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四光的故事:预报地震

  • 发布时间:2015-10-25 22:55 浏览:加载中

  •   1966年3月8日早上5点钟,天刚蒙蒙亮,人们还在睡梦之中,河北省邢台地区,一次7级以上的强烈地震发生了。顿时地动山摇,房倒屋塌,道路、桥梁、堤坝以及农田建设,都遭到严重破坏,人民生命财产受到巨大损失。

       当天下午,周恩来总理召开了救灾工作会议,李四光出席了这次会议。会上周总理向大家提出,地震给人民的生命财产造成了极大的损失,也给我们带来深刻的教 训,我们能不能预报地震呢?如果可以预先知道地震发生的时间,那么就可以减少损失了。大家觉得这是个摆在科学家面前的难题,一时间会场静悄悄的,几乎是鸦 雀无声。过了一会儿,有人含糊其辞地发言,中心意思是说,这个问题不大好办;有人说:地震预报目前不光是我国解决不了,就是世界上也没有解决。周总理转过 身来问坐在他身边的李四光:“李四光同志,你的意见呢?”

      “地震是一种自然现象,它的发生是有个过程的,是可以预报的,不过还需要做大量的探求工作。”李四光说道。

      “李四光同志独排众议,说地震是可以预报的,这很好,我们就是要有这个决心,有这样的志气:世界上没有解决不了的困难。我们的前人只给我们留下了地震的记载,我们就要给我们的后人留下预报的记录。”周总理高兴地说道。

       会后,李四光非常激动,决心尽力去完成地震预报这个史无前例的任务。根据会议精神,他马上派了一个小队,连夜去地震灾区,并亲自交代:要根据震区的地质 构造特征,查明地震发生的原因和范围,推测地震可能扩展的趋势,探索地震预报的方法。同时又打电话,请河北省地质局协助在隆尧县尧山,建立地应力实验测报 点。

      用测地应力的方法来预报地震,这是李四光首创的。尧山地应力站每天报来测得的数据,画出地应力值变化曲线,他仔细分析地震的发展趋势,指出:“我很担心,那边很可能还要震。”果然,没有几天,3月22日邢台地区又发生了一次7.1级强震。

      这次地震发生后,地震地质小队的同志,立即打电话向李四光汇报情况,说他们亲眼看见地震发生时,隆尧县南阳楼东南的一片枣林,明显地向北来回反复转变,真是千载难逢的奇异现象。李四光认为,这就给邢台地震发生时的水平旋转扭动,提供了活生生的证据。

       周总理多次召开会议,分析邢台地震的发展趋势。哪怕是深夜开会,李四光每次都参加。在一次会议上,有人提出:从邢台地区小震分布和动物异常来看,近期还 有可能发生一次较大的地震,并圈出了好几个县,建议发地震预报。对此,周总理让李四光发表意见。李四光打开尧山地应力变化曲线图,向总理一一作了汇报,同 时又打电话询问地应力观测站,然后向总理解释说:

      “邢台地区已经发生了两次强震和万多次较小的地震,根据现有资料,基岩破坏得很厉 害,产生了大量的裂隙,即使再有地应力积累情况的重演,那些积累起来的应力,大部分都可能通过裂隙的活动释放能量,所以在邢台地区及其邻近属于同一构造体 系的地区,再发生像3月8日和3月22日那样强烈的地震的可能性不大。当然,在华北平原还未平静之前,一系列较小的地震可能还会继续一个时期。但是,就整 个华北平原来看,震源带有可能向东北方向发展的趋势。”

      周总理于4月10日,召开了地震发展趋势研究会,会上李四光指出:“深县、沧州、河间这些地区发生地震的可能性是不能忽视的。”果然,一年之后,即1963年3月,河间地区发生了6.3级地震,证实了他的这一推测。

       4月20日,李四光虽然患有动脉瘤等疾病,但在周总理四次去邢台灾区视察的感召下,他说服了医生和夫人,经中央批准启程去邢台了。李四光下车后先到科学 院的一个观测站,然后到尧山地应力站,详细观察了仪器、井位、地应力曲线变化,听取震区工作人员的汇报,共同分析两次大地震的发生原因,如何解决预报方 法,地震的发展趋势等。从实际资料和现场查看,李四光认为这两次大地震都是构造地震(由地下岩层的隆起,断裂等构造运动所引起的地震),用地应力变化的观 测方法,来预报这种强烈地震,看来是行得通的。

      近半个世纪以来,世界上许多国家都在研究地震预报问题,但都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我国 是一个多地震的国家,长期以来也没有解决好地震预报问题。作为地质部长、中国科学院副院长,李四光觉得这个工作抓晚了,心里有些内疚,决心利用这次邢台地 震的机会,把地震预报工作推进一步。

      1967年初春的一天深夜,李四光接到国务院的紧急通知,要他速到国务院小礼堂去开会。当他赶到 小礼堂时,已是凌晨两点钟了。周总理主持会议,气氛很紧张。原来是因最近北京附近小震活动频繁,动物不安,有人向国务院报告,说这天早晨7点,北京要发生 7级强震,请求国务院批准立即向市民发出迁出屋外去住的通知。当这种意见在会上讲过之后,周总理把目光集中到李四光身上。周总理问:“情况如何,真是这样 紧急吗?”

      此时,李四光展开地应力曲线图,拿起电话询问北京附近的地应力观测站,他们都反映说:“没有什么异常。”于是李四光沉着地对周总理说道:“根据邢台等地区地应力的长期观测,有大震时一般都是有变化的……看来,今晚不一定要发警报,当然要密切注意观察。”

      周总理听后,觉得很有道理,同意不发警报。但是,周总理、李四光和其他科学工作者,通宵达旦地监视着,一直等到平静黎明的来临。当红日从地平线上冉冉升起后,才缓了一口气。实践又一次证明李四光利用地应力的分析是正确的。

       1969年7月18日,渤海发生地震以后,周总理在国务院会议厅召集中科院、地质部等有关部门负责人会议,周总理就地震工作体制和统一领导问题讲话,他 宣布了中央关于成立地震工作领导小组的决定,由李四光担任组长。这年他已是80岁高龄的人了,还经常到房山、延庆、密云、三河等地,亲自调查地质现象,视 察地震地质工作。

      对于利用地应力这个方法来预报地震,有些人持反对态度。李四光同他的同事们一起,用实际行动来说服教育那些人。 1967年冬天,他们到房山地区作了“地应力解除”的实验。那天,天很冷,风又大,吹得电线杆子呜呜直叫,李四光从工人手中接过手柄,为了感觉更灵敏,他 摘掉棉手套,握住冰冷的铁手柄,一直到实验结束,解除应力的实验成功了,他才放下手柄,脸上露出兴奋的微笑。实验证明地应力是确实存在的,毋庸置疑。

       1970年1月4日,云南通海地区发生了7.7级强烈地震,人民的生命财产遭受巨大损失。李四光得知后非常痛心。本来他早就发觉这里可能发生地震,早已 布置地质力学研究所和西南地震队前去那里开展工作,可是直到1970年初才进通海,这时地震已经发生了。他认识到这是一种严重失职,所以他在这年1月份召 开的全国地震工作会议上作了检讨,他说:“我代表地质工作者,对云南地震造成的损失表示痛心……”

      1971年4月27日,即李四光去 世的前一天,他还对医生恳切地说:“只要再给我半年的时间,地震预报的探索工作,就会看到结果的。”这天,李四光和秘书,就地震问题整整讨论了半天,当秘 书离开医院时,还让他第二天带一份全国地图到医院来,还有一些工作要安排。这天晚上,他躺在床上对女儿李林说:“地热工作我比较放心,它已经被人们重视起 来了。我不放心的是地震预报。外国人的路子是走不通的,但是我的观点还没有被人们采纳。还不知道有没有时间让我和同志们一起去征服地震这个地下的‘敌 人’。”

      第二天,即1971年4月28日早晨,李四光的动脉瘤破裂,与世长辞了。

      1973年,根据周总理的指示,把李四光的遗留资料整理出来,他的《关于地震地质工作的意见》书稿已经整理完毕,人们可以从中获得宝贵的地震预报的知识。也可以看出,李四光一生对地震工作所付出的巨大努力。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