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节 王朝终结(2)

  • 发布时间:2015-09-25 11:15 浏览:加载中


  •   自从听了这番进言,二世皇帝便不上朝了,政治上的一切事情都由赵高一手遮天。

      丞相李斯对此十分不满,赵高知道后便又耍弄奸计,故意跑到李斯那儿,煞有介事地说:“关东地方群盗很多,而天子居然全无所知,整天抓民佚营建阿房宫,还让人找一些猫狗一类无用的东西来玩乐。我早就想进谏了,只是官位太低。这下你正好可起大作用了,你为什么不进谏呢?”

      李斯说:“我当然得进谏了!我很早前就想过这件事。但是,近来天子不上早朝,一直在深宫里面,我有话也没法告诉天子,想见天子也没有机会。”

      赵高听后假惺惺地说:“丞相真要进谏的话,我瞧准天子有空时就通知你。”

      过后不久,有一次,赵高估计二世皇帝正由美女陪着在饮酒作乐,便告诉李斯说:“现在天子有空,可以去上奏了。”

      李斯听后便直奔宫门而去。其结果可想而知,李斯不但没有见到天子,反而惹得二世皇帝一肚子不高兴。秦二世心想:“我一天到晚都有时间,丞相你也不来见我,可偏偏我想要轻松一下的时候,你就瞅准这时来了,说什么有要事上奏,丞相你到底是在蔑视我呢?还是在耍弄我?”

       赵高在秦二世身旁,见状便火上浇油,乘机大讲李斯的坏话。他说:“这还了得?当年在沙丘,丞相也参与了密谋。现在,陛下登上了皇位,而丞相的地位却丝毫 没有提高。他肯定是打定主意想当王侯,让陛下封给他领地。再有,以前因为陛下没有下问,所以我也不便说出来。丞相的长子李由是现在三川郡太守,而楚地群盗 陈胜一伙都出生在丞相故乡一带。因有这层关系,楚地群盗极其猖獗,他们通过三川郡时,李由只是守城而不出来迎战。有人传说李由与群盗互通书信,我现在还没 抓到证据,所以暂时没有报告。另外,丞相因为负责朝政,所以权势也已经超过陛下了。”二世认为赵高讲得很对,想要立案审问李斯,又担心情况不够确实,便派 人立案调查三川郡守李由与盗贼私通的情况。

      李斯闻听二世派人调查长子与盗贼私通,这才如梦方醒,知道向皇帝进行劝谏以来一些蹊跷的事 情是赵高从中设计陷害自己,决定面见二世。当时秦二世在甘泉山的离宫观看摔跤和说唱滑稽剧的表演,李斯没有被召见。于是,李斯上书对赵高进行攻击说:“臣 闻知:臣比拟于君,与国君势均力敌,无不危害于国;妻妾比拟于丈夫,无不危害于家。今有大臣于陛下面前擅专利害,与陛下无有不同,这是极大的不利。当年子 罕于宋国为相,亲自主管刑罚,威行国内,终于弑宋桓侯。田常为臣于齐简公,于国内爵位最高,私家财富与公室相等,又向百姓施以恩惠,下得百姓之心,上得群 臣之举,终于弑简公于朝,篡夺齐国政权。这都是天下无人不知的。如今赵高有邪恶放纵之志,反叛之行,好比当年子罕为宋相,田常为臣于齐,兼行子罕、田常篡 逆之道而劫夺陛下的威信。陛下如不及早图谋,恐怕赵高要发动变乱。”

      二世看过李斯的上书,半信半疑地对李斯说道:“怎么竟会是这样? 赵高原不过是一个宦官,但他不因环境安乐而为所欲为;又不因危难而改变忠诚之心,洁身修善,以至于达到今天这种地步。他因忠诚而受到提拔,以诚信而忠于职 守,朕确实以他为贤臣,而君侯却对他表示怀疑,这是何缘故?况且朕年少失去先帝,缺少见识,又不熟悉安国治民之事,而君侯又日年老,恐怕早晚要失去治理天 下的能力。如此情况,朕不把国事委托赵高,又有谁能堪担此重任?况且赵高为人精明清廉,强而有力,下知人情,上适朕心,君侯不要对他有所怀疑。”

       “不是这样。赵高原不过是一个贱人,不识于道理,贪得无厌,求利不止,地位与权势仅次于君主,而他的欲望又无穷止,臣因此说目前的形势甚是危险。”尽管 李斯如此揭露赵高篡权的野心,无奈赵高早已取得了二世的信任。二世担心李斯杀害赵高,私下把这一切都告诉了赵高。赵高对二世说:“丞相所顾忌的唯独是我赵 高,高如死去,丞相便会立即效法田常弑君篡国。”

      二世对赵高向来是言听计从,今见赵高说高死丞相即将弑君篡国,便不假思索地下令:“将李斯交由郎中令查办!”

       赵高奉圣旨审理李斯,李斯身陷囹圄,在狱中仰天长叹道:“真是可悲啊!在昏庸无道的君主面前,还有什么可以为他谋划的!当年夏桀杀贤臣关龙逢,殷纣王杀 王子比干,吴王夫差杀害伍子胥。这三位名臣,难道是不忠吗?然而都不免于一死,虽身死而他们所忠于的君主并非是明君。我的德行比不上三位贤人,而二世的昏 庸无道却有过桀、纣、夫差,我因忠君报国而死,也就没有什么不应该的了。何况二世如此治国怎能不引起祸乱!当时杀兄弟而自立为帝,杀忠臣而以贱人为贵,继 续修造阿房宫,聚敛天下财富。我并非是不劝谏,是他不听从我的劝谏啊。凡是古代的圣王,都是饮食有节,车器有数,宫室有度,法令与行事有加重百姓负担而不 利于民者一律禁止,因而能长治久安……如今天下已有半数人反叛,而二世内心尚不省悟,以赵高为佐助,我必将看到贼寇兵至咸阳,咸阳宫变成一片废墟,乃至于 糜鹿出没于当今的朝廷之上。”

      李斯在狱中总算是明白了形势,知道自己的处境与归宿,只是为时已晚。他末尾对秦帝国和秦二世所说的话,既是诅咒,也是预言。

       当时二世命郎中令赵高审理丞相李斯一案,依法治罪,罪名是李斯与长子李由谋反,收捕李斯父子的宗族宾客。赵高在审案期间,对李斯千遍万遍地严刑拷打。李 斯承受不住拷打,便胡说一通表示认罪。李斯之所以认罪而不自杀身死,以为自己能言善辩,有功于国,实无反心,侥幸有机会上书为自己申辩,幻想二世省悟而赦 免自己。于是李斯在狱中向二世写了一份上书,书中列举他在秦国30余年中所立下的7大功劳。然而上书经狱吏交至赵高手中,赵高令人毁掉上书而不上交二世, 说道:“囚徒怎得上书!”

      按照秦律规定,罪犯对刑讯下招认的口供进行翻供,刑讯下的口供便失去作为证据的效力,不得依此作出判决。赵 高因此而施展诡计,派出自己的心腹门客诈称是朝廷派出的御史、谒者、侍中,轮番前往狱中审讯李斯,李斯信以为真,以为是二世派人前来讯问实情,便否认刑讯 下的“诬服”。这些人走后,赵高令人对李斯再次严刑拷打,李斯才得知上当受骗。后来二世果真亲自派人来狱中讯问李斯,以检证他的口供是否真实。然而,李斯 却误以为还是赵高在搞鬼,便不再翻供,招供认罪,承认与盗贼私通。使者向二世汇报审讯情况,二世高兴地说:“如果没有赵高,我几乎被丞相所出卖。”其实, 赵高再次愚弄了二世。二世先前派出调查李由罪证的使者到达三川郡时,李由已被项梁所统率的义军所击杀。待使者回到咸阳,丞相李斯已被下狱问罪。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