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大唐的建立

  • 发布时间:2015-09-20 14:47 浏览:加载中

  •   李唐大军攻陷长安,立代王杨侑为帝的消息传到扬州,跟随皇上巡幸江淮的朝中诸臣一片惊惶失措,如丧考妣。唯独炀帝听了臣下的奏禀之后,却出乎意外地镇 静,淡淡一笑说道:“这原在预料之中。长安失了,还有东都洛阳。他日洛阳失了,还有江都。若是江都仍然不保,还有江南大片锦绣江山,鱼米之乡。神州之大, 天下之广,足够朕与卿等享用后半生的,何须忧烦?”

      众臣僚们知道皇上已经心灰意冷,破罐子破摔。不仅无意北还,恐怕连偏安江南也失去了信心,不过是在打肿了脸充胖子,得一时乐一时罢了。众人不再吱声,心中却像压上了一块大石头,阴郁沉闷,焦躁万分。

      杨广回到后宫,萧皇后也听到了外间的传言,婉转劝谏遭“长安已失,皇上应早为之计,选贤任能,调兵遣将,勿使洛阳、江都重蹈长安之覆辙。”

       杨广苦笑着摇摇头道:“朕何尝不着急,但早已晚了,社稷之事已不可为。天下逐鹿者岂只一个李渊,如今是四面起火,八方冒烟,山林草泽,盗贼如蚁。大隋江 山已经满目疮痍,不可收拾了。不过,”他话锋一转,将萧皇后拦在怀里,不无自得地说遣“朕当皇帝十三年了,已经享尽人间富贵,穷极世上奢华,山珍海味,金 玉宝玩,美色姝丽,朕应有尽有。若论享太平之富,极当世之乐,历代帝王数以百计,谁能与朕比肩?贵贱苦乐,更迭为之,亦复何伤?就是有朝一日大宝落于他人 之手,朕亦无憾。只是可惜……”

      “什么可惜?”萧后颇为奇怪,江山丢了都不足为憾,还有什么可惋惜的?

      杨广站起来走到一面铜镜前,镜子里映出了一张剑眉朗目、棱角分明的英俊脸庞。他举起右手拍拍自己的脑袋,自我解嘲地笑道:“可惜此好头颅,将不知为何人砍去?”

      萧后听得心中“咚咚”乱跳,脸色刹那间变得苍白,却再也无言以对。

      杨广说的没错,若论穷奢极欲,荒淫无度,历史上的帝王很少有人能出其右。

      自从弑父杀兄,登上皇帝宝座之后,杨广便开始了他荒淫无耻的帝王生涯。

      有的人说,对权力的攫取越是手段恶劣,少廉寡耻,无所不用其极,那么取得权力之后,就愈是私欲膨胀,贪婪无度,丧心病狂。杨广正是这类人中的极端者,凡是历史上那些荒淫君王所能做到的种种花样,杨广都发挥得淋漓尽致,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他继位不久,即以暴君的狰狞面目,拉开了新的历史帷幕。

      先是大兴土木,营东都,修西苑,开运河,修建各地离宫。每月役使民夫多达200万人,病累而死者十有四五。

      青壮男丁多为役夫,田园大都荒芜,不仅穷苦百姓流离道路,转死沟壑者十之八九,就连那些无权少势的富有之家,也在隋政权的敲榨勒索下,陷入冻馁而十室九空。

      随后,他三次征讨高丽,三次巡游江南,经年征兵抓夫,竭泽而渔。使男丁死于矢刃,女弱毙于路衢,四民丧业,五湖萧条。终于将天下子民推入了朝不保夕的水深火热之中。

      无怪乎当时便有人用四个“穷”字,概括了炀帝继位之后的所做所为,即“穷奢极欲,穷凶极恶,穷兵黩武,”最后必定落个“穷途末路”。如此评价,可谓一语中的,入木三分。

      仅看一看他所营建的东都洛阳,宫殿、苑囿之富丽恢弘、豪华堂皇,就可见其奢糜无度之一斑了。

      大业初年,炀帝为了巡幸洛阳,命宇文恺、虞世基营建东都,穷竭民力物力,南北采办,东西征调,驱使百姓力役日夜拼命,各州府县邑如同鼎沸。两年之内,即告落成。

      新建成的东都皇宫,位于洛阳中部偏北处,方圆数十里。以显仁宫为主体的大小建筑群,星罗棋布,错落有致。殿堂嵯峨,楼阁危耸,各种亭榭玲珑小巧,风格迥异,玉树琼花点缀其间,美不胜收。

      在皇宫之北,又筑一苑囿。苑之中央,凿一大湖,环绕大湖,又开四个小湖,取五湖四海之意,各湖均以白石砌岸。湖之四围栽种各色奇花异草。湖旁筑有长堤,堤上百步一亭,五十步一榭,两侧桃花灼灼,杨柳依依,各湖之中,无数龙舟凤舸,往来游弋。

      炀帝亲自为五湖题名。东湖因四围种有碧柳,又有两山翠微,与波光相映成趣,遂名为翠光湖。

      南湖因有高楼夹岸,倒射日光入湖,遂名迎阳湖。

      西湖因荷花满池,黄菊遍山,白鹭青鸥,往来翩飞,题名金光湖。

      北湖因有许多奇石怪兽,高高下下,横于水中。微风一吹,清爽甘冽,遂名洁水湖。

      而中间一湖,池面宽阔,水波浩瀚,月光映照,宛如水天相连,遂名广明湖。

      在五湖的北面,又辟一北海,占地千顷。

      海中以太湖石造起三座假山,分别取名为蓬莱、方丈、瀛州,以喻海上三仙山。每山皆形势峥嵘,气象万千。形态各异的长峰怪石,层层叠叠,嶙嶙峋峋。山中所建亭榭,尽是奇材异料,金装银裹,如同锦绣裁成,珠玑造就一般。山顶高出百丈,登临可回眺西京,远望江南。

      湖海之间,修建砌石水渠,逶逶曲曲,斗折蛇行,与宫外活水相接。

      沿水渠风景绝胜之处,各造一院,共十六院。皆以琉璃作瓦,紫脂涂壁。每院之间的空旷处,桃成蹊,李列径,梅花环屋,碧草铺毡。又以黄铜、白玉、翡翠铸雕成各种瑞物,锦鸡漫步,白鹤晾羽,黄猿吟啸,青鹿交游,神态逼真,栩栩如生

      宫室苑囿建成之后,炀帝即派许廷辅等十数人,分往塞北江南,广选天下美女,充塞十六院之中。每院设夫人一名,嫔嫱数名,宫女侍婢数十名,供炀帝不分昼夜,恣意宣淫。

       又有一个叫何稠的,为了邀欢取宠,向炀帝进御女车。此车构思精巧,匠心独具。车内极为宽敞,床帐华裳无不毕备。四围皆以鲛绡细细编成帏幔。从车内看外 面,各色景物清清楚楚。而从外面窥视里边,却一丝儿不见。将许多金铃玉片,散挂于帏幔之间。车行时叮叮咚咚,铿铿锵锵,如奏细乐,可将车中诸般调笑、淫声 浪语淹没得干干净净。又在车的一角,置一小间,只容一人,有机关设于其中,女子进入,便被束住手脚。纤毫不能动弹。炀帝凡幸御童女,大都在此车中。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