数的苏联人到这里来瞻仰这位领袖的灵墓,献上他们带来的松柏、鲜花,表达他们的爱戴之意和怀念之情。

      5

      赫鲁晓夫第一次打破了斯大林的神话

       斯大林逝世后,在苏联党内暗滋潜长着反斯大林的情感。时隔三年,到1956年,苏共二十大终于形成了大反斯大林的潮流,这个潮流的弄潮儿便是赫鲁晓夫。 1956年2月25日,苏共二十大刚结束,中央委员和代表们收拾行装,准备打道回府,临近午夜,所有的人又突然被召集到克里姆林宫,召开一次重要会议。这 是一次特别的秘密会议,赫鲁晓夫在会上做了长达四个小时的题为《反对个人崇拜及其后果》的“秘密报告”。整个会场鸦雀无声,代表们听着中央第一书记惊心动 魄的演说,如同在万里晴空爆炸的一声巨大惊雷。赫鲁晓夫第一次揭开了苏联在斯大林领导下令人瞠目结舌的大恐怖的事实,他列举了大量的事实材料说明斯大林的 粗暴、残忍、心胸狭隘、滥用职权和飞扬跋扈,在“阶级斗争”和反对“人民敌人”的名义下,成千上万的党和国家领导人被逮捕、流放、严刑逼供,不经法庭审讯 和正规调查就被枪毙。赫鲁晓夫的发言震惊了全场听众,使他们目瞪口呆,会场上不断出现一阵一阵的惊叹和愤怒的呼喊。

      原波兰著名哲学家 和思想家列泽克·柯拉科夫斯基写道:“尼基塔·赫鲁晓夫向苏联共产党,不久以后向全世界这样宣称:那个曾是进步人类的导师,全世界的鼓舞者,苏联人民的父 亲,精通科学和学识渊博的大师,最卓越的军事天才,总之是历史上最伟大天才的人,实际上是一个虐待狂患者,大规模屠杀和一个曾把苏联国家推向灾难边缘的军 事上的门外汉”。

      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第一次打破了斯大林的神话。但在当时还局限在中央委员和代表的小范围,因此是秘密的,不为 外界所知。事后,这一报告的副本送给兄弟共产党,所到之处无不为之震惊。美国中央情报局听到这一消息后,把搞到这一报告当作特大任务,终于通过以色列情报 机构以高价购得这一报告的全文,不久以后,便在《纽约时报》全文发表,这一报告便成了无人不知的“秘密”。

      赫鲁晓夫的非斯大林化遇到 了一些党的领导人的反对和抵抗,出现了曲折和反复。1959年12月21日,苏联报刊以大量篇幅纪念斯大林80周年诞辰,《共产党人》杂志这样写 道:“12月21日是约·维·斯大林八十周年诞辰。他是我党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最卓越最活跃的领导人之一。约·维·斯大林是一位杰出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 组织家,是共产主义的坚强战士,他忠实于马克思主义,献身于劳动人民的利益。三十多年来斯大林一直担任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他没有辜负党的重托,对党、对苏 维埃祖国和人民,对国际共产主义与工人运动都做出了伟大贡献。”

      1961年召开了苏共二十二大,11月17日,赫鲁晓夫登上讲台,作 了一场不留情面、措词激烈的发言,全面抨击斯大林。一些中央领导人揭发了斯大林时期种种骇人听闻的罪恶真相。大会闭幕前,列宁格勒、莫斯科、格鲁吉亚和乌 克兰代表团的代表们要求将装有斯大林遗体的水晶棺搬出列宁墓。大会为此通过了一项特别决议:“鉴于斯大林严重违背了列宁的遗嘱,滥用职权,对忠诚正直的苏 联公民进行广泛镇压,再将斯大林的水晶棺保存在列宁墓里是不合适的。斯大林在个人迷信时期的这些和其他许多行为已使得自己的棺木继续存放在列宁墓不再可 能”。决议于10月30日上午通过,10月31日傍晚执行。1961年10月31日,当赫鲁晓夫宣布二十二大闭幕时,列宁墓里已不再有斯大林的遗体了。

      6

      斯大林遗体移葬内幕

      前苏联克格勃第九局局长尼古拉·扎哈罗夫将军在莫斯科首次披露了1961年斯大林遗体移出红场列宁墓、安葬在克里姆林宫墙下的真实情况。

       当时克格勃第九局不仅担任苏联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安全警卫工作,还肩负着红场列宁墓的警卫。扎哈罗夫和克里姆林宫卫戍司令维焦宁中将已经预先知道了赫鲁晓 夫决定在十月革命纪念日前夕准备将斯大林遗体移走的消息。1961年距十月革命纪念日不远的一天,赫鲁晓夫突然召见了他们,并对他们说:“请你们听好,苏 共中央政治局马上就要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将斯大林的遗体移出红场列宁墓,新的墓址已经好了。”

      克里姆林宫卫戍司令维焦宁中将派了6名战士去挖掘新的墓坑,8名军官将斯大林的水晶棺从列宁墓中提出来送往实验室,然后再把棺柩放进墓坑。考虑到事关重大,扎哈罗夫建议维焦宁中将一定要派平时表现比较好的可靠人员。

       列宁墓的伪装是由克里姆林宫分管后勤的塔拉索夫上校全权负责,他建议用三合板将列宁墓的左右两侧都遮上,这样谁也看不到里面。此时,美术家萨威科夫在兵 工厂的车间里做了一条宽大的白色带子,上面写着“列宁”两个字,用来覆盖现在列宁墓上写有“列宁,斯大林”的地方,因为在大理石的墓座上重新修复已来不 及。

      当天18时,克里姆林宫广场戒严,士兵开始挖掘墓坑。

      大约21时许,所有成员都已经到达列宁墓。斯大林身穿大元帅军服的遗体躺在水晶棺里,8名军官慢慢将棺柩朝下放,实验室就在下面的地下室里。军官们小心翼翼地打开水晶棺的玻璃罩,又格外小心地将斯大林的遗体从里面抬出来。

       墓坑由三合板围起来,军官们轻轻地将棺柩放到墓坑里,有人按东正教的习俗抛下第一把土,接着,墓坑很快就被填平了。上面立了一块大理石的碑牌,简单地写 了一行字:“约瑟夫·维萨里昂诺维奇·斯大林1879-1953”。在修建斯大林塑像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个简易墓碑都一直立在那里。列宁的水晶棺移至 展示台中央部位,也就是1953年安葬斯大林之前的位置。士兵们将放置水晶棺的大理石基座清理干净,仅仅一个小时之前,斯大林的水晶棺还在这里停放过。

      7

      火化斯大林遗体秘密曝光

      莫斯科市民波尔什涅夫最近来到《共青团真理报》编辑部,披露一段鲜为人知的史实。

       50年代,苏联领袖赫鲁晓夫推行“非斯大林化”,1961年秋就决定火化斯大林遗体,但走漏了消息。波尔什涅夫当时是看守斯大林水晶棺的卫兵,一天同事 任卡告诉他,红场聚集了大批斯大林的格鲁吉亚老乡,准备举行阻止迁走斯大林遗体的群众大会。正说着,一群人扑上来,领头者抢夺任卡的卡宾枪。波尔什涅夫 说,那是难忘的恐怖一幕,“任卡用枪托打碎了抢枪者的头骨”。这时,“捷尔任斯基”精锐师出动了,“像扔柴禾一般,把在场的格鲁吉亚人统统扔上卡车,洒水 车则将死者血迹冲洗干净”。第二天,波尔什涅夫所在的连队受到嘉奖。斯大林也很快被焚尸扬灰,但抗议事件一直被隐瞒下来。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