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始皇——叱咤风云的千古一帝

  • 发布时间:2015-10-23 18:32 浏览:加载中
  •   公元前210年的夏天,一支浩浩荡荡的车队,从湖北云梦出发,沿长江到虎丘山,再往会稽进发。原来,这正是秦始皇第五次出巡。

      按 照秦始皇的本意,他准备从会稽取道临淄,尔后西返咸阳。但是,车驾到达平原津,秦始皇突然腹痛如搅,不一会儿,即昏了过去。李斯见秦始皇龙体日益沉重,又 无良方,他急了,催促御官,快马加鞭,速速返回京师。好不容易赶到沙丘,秦始皇病情突然加剧,幸好沙丘有赵国原来的行宫,他们就在沙丘暂时停歇了下来。秦 始皇喘息着,下令李斯、赵高、蒙毅晋见。

      李斯来了,忧戚不安;赵高来了,心怀鬼胎。蒙毅未曾来到,他因奉赵高假传的秦始皇之命,去远地深山,为秦始皇寻找仙药去了。当秦始皇问蒙毅为什么不来时,赵高忙说:蒙毅因见大王有病,亲自去寻找仙药,以求大王长生不老。

      秦始皇长吁了一口气,悲声叹道:仙药仙药,仙药却在何方;长生长生,50岁就得寿终;不老不老,阎王殿上报到。真是天命不可违,寿命难强求呵!唉,看起来,阎王给我的时间太有限了,你们快取纸和笔来,我要写遗诏。

      李斯赶忙取过一支狼毫毛笔。秦始皇触景生情,不禁又想起扶苏和蒙恬来。原来,这支毛笔,正是由蒙恬亲手制作,扶苏派专人送来的。

      这时,李斯早已于榻前案头,铺好了一块白绸,摆好了新研的浓墨。

      秦始皇执笔在手,颤颤抖抖地在白绸上写道:朕将已矣!立扶苏为太子,赐胡亥以死。以兵属蒙恬,与丧,会咸阳而葬。写毕,叫赵高拿来玉玺,在绸帛上按了下去,那手竟再未抬起……一代雄主秦始皇,就在这出巡途中,在这沙丘宫里,找到了自己永久的归宿。

           【平叛长安君】


      公元前251年,秦昭王薨,太子安国君立为王,华阳夫人为王后,子楚(异人)为太子。

      安国君为王一年而薨,谥为孝文王,太子楚(异人)代之,是为庄襄王。……庄襄王元年,以吕不韦为丞相,封为文信侯,食河南雒阳十万户。

      庄襄王即位三年,薨,太子政为王,尊吕不韦为相国,号称仲父。……(引自《史记》)。

      这个时候,正是吕不韦的黄金时代。

       时光一晃八年,秦王政已经20出头。他出落得一表人材,八尺的个头魁伟雄壮,蕴藏着无限的生机与活力。一双浓眉大眼之下,已经透露出君王应有的威严,处 处流露出自己的思想与意志。他敏锐地感觉到,秦王朝一统天下的时机已经成熟,于是,欲出兵伐赵。吕不韦建议以长安君成为将,樊于期副之。秦王政准之,但先 让蒙骜与张唐两人带领精兵五万攻打赵国,让成峤与樊于期带五万精兵接应。

      秦国大军就这么出征了。秦王政不时派人去打探消息,亲自运筹帷幄

      前线的消息不断地传来:

      探马报——蒙骜已出函谷关,取路上党,直取庆都,在都山安营扎寨了。

      探马报——成峤已在屯留扎营,准备接应。

      探马报——赵国已派出庞为大将,率领10万大军,在尧山与秦军激战。

      探马报——张唐已被赵国击败。

      探马报——蒙骜救应张唐,已同回都山大寨,等候援军。

      一切都在预料之中,赵国也不好惹。秦王政庆幸自己想得周全,就看成如何策应了。探马报——因不见救应,蒙骜已派张唐去屯留催促。

      该死!秦王政的眉头皱起来了,胆敢贻误军机!

      等到探马再报长安君成已起兵造反,秦王政怒不可遏,暴跳如雷。

      原来,这樊于期虽只一介武夫,却早存有野心。这次天作合,秦王竟派他与王弟成一起出来,手中不仅有五万精兵,而且有了王弟成这张王牌,他岂肯轻易错过?所以大营在屯留扎下之后,他一直在寻找机会与借口,策动成兵变。

       张唐失利,他以为时机已到,故等到成催促他商议接应之策时,他不仅接兵不动,而且借机向成挑唆说:有件事,我不能不对你说了。这事可涉及你父母的隐私 了。你的母亲赵姬,原本是赵国的美女,吕不韦在赵国做生意的时候看中了她,取她作了妾。当时,你父亲庄襄王在赵国当人质,吕不韦为了自己的飞黄腾达,结识 了你父亲,当时,赵姬已有身孕,后来这个孩子生下来了,那就是你现在的哥哥秦王政。你们虽为手足,却是同母异父,要说真正的王家骨血是你而不是秦王政。

      成被挑得脸一阵红、一阵白,这会儿早已铁青了,气不打一处来,原来是欺我年幼,如此算计于我!可他一时又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只得请教樊于期说:那按将军之意,我现在如何是好呢?

      樊于期说:凭你的地位,难道还没有号召力?凭你手里现有的五万精兵,难道还不够有实力?你要想与秦王政抗衡,我一定支持你,恢复嬴氏江山,就在此一举了。

      好,我干!成逞勇了。他拔出宝剑,用力挥去,案桌登时飞走一角。他厉声说:我若不杀吕氏父子,不恢复嬴氏江山,誓不为人!

      于是,由樊于期亲自执笔,迅速起草了一道讨伐吕氏父子的檄文——长安君成布告中外臣民如悉:

      传国的要义,全在于正统的继承;复宗的罪恶,莫过于阴谋的颠覆。文信侯吕不韦,不过阳翟一商人,竟然窥伺秦国的王位。今秦王政,实非先王嫡嗣,而是吕不韦的儿子。吕不韦以怀孕之妾赵姬,巧惑先君,继而以他与赵姬的奸生子,乱了帝王家的血统。

       吕不韦以重金设奇策,以篡权谋位为目的。孝文王与庄襄王相继驾崩,死得不明不白,令人疑窦丛生。而连着三位君王执政,均由吕不韦一人大权在握,有谁能与 他抗衡?当今秦王政,哪是什么真命天子,偷梁换柱之中,嬴氏天下早成了吕氏天下。而今吕不韦被尊为仲父,有朝一日,他必然取而代之。社稷将危,人神共怒, 我身为先王嫡嗣,毅然举义,大军所至,实为伸张正义,翦除国贼,望檄文到日,秦国臣民,同仇乱忾,为国效命!

      这道淋漓酣畅至极的檄文,很快四下里传布开去。秦国臣民,对这段宫廷秘事早有风闻,又见王弟出面的这份说得头头是道的檄文,不信的也早都信了,只是慑于吕不韦之威不敢轻举妄动,只是静待观望而已。

      樊于期又借机将屯留附近的精壮收编入伍,扩充兵力,开始了讨伐之举,一举攻克了长子,又一举占领了壶关,准备再浩浩荡荡地杀回咸阳。

      秦王政闻变,正气得七窍生烟之际,张唐已带了檄文,星夜赶回咸阳禀告。秦王政读了檄文,浑身乱抖,好一会方镇定下来。他略一沉思,即拜王翦为大将,桓、王贲为左右先锋,率十万大军,讨伐长安君成而去。

      樊于期列阵城下。王翦兵马,亦已摆下进攻之势。阵前,王翦大骂樊于期。

      樊于期恼怒至极,大喝一声,挥动长刀,冲进王翦阵内,大砍大杀起来。秦军见樊于期勇猛,纷纷披靡,樊于期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王翦命令将士奋力围捕,几次都不能取胜,损兵折将,颇为狼狈,眼见天色已晚,只得鸣金收兵。

      第二天,王翦一面同末将杨端和商定了破敌妙计,另一面让桓、王贲各领一支人马,分别去攻打长子与壶关城,自己依然攻打屯留,兵分三路,让樊于期无法接应。

      几天过去了,王翦获悉,桓与王贲已分别攻克长子与壶关,于是便率兵大肆攻城。

      樊于期急急披挂迎战。几个回合,就将秦军杀了个落花流水。秦军溃退,樊于期穷追不舍,非要杀秦军个片甲不留……城外,樊于期率军追杀;城里,早已潜入的杨端和正伺机用计。一见樊于期挥军而去,他即匆匆去见长安君。他以前曾是长安君的门客。

       一见长安君,他便呈上王翦的密信。成赶紧拆阅,只见信上说——你与大王本是亲兄弟,大王封你为长安君,够显贵的了,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却要轻信那些无 稽之谈,做那些令亲者痛仇者快的事,自取灭亡,岂不可惜?如果你能将首犯樊于期亲手斩了,你自己悔过认罪,我可以求大王免你的罪。如果你迟疑不决,恐怕到 时后悔就来不及了。

      成读罢,泪流满面,说:樊将军是个勇敢正直的人,我怎忍心杀了他呢?

      此时,只见樊于期正拍马败回,欲进城来。原来,樊于期在拼命追杀之际,突然中了王翦的埋伏,被杀得大败而归。

      成刚要吩咐军士去开门,不料杨端和已拔刀在手,逼住成,对城下的樊于期厉声喝道:长安君已率全城投降,樊将军何去何从,请自便吧!

      杨端和又从袖中扯出一面早已准备好的降旗,递给了成,逼令他让军士快快升起,成见大势已去,无可奈何,照办了。守城将士见此情景,都纷纷缴械。

      樊于期见城内降旗升起,成无动于衷,好一阵,才稍稍清醒过来,直气得破口大骂:好个成小儿,把你个没用的东西,你以为你投降了就有活路了?你等着吃好果子吧!秦王要是能饶了你,我倒着走给你看!骂毕,气哄哄回身杀去。

      王翦兵马层层围着樊于期,本可以轻而易举置樊于期于死地,只因秦王有令,务必活捉樊于期,他要亲自手刃。加之樊于期十分骁勇,他左冲右突,无人可挡,王翦的兵马又不敢轻易伤他,竟被他杀开一条血路,直奔燕国而去。

      长安君归降了。城门大开。王翦兵马入城。

      长安君成被软禁在公馆里。王翦派辛胜前往咸阳告捷,并请定夺如何发落成?成的心里,尚残存一线生望。

      但秦王政龙颜震怒,他下令,以赏金千斤,食邑十万户的重赏捉拿樊于期!马上灭樊于期的九族!对于成,辛胜将军转达了王翦将军的求情之意,这不仅没有平息他心头的忿怒,反而促使他痛下杀心。这种兄弟,留之何益?他下令:迅速将成就地正法!

      然而,辛胜刚要起身,太后却闻讯而至。她还怕独力难挽这个狂澜,来之前,又差人去搬吕不韦了。

      秦王政一见太后,也不禁吓一跳,太后卸却了头面装饰,披头散发,完全是个囚人的样子!啊,母后是代弟弟长安君领罪来了,但是成大错已经铸成,母后能够挽回吗?无论太后怎么说,秦王政只是不允。

       僵局,被吕不韦的到来打破了。吕不韦知道自己出面求情也是白搭,不过他倒有心试一试。果然,秦王政连听都不想听。他的意思还没说完,秦王政就打断了他, 而且说得很不客气:这个大王究竟是你当还是我当?我当,就得听我的!如果连这种反贼都不杀的话,恐怕所有的王亲国戚都该造反了!……好!吕不韦表面尴尬, 心里却赞叹着。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