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网

中国历史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人物 > 蔺相如 >

第五节 渑池之会

时间:2015-10-01 18:17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和氏璧之争只是秦赵斗争的一个篇章,秦对赵的蚕食没有停止。公元前282年,秦国派大将白起攻取了赵国的几座城池,赵国还损失了两万多军队。赵国虽然打了败仗,可是赵军继续英勇抗击秦军,秦军的攻势被遏制了。 公元前279年,秦国派使者进入邯郸,邀赵王在河内
  和氏璧之争只是秦赵斗争的一个篇章,秦对赵的蚕食没有停止。公元前282年,秦国派大将白起攻取了赵国的几座城池,赵国还损失了两万多军队。赵国虽然打了败仗,可是赵军继续英勇抗击秦军,秦军的攻势被遏制了。

  公元前279年,秦国派使者进入邯郸,邀赵王在河内与秦王会盟修好。这一突兀举动,顿时又在赵国引起了种种猜测议论,赴约与否,几名重臣竟是纷争不一。

  赵胜、赵奢担心,秦昭王不讲信义,会不会故伎重演,使赵王做了楚怀王第二?当年楚怀王就是听信了张仪的鬼话,被秦昭以会盟为由,骗到了秦国,直到老死也没能回去。

   只有蔺相如主张赴约,理由只有一个:赵虽实力稍弱,然大体于秦国正当均势斡旋之时,军事兵争犹不退让,邦交安可畏敌退让?至于邦交尊严,蔺相如自请一力 承担。赵王本来也怕秦王有背后图谋,不欲应约,然则经蔺相如一番剖析,又觉得不能示弱于秦,思忖再三,便下了一道诏书:会盟秦王,交上大夫蔺相如全权处 置,其余大臣各听调遣便是。

  当时赵国实行七级爵位制:君、侯、上卿、客卿、五大夫、上大夫、大夫。上大夫只是第六级爵位,地位并不算高。但赵王器重他,扩大了他外交上的权限。

   蔺相如奉诏,便先与秦国特使王稽会晤磋商,提出秦赵会盟当在第三国居中地,否则有失公允。王稽同意了。蔺相如笑道:“既然如此,会见地便在河外渑池如 何?”“好!”王稽拍案,“渑池韩地,两王路途相当。便是渑池了。”蔺相如笑道:“既是我邦定了地点,便请秦国确定时日了。”“好说。”王稽一挥手,“秦 王之意,便在中秋,如何?”“也好。”蔺相如道:“中秋月圆,会盟也是好兆也。”

  议定了会盟地点时日,蔺相如便来到大将军府拜会廉颇。

   廉颇,嬴姓,廉氏,名颇,是赵奢之后赵国的又一良将。赵惠文王初,东方六国以齐最为强盛,齐与秦各为东西方强国。秦国欲东出扩大势力,赵国首当其冲。为 扫除障碍,秦王曾多次派兵进攻赵国。廉颇统领赵军屡败秦军,迫使秦改变策略,实行合纵,于惠文王十四年(前285年)在中阳(今山西中阳县西)与赵相会讲 和。以联合韩、燕、魏、赵五国之师共同讨伐齐国,大败齐军。其中,廉颇于赵惠文王(前283年)带赵军伐齐,长驱深入齐境,攻取阳晋,威震诸侯,而赵国也 随之越居六国之首。廉颇班师回朝,拜为上卿(上卿为当时高级爵位),秦国虎视赵国而不敢贸然进攻,正是慑于廉颇的威力。此后,廉颇率军征战,守必固,攻必 取,几乎百战百胜,威震列国。

  蔺相如对这位大将军却是分外敬重,他甘愿执下属之礼拜会大将军府。

  门吏如飞般报 进,蔺相如尚在门廊下肃立等候,便闻影壁后有力的脚步声伴着浑厚的笑声飞了过来:“大贤士如此礼敬,老夫却如何当得也!”笑语方罢,便见一身材魁梧、发须 苍白、气宇轩昂的将军到了面前。此时的廉颇年近五十岁,古人寿命短,五十岁可算老人了。蔺相如连忙便是深深一躬:“在下蔺相如见过大将军。”廉颇哈哈大笑 着扶住了蔺相如:“上大夫后生新锐也,我乃粗莽武夫,正欲讨教了。来!进去说话。”拉着蔺相如手便大步进了庭院。

  二人坐定,说起赵秦两国会盟的事。廉颇问道:“赵王此行,当真无忧?”

  蔺相如说:“大将军只要在壶关屯兵,保持对秦国的威压态势,我蔺相如便可保赵王无忧。”

  “好!赵王若有闪失,老夫便拿你是问!”廉颇的黑脸骤然沉了下来。

   转眼便是八月上旬,蔺相如总领六千军马护卫,赵王车驾仪仗便辚辚出了邯郸。这一日刚刚过得漳水,却见一支马队沿着漳水河谷从西边风驰电掣而来。蔺相如观 望有顷,走马王车旁道:“臣请我王稍候,必是大将军赶来了。”赵惠文王笑道:“这个老廉颇,急吼吼赶到这里做什么来了?”说话之间,马队已到车前,廉颇飞 身下马便向王车赳赳走来:“老臣廉颇,请我王移驾百步,老臣有密事启奏。”惠文王略一思忖便道:“好,到那片胡杨林去了。”驭手一抖马缰,四匹骏马便碎步 走马去了。

  到得胡杨林边,廉颇慨然一拱手:“老臣终疑秦国不善,请以三十日为限,王若不归,老臣则联络重臣拥立太子为赵王,以绝秦国 胁迫野心!”惠文王心下一沉:“大将军果真以为,本王便是芈槐第二?”廉颇肃然正色道:“为防万一,老臣不敢掉以轻心!”惠文王思忖笑道:“也好,本王三 十日不归,你等便拥立太子好了。”“老臣遵命!”廉颇一躬,便飞身上车,亲自驾着王车回到了仪仗之下,下车却对蔺相如慨然一拱:“上大夫重任在肩,老夫拜 托了!”蔺相如悠然笑道:“各司其职,大将军放心便了。”老廉颇便退后丈许,看着王车仪仗辚辚远去,方才回马去了壶关。

  “上大夫,你 知道方才廉颇所请何事么?”惠文王若有所思地问了一句。走马王车右侧的蔺相如从容笑道:“必是大将军请命,我王逾期不归,便要拥立太子了。”惠文王便有些 惊讶:“廉颇也于你有约了?”蔺相如摇头:“臣非重职,大将军不会约臣。”惠文王暗自松了一口气道:“你以为此事如何?”蔺相如道:“大将军忠心耿耿,赵 国之幸也,我王何其忧心忡忡?”惠文王道:“赵国痼疾,上大夫不曾闻得?”蔺相如道:“此一时也,彼一时也。赵国纵有兵变痼疾,却绝非大将军此等人所为 也。”惠文王哈哈大笑:“说得好!上大夫可谓知人也。”

  赵王一行抵达渑池,受到东道主韩釐王的热情迎接。韩国夹在秦赵两强之间,谁也 不敢提罪,日子非常难过,所以韩釐王把这次会盟看作是韩国斡旋大国邦交的绝好时机,想大大尽一番地主之谊。可是秦国向东发展是其基本国策,韩国是一颗拦路 石,因此两国的矛盾是结构性的,不可调和的。韩釐王想对秦昭王示好,但热脸贴上冷屁股,自讨没趣,只得转而迎候赵王。毕竟韩赵魏“三晋是一家”啊。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