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节 王朝终结(3)

  • 发布时间:2015-09-25 11:15 浏览:加载中


  •    秦二世二年(公元前208年)七月,李斯一案结案,判处腰斩于咸阳市中。行刑的那天,李斯被带出监狱大门,与他的二儿子一同被押赴刑场。途中,李斯回首 对二儿子说:“我想要与你再次牵着黄狗一道出上蔡城的东门到郊外去追逐狡兔,还能够做得到吗?”说完,父子二人抱头痛哭,李斯父母、兄弟、妻子的三族均被 诛杀。

      一生追逐富贵的李斯,害怕扶苏即位后自己与子孙会因此而失去爵禄,与赵高合谋篡改遗诏,杀害扶苏、蒙恬,立胡亥为帝;后来为免祸又向二世献督责之术,坑害群臣与百姓,最终免不了被赵高陷害致死,失去的何止爵禄,实属咎由自取,这便是李斯的可悲下场。

      取代李斯成为丞相的,不言而喻,当然是赵高了。赵高为了向群臣显示自己无上的权力,并在二世皇帝面前炫耀自己,便耍弄了个小权术。这件事从古至今,流传很广。有一天,赵高指着二世皇帝面前的一只鹿对二世皇帝说:“这是一只马。”

      二世皇帝听后笑了笑说:“丞相,别开玩笑了!明明是鹿,怎么把它说成是马呢?”

      赵高并不示弱,他请周围的人出来作证。有的人一言不发,有的点头称是。当时凡正直地指出是鹿的人事后都暗地受到了惩罚。自从这件事以后,对赵高的言行,再也没有人敢出来唱反调了。

      二世皇帝三年(公元前207年),刘邦率领数万军队攻占了关中南边的武关(今陕西省商县),直指咸阳。武关一破,咸阳危在旦夕。

       赵高曾对二世皇帝说过“关东的盗贼没什么了不起”,可现在他称病躲在家中不肯出来。也在这个时候,二世皇帝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左边的拉套马被白虎咬死 了。二世皇帝于是命人占卜,得知原来是泾水在作怪。为此,二世皇帝亲临泾水边上的望夷宫斋戒,祭祀泾水,把四匹白马沉入水中。另外,二世皇帝还派使者到赵 高家,责问他盗贼究竟为什么竟发展到如此地步。

      赵高见二世怪罪下来,很是恐惧,便暗中与女婿、咸阳令阎乐和弟弟赵成谋划说:“今上不听从我的劝谏,现在形势危急,想要归祸于我们家族。我想要废掉今上,另立公子婴为帝。公子婴仁慈节俭,百姓都听信他说的话。”

       赵高一伙谋划已定,决定发动宫廷政变。使令郎中令赵成为内应,诈称发现有一伙强盗,令咸阳令阎乐召集卫戍部队追捕盗贼,暗中却把阎乐的母亲安置在赵高家 中,然后便声称盗贼劫持了阎乐的母亲。阎乐以追捕劫持母亲的盗贼为名,带领千余名宫廷卫士与卫戍部队直奔二世所暂居的望夷宫。到达望夷宫殿门,首先将守卫 宫门的卫令、仆射捆绑起来,贼喊捉贼地说道:“强盗已窜入望夷宫,为何不予以制止?”

      “整个宫殿的四周都有卫士巡行防守,戒备甚严,怎会有盗贼窜入宫中?”卫令回答。

       阎乐不由卫令分说,当即将卫令斩首,带领士卒闯入宫殿大门。入宫后,士卒们一路射杀,宫中的郎官、宦者都很恐慌,有的逃走、有的格斗,格斗者都被杀死, 死者有数十人之多。郎中令赵成、咸阳令阎乐一同进入后宫,放箭射秦二世的御帐。二世大怒,召左右侍臣捉拿叛贼,侍臣们恐慌而不敢格斗。其中只有一名宦者服 侍二世,不敢失职离去。二世躲入内殿,对侍者说:“你为何不早些告知我,以至于到了今天这种地步!”这个宦官回答说:“臣不敢说话,所以才得以保全性命; 假使臣说话,早就被杀了,怎么能够活到今天服侍圣上。”

      秦二世与宦者对话时,阎乐已率领士卒闯入内殿,上前数落二世的罪状,说道:“足下骄横放纵、滥杀无辜、无道昏君,天下已共同背叛,你快快自做打算吧!”

      “我可以见丞相一面吗?”二世问。

      “不可。”阎乐答。

      二世说:“我甘愿退位,得一郡之地为王,可以吗?”

      阎乐不允许。

      二世又说:“我甘愿为万户侯,可以吗?”

      阎乐不允许。

      二世又说:“我甘愿与妻子为平民百姓,像诸公子那样。”

      阎乐见二世唠叨没完,便直截了当地对二世说:“我是受命于丞相,替天下百姓诛杀你。你提出的那些请求,臣不敢替你传达。”

      二世皇帝万般无奈,只好自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是他,把秦始皇建立的秦帝国推进了罪恶的深渊。预言记录图书上所说的“亡秦者胡也”的“胡”字,不是指少数民族的“胡”,而是指胡亥。二世皇帝胡亥,以庶民的身份,被埋葬在杜南边的宜春苑。宜春苑,是盖有离宫的地方。

      再说,阎乐一回来,赵高马上把大臣和公子们召集在一起,告诉他们二世皇帝已经被除掉了。赵高这样说:“秦朝原先只是个王国,因为秦始皇得了天下才开始称皇帝。现在六国已再次独立,而秦朝的领地也在日益缩小。所以,不能再徒有虚名地称皇帝了,应该仍旧称王才符合实际。”

      按照赵高的安排,子婴继承的并非是三世皇帝的皇位,而只是个秦王的王位罢了。赵高要子婴先沐浴斋戒,然后在祭祀先王神灵的宗庙里举行登基仪式。

       公子婴的身份,秦二世兄长之子,秦二世即位后谋划诛杀大臣与诸公子,子婴向秦二世劝谏说:“臣听说赵王迁杀害赵国的良将李牧而任用颜聚,燕王喜暗中采用 荆轲的阴谋违背与秦国立下的盟约,齐王建杀其世代忠臣而采用国相后胜的建议。这三位国王都是因为改变固有的制度而丧失自己的国家,而且身遭祸殃。今蒙氏兄 弟是秦的大臣谋士,而主上却想要除掉他们。臣以为不可如此。臣听说虑事不慎重者无以治理好国家,单凭个人的智谋不能保存住君位。诛杀忠臣而任用无有节义德 行的人,是内使群臣不相信,外使斗士离心离德,臣私下以为不可如此。”

      秦二世听不进子婴的一片忠言,还是派御使赐蒙毅、蒙恬死,蒙氏兄弟二人为不辱先人、不负秦国而含恨自尽。

       赵高谋害李斯、秦二世,公子婴在秦帝国宫廷内的血雨腥风之中被立为“秦王”,不能不感慨万千,忧心忡忡。他深知赵高既能杀害李斯和二世皇帝,自己的性命 亦是朝不保夕。赵高立子婴为秦王,令子婴斋戒,到宗庙拜祭祖先,接受皇帝玉玺。在斋戒的5日期间,子婴与宦官韩谈以及自己的儿子谋划说:“丞相赵高杀二世 皇帝于望夷宫,担心群臣愤起诛杀他,便佯装申明大义,立我为秦王。我如果声称有病不去宗庙接受玉玺,丞相必定前来请我,来到后则将他杀死。”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