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斯大林》第十一章 斯大林与毛泽东

  • 发布时间:2015-11-22 20:37 浏览:加载中
  •   作为两个大党大国的领袖,毛泽东斯大林都是历史的巨人。但是,斯大林对于毛泽东的认识和肯定经历了一个相当长的过程。

      1

      斯大林肯定了毛泽东在中共中的领袖地位

       1936年西安事变之后,远在莫斯科的共产国际领导人对中国革命的形势极为关注。1936年12月,中共高级领导人王稼祥因伤病严重去苏医治。王稼祥到 达莫斯科后,季米特洛夫特地邀请他在共产国际作报告介绍中国革命形势、长征、抗战以来的情况。王稼祥的报告使共产国际较为真实地了解了中国的情况和中共的 组织问题。王明、康生等人虽长时间呆在苏联,也在共产国际介绍过中国情况,但没有王稼祥有亲自参加长征、遵义会议的经历,也不如王稼祥了解西安事变的始 末。特别是毛泽东的领导作用,更是王明讳莫如深的。所以斯大林得到有关汇报后,决定亲自接见王稼祥。

      一天下午,汽车缓缓停在克里姆林 宫的办公楼下,王稼祥在会客室里会齐了等候接见的王明、康生和另一位中国同志,他们也都精心修饰了仪表,力求给斯大林留下一个好印象。晚11时半,客厅通 向内室的门打开了,斯大林走了出来,共产国际执委会书记季米特洛夫也同时进了客厅。等候接见的人马上起立致敬。斯大林没戴军帽,露出一头稍稍卷曲的浓发, 著名的大烟斗端在手上。他走到客厅中央,轻声说道:“欢迎你们,中国同志。”

      入坐后,斯大林转脸面向左边的王稼祥问道:“您就是刚从中国来到莫斯科的王稼祥吗?”

      “是的,我来苏联后在外地治病和疗养,不久前才回到莫斯科。”王稼祥用俄语回答这时,王明在苏联时是中共局去共产国际代表,并任共产国际执委会委员,不愿意王稼祥成为斯大林谈话的中心,便不时用俄语插话,主席团委员和候补书记康生也不甘落后。

      听到大家的问候,斯大林很是高兴,说:“你们都能讲俄语,有的还讲得很好。这倒节省了我们翻译人员的劳动了。”

      寒暄之后,斯大林以他特有的一句一停的缓慢语气,简要地对中国党和中国革命表示了肯定和支持,认为长征到达陕北根据地,是一件可喜的历史大事。说到这里,他转身问王稼祥:“现在你们一共有多少军队?”

      王稼祥刚要开口,王明抢上一句:“大概还有30多万人。”

      王稼祥不满地扫了一眼,当即进行纠正说:“哪里!是3万人,而不是30万人!中国工农红军在敌人的围剿'和长征过程中,遭受了严重的创伤,到达陕北后,只剩下3万多人。”

      斯大林有点奇怪又看着康生,意思是想让他再证实一下,但是康生却没有吭声。

      斯大林含上烟斗,吐着烟雾,过了一会儿,才一字一句地说:“我们共产党人,应该重视的首先是军队的质量,我们要的是真正拿枪的红军战士,是都能打仗又勇敢顽强的战士,而不仅仅是会吃粮食的人……”

       接着,斯大林又问起红军目前的情况。王稼祥作了简要报告,其中特别提到了毛泽东领导红军的功绩。这时自从遵义会议以后,中共在以毛泽东为核心,逐渐走出 困境,胜利地完成了长征,斯大林已经有所闻,王稼祥的介绍使他对毛泽东有了进一步的认识,最后他说:“你们的红军,在毛泽东同志的领导下,是一支胜利的军 队,你们正在进行的抗日救国统一战线工作,也是正确和成功的。”

      在中国同志点头之后,斯大林又恢复了一字一顿的电报式谈论:

      “共产党人,不必担心在民族斗争的浪潮中会被淹没掉,而应该积极参加和领导这场斗争,在伟大的斗争洪流中,显示自己的力量和作用。这就是我的看法。”

      他说完后,请季米特洛夫说,季氏没有多谈,只表示斯大林的指示很正确,应该很好领会和贯彻。斯大林将烟斗装进口袋,表示会见结束。最后,他留下一句话:“请你们把我的话转告毛泽东同志,并祝他身体健康!”

       1937年11月29日,王明先于王稼祥回国。提出了一系列的右倾错误观点。政治上,过分强调统一战线中的联合,影响独立自主原则的贯彻;军事上,对党 领导的游击战争的作用认识不足,不重视开展敌后根据地的斗争;组织上,不尊重、不服从以毛泽东为核心的中央领导。毛泽东、张闻天等中央领导人为顾全中央的 团结统一,没有立即对王明提出批评。为了让共产国际更了解中国的实际和国共两党的情况,1938年3月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军事总政治部主任任弼时 受中共中央委托乘飞机取道新疆到达莫斯科,向共产国际交涉军事、政治、经济、技术人才问题。

      4月14日,任弼时代表中共中央向共产国际提交了《中国抗日战争的形势与中国共产党工作与任务》的书面报告。

      5月17日,他又对这个报告作了补充说明。

      任弼时在报告中着重阐明中国共产党是怎样在以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领导下,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的。他在汇报时反复指出:毛泽东最善于把马列主义的普遍真理同中国革命的实践相结合,毛泽东的正确,已经完全为中国革命实践所证明,只有“毛泽东才是中国共产党的领袖”。

       同时,任弼时还多次拜会斯大林,并与莫洛托夫、曼努伊尔斯基、皮克、库西宁等共产国际领导人会谈,向他们汇报中国革命的情况。他着重介绍毛泽东关于中国 不是先夺取城市,而是先占领农村广大阵地,由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革命道路,对于共产国际支持毛泽东及其思想起了重要作用。

       任弼时向共产国际递交的报告以及他向共产国际领导人分别作的汇报,使共产国际第一次比较全面和深入地了解到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以及国共两党关系的实际状 况。共产国际从近一年来中国抗战的实践出发,逐步认识到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共中央所坚持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方针是正确的,有效地制止了国民党蒋 介石“溶共”的企图。尤其认识到八路军和新四军在抗战中的作用,有力地牵制了日本帝国主义对国民党正面战场的进攻,这一切完全符合共产国际所制定的对付德 意日法西斯的总体战略。因此,共产国际赞同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共中央所采取的独立自主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和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方针。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