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节 逼杀魏齐

  • 发布时间:2015-10-01 18:19 浏览:加载中
  •   这一老头与一老太太的一次家常,长安君就被派去齐做人质,君王后是说过话的,当然不会食言,遂命田单为大将,发兵十万,火速救赵。这样秦王就觉得这仗打得就有些问题了,与王翦等人商量后,派人去给平原君捎去一封信:秦之伐赵,为取魏齐;若献魏齐,当即退兵。

      平原君回复:魏齐不在我家,莫听外界谣言。

      秦王回复:我们兄弟关系多年,竟生了这等误会,既然魏齐不在你家,我现在就退兵回秦,所取三城,也如数归还。

      平原君回复:秦王果然重情义,讲诚信,不失大国君王风范,在下替赵王谢了。

      秦王回复:重情义,讲诚信,我与平原君比不如;而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义士,若不嫌弃,看得起我,我愿与君为布衣之交,我回咸阳静候,候君来作十日长饮如何?

      平原君回复:三生有幸,乐意奉陪,即日启程,赴大王盛邀。

      平原君如期至秦,秦王盛宴款待,纵横天下事,把酒论英雄,心旷神怡,宠辱皆忘。

      酒酣耳热这际,秦王端起酒杯说,有件事想请你帮个忙啊。

      平原君也端起一大杯酒来,说,大王之命,我怎敢不从。

      秦王大笑着将那杯酒一饮而尽,说昔日周文王得吕尚拜为太公,齐桓公得管仲以为仲父,今秦之范雎,就是我的太公、仲父也。范雎的仇人魏齐,就藏在你家,我就求君给我一个面子,把魏齐交出,以了结范雎多年来淤积于心的怨恨。

      平原君也笑着将那酒一饮而尽,说常言道,一死一生,乃见交情;一贵一贱,交情乃见;遇急思亲戚,临危托故人。魏齐,是我的朋友,即使藏在我家,我也不会交出,况且他不在呢。

      秦王大怒,摔了酒杯,说,君定要不给我面子,那我便对不起君了,不交魏齐,不准出关!

      平原君也怒,摔了酒杯,说,秦王大错!无人不知你邀我来秦作十日长饮,今竟是以邀饮为名,而劫持赵客;你用同样手段曾劫持楚王令天下人发指,令秦国失去信义。好哇,我不走了,我赵胜何惧,其是非曲直,自有公论!

       这样一来,秦王就觉得劫持平原君也有些问题了,与范雎等人商量后,派人去给赵王捎去一封信:王弟平原君客秦,起因在魏齐,拿魏齐人头来,平原君旦夕归; 不然,秦王将再举兵伐赵,亲讨魏齐,到时候别为一个魏齐弄得我们两家关系恶化,就不好说了。赵王见信,不须斟酌,一个魏齐,弄得赵国不得安生,还要将我赵 国公子也拘留在秦,留得这个魏齐,祸害无穷!立即发兵,包围了平原君的家,竟不见魏齐的影子。原来,魏齐在平原君门客的帮助下,闻讯乘夜逃跑到赵相国虞卿 家,虞卿见魏齐狼狈逃窜而来,说我的老天爷,你跑我这怎么办啊。罢罢罢,当断不断,必受其乱,还是我陪你一起去信陵君那儿吧。信陵君忠厚信义之人,又是平 原君的挚友,投奔他去,必能避祸。

      魏齐说,你是赵国的相国啊。

      虞卿仗义地说,而你是我的朋友啊,朋友的事不能不管!

      魏齐与虞卿换了一身破衣烂衫,一路披星戴月赶到了魏都大梁开封城郊,虞卿让魏齐在郊野躲藏,自己整了整寒碜的仪容,去见信陵君。

       家人报说,虞卿求见。信陵君一激灵,虞卿?赵相国虞卿?他何故突然来此,有什么变故么,你先去弄弄清楚。家人回说,我家主人刚刚沐浴入寝,稍事等候,有 什么急事么。虞卿觉得信陵君是让家人来探话的,反正这事终究掖不住、藏不起,便一一据实相告,家人就进去复述一遍,信陵君犯难了,犹豫了,痛苦了。魏齐是 如今闹得沸沸扬扬纷纷攘攘最敏感的矛盾焦点,一触即发,一碰就疼;谁敢挨他,便引火上身,祸患无穷,如何收留;但虞卿怎么办,舍了相位,丢了相印,千里迢 迢,投奔我来,我怎能忍心拒绝。就在这片刻犹豫之中,虞卿已然明白其中情状,长啸一声,大怒而去。门下侯生见此,说公子你今天办了一件后悔都不能挽回的蠢 事。信陵君再一激灵,马上就明白过来,慌忙从床上连滚带爬下来,穿上衣裳,挽发加冠,让人驾了马车,急急追撵虞卿至城外郊野,并使人四处寻找。

       信陵君醒悟得迟了,也追来得晚了,当虞卿从信陵君处愤然而去,到郊野再见魏齐时,已是满眼泪水,怒不可遏,泣不成声。魏齐长叹,悲壮里有了人生绝望的哀 鸣,说,我当年对范雎,为倏忽间放纵了人性之恶,我已愧悔内疚痛苦不安多年,不能向人诉说,终结怨成仇。今又一累平原君,再累虞卿君,我再活着,便累及天 下了,我只有以死谢罪!魏齐在激奋中,不及防备,只寒光一闪,魏齐已引剑自刎,一注悲怆喷发的热血中,匍然倒地。虞卿顷刻凝止在哀痛的旷野,忽听有人寻 来,转过脸,他看见了急急赶来的信陵君,迅速躲避开来,不与相见。

      信陵君看到了血泊中的尸体,他知道,那就是魏齐了。奔下车来,抚而大哭,对长天哀号一声,我无忌之过也!

       这时,从远处驰来一队人马,待到了跟前,一人飞身而下,跪在信陵君的面前,说,我等乃赵国兵士,因赵王不得魏齐,又走了相国,猜必是二人一起而去,非韩 即魏,就派了几路兵士追捕,巧遇在此。对不起,我们要取魏齐人头,归赵送秦。信陵君上前阻止,赵兵士说,你与我平原君的关系,堪称一体;你与平原君对魏齐 的仁爱信义,堪称一心;魏齐还活着,这话就不说了,然而他毕竟死了。平原君为魏齐被困秦国,你能心安么?

      信陵君大为惊异,一个赵国的普通兵士,竟在此一时刻将事情说的有情有义有理有据,那就别无选择了,乃令人取魏齐之首级,用匣盛之,葬其身于魏都大梁郊野。

      之后,魏齐人头送秦,平原君安全归赵。

      在魏齐事件中,平原君、虞卿的形象是那么高大,在他们的衬托下,睚眦必报、心胸狭窄的范雎是那么猥琐。

       当然,范雎是个爱憎分明的人。报仇雪恨之后,并没忘记自己的恩人王稽和郑安平。一天,他晋见秦昭王,奏道:“臣本魏一亡命之人,如果不是王稽忠于大王而 纳臣于秦,如果不是大王英明圣哲,臣安能富贵如此。然王稽至今仅为谒者,当年救臣于水火之中的郑安平亦未重用,请大王恩赐。”秦昭王念范雎功劳,准其奏 请,任命王稽为河东太守,任命郑安平为将军。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