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斯大林》第九章 斯大林政治对手的死亡之谜

  • 发布时间:2015-11-22 20:37 浏览:加载中
  •   在列宁之后,斯大林遇到过许多强有力的政治对手,伏龙芝、哈图切夫斯基、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托洛茨基、布哈林……但是,他们大多数都壮年身亡,死得不明不白,留下了许多令人难解的谜团。

      1

      手术台上的阴谋——伏龙芝元帅之死

       伏龙芝是俄共重要的军事将领,负有盛名。因为过去长期从事艰苦的地下工作,加上苦役的折磨和战伤,他的身体健康受到严重损害。1916年,伏龙芝做了切 除阑尾的手术。但在此以后,胃肠时常感到疼痛,经过保守的饮食疗法和休养,病情有所好转。1925年上半年,伏龙芝在一次汽车事故后,自我感觉不佳。8月 17日,伏龙芝在军事学院高级班毕业典礼上作报告时,胃溃疡病突然恶性发作,他以他特有的那种毅力忍受着疼痛……9月上旬,伏龙芝从汽车出来时又摔伤。

       鉴于以上情况,9月7日,苏联人民委员会建议伏龙芝去克里木和姆哈拉特疗养。在那儿,伏龙芝的病情恢复很快,有时甚至还能去狩猎。9月底,伏龙芝又被俄 共中央电召回莫斯科,进行“专家会诊”和接受“进一步的有效治疗”。伏龙芝感到中央这样做,是对他的“莫大关怀与信赖”,于是高兴地回到了莫斯科。

       斯大林对伏龙芝的病情表现出非同寻常的“关心”,成立了中央治疗委员会,还把著名的医生罗扎诺夫教授召去谈话。伏龙芝回到莫斯科后,立即被送进克里姆林 宫医院,等候专家会诊。随即,专家会诊小组的名单出来了:罗扎诺夫、布尔金科、马尔德诺夫、普列特涅夫、费多罗夫、格列柯夫等教授。令人诧异的是,参加会 诊的一些人不是医治这类疾病的专家。

      10月23日下午,第二次会诊结束后,专家们“诚恳”地建议伏龙芝将军采用手术疗法。伏龙芝深感诧异。

       众所周知,治疗胃溃疡可以采取手术疗法,也可以采取保守疗法。有经验的医生都清楚地知道,只有在保守疗法无效的情况下才采用手术疗法。伏龙芝过去两次犯 胃溃疡,都采取保守疗法,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伏龙芝的私人保健医生深知伏龙芝对麻醉药物阿芳酊极度过敏,坚持不同意使用手术疗法。

      “可是,手术疗法可以根除您的病痛,您将永远不必再为它操心……”专家对伏龙芝说道,“何况中央政治局也是赞同中央治疗委员会的建议的。”

       为什么在保守疗法效果显著的情况下,专家小组做出手术的决定呢?显然有某种外部压力在强迫专家们违心地做出错误的决定。关于伏龙芝的病情提交中央政治局 讨论过,斯大林和陆海军副人民委员伏罗希洛夫坚持进行手术治疗。甚至,这次手术的手续是中央治疗委员会办的,根本没有经过卫生人民委员部。

      两次会诊的决定使这位英勇的将军很是为难。他感到大祸临头,死期将近。如果拒绝手术,他将被世人指责为胆怯和犹豫,伏龙芝只得勉强同意进行手术。

      手术前的几天,集团军司令员、伏龙芝的战友加姆布尔格来看望他。这时伏龙芝的情绪很低,预感手术会不顺利,他对加姆布尔格将军说他已经犯了无可挽回的错误,轻率答应了进行手术。

      伏龙芝忧伤地对老友说:

      “我必将死在手术台上……”

      加姆布尔格劝慰道:“不,请您别这么说。既然您不愿意做手术,就拒绝进行手术吧?生命要紧啊?”

      伏龙芝摇了摇头,苦笑地说:“斯大林同志坚持进行手术,他说这样便可以一劳永逸地摆脱胃肠痛。我决定还是上手术台……”

      沉默片刻,伏龙芝从枕下抽出一封信递给加姆布尔格。

       “一旦出了意外,就把这封信亲手交给我的索尼娅,并捎给她一个口信,就说伏龙芝在临死的时刻,什么也没想,什么人也没有想,就只想到她一个人……常常地 怀念着她……我无法补偿一生中对她——一个军人妻子所欠的情谊……另一件事,我死了以后,把我的骨灰葬在舒亚,我对这座城市有着特殊的爱。工人们会经常来 到我的墓上,回忆起1905年那暴风雨般的日子……”

      1925年10月29日,波特金医院为伏龙芝将军进行了手术。手术由罗扎诺夫教 授主持,参加手术的有格列诺夫教授、马尔德诺夫教授和奥奇金医生等。虽然当时已经有效果更好的麻醉药——醚,但是,手术采用的麻醉药是氯仿,麻药对伏龙芝 的作用很差,使他不能在麻醉下入睡。罗扎诺夫教授决定将氯仿的量加倍,这显然对伏龙芝的心脏有极大的危险。

      12点40分,手术开始。 当医生们打开伏龙芝的腹腔后,马上就发现手术是完全没有必要的:没有发现任何溃疡,只在治愈处有一个小瘢痕。但是,伏龙芝的心脏根本受不了增加一倍剂量的 氯仿,他的情况急转直下……晚上5点,斯大林和米高扬来医院探望伏龙芝,但医生没有让他们进去。

      斯大林写了一张纸条:

      好朋友?今晚我们?穴我和米高扬?雪来到罗扎诺夫同志这里。我们想进去,他不让我们进去——这个瘟神。我们不得不屈服于压力。别难过,好朋友。敬礼。

      我们还要来,我们还要来……

      科巴?穴斯大林在党内用的名字?雪

      但是,10月31日凌晨5点40分,伏龙芝的心脏就停止了跳动。一代名将就这样死在手术台上了。

       1925年11月1日,《真理报》发表了苏联政府的通告:“苏联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米哈伊尔·瓦西里耶维奇·伏龙芝于10月31日清晨在手术后因心脏麻 痹逝世。”随后,报纸发表了伏龙芝病理解剖报告。报告提到:“已愈合的十二指肠圆形溃疡处有明显的瘢痕收缩……在胃通向十二指肠上部的幽门处有新旧不等的 浅表溃疡。急性化脓性腹膜炎。心肌、肾、肝均有实质性变性……”同时,《真理报》也发表了内容含糊不清的《病情结论》,说道:“伏龙芝的病,一方面是十二 指肠圆形溃疡修复后又引起瘢痕的扩大……另一方面,由于1916年动盲肠手术时留下的腹膜炎症。1925年10月29日进行的十二指肠溃疡手术引起了原有 慢性炎症的急性发作,导致了心力迅速衰竭和死亡。经过解剖,还发现大动脉和小动脉发育不全和甲状腺肿大。据估计,这些乃是引起肌体对麻醉药反映不良的原 因,同时也是肌体对感染抵抗力较弱的原因。”

      但是,对于伏龙芝元帅的非正常死亡,广大党员心存疑虑,伊万诺沃-沃兹涅先斯克市的共产 党员强烈要求建立一个调查伏龙芝死因的专门委员会。在此情形下,苏联官方赶紧在《真理报》上发表了几篇纪念伏龙芝的文章,还刊登了《伏龙芝同志的病历》, 表明进行手术是应该的,也是伏龙芝所赞同的。11月3日,专家会诊小组成员之一格列柯夫教授在《消息报》上发表谈话:

      最后一次会诊是 在10月23日。我们把这次会诊的全部细节都告诉了伏龙芝同志。……虽然我们把手术可能产生的不良影响都告诉了伏龙芝同志,但他还是择了手术疗法——他也 是想根治胃溃疡的,他不想因病而耽搁工作。伏龙芝同志要求手术尽快进行……显然,手术的不幸结果是由于患者身体的一些特点造成的,革命和长期指挥战争已经 使我们敬爱的这位人民委员的身体变得很衰弱了……

      如果有人要问:不进行手术行不行?现在,我明确地告诉大家:如果对伏龙芝同志不进行手术,那么他的病是不可能治好的,他将不可避免地受到死亡的威胁,甚至于是突然死亡的威胁。

      尽管这并没有消除人们的疑虑,但是关于伏龙芝安葬地点的问题,政治局里进行了讨论,结果颇让人欣慰。鉴于伏龙芝为党为国家建立了丰功伟绩,决定将他埋葬在莫斯科红场、克里姆林宫墙下。

      伏龙芝将军的妻子索菲娅·阿列克谢耶夫娜,因丈夫的去世而过于悲痛,在一年后也死去了。

      伏龙芝在取代托洛茨基担任苏联军事人民委员仅几个月,就在1925年秋去世,疑点颇多。是斯大林下令杀害伏龙芝吗?从苏联文学月刊《旗帜》的编辑们在解释鲍里斯·皮利尼亚克的小说《不会黯然失色的月亮》的前注中,可以有理由相信斯大林是这样做的。

      皮利尼亚克所写的小说时隔60年之后在《旗帜》上重新刊登。

      皮利尼亚克的小说1926年5月首次发表在《新世界》月刊上,立即轰动一时,但不久,这一期刊物马上从大多数订户手中被没收。小说的主人公是一位名叫加夫里洛夫的红军指挥员,他被迫违背自己的本意去接受一次完全没有必要的外科手术,并在手术中死去。

       前注中说,这个故事几乎肯定是根据伏龙芝1925年10月31日“在手术台上意外死亡”而构思的。伏龙芝患有胃溃疡。前注中援引了伏龙芝的朋友和战友在 1965年发表的回忆录说,伏龙芝自己不愿意做手术,只是在斯大林的坚持下才同意做手术。《旗帜》月刊的编辑说,毫不奇怪,发表皮利尼亚克的小说造成了公 开流传的这样一个说法:“这个小故事主要是针对政治阴谋的,政治阴谋在以后发展为1937年的大规模镇压,受害尤其严重的是列宁的布尔什维克老战友。”皮 利尼亚克在1937年被捕并被枪毙。

      2

      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之死

      苏联最高法院宣布撤销1936年对所谓反党集团首领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的判决,予以平反昭雪。那么,当年他们是如何被定罪和处决的呢?1988年4月出版的苏联前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奥尔洛夫所写的《斯大林秘闻》一书中,披露了其中内幕。

      季诺维也夫是俄国工人运动和布尔什维克党早期著名的政治活动家和领导人、共产国际执委会首任主席。加米涅夫是苏俄著名的国务活动家和领导人,曾任共产国际执委会候补委员、苏联人民委员会第一副主席等职。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