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山军统“一枝花”

  • 发布时间:2016-02-23 13:24 浏览:加载中
  •   女军统的“情商”

      古有花木兰替父从军,浴血疆场,一战成名,传为美谈;巾帼英雄,素来被世人称赞的,令万民崇敬。江山县出军统精 英,与奉化的总统,湖州的中统,青田的将军,并列为中华民国时期浙江的“四绝”,这主要是民国时期浙江人占据权力优势的缘故。军统的创建者戴笠及继承者毛 人凤都是江山县人,他的骨干分子当然以江山人为主了。在派系林立的国民党系统内部,军统重用江山人,是很自然的事情了。

      在军统内,戴 笠和毛人风对江山人十分信任,姜毅英这个女少将就是 “江山帮”其中的一位。1932年,姜毅英报考浙江警官学校时,第一期甲科特训班总共有 13个人, 其中有她。考浙江警官学校审查很严,每个人都要由戴笠亲自考核,面谈。戴笠看了姜毅英的档案后,见她是江山县人,好不欢喜,立即召她到办公室里,简单问话 后,戴笠觉得姜毅英有男人的豪爽性格,作为重点对象培养,可以发挥巨大作用,他鼓励了她几句。正是这样的一次会面,为姜毅英成为戴笠的亲信奠定了基础。战 术、测绘、舰机的识别等科目。每天一早,起床吹哨,叠被子、上厕所、洗漱,总共只给 10分钟,接着是早操与早饭时间。军训时,每个人扛一支 14斤重的 七九步枪,在野外操练、匍匐前进、射击训练。女学员也一样。大冬天,托着一支枪练匍匐前进,水里泥里都得往前爬。练时一出汗,坐下来就发冷。大雪天夜间急 行军,吃尽了苦头。姜毅英是特别能吃苦的女孩子,她与男学员也一样,摸爬滚打,不比男学员差。接着是技能训练,什么电讯、发报、邮电检查,样样都要学。

       姜毅英学习电讯、发报等科目,有一股钻研的精神,不弄明白誓不罢休,经常夜以继日地学本事,她就凭能吃苦的劲头,赢得大家的赞赏。毕业后,她加入了军 统,成为军统机要室一名特工。姜毅英在情报工作方面幸运地遇到了一位名师,也就是有“军统电讯第一人”之称的魏大铭。魏大铭在破译密电码方面颇有研究,而 且成果显赫。她拜魏大铭为师,经过刻苦努力,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成为他的得意门生,在破译密电码显出超人的智慧,得到魏大铭的赞赏。姜毅英具有敢于冒险的 精神。1933年 11月,李济深、陈铭枢、蒋光鼐、蔡廷锴等人以国民党第十九路军为主力,在福建发动反蒋运动。戴笠立刻要求还在接受电讯情报训练的学生 上前线。并且派出一组情报员,潜伏在厦门,刺探军情,其中就有姜毅英。他们由上海坐船到厦门,在鼓浪屿登陆,那边查得很严,不可能带去任何发报设备。姜毅 英年纪小,却十分精明,她将器材拆解开,混杂在内衣里、藏在饼干盒中,没有被哨卡盘查的士兵发现,才蒙骗过关了。到了厦门,她把电台建立起来,就开始传递 情报了。十九路军和福建当地政权,每天有什么活动,军队调动等,全都由她的电台向南京方面报告。

      因为潜伏在敌后,姜毅英每天都提心吊 胆,处处小心,生怕出现一点破绽,被人抓起来。这次行动很成功,她发回很多重要的情报,对蒋介石政权来说极为重要。1934年 1月,蒋介石的军队攻陷福 州,十九路军总部迁往漳州和泉州。就参加了敌后谍报工作,还立了一功,从此她在军统系统里事业顺风顺水,很快就升任为军统厦门电台主任报务员,并兼任监察 台密码破译工作,成为军统局本部骨干分子。

      姜毅英在特工方面具有较高的天分。每当有重要的密码电报,戴笠都要交由她亲自破译,着力培 养她成为军统重要的破译专家。当时军统局的工作人员,男的穿中山装,女的穿浅蓝色旗袍。姜毅英由此成为穿旗袍中的领军人物,在破译敌方密电方面积累了丰富 的经验,而且主持电报破译工作。那时监察台密码破译主要针对日本军方的密电,密码都是用数字代替,不能直接译,要先做减法,再根据大致的数据去翻找不同的 密码本,有时很复杂,译不出意思要重新做,任务完不成就加班。姜毅英是一个肯动脑子的女特工,她在整个抗战时期主持译电科的工作,成绩突出,多次成功破译 日军的重要情报,深受戴笠的赏识。

      破译密码立奇功

      抗战初期,由戴笠亲自筹划、美国提供援助,在国民党军统内设立 了专门进行电讯监测、搜集情报的现代化电讯中心。从这里发出的电讯,指挥着国民党在海内外的数百个秘密情报组织、数万个秘密特工的行动。而破译敌方电报密 码,是军统获取敌方情报的一项经常性的极其机密的工作。在抗战中期,姜毅英由于及时侦查得知日军南进战略情报而被嘉奖,升任军统本部第四处电台台长,译电 科长,后来译电科又改成机要组,她任组长。

      戴签又呈请蒋介石批准,成立了军事委员会特种技术研究室,专门从事日伪密码破译工作,以军 统局第四处电讯处长魏大铭兼任该室中将主任,在该室任破译工作的特务,多为译电员训练班毕业的学生,共有 30多人。作为魏大爆发的前夕,即 1941年  12月初,姜毅英破译了日本军部的无线电密码,通过破译,得知日军计划将于 12月 7日偷袭珍珠港美国海军的绝密情报。她将此情报交戴笠亲自处理,戴 笠极为兴奋,立刻将电报转呈蒋介石。蒋介石大喜,迅即批示:“速通知美国政府。”戴笠立即将破译的电讯稿转交军统局美国站站长肖勃,命令他立即转告中国驻 美国大使馆武官郭镕权,郭镕权接此重要情报不敢怠慢,迅速将情报转交给美国五角大楼海军司令部。美国人一向轻视中国,对中国的情报工作自然也瞧不上眼,因 而对中国提供的情报付之一笑。一位海军官员还说:“哪有这种事,是故意挑拨美日关系吧 !”由于美军方面对日军行动没有采取任何预防措施,结果日本海军联 合舰队于美国时间 1941年12月 7日凌晨,突袭了珍珠港,使美军太平洋舰队遭到灭顶之灾。尽管如此,蒋介石对戴笠能及时获得日军情报并事先转告美 国,感到十分满意,称军统情报工作做得好,提高了中国情报机构的声誉。戴笠则对姜毅英慰勉有加,将她由中校破格提升为少将。

      日军的偷 袭证实了军统情报的可靠性,美方开始对军统刮目相看。后来,美国海军司令部主动找戴笠,协商成立了“中美情报合作所”,由戴笠任主任,美国海军准将梅乐斯 做副手。从此,大批美国特务人员及特种装备,源源不断进入中国。姜毅英认为这是自己打开了中美合作之门,对此非常得意。凭借这一次的功劳,她成为军统历史 上唯一的女少将,这也是她一生引以为自豪的光荣。

      姜毅英是一个很有男子气概的人。据沈醉回忆,戴笠出事以后,一开始谁也不知道究竟怎 么回事,只知道他失踪了。然后就瞎猜,怀疑戴笠是不是会迫降到解放区了,蒋介石要求军统局派一名将级军官带着医生、药品,乘飞机到一些可能降落的区域寻 找,如果找到飞机就跳伞下去营救。当时郑介民不在家,毛人凤以主任秘书的身份主持了日常工作,召集 20多个处长级的特务商议此事,执行此项任务。毛人凤 急得都快哭了,说:“戴老板失踪,我有责任,只是现在我动不了,否则我自己去了。”最后还是总务处处长沈醉站出来,表示愿意承担此项任务。姜毅英很气愤, 痛斥这些特务忘恩负义,说在戴局长面前的时候,你们这些人一个个好话说尽,现在都变成缩头乌龟,我如果不是女流,也会和沈处长一起去找戴局长的。由此可见 她的豪爽义气。

      军统局所有给外勤单位的指示,以及外勤单位向军统局送的情报,除重庆的军情机构以外,都得通过译电科传送,属于军统最 机密的部门。所以戴笠把译电科的工作全都交给江山人来主持,而各站以及军统局的公开单位也都由经过培训的江山人担任译电工作。这样做除为了保密外,还可以 利用这些外派的译电员担任监视特务行动的工作。姜毅英成了译电系统的中枢神经,她负责掌管全系统的电报密码与电报的破译工作。从事发报的江山籍报务员如果 发现省站的负责人有什么错误,或者有叛逃迹象,可以用密码电报向姜毅英报告,确保戴笠、毛人凤及早掌握其动态。

      回天乏力苦挣扎

       姜毅英的丈夫叶文照,也是浙江江山人,是军统第四处电台报务负责人。姜毅英与叶文照在抗日战争胜利后才结婚,他们走到一块儿,完全是因为都是江山人的缘 故。叶文照军衔当时只是中校,而姜毅英已经是少将军衔了。他们结婚时,大江南北走了一趟,还到美国度蜜月。初婚时两个人感情很好,脸上充满幸福。叶文照为 人处世低调,人又老成,在军统第四处电台报务岗位上,工作上没有建树,所以得不到提升。姜毅英性格爽直,而且脾气大,习惯指手画脚对别人讲话,担任少将级 别的情报官后,更是瞧不起别人,说话十分冲。

      1948年淮海战役前夕,姜毅英曾经向小她四五岁的国民党徐州剿匪总司令部的中将参谋长 李树正示爱,但被李树正以“家有贤妻”为由拒绝。1949年大陆解放前夕,姜毅英担任保密局情报处少将处长,她与毛人凤在上海坚持工作,直至上海马上解放 的时候,她才由上海逃往台湾。去台湾后,姜毅英在新成立的“匪情研究室”任职,收集中共在台湾情报系统动态。她还在香港、东南亚各地为军情系统建立电台, 传递情报,采取破译中共潜伏人员密电等方式破坏中共地下党在台湾的机构。由于姜毅英是谍报人员,她的真实身份必须保密,所以她晋升的资料并未记录在台湾 “国防部”等官方公开的数据中,但在“情报局”内部档案却有清楚的记录。

      毛人凤去世后,姜毅英也离开了保密局,担任了台北市士林区雨农国民小学校长。这所学校是为纪念戴笠而成立的,所以用他的字“雨农”命名。2006年,姜毅英以 98岁的高龄辞世,结束了她传奇的一生。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