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邯郸落难

  • 发布时间:2015-09-25 10:45 浏览:加载中
  •   秦昭襄王四十七年(公元前260年)九月。

      秦赵两国投兵百万的长平会战终于结束。

      战场上的硝烟落下了,战马的嘶鸣沉寂了,死伤者的鲜血干涸了,嘶哑的叫喊停歇了……

      可是大地仍在颤栗,血泊仍在闪光,山河仍在哭泣,几十万冤魂仍在邯郸周围漫漫游荡,噎人的血腥气仍旧令人窒息……

      赵国惨败,损失了四十五六万人马。其实,赵国死伤的仅约五万人,其余四十余万兵卒做了俘虏。

      赵国朝野震动。赵王赶紧派使臣前往秦军营寨,提出用十座边城换取被俘的四十万士卒。那是赵国的精华,赵国的干城,赵国今后振作的基础。赵国的几百万百姓都瞪大流泪的眼睛望着亲人所在的长平。

       秦国大将军军营帐里一无声息,仍旧满身硝烟的秦将们,大将军府的幕僚们都屏息敛声地正襟危坐。大将军白起一身金铠,满面肃容,活像一尊青铜雕像。他迈着 沉重的步子走来走去,身上的甲片叮当作响。这是个四十几岁的精壮汉子,微微发黄的瘦长脸上表情阴森,蹙着眉毛,两只小眼睛却像刀尖一样发亮。下巴底下,一 撮胡子硬撅撅地就像锐利的矛刺微微向上翘着。

      他正在决定着赵国四十万被俘士卒的命运。

      他的谋士和将军们都望着他,谁也不敢打扰他。

      半个时辰过去了,白起仍在踱着步。大家都觉得不能再等下去了……

      监军、秦昭襄王前弟弟文宣君小心谨慎地站起来说:“大将军,赵国的使臣又来了……”

       文宣君年纪和白起差不多,可是比起白起来就文弱多了。白净的脸上布满了蛛网般的皱纹,眼睛里充斥着似有若无的笑意,这是他长久周旋于宫廷磨练出的凝固表 情。他虽是秦王的兄弟,可是白起却是秦国功勋卓著的大将军;在秦王面前,比起无甚权力的文宣君,白起声音是分外宏亮的……

      白起没有应声,依旧在地上蹀躞着。

      文宣君尴尬地望望周围的将军们,好像要求得他们的支持,可是别的人都表情木然。

      又过了许久。

      文宣君又抖嗦着说:“大将军,赵国使臣已经来过三次……您得有个决断才行呀。”

      白起忽然站住,从他的牙缝里吐出一个字:“杀!”

      “啊,又要血污大地,腥膻四野了!”文宣君叹息一声,颓然坐下。

      “何必那样昵?”白起冷笑一声,站在文宣君面前,瞄着他那张没有生气的老脸一字一顿地说:“我要把他们坑杀,使大地不沾一滴污血!”

      大帐里的人有点惊慌。文宣君从他的座位上又抖抖地站起来,但他的腰仍然躬着。“大将军,您是说……只坑杀掉赵军中的……大小头目吧?”

      “不,全部!”

      “四十万?”

      “四十万!”

      文宣君像挨了一击重拳,趔趔趄趄地转了一圈,像要寻找支撑的东西,额上渗出一层冷汗。但他仍然坚持着说出最后一句话:“将军,您说我该向大王……禀报吗?”

      “不,大王已经给了我处置一切的权力!”

      白起是秦国声名赫赫的大将军。他在对韩、魏、楚、赵诸国的战争中屡立奇功,被称为常胜将军。他十几年带兵东征西讨,扩大了秦国的疆土,使秦国称霸七雄,威震华夏。六国中的将领和百姓听到白起的名字就胆战心惊,他因此受到秦王的格外隆重恩宠,被封为武安君。

      听了白起的决定,他手下的将军和幕僚们面面相觑,但没有一个人敢于说出半句相悖的话来。

       大概是为了让大家明白他的用心,白起说道:“赵国要给我们十个城,来换取四十万士卒的性命,可是十个城算得了什么?将来整个赵国都是咱们大王的!几年, 也许不久的将来,我们就要对赵国做最后的决战,把赵国消灭掉。如果,我们这时把他们的四十万人放回去,到那时,他们就成了我们的强敌。我们会为这一严重后 果流多少血呀!你们想过没有?”

      白起的话是无可辩驳的,只有军事家才这样考虑问题。

      “我想过,但是……”文宣君说。

      “没有什么‘但是’!”白起横起眼叱住他,“还有,如果留着这几十万俘虏,你得派兵看守,你得供给他们衣食。现在,我们连15岁的男丁都在前线,种地的都是些妇孺老幼,他们生产的粮食,国人和军队都不够用,哪有剩余供给这些饭桶呢!”

      又是个无可辩驳的理由!

      文宣君无话可说了。将军们更是心悦诚服。

      白起说服了身边所有的人,他的话化为他们的意志。他们站起来摩拳擦掌,叱叱咤咤,对大将军的主张表示拥护。

      几天后,白起一声令下,屠杀开始了!

      几十万秦军,除几万精锐面向赵国的邯郸设防警戒外,其余的军士放下了大刀矛枪和铁钺长戟,人人手执铁锨、镢头。他们把一条条山沟作为活葬赵国降卒的墓地。

      一队队的俘虏被押了过来,在秦军的监视下走向自己生命的终点。

      阴风飒飒,天低云暗。近十月的天气并不肃杀,可人人感到寒气砭骨。

      俘虏们已不像战士了。他们虽然还活着,却看似一群群一队队浑身血污、衣衫槛褛的冤鬼,其中不少人带着重伤,需要同伴搀扶才能行走。

       他们沉默着,一步一颠,没有人求饶,没有人哀嚎。也许几天前听到要坑杀他们的消息时,曾经绝望地号啕过,捶胸顿足地求告过。他们终于知道了阴间的鬼神也 许还有一点怜悯之心,可是人间的恶魔是决不稀罕眼泪的……即使这样,一种沉郁的,使人肝肠寸断的声音仍像浓云似地在周围弥漫着,那是难以忍隐的啜泣,发自 心底的呻吟。他们不时抬头眺望着自己的家乡,眼睛里流露着无尽的思念,绝望的哀怨和烈烈的怒火,如果让他们把临死前的话说出来,那会使山河变色、大地震颤 的……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