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上貂蝉真的存在吗?

  • 发布时间:2016-02-22 16:17 浏览:加载中

  •   貂蝉是古代的四大美女之一。相传,貂蝉在后花园拜月时,忽然轻风吹来,一块浮云将那皎洁的明月遮住。于是,人们就说貂蝉和月亮比美,月亮比不过,赶紧躲在云彩后面,因此,貂蝉也就被人们称为“闭月”了。

      在《三国演义》中,貂蝉是东汉末年司徒王允的歌女,国色天香,有倾国倾城之貌。

       见东汉王朝被奸臣董卓所操纵,于月下焚香祷告上天,愿为主人分忧。王允眼看董卓将篡夺东汉王朝,设下连环计。王允先把貂蝉暗地里许给吕布,随后又把貂蝉 献给董卓。吕布英雄年少,董卓老奸巨猾。为了拉拢吕布,董卓收吕布为义子。二人都是好色之人。从此以后,貂蝉周旋于此二人之间,送吕布以秋波,报董卓以妩 媚,把二人撩拨得神魂颠倒。吕布自董卓收貂蝉入府为姬之后,心怀不满。一日,吕布乘董卓上朝时,入董卓府探貂蝉,并邀凤仪亭相会,貂蝉见吕布,假意哭诉被 董卓霸占之苦,引起了吕布的愤怒。这时,正好被董卓回府撞见,怒而抢过吕布的方天画戟,直刺吕布,吕布飞身逃走,从此两人互相猜忌。于是,王允便说服吕 布,铲除了董卓。

      三国英雄的故事,在他们的身后就开始进入民间,貂蝉故事的流传同样也是比较早的。元代杂剧中貂蝉戏已经形成一个系 列,《锦云堂暗定连环记》、《夺戟》、《关公月下斩貂蝉》等搬演,也都是貂蝉的故事。在《锦云堂》剧中,貂蝉本忻州人任昂之女,小字红昌,灵帝时选入宫 中,掌貂蝉冠,故名“貂蝉”。后来,皇帝把她赐予了并州刺史丁建阳,建阳将其配给了义子吕布。在黄巾之乱中,貂蝉与吕布相失,而为王允所得。后来,貂蝉在 花园烧香,为王允发觉,因此密议,定出连环计。在宋元讲史中,貂蝉也是吕布之妻,失散后流落到王允府中。《白门楼》和《斩貂蝉》的故事,则明显看出封建落 后意识的影响。吕布白门楼被擒本来是咎由自取,该戏却要让貂蝉对吕布的失败负责,居然让她在受到痛骂之后被处死。《关公月下斩貂蝉》则写吕布失败后,曹操 别有用心地将貂蝉送给了刘备,为了不蹈董草、吕布的覆辙,关羽竟将她斩于月下。连董卓、吕布的覆亡也要貂蝉负责,头脑何其冬烘乃耳!近人周剑云撰《论斩貂 蝉》专辩其事:“貂蝉无可责之罪,吕布亦非可责貂蝉之人……彼三姓家奴,人品去貂蝉远甚,貂蝉不骂吕布足矣,布有何辞责骂貂蝉乎?若关公者,熟读春秋者 也。西子奉勾践命,志在沼吴,与貂蝉奉司徒命,志在死卓、布父子,同一辙也。关公不责西施,而乃月下斩貂蝉?余敢谓关公圣人,必不为此杀风景事!”

      关于貂蝉的戏曲和传说,可谓数不胜数。那么,历史上到底有无貂蝉其人呢?真实的貂蝉又是什么样子呢?且来看看这个把群雄逐鹿的战场点缀得色彩斑斓的女子的真实面目吧。

       貂蝉之名并不见于史鉴。《后汉书·吕布传》有这么一段:“卓以布为骑都尉,誓为父子,甚爱信之。尝小失意,卓拔手戟掷之,布拳捷得免,布由是阴怨于卓。 卓又使布守中阁,而私与侍婢私通,益不自安。”从这一记载里,可以看到貂蝉的影子——董卓的一位侍妾,而董卓与吕布的怨隙,也是因女人而引起,《三国演 义》中“董太师大闹凤仪亭”的故事,就是由此生发出来的。在这里,“侍婢”仅仅是一个被污辱与被损害者,谈不上什么品格。后来,经过人民群众和许多艺术家 的创造,这一“侍婢”才变成光彩夺目的貂蝉女形象。

      也有学者认为貂蝉实有其人的,梁章钜就是一个代表。在《归田琐记》中,他说:“貂蝉事,隐据《吕布传》,虽其名不见正史,而其事未必全虚。”

      而到了《小栖霞说稗》,他则肯定“是蝉固实有其人”。

       到了现代,对貂蝉的研究又有了新一步的进展。据专家考证,貂蝉,姓任,小字红昌,出生在并州郡九原县木耳村,15岁被选入宫中,掌管朝臣戴的貂蝉(汉代 侍从官员的帽饰)冠,从此更名为貂蝉。汉末宫廷风云骤起,貂蝉出宫被司徒王允收为义女。王允利用董、吕好色,遂使貂蝉施“连环计”,终于促使吕布杀了董 卓,立下功勋。之后,貂蝉为吕布之妾。白门楼吕布殒命,曹操重演“连环计”于桃园兄弟,遂赐与关羽。貂蝉为不祸及桃园兄弟,“引颈祈斩”,被关羽保护逃 出,当了尼姑。曹操得知后抓捕貂蝉,貂蝉毅然扑剑身亡。

      在有些稗官野史中,称貂蝉乃关羽之妾。可这还需要考证,封建社会妇女的社会地位和貂蝉自身“侍妾”的地位决定正史不可能有详载。

       貂蝉有无其人,史无明载。但是,在《三国志·吕布传》里,的确记载了吕布与董卓侍女有染的史实——“卓常使布守中阁,布与卓侍婢私通,恐事发觉,心不自 安”;而董卓怒刺吕布的史实也是见之于《三国志·吕布传》的——“卓性刚而褊,忿不思难,尝小失意,把手戟掷布,布拳捷避之”。由此可知,貂蝉这个人物也 可能不是杜撰出来,而是历史上有之,由于她的身份地位相当卑贱,所以可能只以“侍婢”一笔带过。

      另有学者发现,唐代开元年间的一本占星学书籍《开元占经》,引用有史书所云“刁蝉”其人其事。该书卷三十三上说:“荧惑犯须女。占注云:《汉书通志》:‘曹操未得志,先诱董卓,进刁蝉以惑其君。’”遗憾的是,《汉书通志》一书今已不存。

      西施与范蠡归隐西湖,老有所终;王昭君出塞,为睦邻邦客死他乡,内蒙草原上至今“青冢”犹存;杨贵妃因兵变被唐明皇赐死于马嵬坡,归宿问题在史书上均有根据。除貂蝉之外的三大美人都芳魂虽归,青冢犹存,唯独貂蝉生死两茫茫,一缕香魂不知归附于何处。

       民间有《关公月下斩貂蝉》一说,但这个说法不但毫无所据,而且近乎颠倒历史了。《三国志·关羽传》注引《蜀记》云:“曹公与刘备围吕布于下邳,关羽启公 (曹操):布使秦宜禄行求救,乞娶其妻。公许之。临破,又屡启于公。公疑其有异色,先遣迎看,因自留之,羽心不自安。此与《魏氏春秋》所说无异也。”这段 史料,说明了三个有趣的问题:(1)吕布的妻子貌美异常;(2)关羽虽然义薄云天,但对于女色并非毫无所求;(3)吕妻最后是归了曹操了,魏武帝这一手实 在是不太光彩。

      但这个吕妻,肯定不是貂蝉。《三国志·吕布传》注引《英雄记》云:“布欲令陈宫、高顺守城(下邳),自将骑断太祖(曹 操)粮道。布妻谓曰:‘宫、顺素不和,将军一出,宫、顺必不同心共守城也。如有蹉跌,将军当于何自立乎?妾昔在长安,已为将军所弃,赖得庞舒私藏妾身耳, 今不须顾妾也。’布得妻言,愁闷不能自决。”如上所述,那么,曹操所得到的当是这个曾经在长安被吕布抛弃过的妇人。

      从考古方面来考察,到底能不能获得貂蝉是否在历史上存在过的痕迹呢?

       据考证,貂蝉故里在山西省忻州市东南3公里的木芝村,位于从太原或忻州去禹王洞的途中。木芝村原盛产木耳,故名木耳村,后因村中槐树下发现一株灵芝,遂 改名叫木芝村。村中传说,早在貂蝉出生前3年村里的桃杏就不开花了,至今桃杏树依然难以成活,是说貂蝉有羞花之貌的缘故。村中原有过街牌楼、前殿、后殿、 王允街、貂蝉戏台和貂蝉墓。

      乡民传说,桃园三兄弟得势后,便把貂蝉送回故里,老死后就埋在这里。又说貂蝉扑剑自戕,关羽得知后将遗体 护送回故乡安葬。所以,后殿有关羽像,殿前有表示貂蝉演戏的戏台,都是报答关羽拒杀和护送之恩。另外,在定襄县东南的中霍村是吕布故里,有“霍清泉”、 “智擒赤兔马”、“歪脖子树”等民间传说,都与吕布有关。所以,民谚有“忻州没好女,定襄没好男”,是说因为有貂蝉和吕布之故。从此,忻州再也生不出好看 的女人,定襄也生不出帅气的男人了。

      正在一切似乎都已经明朗的时候,由成都市民提供的一条线索在史学界引起了强大的震动——成都北郊曾发现貂蝉墓葬。

      线索提供者是成都北郊文化站一位姓代的干部。据他介绍,1971年,当地修一条铁路支线时,挖出一个很大的墓穴,墓中挖出两块大碑,一块隶书,一块篆书。据碑文记载,

      这个墓穴的主人就是貂蝉。

       而成都北郊的一位居民称,他还收藏过貂蝉墓碑。他回忆说,1971年5月的一天,成都铁路局的工程队在这一带修路,推土机在工作中突然掉进了一个长约8 米、宽约6米、深有4米左右的大坑里。工程队当时来了20多个工人,说把坑挖成斜坡,好把推土机弄出来。挖着挖着,有人惊奇地发现坑四周都是彩色壁画、图 画,还有一些像老虎和其它说不出名字的动物图案。接着又挖出了两块合在一起的墓碑,有人说这肯定是古墓。工程队就叫人把坑围了起来,重新认真地挖。据他介 绍,好像最先挖到了南边的坟头上,坑里有两扇红沙石的石门,约有8厘米厚,分别是闸门和正门。进门后是一个厅,后来坑里还挖出一段人的小腿骨、一绺头发, 他老伴还在坑里发现一块33厘米长、两指宽的“铜片片”,在水里擦洗一阵就干净了,很亮。最后,由于坑里没有挖出更多的东西,又没有人说要保护,墓坑填满 后,铁路就修了起来。两块墓碑挖出来后,他将用隶书刻的那块推回了家。该碑约80厘米见方,厚约6厘米,碑石青灰色,有50多公斤重,而用篆书刻的那块后 来被村里的娃娃打烂了,几年后隶书那块也被人拿走了。

      另据成都市一位退休历史教师称,他当年也曾亲眼目睹此碑。他认为此碑可能是貂蝉 长女之碑。他说,墓葬地址为华阳县集贤乡永宁里黄土坡,碑上刻着“夫人乃貂蝉之长女也,随先夫人入蜀”以及“貂蝉,王允歌伎也,是因董卓猖獗,为国捐 躯……随炎帝入蜀”等字样。据介绍,当年古碑出土时,许多机务段的工人也都围着看,他还给在场的几十个人把碑文念了一遍。

      这些目睹和收藏貂蝉墓碑的成都市民都不相信“貂蝉虚构”说。

      “貂蝉墓葬在成都”的消息传出,立即引起有关研究专家关注。

       研究专家称这一消息是“石破天惊”。他们表示,从考古学的观点出发,实物证据是标准,但从社会学与民俗学的角度去看,人证也是一种证据。貂蝉墓碑在成都 出现过,显然不是捏造。他们认为,历史上应该有貂蝉其人的存在。对貂蝉是暮年入川,还是死后葬于蜀的说法,两种可能性都存在。

      他们谈起貂蝉时说:“貂蝉既然作为历史人物可能存在,史料记载中又无确切下落,流落四川不是没有可能的。如果她是吕布之妻,吕布被杀后,她不可能在中原再呆下去,最大可能就是找个隐蔽的地方埋名隐姓,当时的四川应是最理想的地方。”

      因此,四川应该是这个绝代佳人的最后归属。同样,貂蝉的结局在艺术创作上也是个难于处理的问题。电视剧《三国演义》在董卓被诛后让貂蝉悄然隐去——“貂蝉已随清风去”,这一奇女子的命运到底如何?留给读者自己去想象,这也许是一种比较聪明的做法。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