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门捷列夫的故事:坦荡地面对冷遇

  • 发布时间:2016-01-11 00:58 浏览:加载中
  • 坦荡地面对冷遇


      门捷列夫制成元素周期表后,立即把它打印出来,分送给他熟悉的物理学家和化学家,并决定在1869年3月份举行的俄罗斯化学学会上发表。

      等待是漫长的,虽然从发现元素周期表的日子到3月6号,大会的召开不足一个月,但是门捷列夫觉得度日如年。长期的超负荷的脑力劳动,加上近些日子情绪的波动较大,门捷列夫在会议的前夕病倒了。

      “米嘉,吃点药吧,吃完了头痛就会好的。”妻子列谢娃请求着。

      “我不要吃药,会议明天就举行了,我还有好多的事情没有准备呢!”门捷列夫烦躁地说。

      “可是你的头那么痛,你怎么进行工作啊?”

      “吃了药,我会发困的,那样就更做不了事了。”

      列谢娃有些生气了,提高嗓音叫嚷道:“你简直不可理喻,真不知道好歹。”

      “去,去把我的助手门舒特金叫来,我现在需要他。”门捷列夫脾气坏坏地说。

      列谢娃强压着心中的怒火,为他找来了门舒特金。

      门舒特金看见门捷列夫因为疼痛而紧皱着双眉,他关切地问:“门捷列夫,你的老毛病又犯了?又头痛了?”

      门捷列夫勉强点点头:“给我想个办法,让我摆脱这恼人的疼痛,我不想在这关键的时刻倒下。”

      “哦,那你吃药了吗?”

      一听见说吃药,门捷列夫的怒火又升了起来:“吃药!吃药!你难道不知道吃了药我会犯困,什么也做不了了吗?”

      “那怎么办?不吃药你的头痛不会好啊!那样耽误的可就不是一天了!”门舒特金一脸苦恼地说道。

      门捷列夫这时候的情绪已经慢慢地平静了些,他看了看门舒特金,又看了看列谢娃,一脸歉意地说:“对不起,原谅我的无理取闹吧,我实在是等这次学术会议等得太辛苦了。”

      “您不要自责,我能够理解您的心情,这次会议对您来说意义实在是太大了,您为了周期表耗尽了心血,它对您来讲就像自己的亲骨肉一样。”门舒特金安慰道。

      “你说得不错,就因为这个我的情绪才有些失常。照目前的形势看,明天的会议我可能参加不了了。你能不能帮我在大会上宣读报告呢?”门捷列夫对门舒特金恳切地说。

      “什么?天啊!您竟然把这个伟大的时刻让给了我。您说的是真的吗?”门舒特金听了这个消息,不敢肯定地问道。

      “是的,我请你帮我在明天的会议上宣读报告。”

      “哦,太好了。您放心吧,这个任务我一定能够圆满地完成。”

      “那太谢谢了!列谢娃,帮我拿点止痛的药好吗?”

      第二天,门舒特金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在俄罗斯化学学会上,代门捷列夫宣读了题为《元素属性和原子量的关系》的论文。

      论文阐述了元素周期律的基本论点:

      第一,按照原子量的大小排列起来的元素,在性质上呈现明显的周期性。

      第二,原子量的大小决定元素的特征,正像质点的大小决定复杂物质的性质一样。

      第三,应该预料到许多未知单质的发现,例如预料类似铝和硅的,原子量位于65至75之间的元素,元素的某些同类元素将按它们原子量的大小而被发现。

      第四,当我们知道了某元素的同类元素以后,有时可以修正该元素的原子量。

      同时门舒特金还公布了门捷列夫的第一张化学元素周期表。周期表中留下了4个空位,空位上没有元素名称,只有预计的相对原子质量,表示尚待发现的元素。

      当门舒特金将论文宣读完,整个会议大厅沸腾了。人们纷纷对这个话题议论开来。

      “你对门捷列夫的这个元素周期表有什么看法?”

      “简直太不可思议了,他竟然能够预知没有发现的新元素。”

      “这还是科学吗?这和占卜有什么区别!”

      “科学是建立在事实的基础上的,凭空的想象是伪科学。”

      “那些已经用实验证实了的原子量,竟然被他轻易就改变了,是不是太武断了啊?”

      “我觉得他的论据挺充分的,构思也比较缜密,但是有些地方我还有点疑问。”

      各种各样的观点纷纷出台,有支持的,有反对的,所有的争论都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

      门舒特金等会议一结束,就立刻赶往门捷列夫家。远远的,他就看见门捷列夫病歪歪地倚在门口向他这里眺望。

      “门舒特金,你终于回来了。怎么样?大家对我的论文有什么样的看法?”门捷列夫迫不及待地问道。

      “反应非常强烈。您的观点对他们来说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是吗?那大家是怎么说的?他们对我的观点赞同吗?”门捷列夫兴高采烈地问道。

      “这个……”门舒特金有些犹豫,他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快告诉我啊,这个历史性的时刻我没有亲身体会,现在让我感受一下吧!”

      “门捷列夫,对您的观点,众说纷纭,您也知道,没有哪个新的学说立刻就会得到大家的认可的,人们需要时间了解它,接受它。”

      “对,你说得完全正确,我会耐心地等待的。不管怎么样,今天真是太兴奋了,门舒特金,真的太感谢你了。”

      门舒特金隐隐约约地感觉到门捷列夫高兴得有些过早,他不禁替他担心起来。

      门捷列夫焦急地等待着众人对周期表的反应,他希望有人会赞成他,甚至驳斥他也好,只要给他一个能进行说服的机会,他坚信自己的发明能够带给整个化学界,甚至是整个科学界一个惊喜。

      但是时间一天天地过去,门捷列夫的报告好似一块石子投进了大海,一点回音也没有。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相关阅读: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