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乾隆皇帝的第一宠臣和珅是怎么飞黄腾达的?立“钱、权”之志

  • 发布时间:2017-06-01 23:00 浏览:加载中
  • 和珅

    第一节 立“钱、权”之志


      和珅是清朝乾隆皇帝的第一宠臣,是臭名昭著的大贪官。他因风度翩翩、容貌清秀、精明能干、善于逢迎而深受乾隆皇帝宠爱。终其一生,他为追求金钱与权力而费尽心面,在得宠之后,更是恃宠生骄、不可一世。他专权二十余年,不断扩充势力,大肆聚敛钱财,贪尽天下财富。他在官场浮沉数十年,以乾隆为靠山,多次化险为夷。乾隆死后,他即被嘉庆帝赐死,结束了罪恶的一生。

      和珅的出身并不显贵,但其从小模样俊俏,十分乖巧,人见人爱,少年时他便董得满文、蒙文、藏文三种语言,并会做诗填词。但他三岁丧母,十岁丧父,自己为了生计而奔波,尝尽了人间冷暖,不过这样的经历也磨练了其意志,使其从小就追求钱权和志向,最终成为乾隆王朝第一宠臣。

      和珅像父亲死后,为了生活费用,和珅便四处向人借贷,但得到的只是无情的嘲弄与奚落。无奈之下,和珅只得向管理自己家封地的赖五讨要租银。赖五见其年幼好欺,不但不给租银,反而将他赶出了家门。和珅又只得到保定府告状,结果却遭到保定知府的一顿痛斥。为了继续生活,也为了不间断自己在咸安宫官学的学业,年仅十三岁的和珅强忍着屈辱,卖掉了土地。

      在学习期间,和珅也因家贫而常遭人歧视、受人侮辱。

      有一次,一位大官的儿子写了一首讽刺老师的诗,却硬说是和珅所作。恼羞成怒的老师没有给和珅任何辩解的机会,抄起戒尺就是一顿乱打。和珅心里也明白,老师也就只敢在他这样的穷学生身上发泄怒气,根本不敢招惹大官的儿子。这一顿乱打之后,使和珅想要出人头地的愿望更加强烈了。

      从此因为这些经历,他便把对权力与金钱的追求放在了人生的首位。

    第二节 时来运转、飞黄腾达


      确立了新的目标之后,和珅是更加奋发向上。天道酬勤,和珅出人头地的机会终于来了。

      和珅二十岁时承袭了父亲的爵位。由于他一表人材,而被身居高位的英廉看中。

      英廉便将孙女冯氏许配给了他。这样的靠山给和珅的发迹创造了条件。和珅虽未中举,但在英廉的活动下,在乾隆三十七年(公元1772年)被授予三等侍卫职,不久被调任銮仪卫,担任协同管理皇帝銮舆、仪仗的侍卫。这差使虽然官位不高,但可经常伴驾,是一条晋升的捷径。

      和珅的时来运转颇具戏剧性。一天,乾隆帝出巡,仓促间竟找不到黄龙伞盖,乾隆很不高兴,借用《论语》中的一句话问道:“是谁之过欤?”随行人员大都瞠目结舌,不知所措,但只有和珅应声答道:“典守者不得辞其责。”这句话是对《四书》上“岂非典守者之过邪?”的巧妙变通。乾隆帝顺着这声音看到了和珅,见他机灵善辩,不觉喜欢起来,从此便让他总管仪仗队。

      次日便又升他为御前侍卫兼副都统。和珅以一个官学生的身份,却如此迅速地得到宠幸,实属罕见。故朝中官员们都觉纳闷。孰不知这里头有一段非常离奇的故事。

      乾隆在做为宝亲王时,有一天进宫请安,经过雍正爱妃马佳氏的卧室,正好看见马妃在对镜梳妆。宝亲王见马妃长发及地,不觉心中一动,便偷偷走到马妃背后,蒙住了其双眼。马妃不知是宝亲王,便顺手用梳子打到宝亲王的眉间,竟打起一个青紫纹块儿。皇后知道后,以为宝亲王与马妃有染,便下令将马妃赐死了。宝亲王得知时,马妃已气绝身亡。乾隆大哭,便咬破手指,在马妃项间点了个标记,说:“是我害了你,你要知道我现在还不能作主。若你地下有知,二十年后一定要与我相聚,我一定不会辜负你。”而此时马妃已去世二十六年了,和坤也恰好二十六岁。乾隆见和坤面貌与马妃一模一样,且项间也有一块朱砂记,便认为和珅是马妃转世,对他百般宠爱。

      和珅每日形影不离地跟在乾隆帝左右,对乾隆的性情喜好、生活习惯,乃至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留心观察、细心揣摩。时间一久,对乾隆的脾气、心理、好恶等,都了解得很清楚。和珅费尽心机去逢迎乾隆。乾隆也对他极为满意。当时乾隆倚重的军机大臣于敏中是汉人,而此时乾隆帝一直在物色一个满人来帮自己处理日常政务,和珅无疑成了最佳人选。从此他加官晋爵、平步青云,九年之内便升至军机大臣。只有三十岁的和珅就当上了军机大臣,成为参与军国大政的核心人物之一,爬到了一般官吏一辈子都不能达到的位置。这在论资排辈的封建官场社会中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颐和园中的谐趣园清乾隆以和珅办事干练为由,开始以惊人的速度不断提拔他。他曾任吏部尚书、户部尚书、理藩院尚书、内务府总管大臣、九门提督、领侍卫内大臣、满洲都统等要职,封一等忠襄公。和珅发迹之迅速,实属罕见。

    第三节 秉权二十余年


      而和珅自乾隆四十年(公元1775年)发迹,至嘉庆四年(公元1799年)正月被赐死,专擅朝政二十多年。他一人得势,鸡犬升天。弟弟和琳,官至总督,死后加封一等公;儿子则娶了乾隆的掌上明珠固伦和孝公主为妻,曾任都统兼护军统领、内务府大臣;而和珅之女则嫁给康熙帝之重孙;和珅的侄女即和琳之女,嫁给乾隆的孙子。和珅与皇室的联姻巩固了自己的地位。

      各地的封疆大吏纷纷攀附于和珅。和珅当权期间,表现在如下几方面:

      和珅在得势之后,大肆培植并组织“和家班子”。他首先把大学士傅恒之子福长安拉入军机处。两人串通一气,狼狈为奸,合伙干了许多罪恶勾当。和珅的族孙景安被委任为河南巡抚,白莲教起义时,他都不敢与起义军正面作战,总是尾随在起义军后,被人讥为“迎送伯”。和坤的亲家苏陵阿毫无能力,和珅却对他特意提拔。在两江总督任上,苏陵阿公开索贿,接见属员时竟公开说:“承蒙皇上龙恩,命我这老头子来捞点棺材钱。”这样厚颜无耻之徒,和珅竟然将他推举为东阁大学士。侍郎吴省兰、李潢、太仆寺卿李光云,都因曾在和珅家教读,当了高官,成为他的党羽。

      对于不附于自己的人,和珅便千方百计地予以迫害打击。他与大学士阿桂始终势如水火。嘉庆帝的老师朱珪及嘉庆帝的宠臣东阁大学士董浩,也没躲过和珅的陷害。

      和珅恃宠弄权,独霸军机处。嘉庆二年(公元1797年),和珅在任刑部尚书时,乾隆帝又命他兼理户部“紧要大事”。但他到任后,竟独揽户部的一切权力。同年,他又下令,以后的奏章,一律要另备一份副本呈交军机处,让他先于皇帝看到奏章。就这样,他通过控制奏章独揽了朝政大权。

      嘉庆元年(公元1796年),永琰即位后,乾隆帝依然以太上皇名义执政,和珅继续受到重用。由于乾隆帝老而健忘,和珅更能左右其意旨,成为了出纳帝命之人。一次,和珅上奏乾隆帝裁减太仆马匹,这甚至影响到皇帝乘骑,使嘉庆帝暗自叹息说:“从此不能乘马矣。”他还把自己的老师吴省兰派到嘉庆帝身边,名为帮助整理诗集,实为窥探皇帝的一举一动。和珅的专擅真是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乾隆年间,天下太平,官僚和地主阶级日益腐化,贪官数目之多、官员品级之大、赃额之巨、手段之高、范围之广,堪称清代历朝之最。查找有关史料,显然与和珅不无关系。

      军机处内景清乾隆四十七年(公元1782年),御史钱津弹劾山东巡抚国泰等贪纵营私。乾隆便命和珅同都御史刘墉以及钱津一起去查办。国泰的营私舞弊,世人皆知。和珅先是给国泰通风报信了,让其早做准备;后来在查库时随便抽查几封银子,一看数目不缺,便要草草收场。御史钱沣却查看得十分仔细,发现这里的库银规格不一,便知有诈。又见和珅那般盘库,知其暗中袒护国泰,如果就这样收场,不光是贪官得不到惩处,他自己还要以所查不实而获罪。因此,他再三请求封库再查。和珅无奈之下,只好同意封库。第二天,钱沣便通知各商号说,借钱给府库的赶快前来认领,否则银两一律充公。结果各商号纷纷派人前来领银。原来库银是从商铺暂时借来充数的。国泰贪污库银二百万两的内幕终于被揭开了。在铁一般的证据面前,和珅的通风报信、竭力营救未能奏效,国泰、于易简都被处死了。

      乾隆五十五年(公元1790年),内阁学士尹壮图请旨“密查亏空”。和珅忌恨尹壮图,毕怕他的“密查亏空”之火会烧到自己头上,于是便决定整整他。和珅表面上是要求乾隆派尹壮图和户部侍郎庆成一同赴各地清查仓库,暗中却令庆成监视和牵制尹壮图。每到一地,庆成并不急于盘查,而是先拖延,令尹壮图若坐馆舍,使其行动受到限制。事先得到消息的地方官吏,则赶紧东挪西凑,暂时补足了亏空,结果自然就查不出任何漏洞。刑部以挟诈欺公、妄生异议罪判处尹壮图死刑。最后乾隆帝免去了他的死罪。这使和珅贪财的气焰更加嚣张。

      和珅不但百般庇护各地的贪官污吏,而且还不容许正直官员触及自己的管家。和珅的管家刘全恃强营私,陕西道监察御史曹锡宝“将论劾”。和珅接到党羽的报告,急忙命刘全“毁其室,衣服、车马有逾制,皆匿无迹”。和珅在乾隆帝面前辩称自己平时对家人管束甚严,若有此事,自己会听凭处置。于是,乾隆帝“遣官锡宝至全家察视,无迹,锡宝自承冒昧”,最后曹锡宝受到了革职的处分。

      由此可见,乾隆后期,尽管清廷诛戮了一大批包括总督、巡抚、布政使和按察使在内的众多贪官污吏,但官场上的贪污聚敛之风还是未有丝毫的收敛。其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各级官吏需要筹集大量银两,通过进贡、献礼等方式,以满足乾隆帝挥霍钱财、和珅贪得无厌的欲望。

      和珅虽身为官场贪污之首,却照样升官。乾隆五十一年(公元1786年),三十六岁的和珅被任为文华殿大学士,官居一品。古人云:“德胜才为君子,才胜德为小人。为小人者未必无才。”现存的和珅的集子《喜乐堂诗集》中有不少诗是他对乾隆应制奉和之作。清代诗歌认为,他的诗格律妥切,颇有佳句。在书画方面,和珅也是一个行家。

      另外,和珅还热衷于办贪污案子,但他处理贪污案并不是为了整顿吏治,而是因为这些被抄没的家私可满足乾隆挥霍之用。

      为了讨好乾隆,和珅借主管户部和内务府之机,扩建圆明园和避暑山庄以供乾隆享乐,满足于他做快活天子的愿望。每当朝鲜等国使臣来拜见乾隆帝时,和珅均为出纳帝命之人。正如来华的朝鲜使臣所说:“阁老和珅,用事将二十年,威福由己,贪黩日甚,内而公卿,外而藩阃,皆出其门。纳贿谄附者,多得清要。”

      从小便对权力与金钱有着强烈欲望,并把它们作为人生目标的和珅,在得到乾隆恩宠,大权在握之后,便开始把精力投入到他人生的另一个目标聚敛钱财上。为了聚敛钱财,和珅不惜利用职权贪污、索贿、受贿,甚至巧立名目,生造出议罪银制度,真是绞尽脑汁,费尽心思。上自王公,下至舆台,莫不侧目唾骂。

      内务府负责宫廷服用、食物、武装守备等方面的事务。和珅作为内务府的负责官员,为了支付宫廷庞大的开销,便以为皇帝、皇后、太子、公主等过生日为名,对各级官吏和富商进行大肆搜刮,而和珅本人则借机揩油。各地朝贡的礼品都得首先经过和珅这一关,和珅私自侵吞了贡品的十之八九。据说他家所藏的一颗大珠比乾隆御用的冠顶还大。至于户部、内务府的大宗钱财更是由和珅任意支配,几乎无账可寻。乾隆对此也从不过问。乾隆五十五年(公元1790年),有一次和珅在宫门外遇见兵部尚书孙士毅,问他手中所持何物。孙拿出了一只由大如雀卵的明珠雕琢而成的鼻烟壶,和珅爱不释手,便要求孙转赠给他。孙告诉他此壶早已奏闻皇帝。但没过几天,孙进奉的那只壶就到了和珅手里。原来,但凡大臣贡品,乾隆只收一二件,余下的都被和珅占去了。不通过和珅而直接进献的贡品,若出宫和珅可以随手取得。

      和珅大权在握,官员们为了保全自己的地位争相向和珅进贡。即便是例行公事,若不给贿赂,和珅也会故意刁难。至于升官,则更需要以钱铺路。在和珅那里,大小官职都有定价,出多大价就做多大官,而且价码越来越高。向和珅行贿的官员太多了,以至于出现了行贿无门的情况。外省的、京内的官员为了能与和珅见上一面,或者送完礼后要请托一些事情,要经常在和珅从家中上公署必经的一条胡同里徘徊。因为清朝官员的官服上都有绣着图案的“补子”,而这条胡同就获得了“补子胡同”的雅号。

      和珅利用攫取的惊人财富过着“奢侈富丽拟于皇室”的腐朽生活。和珅吃腻了山珍海味,每天要服一粒用上好的新鲜珍珠。而这些珍珠大都是各地达官显贵以每粒八千至二万两银子不等的价钱买来进贡给他的。和府男女的服饰皆轻裘锦绣,和珅有一件衣服,其钮扣全是由精致绝伦的西洋小钟表制成的。和珅妻妾成群,她们之中有商人、下属送给他的美女,还有内廷中遣出的宫女,甚至有别人遗留下的侍妾。

    第四节 可悲的下场

      虽然和珅种种以权谋私、恃宠生骄的行为,引起了嘉庆帝的极大不满,但碍于乾隆帝,强为容忍。嘉庆四年(公元1799年)正月初三,乾隆帝去世。第二天,嘉庆就削了和珅的军机大臣、九门提督职务,让其同死党福长安昼夜守值殡殿,不得擅自出入。初八,嘉庆帝下令革除了和珅及福长安的所有职务,将两人逮捕入狱,并查抄其家产。十五日,嘉庆帝亲自宣布了和珅的二十大罪状。十八日,钦赐和珅白绫一条,令其自尽。和珅面对白绫一条,写下了四句绝命诗:

      五十年来梦幻真,今朝撒手谢红尘。他时水泛含龙日,认取香烟是后身。

      按近人梁启超先生的估计,和珅的全部家产大概有八亿两白银之巨。当权二十年的和珅的家产竟比清政府十年收入的总和还要多,难怪这些查抄清单公开之后,人人瞠目,甚至当时在民间流传起了“和珅跌倒,嘉庆吃饱”的谚语。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