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节 赵母的警告

  • 发布时间:2015-10-01 18:21 浏览:加载中
  •   赵孝成王七年(公元前259年),“秦与赵兵相距长平,时赵奢已死,而蔺相如病笃”。这是《史记》对蔺相如的最后记载。

      此时长平 之战已经结束,赵国精锐尽失,邯郸已是四面楚歌。此时,蔺相如的人生也走到了终点。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蔺相如怀着满腔愤恨,却只能僵卧病榻,无能为 力。当年那个豪气干云、怒发冲冠的蔺相如已经耗尽了气力,如同风中之烛。他怀着满腔愤恨和遗憾走了。在赵国灭亡前死去,对他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幸事。

      秦军畏惧马服子的传闻,在邯郸传得沸沸扬扬,群臣莫衷一是。

      一天,孝成王召集平原君和蔺相如来宫中议事。平原君先到,孝成王便问道:“王叔有何高见?”

      这段时间,平原君广泛调查,听到不同意见,他一时也难以判断。便说:“此事老臣难决真伪,但凭赵王决断了。”

      孝成王说:“果真如此,天意也!”他已经有了换将的想法。

      这时蔺相如来了。孝成王又问他:“蔺上卿,计将安出?”

      蔺相如略微思索了一会儿,缓缓地说:“邯郸传闻,臣亦闻之。姑且不说此等流言完全可能是秦国用间,但以实情论之,马服子不可为将也。”

      “却是为何?”孝成王便有些不悦。

      蔺相如却是神色坦然道:“赵括才名虽大,却只是据书谈兵,不知据实应变之道。用赵括为将,犹胶柱鼓瑟也。”

      “胶柱鼓瑟?此话怎讲?”

      “用胶把调弦之柱粘住,柱不能移动,就无法调弦,无法发声。赵括为将,便如同胶住了五十万大军变通之道,唯余猛攻死战一途,后果不堪也!”

      赵孝成王一时默然,思忖片刻笑道:“上卿对赵括之论,失之偏颇过甚了。”

      “老臣论才,但以公心,上天可鉴!”

      “也好,本王与王叔思谋一番再说了。”孝成王一摆手,显然是要蔺相如不要再说了。蔺相如是前朝老臣,当年与惠文王君臣无猜,力却强秦,共同走过一段激动人心的岁月,可是惠文王死后,孝成王对这位老臣虽也敬重,但远远说不上默契。蔺相如人生最辉煌的阶段已经过去了。

      蔺相如心中感到一股悲凉。一朝君主一朝臣,今天的君王有他自己赏识的人。于是,在下面的商谈中,他只带着耳朵听,不再发言了。

      便在次日,邯郸又传开了一则消息:蔺相如与廉颇有刎颈之交,便诋毁马服子,图谋朋党私利!传闻沸沸扬扬,几日之内便是朝野皆知。平原君觉得这则传闻实在蹊跷,便进宫提醒赵王当机立断,否则上党大军不稳,邯郸民心也不稳。

      平原君本来没有催促赵王起用赵括的意思,但孝成王沉不住气,迫于当前形势,竟断然下诏:拜马服子赵括为上将军,统帅上党大军决战秦国!

      消息传出,邯郸国人奔走相告,一时满城欢腾,朝野臣民尽皆慷慨请战。孝成王大为振奋,第一次觉得自己做了一个顺天应人的圣明决断,立即便又下了一道诏书:三日之后,亲自率领举朝大臣为上将军郊亭壮行!

      诏书颁出,孝成王便立即召平原君进宫,要平原君前赴上党坐镇,一则督察大军,二则做赵括大军的粮草辎重总后援。实际上便是赵括代廉颇,平原君代赵括,孝成王坐镇邯郸做最终决策。

      平原君慨然应允。

      这时,侍者进来禀报:“赵老夫人求见。”

      “快请。”孝成王已经站了起来走向门厅。

      赵奢遗孀已经六十多岁,白发苍苍,拄着一支竹杖,步履蹒跚,但脾气还挺倔,不让别人扶。老夫人欲向赵王行礼,被赵王劝止,忙命人看座。

      “老夫人,身体还硬朗吧?”孝成王笑着问。

      “君上,听说您要用犬子赵括做大将?”老夫人突兀便是一问,神态却是分外清醒。

      孝成王点头笑道:“正是。马服君将门有虎子,这是你们家的光荣啊!”

      “君上差矣。”老夫人摇摇头,喘息几声便平静了下来,“马服君在世时曾几次对老身说及:若赵括为将,必破军辱国。老身问何以见得?马服君说,赵括三病,无可救药。”

      “三病?”平原君不禁笑了,“哪三病啊?”

      “一是读兵书寻章摘句,有才无识。”

      “马服君屡次被儿子问倒,气话,不算数!”孝成王大笑。

      “二是盛气过甚,轻率出谋,易言兵事。”

      “此等断语大而无当,老夫人何须当真了!”

       老夫人不断摇头,自顾认真地说着:“其父在时,但受君命为将,便不问家事而入军;王室赏赐,尽皆分于将士共享;亲友者百数,无携一人入军。而今赵括为 将,王室赏赐归藏于家,用以大买田产;在军不亲兵,升帐则将士无敢仰视……此父子原非一道,愿我王收回成命,以免误国。”

      孝成王一阵默然,终是禁不住道:“老夫人,大行不拘细谨,白璧亦有瑕疵,对人不必苛责。如此说来,廉颇出身行伍,质朴无文,蔺相如曾为乞食门客,出身低贱,便都做不得栋梁之材了?”

      老夫人默然良久,喘息一声道:“知子莫若父母也。君上执意用赵括为将,便请君上准许老身与族人,不连坐其罪。”

      “准请!”孝成王慨然拍掌,“马服君有首败秦军之功,老夫人与家族自当免坐。赵括建功之日,老夫人与家族却要一体封赏!”

      “父母之心,唯天知之也!”平原君叹息一声便来抚慰,“老夫人,言尽于此,此等话便不要再说了。成命一出,军心民心不可乱哪。”

      老夫人不再说话,只抹着眼泪点点头便被仆人搀扶去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