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一代枭雄横空出世(13)

  • 发布时间:2015-09-25 10:32 浏览:加载中


  •   赵姬有些尴尬,讪讪地说道:“这孩子真是犟种,像他爹一样。  ”“他爹”,公子嘉颇为不满地说:“我如此看待政儿,全是看在你和吕先生的情份上,不然的话,我早就把这个杂种给车裂啦!”赵姬一听“杂种”二字,脸色 一阵煞白,公子嘉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有点过火,不是对赵政,而是伤了赵姬的心,忙改口说道:“我是骂异人,他们嬴氏子孙都是无信无义之人,就拿异人来 说,他这一走有十年了,在秦国花天酒地,美女成群,却把你和政儿忘得一干二净,多么可恶!”公子嘉见赵姬机械地听着,并没有反应,又问道:“你恨他吗?” 赵姬仍没有反应,公子嘉自顾笑了,“我明白了,你们母子伤心的原因定是思念异人,一个想念丈夫,一个想念爹爹,不伤心落泪才怪呢?既然你们母子身在赵国心 在秦,那好吧,我成全你们母子,送你们回秦国,让你们全家团圆。”赵姬以为公子嘉在讽刺她,冷冷地说道:“我一个公子的玩物,可以送人,也可以私用,如今 年老色衰送人也没有人要了,公子也玩腻了,说起了这样的话,是想打发我们母子,还是另有图谋?”公子嘉见赵姬生气,忙陪笑道:“妹妹多疑了,我是真心想留 住妹妹,就这样厮守下去,只可惜现在不行了,大王决定送你们母子回秦国,我今天来就是告诉这件事的,估计近日就要动身。”赵姬一怔,不知是忧是喜,忙问 道:“莫非秦国有使臣到赵国迎接我们母子?”公子嘉支吾道:“我也不清楚,我是刚听到的消息,或许是大王想讨好秦国,与秦国建交,才主动提出送还你们母子 的。”赵姬沉默不语,泪水从脸上慢慢滚下。

      公子嘉轻轻把她揽在怀里,狂吻着那略显苍白的脸,啜吸着滚落的泪水,赵姬任凭他恣意地抚弄,倒在公子嘉宽大的胸怀里呜呜啼泣。

      一翻缠绵悱恻之后,赵姬的情绪稳定下来,公子嘉抚摸着赵姬丰满的腰肢说:“阿妹此去秦国,你我一别也许此生再难相见,今日就让我多呆一会儿,我们好好快活快活,将来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你做你的秦国太子妃,王后,甚至太后,而我呢?”公子嘉长叹一声,没有说下去。

       “公子不是更令人仰慕吗?等着你的是赵国太子之位,国王之位,有无数美女拜倒在你脚下,千千万万臣民向你下跪。而我不过是别人掌中的玩物,此去秦国的命 运如何,实在难料。 ”“怎么?这不像你往日的作风,别忘了,我当初把你送给异人的真正用意,还有你此去秦国的目的,其他的我不管你一定要拢住异人的心, 把异人的大权掌握在你的手中,你有这种能力,更有这种魅力!”赵姬边抚弄着公子嘉胸前长长的胸毛,边顾虑重重地说道:“公子高看我了,我残花败柳,哪还有 那种魅力,何况异人也不是当年流浪邯郸街头的穷叫花子,他已是秦国太子,身边还能缺少女人?听说异人早已娶了夫人,如今也有了儿子,我在他心中早已到九霄 云外了,如果他真的对我对政儿有情有义,怎会一走十年杳无音讯,不派人来迎接我们母子,至少也要捎封信或派人看望我们母子?”公子嘉安慰说:“也许异人以 为你们母子早已不在人世了呢?或许曾派人打听过你们母子的消息,但一无所获,就放弃了。再加上秦赵多年一直争战不休,两国关系紧张,就算异人想把你们母子 迎回国,也不敢轻易向我赵国提起,他还怕赵国把你们母子给杀害呢。”赵姬知道公子嘉的这番话是为了安慰她,公子嘉怎么知道她心中的苦衷,异人已经知道赵政 不是他的儿子,当然不关心她们母子的死活,她在异人眼中早已一文不值,怎能再拢住异人的心,让她去完成公子嘉交给的使命,更是无稽之谈。赵姬对吕不韦也不 存在幻想了。

      公子嘉见赵姬沉默不语,又进一步安慰说:“你只管放心,异人虽然娶了夫人,也有了儿子,但按照秦宫礼制,你为正室,赵政 为嫡长子,这一点不仅秦宫人人皆知,诸侯各国也都知晓。政儿出生时,异人不是专门派人去秦宫报喜吗?这就等于给政儿在秦宫争下名份,况且有吕不韦在异人身 边,一切都会如愿以偿的。实不相瞒,这次让赵国送回你们母子,就是吕不韦从秦国送来的信,秦昭王已死,安国君即位为王,异人马上会被立为太子,让你回秦 国,就是让你回去做太子夫人的。”赵姬多少明白了一些,她对未来的命运多了一份幻想,既然命运如此安排,也只好听天由命了。

      异人摸摸 赵姬的脸蛋,笑道:“无论你处于怎样的高位,千万不要忘记你真正的使命,只有你才能挽救赵国灭亡的命运,我把赵国国运的赌注都押在你身上了,希望你不要辜 负我对你的期望,更不要忘了你曾经立下的誓言。”公子嘉向来自信,他对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十分满意,当然包括送走赵姬母子。一想到这件事,就憧憬着美好 的未来,仿佛看到遥远的将来,那时他已经登上赵国的王位,秦国的威胁早已不存在,中原大地惟一强大的国家就是赵国,各诸侯国向他俯首称臣,尊他为盟主,赵 氏祖先传下的基业被他发扬光大。

      赵高进来了。他见公子嘉正眯缝着眼睛坐在宽大的躺椅上想着心事,脸上挂满了笑容,眉宇间透出神采飞扬之气。

       赵高躬身说道:“看公子爷的神气,莫非今天有什么喜事,快说来让属下听听,也分享一下主子的快乐?”公子嘉抬起头,“哦,快坐下吧,你多日来跑前走后也 忙坏了,等赵姬母子走后,我再重赏你!”“为公子爷效劳是属下的本份,怎敢领爷的赏。只要公子爷开心,比奴才领什么赏都高兴,公子爷快说说你遇到什么喜事 吧?”“真会讲话,爷哪里有什么喜事,赵姬母子回国了,了却我多年的一桩心病。”赵高扑哧一笑,“爷真逗,别人分别都是执手相看泪眼,爷倒好,不但不伤 怀,反而乐呵呵的,莫非对赵夫人的感情只是逢场作戏,说说而已?”公子嘉不承认也不否定,坦然一笑,站起来说道:“假作真时真也假,真作假时假也真,和女 人相处,动真格的就会沦为女人膝下囚,不动真格的又不能博得女人欢心,因此,言行之中要有真有假,真的假做,假的真做,让她摸不出真假,。”赵高听了哈哈 大笑,“看不出爷还是玩女人的高手哩,我可要向公子爷多学几招。”公子嘉与赵姬之间的事惟一知道内情的就是赵高,赵高看看正踌躇满志的公子嘉,一本正经地 问道:“公子爷相信赵夫人,把赌注都押在她身上吗?”“怎么?你怀疑她不忠,到秦国后忘记对我的承诺,一心一意做她的太子妃与皇后之位吗?”。赵高郑重地 点点头,“以我之见,公子不如放弃这个念头,把赵夫人留在府中或者就像以前一样,私养着解解闷气,时不时去散散心。真的把她送到秦国,将是肉包子打狗,有 去无回! ”“赵政呢?他一天天长大了,仍让他叫我舅舅,还是干脆改口叫我爸爸?”赵高讷讷半晌说道:“我觉得赵政心计胜过他老子异人十倍,养他如同养虎 为患,不如把这狗崽子给废了,省得夜长梦多!”公于嘉连连摇头,“赵政是诱饵,也是我将来施展大计的一个重要步骤。他在赵国,我待他不薄,即便他将来登上 王位,也会记起我对他的恩德,愿与我国结为友好。 ”赵高又提醒说:“公子爷,人心难测啊。万一赵姬到了秦国,忘记了公子的训导,公子又能奈她何?还有吕 不韦,他从公子这里获得的益处,在秦国同样能够得到,难道他还会冒险为赵国作内线吗?这不符合商人的习惯啊!”公子嘉沉思片刻问道:“以你之见应该怎么 办?”赵高想了想说:“可否趁送赵姬母子回国之际,再派一人随同而去呢?对外只说照料他母子生活。到秦国后,让这人设法留在赵姬身边,一方面监视督促赵姬 完成使命,另一方面也可把秦宫中的一些信息送往赵国与公子取得联络。”公子嘉点点头,寻思道:主意不错,只是派谁合适呢?再派一个女人吧,女人本来就是头 发长见识短,耳根子软,听不得几句好话诱骗,很难成大事,一时又从哪里寻找到刚烈有主见能成就大事的女人呢?派一名男人去吧,男人也有男人的不足,男人一 般都是见利忘义,容易为名利女色所俘获。更何况所派的人是做奸细,忍辱负重去秦国卧底的,他不仅知道内情,必须是忠诚可靠之人。万一选错了,不仅前功尽 弃,还会坏了大事,要慎之又慎。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第二章 登王位虎将龙威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