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鲁迅杂文《病后杂谈》赏析

  • 发布时间:2017-10-19 09:06 浏览:加载中
  •   《病后杂谈》赏析

      这篇文章与《病后杂谈之余——关于“舒愤懑”》-样,是鲁迅典型的将批判融于史料考辨的杂文。作者在文中讲述了明代“流寇”张献忠、孙可望和永乐皇帝的“剥皮”酷刑以及清代的“文字狱”,一是揭露中国历史上有权力者怎样横暴凶残,一是痛斥那些不愿正视残酷事实的士大夫“不但歌舞升平,还粉饰黑暗”,以至“从血泊里寻出闲适”的“天大的本领”。

      20世纪30年代中期,正是周作人、林语堂等人提倡“幽默”、“闲适”,鼓吹晚明小品文,倡导所谓性灵文学的时候,鲁迅在两篇文章中给我们钩沉出一个充满血腥和屠杀的晚明,针锋相对地指出,那些所谓性灵文学,只是把屠夫的凶残,化作会心的一笑。

      鲁迅读史,向来主张多读野史,认为野史虽有粉饰,但较之官修正史,不必摆史官的架子,也不必完全按照指挥刀来书写历史,究竟还能看出点历史的真面目来,这就是鲁迅所论的敢于睁眼看世界的精神。这两篇文章让我们看到中国历史上极为凶残的掌权者,是怎样残杀人的。看到这些惨痛的历史,“真也无怪有些慈悲心肠人不愿意看野史,听故事;有些事情,真也不像人世,要令人毛骨悚然,心里受伤,永不痊愈的”。让我们明白:

      自有历史以来,中国人是一向被同族和异族屠戮,奴隶,敲掠,刑辱,压迫下来的,非人类所能忍受的楚毒,也都身受过,每一考查,真教人觉得不像活在人间。

      但是更令鲁迅悲哀的是,一些“在这样的治下,这样的地狱里”生活的文人,拼命地将铁一样的事实加以篡改,粉饰,并以自欺欺人。比如永乐帝残杀建文帝的忠臣,“景清剥皮,铁铉油炸,他的两个女儿则发付了教坊,叫她们做婊子”,这些令士大夫很不舒服的事实,不但没有勇于面对,好事者反而做起伪来,说“后来二女献诗于原问官,被永乐知道,赦出,嫁给士人了”,于是乎大松一口气,把残酷的事实掩盖,“如释重负,觉得天皇毕竟圣明,好人也终于得救”。如此篡改粉饰,不啻是凶残屠夫的帮凶,而在残酷面前闭上眼睛,也只能做不觉醒的奴才。

      这篇文章让人最可惊异的地方是,面对如此黑暗的历史,如此惨无人道的事件,鲁迅却是如此的冷静,并没有因气愤而乱了分寸,他像一个高明的大夫,拿着锋利的解剖刀,把那些发着恶臭的历史,逐一解剖在我们面前。当然,在鲁迅冷静的语调背后,是愤激,是嘲弄,诸如“脍炙人口的虐政”,“大明一朝,以剥皮始,以剥皮终,可谓始终不变”,“那皇泽之长也就可想而知”,“为遗老而遗老”之类的反语,无不充满愤激之情。鲁迅之所以能把冷静与愤激融合无间,一者在于他和黑暗周旋的太长了,对于历史黑暗已经有了一种抵抗力;二者是他坚信道义精神压得住那些“黑暗鬼魅”。故行文纡徐自如,让自己的视野全幅打开,历史的细微之处在他散步式的文献考证中表露无遗,每每涉笔成趣,不仅没有弱化批判的力度,反而在一种有余裕的精神气度中,使正义时邪恶的嘲弄和批判得到了更好的发挥。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