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山帮”恩仇录:与“76号”论剑积怨源于复仇

  • 发布时间:2016-02-23 13:23 浏览:加载中
  •   日军占领上海之后,秘密制定了所谓“南唐北吴计划”,内容就是“起用民国元老唐绍仪以及直系军阀吴佩孚等人物”,建立更具影响力的、更便于操纵的伪政 权,不再与蒋介石“谈判”了。很快,唐绍仪与日本特务相勾结的消息被传得沸沸扬扬,身为国民党元老,他的这种通敌卖国的行径实为一大耻辱。其实此消息孰真 孰假,尚无定论,国民党担心他投敌卖国,戴笠便向军统上海区下达了刺杀唐绍仪的密令。1938年 9月的一天,上海法租界的一幢花园洋房里,唐绍仪正踱着 步子,他等着客人。唐绍仪喜好古董,在国民党圈子里很有名。过了不久,管家领着四个人进来,径直到了书房。双方寒暄一番,“古董商”很是热情,打开盒子, 取出里边的古董供唐绍仪鉴赏。那些琳琅满目的古董让唐绍仪怦然心动,他对古董很有鉴赏力,看一只青花瓷瓶时爱不释手,看得十分仔细。此时,唐绍仪的管家离 开书房去取东西,其中一个“古董商”从瓷瓶里取出一把小钢斧,躲在唐绍仪的背后,对他的头部猛然砍了几下,唐绍仪当即脑浆飞溅,鲜血喷涌,沉重地倒下去 了。四个人掩上房门,大摇大摆地离开这四位“古董商”正是军统上海区行动组组长赵理君等几个人乔装改扮,专程来杀唐绍仪的,借此来打击卖身投靠日本人的汉 奸。这次行动,后来受到很多国民党元老的质疑,认为唐绍仪尚未卖身投靠日本人,对他实施“斩首”行为,实在有所过分。但是,下次“斩首”行动,目标明确 了。1939年的大年初一,上海比显得阴冷、凄凉。沪西愚园的一户花园洋房里张灯结彩,喜气洋洋,门外鞭炮声不断,与日本人占领下的上海形成截然不同的气 氛。男主人陈箓正在举家拜祖,辞旧迎新。这位晚清光绪末年法科进士表现出高兴的样子,接受儿孙们的朝拜。自从他投靠日本人,当上伪维新政府外交部长后,春 风得意,很是满足。这时,客厅旁门外忽然闪进两名身穿门卫制服、手持枪械的年轻人,陈箓刚要问话,其中一人甩手就是一枪,陈箓应声倒地。另一个年轻人照准 陈箓的头部又补一枪,陈箓当场毙命。他的家人吓坏了,两个刺客却夺路而逃……唐绍仪、陈箓被刺事件后,日本人感到有必要建立相应的特务机构,来保护上海治 安的稳定与汉奸的人身安全,彻底消灭上海的军统特工,压制反日势力。1939年 2月,日本军部批准了土肥原扶持傀儡特务机构的计划,于是丁默邨和李士群 正式走马上任了。

      丁默邨和李士群是 1920年代共产党的叛徒,30年代是国民党中统特务。陈果夫、陈立夫兄弟利用其在国民党中央执 行委员会举足轻重的影响,组成了政治派别 CC系,作为 CC系情报机构的主要人物丁默邨,曾任国民政府军委会调查统计局第三处处长。他与一处的徐恩曾、 二处的戴笠是同事关系。1938年末,军事委员会重组情报机构后,三处被解散,其组织被戴笠的军统接收。重组的结果,因为丁默邨靠山不硬,被解除了职务, 且又没有安排任何职位,他心怀不满,恰好李士群也遭遇这种待遇,两个人一拍即合,一起在上海投靠了日本人。

      李士群是青帮头目季云卿的 徒弟,刚开始他从中统同事那里收买情报,后始招募以青帮头目吴世宝为首的一帮地痞流氓,靠他们确保汪精卫在上海的人身安全。李士群心狠手辣,主动出击,经 过一番博弈,在租界里彻底破坏了军统组织,并把军统最老练的特工经过收买,招募到自己的麾下,成为他的帮凶。当初,丁默邨与李士群曾经都是爱国的进步青 年,思想激进,他俩变成汪伪政权的打手,知道树敌太多,稍有不甚,就将命丧黄泉。所以刚创建汪伪政权的特务总部时,两个人尽量低调一些,“神龙见首不见 尾”,让国共双方都摸不清他们的底细。

      汪伪政权特务总部的创建,对戴笠形成最大的威胁,也是他最痛苦、最难堪的几年。军统内部有大批 的骨干分子因为被捕而投奔汪伪政权了,这让他心情十分的不爽。军统内部运作方式、机构设置,甚至密码使用方式、人员情况,这些军统特务再熟悉不过了。这批 人背叛党国,与汪伪政权同流合污,共同对付军统,给戴笠心理压力很大。那些天,他情绪低落,时而咬牙切齿,时而怒气冲冲,部下向他汇报工作,见他神色阴 沉,也不敢正眼看他了。

      李士群是有自己人生观念的人,他对特务们说,我可以在河边摸大鱼,何必到河中心捉小鱼呢?我们都是没有根基的 人,到重庆那边同别人竞争不过,那边有很多有资历的人,他们把高位占满了。这里的机会多,我想爬得多高就能爬得多高。在重庆那边我一月顶多赚几百块钱,你 知道我现在一个月赚多少钱吗?蒋介石依靠英美,我李士群什么都没有,就得依靠日本人了。你说我是汉奸也好,流氓也好,现在我有的是力量,你有什么呢?过去 我们大讲要爱国、要革命,这不是笑话吗?爱国对小人物太遥远了!汪伪政权向“76号”支付大笔的经费,仍然不敷使用。叶吉卿掌管着保险柜,天天催逼李士群 想办法,因而“76号”特务开始对上海的“娼赌毒”提供保镖服务,勒索钱财用于增加“外快”。吴世宝等人带着手枪上交易所,如果他们赔了,就翻脸抵赖,所 以他们的买卖永远只赚不赔。他们还偷马路上停放的漂亮汽车,利用白俄的“百搭”钥匙一车可以赚几千块钱。他们还强买地皮,强占房屋,无恶不作。他们先后在 杭州、苏州、南京、蚌埠等地,以及沪杭、沪宁、津浦南段各铁路线,分别设区立站,进行特务活动。

      丁默邨、李士群二人出于私愤,绞尽脑 汁与军统对着干。此时已经破坏了江苏、浙江、安徽、上海和南京地区的全部军统组织,戴笠手下的人不是被除掉,就是投奔他们门下。李士群向军统上海站发起决 定性的攻击,先后抓捕 130多名军统特务,令戴笠猝不及防,神经快崩溃了。李士群的首要目标针对军统上海站的站长王天木。王天木是戴笠最信赖的特务,他 对军统内部运行状况了如指掌。李士群的手下光天化日之下在公共租界的南京路绑架了王天木,将他押进“76号”,而且关押期间,王天木受到相当的礼遇。李士 群对王天木谈天说地,吹嘘“76号”不仅能战胜军统特务,也能搅乱中统特务的阵脚。李士群还说,他十分敬重王天木的品格,希望与王天木交个好朋友。王天木 见李士群那种开心的样子,心里划着魂儿,不知道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疑疑惑惑的。总之,王天木落进“76号”的魔掌里,只有悉听尊便了。奇怪的是,李士群 并没有难为他,关了三个星期后居然释放了。这是李士群用离间计。

      “76号”疑兵之计

      特务陈明楚叛变后,出卖了刘 戈青等一批骨干特务,使上海军统站几乎瘫痪了,于是戴笠决定下令处死陈明楚。1939年的圣诞夜,夜总会的酒吧舞厅里王天木、陈明楚等人正在饮酒作乐,三 个军统特工上前与陈明楚闲谈时,突然向陈明楚一阵扫射,陈明楚当场毙命,刺客乘着混乱,跳上准备好的汽车迅速逃去。特工向陈明楚开枪时,王天木正巧去了洗 手间。王天木侥幸逃脱后,他愤愤不已,怀疑是戴笠想除掉自己。此时,王天木手下人员给他看了戴笠从重白白,更加深了他的疑心。王天木不是任人宰割的主儿, 他勃然大怒,大骂戴笠无情无义,声称从此脱离军统,与戴笠一刀两断。就这样,王天木投靠了汪伪。

      作为对陈明楚之死的报复,“76号” 在 1939年圣诞日,将他们关押的 3名军统成员拖到大院里枪决了。8月 12日,军统安庆站站长蔡胜楚在南京被捕,他遭到严刑拷打。8月 19日,军 统南京站的办公点遭到“76号”特务的袭击。而军统南京站的副站长谭闻知被“76号”逮捕后,答应与“76号”特务合作。接着,军统在南京的秘密电台落到 “76号”的手中。戴笠闻听密报,大为震惊。军统在沦陷区潜伏的特务组织,在较短的时间几乎损失殆尽,令他怒不可遏,且又无可奈何。王天木在北京和天津有 不少老关系,日本宪兵根据他提供的情报在华北展开大搜捕。军统天津地区负责人曾澈被“76号”派去的特务认出来,随即被捕了。次日上午,在英法租界警察的 帮助下,日本宪兵又袭击了军统在天津的办公点和藏身处,抓获了不少特工,其中有天津站负责人陈资一。而曾澈、陈资一两个人不肯与“76号”特务合作,马上 就被他们枪决了。

      青岛站的军统特务赵刚义曾在上海与王天木有过合作,两个人私交甚好。赵刚义带领日本宪兵在青岛大肆搜捕,军统青岛站 被查获后,交出了特工名单、地址和电台,接着军统在北平的办公处和电台也落入敌手,副区长周世光被捕后不肯归顺日伪政权,随即惨遭枪杀。从北平的军统特务 那里得到张家口、察哈尔、绥远、丹东、内蒙等地的军统情报后,日本宪兵对这些地方进行了疯狂的搜捕,军统情报员、积极分子、游击队长纷纷落网,电台被毁, 人员被处死。由此引发的骨牌效应,使军统在敌后的情报系统几乎毁灭掉。而家属因为丈夫在军统里干事而受到牵连的也不少。乔家才曾继任军统北京站负责人,他 还当过军统华北站的督察员、重庆军统纪律督察员。1939年秋天他回到老家,发现妻子因上吊自杀未遂,喉头留下了一条很深的疤。而她在日伪人员的摧残下, 已经精神失常,竟认不出丈夫了。这是日本宪兵怀疑乔家才是军统特务,抓住逃出“76号”特务的魔爪,他终于也被捕了。几年后,他在自己的回忆录中这样写 着,至今仍不敢相信自己是怎样熬过这场大劫的,“时至今日,听到敲门声,我的心就会怦然而动。听到电话铃响,肌肉就会不停地抽搐。”

       汪精卫“还都”南京后,“76号”派石林森去杭州建立了特工总部杭州区,石还兼任浙江省警务处处长一职。继石林森之后成为杭州区长的,先后有傅胜兰、谢文 潮、谢叔锐、万里浪等人。同时,“76号”又派何国义到广州建立了特工总部华南区。后来又有杨鼎勋,王玉华、廖公劭、汪屺(汪精卫的侄子)等人参加了特务 总部华南区的特务活动。苏州本来设有特工站,由王道生、谢雪荪、黄尔康先后担任过站长,后来胡均鹤把它改组为特工总部江苏区,继而又改为特工总部江苏实验 区,先后由胡均鹤、谢文潮(李士群的妹夫)任区长。“76号”猖狂扩张,目的是为了把军统挤出华南地区,把这里变成“76号”的独立王国。“76号”简直 成了恐怖的符咒,令军统特务胆战心惊,也让戴笠苦心经营的上海军统系统,很快就土崩瓦解了,一向沉稳的他乱了方寸。此时,上海上空乌云密布,弥漫着血腥气 息。戴笠察觉到李士群与自己作对,分化瓦解他的部下,便加紧对部下严加监察,唯恐部下临阵动摇,叛变倒戈。汪伪政权的 “76号”特务组织已经成为戴笠的 心腹大患,很多军统特务因为贪图地位与金钱,一面倒地投向汪伪政权,让戴笠威风扫地。他派毛森到上海重新建立军统工作站,率领特工坚决反击“76号”特务 的疯狂杀戮,打击高层汉奸分子。不久两个特务帮派的争斗酿成一场全面的城市战。李士群声称端掉了军统上海站,军统方面也声称干掉了十多个特务机构中的要 人。李士群的部下将目标对准忠于蒋介石的社会名流和抗日积极分子,上海亲重庆的报纸编辑和记者成为“76号”的攻击目标。这些人被迫转入地下,以避免恐怖 攻击。有人说汪伪政权的特务机构有一张黑名单,包括上百名的教育工作者、作家、出版商、记者、金融家、企业家、法学家等。结果有不少头面人物在街头遭到伏 击和枪杀,沪江大学的为了在社会上制造恐怖气氛,“76号”向军统特务示威,在路灯下悬挂血淋淋的人头,向人家屋内扔断手断脚,门上插匕首、寄子弹、恐吓 信等,跟踪绑架人质。在不足四年的时间内,“76”号策划了暗杀、绑架事件达三千余件,每年近一千起。“76号”从建立至 1941年,上海报人遭暗杀的 有《大美晚报》朱惺公、程振章,《大美报》张似旭,《申报》金华亭,积极主张抗日救国的其他报人,如李驳英、邵虚白、赵国栋、冯梦云、周维善等。

       军统展开绝地反击行动,刺杀那些想当汉奸特务的人,每年向日本军官发起过多次攻击,几年间有上千名日伪官员陈尸街头;50多次破坏敌人的军事设施,包括 机场和军火库,炸毁飞机 2架,军火库和办公楼 6处。为了报复军统的攻击,每次行动过后,“76号”特工立刻处决一大批无辜的中国人,暗战搅得上海充满 血腥气息。

      诡诈的杀手毛森

      在江山籍的军统骨干中,毛森是出了名的“冷面杀手”,是江山籍“一戴三毛”之一,军统最冷酷的杀手。他在大陆期间,因为特别能杀人,且又特别会杀人,深得戴笠、毛人凤的赏识。

       1932年淞沪抗战不久,蔡廷锴、蒋光鼐率 19路开赴福建。不久,因政见分歧,李济深、陈铭枢、蔡廷锴、蒋光鼐等人公开与蒋介石决裂,他们指责蒋介石 重用亲信,排斥异己,在福建组成人民革命政府。面对分裂局面,蒋介石心急如焚,急忙调动 10万大军围剿福建新政权的同时,又担心驻闽的部队响应福建方面 起义,两处部队联合起来,加上各地日伪政权,那样蒋家王朝会面临四面楚歌境地了。

      蒋介石忧心忡忡问戴笠,怎么办?

      蒋介石半信半疑。戴笠说:“校长,李济深他们瞎闹而已。当今国难当头,他们坐视不管,必然激起民愤。依我的主意,收买几个关键人物,他们的政府就成了空架子!”

      蒋介石听了,眉头舒展开了,说你准备派谁去?

      “毛森,他挺能干,而且在 19路军里还有我们的人……”

      “好,向他提供充足的资金,告诉他,成功后我要嘉奖他。”蒋介石道。

      毛森知道 19路军里派系很多,有国民党左派,也有国民党右派,而且各省的地方势力也挺大。戴笠问他能否完成任务?毛森坚定回答,为党国尽忠,死而无憾。戴笠拍拍他的肩膀说好好干,我们不会埋没人才的。

      毛人凤给 19路军两个潜伏的特务写了密信,交给毛森后说,19路军内部人员复杂,须谨慎为妥。

      “毛森明白。”他毕恭毕敬地说。

       19路军成立了政府,对国民党内部影响很大。毛森便以军事杂志记者的身份来到浦城,那儿是独立第 45旅张殿基部。张殿基听说有记者采访,欣然接待了毛 森,并介绍了 45旅的军事训练情况。毛森此行的目的,是为了分化瓦解 19路军,除掉蒋介石的心病,所以毛森与张殿基很快结成好朋友,互相走动,互相宴 请。谈起福建成立的人民革命政府,张殿基说,那全是胡闹,建瓯、龙溪、邵武的驻军旅团长,是我的朋友,都不赞成独立。毛森说了番“国家有难,匹夫有责”之 类的话,激起张殿基的热忱。毛森以向蒋介石举荐张殿基升官为诱饵,联络建瓯、龙溪、邵武等地驻军,一齐反对福建独立,致使福建的人民革命政府很快垮台。

       毛森长着中等个子,五官端正,谈吐不俗,待人谦虚,颇似儒雅文人。然而外表之内,毛森却是个意志坚定的人。当抗战进入最艰难的 1938年时,很多人动 摇了,甚至卖国求荣,而江山籍的特工,仍然坚守着必胜的信念,追随越猖狂。毛森接到戴笠的命令,要求他潜伏在杭州,担任情报站站长。

       毛森在杭州刚刚建立起情报站,1939年 1月 18日他就被日本宪兵队逮捕了。妻子胡德珍按照原先预定的方案,哭哭啼啼说她只是一个家庭妇女,丈夫从事 什么事情,她一概不知道。此次毛森被捕出自军统特务赵懿义被捕叛变。军统派他来杭州潜伏,因为他父亲在杭州开了一处打铁店,正好借机会当掩护。但这个人喝 酒后信口开河,被日本宪兵队的耳目听到后,便把他抓去,他熬不住大刑,招供说他是重庆派来的,还诱捕了与他直接联络的交通员。这个交通员是个热血青年,矢 口否认自己是重庆特工,并痛斥赵懿义是日寇汉奸。日寇无计可施,把交通员斩首示众了。毛森的被捕是赵懿义告的密。毛森被关进监狱后,日本宪兵使出各种酷 刑,他挺住就是不招供。胡德珍靠当记者的哥哥的社会关系,请求十几家商店老板联名保释“毛老板”,说毛森是守分守己的商人,与政界无染,日军查无实据,也 只好放人了。

      当蒋介石责令戴笠加强沦陷区工作,开展爆炸、暗杀活动,使大小汉奸惊心丧胆。汪精卫便以牙还牙,利用“76号”特工总部 开展反击活动。军统在上海的地下机构先后被破坏,上海的军统首脑陈恭澍、万里浪等被捕后投敌。1942年,毛森再次奉命潜伏上海,组成上海行动队,一时间 日伪仓库被炸、铁路交通瘫痪、汉奸被杀,汪伪政权人人自危。恰在这进,毛森手下的陈纪廉行动小组失了手。陈纪廉供出了两个交通员的名字,其中交通周觐光经 受不住日军的酷刑,供出了毛森,当毛森察觉危险已经晚了,他第二次被捕入狱。

      “76号”察觉到毛森的作用,加强对他的看守。其中有个 宪佐叫邢俊才,很敬佩毛森。毛森用民族大义来激励他,同时又用黄金收买他,建立了与外边联系的通道。此时军统东南局电讯督察李开峰携带密电码投降 “76 号”后,竟把戴笠苦心经营的上海站搞垮了。戴笠发誓一定要除掉李开锋。“除奸令”到毛森手里时,他已经被捕。毛森与外界联络,只有靠胡德珍以探监名义来进 的私交,把李开峰骗出去暗杀了。刘全德枪杀李开峰后,立刻逃到江山县去了,令汪伪政权十分震惊。李士群察觉出毛森是主谋,气急败坏,到日本人要求处决毛 森。正当日军宪兵队准备处死毛森时,在邢俊才的帮助下,他逃出戒备森严的监狱,迅速地从上海逃到淳安,戴笠早在淳安等着他了。

      按军统惯例,被捕人员必须经过特别审查才能重新启用。因为毛森是江山县人,戴笠打破惯例,举办酒宴为他压惊,并任命毛森为中美合作所东南地区的指挥官,由上校晋升为少将,开始他春风得意的特务生涯了。

      悲情英雄的无奈

       刘戈青原本是福建华侨之子,家道殷富,毕业于上海国立暨南大学,28岁时加入国民党军统局。刘戈青为人机敏,胆识过人。他进入军统,是女特务陈华当的介 绍人。后来刘戈青被派到上海站,对王天木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炭。而对刘戈青这样一个立志报国却不得志的年轻人来说,王天木的器重让他发挥作用了。于是,刘戈 青成了王天木的心腹,彼此以兄弟相称。刘戈青参与了刺杀陈箓等日伪高级官员行动后,在军统里名气非常大。可是当王天木投降了日本人后,刘戈青想凭借与王天 木的私交劝他回头,就携带着戴笠的信件见王天木,但他没有想到,“76号”特务盯了他的梢,他被抓进了“76号”。就像对待王天木那样,李士群对刘戈青也 是礼遇有加。李士群摆出一副“君子”风度,表示对英雄好汉的敬佩。他还答应刘戈青可以会见来客,保证客人的来去自由。刘戈青的两个朋友包天擎和朱山猿得到 消息后马上来到极司菲尔路“76号”探视了刘戈青。

      刘戈青请朱山猿带信给戴笠,发誓说,在任何情况下决不会改变对戴笠的忠诚。 1940年 1月 10日,戴笠下令将刘戈青的字条当作教材来教育训练班的连李士群这等叛逆也为之感动。戴笠尤其赞赏刘戈青在这关键时刻所体现的忠诚。刘 戈青的忠贞不渝在此时尤为可贵。陈恭澍在他的回忆录中说,虽然只有两三个人叛逃,但是出卖行为却是空前的,我们面对着极为复杂的形势……刘戈青被“76 号”关押 6个月后,在南京成功地“越狱潜逃”了。刘戈青回到重庆后,戴笠把他当作大英雄来欢迎,在军统总部为刘戈青大摆宴席。刘戈青要求戴笠允许他给李 士群寄一封信,戴笠慨然允诺。刘戈青在信中将李士群誉为“天涯知遇,至感平生……”戴笠看后,微笑着还给他。

      其实,刘戈青是一个悲剧英雄。他后来被派往南洋执行特工任务,辗转数个国家,多次进出监狱,等到抗战胜利时,他的公开身份是马来西亚一家杂货店的老板,这时他出入的监狱已经有 21座了,人生的大好时光都在狱中度过的。

      金融市场大血拼

       汪伪政权为了培植自己的经济命脉,设立了伪中央储备银行,地址就在南京中山东路 1号,由汪伪集团的第三号人物、伪财政部长周佛海兼任总裁。伪中央储备 银行一成立,便迫不及待地发行了中储券,想代替法币的流通。声称:“所发钞券,概为法币,举凡纳税、汇兑、及一切公私往来,一律行使,现在流通的各种法 币,暂准与中储券等价流通。”中储券刚发行时,人们就看出其中的阴谋,遭到各个商家的抵制。汪伪政府只得又推出《妨害新法币治罪暂行条例》,硬性规定关、 盐、统税等“中央”税收,一律只收中储券,日军支出的军费、日商收购物资的资金,都用中储券支付等办法,强制推行此政策,引起市场混乱。上海银行、钱业两 公会一致决议,坚决拒绝与伪中央储备银行上海分行来往,全市大小商店也一致拒绝收取中储券。

      汪伪政权为了达到推行中储券的目的,要求 在上海的重庆国民党政府的中民三行都迁往法租界霞飞路,中央银行却不愿迁出。此时,伪中储银行上海分行向四家银行提出对中储券各家具备 10万元开户往来 的要求,均遭婉拒,由此埋下祸根。汪伪政权推行的中储券,使远在重庆的蒋介石十分担心,他下令戴笠针对伪中央银行采取非常手段,抵制汪伪中央储备银行在上 海发行。汪伪政权将自己所掌握的法币投放出去造成市场法币充斥,中储券缺乏的假象,从而把收兑比率压低到 100比 50,即 100元法币只能换 50 元“中储券”,法币被大规模地回收,币值不稳,波及全国,外汇市场变化加剧。面对法币险象,蒋介石指示戴笠,要求潜伏上海的军统特务对中储银行的职员,不 惜采取袭击、恐吓和暗杀的手段,尽全力阻止中储券的发行。

      南京汪伪中央储备银行从本部到分行的职员,都得到了承诺:他们有“76号” 汪伪特工总部作为后盾,不必为人身安全担忧。同时,“76号”采取各种手段,强迫各大银行接收中储券。他们还强迫南京市民将国民政府的钞票一律调换成汪伪 储备券流通。同时,汪伪政府派出很多人,用调换下来的国民政府钞票,到全国其他非中储券的城市抢购大批黄金进行囤积,变相榨取人民的血汗钱。

       戴笠明白,仅凭威吓和对汪伪银行职员的人身威胁是远远不够的。1942年2月的一天,军统人员在营业时间,对伪中央储备银行上海分行进行了袭击。一时枪 声四起,子弹横飞。行里的伪职员,本来都是提心吊胆的,枪声一响,立即抛下手中的活计,各自夺门逃避。但还是有人被弹片及子弹击中,分行的会计科副主任张 永纲重伤,被送至大华医院救治。军统的此次袭击收到了预期的效果,伪中央储备银行上海分行连续几个星期没有人上门,行里的职员更是惶惶不可终日。周佛海大 为震怒,他以特务委员会主任委员的身份,命令“76号”主任李士群,对国民党中央银行进行同等的报复。

      中央银行行址在上海跑狗场内, 一般的银行业务,撤到公共租界白克路一家汽车行的后门内办理。为了报复,李士群让手下人做两颗定时炸弹,一个送送到了白克路。两颗定时炸弹先后爆炸。第一 个炸弹摆放在楼梯口,受伤的人多一些。因为传达室把第二颗炸弹当作邮包收下,还未送到里面就已经爆炸了。虽然受伤的人没有那边多,但已经将银行的门面炸坏 了。周佛海听后十分高兴,立即赏钱三万元。

      中央银行被炸后,军统和汪伪特工总部之间的较量也开始升级了。戴笠听到消息后当即决定实施 报复。军统人员打听到伪中央储备银行上海分行在上次袭击中受伤的会计科副主任张永纲在大华医院治伤,于是派三个特务,赶到大华医院,闯进了病房,向张永纲 连开数枪,将张永纲当场击毙。刚刚扬眉吐气没几天的周佛海,闻讯后气急败坏,立刻要“76号”进行再报复。李士群便让手下人去炸中国农民银行,谁知手下人 弄错了,误炸了霞飞路上的江苏农民银行,虽然仅炸伤了两个人,但引起了恐慌,惊动了农民银行的股东,把状告到汪精卫那里,让周佛海将“76号”特务头子李 士群传去大骂一通。李士群让手下继续打击农民银行,并采取向中国农民银行投放炸弹的方式,伤了十几个人,现场惨不忍睹。晚上,李士群和爪牙杨杰等人带领了 大批特务,将中行别墅团团包围,从住在里面的众多中国银行的职员中,找出六个重要的职员,押到“76号”,其余人员被以警政部的名义全部扣留在中行别墅 里,限制人身自由,不得外出。

      李士群用抽签的办法,抽出三个人来枪毙,其他扣押的职员,被警政部予以保释,恢复了自由。但这些银行职员被“76号”驱逐出了中行的住宅楼,而这栋房产,则由“76号”接收去了。

       周佛海认为杀了几个中行职员这口气出得不够。他想让军统明白,“76号”会以更严厉的方式报复军统的行为。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李士群命令杨杰带领了 大批特务,乘车到中国农民银行的宿舍里,把在睡梦中的银行职员,全部唤起,驱赶至楼下,一个一个并排站好。这些人睡眼蒙眬,只能迷迷糊糊地在血泊中。杨杰 见目的达到了,率众乘汽车驶回“76号”。

      杨杰认为这次屠杀被自己处理得干净利落,他向李士群保证,此事办得是神不知鬼不觉。殊不 知,这次屠杀出现一条“漏网之鱼”。短促有力且密集的枪声惊醒了整个里弄的居民,他们知道弄堂里出了乱子,可是身处乱世,人人都学会了自保,没有谁敢出去 查看。幸好,弄里的住户蒋福田,是法捕房政治处的督察长,也是军统人员,听到枪声,他偷偷打电话给法巡捕房,期望巡捕人员早点过来控制事态发展。但是巡捕 房人员过了好长时间才将街口封锁,此时倒卧在血泊里的人已经全部身亡,凶手早就逃逸。于是到楼上再去踏勘,他们在浴室里发现还有一位农行的职员躲在那里。

       原来,当“76号”这批特务们进门上楼的时候,他正起床小便,因为窗外透进一些亮光,他没开电灯。他听到大批人上楼,气势汹汹地叫人起床,知道出事了, 躲在黑暗中屏住呼吸,特务们也没有想到,深更半夜会有人上厕所,根本没有查看浴室。这位职员记住了特务的特征,成为日后指证汉奸特务罪行的重要证据。虽然 “76号”严格封锁消息,但这件凶杀案仍被传出,整个上海滩处于惊恐之中,尤其是那些银行职员,更是连家门都不再迈出。许多职员宁愿丢掉饭碗,也不去上班 了,上海滩金融界一片混乱。军统和“76号”也都意识到,如此伤筋动骨,对谁都不利,于是金融巨头们纷纷出来调停。后来,在杜月笙的调停下,军统与“76 号”撤出上海金融界的纷争,局面才有所缓和。日本投降后,作为直接的屠杀者,杨杰是最先被逮捕的,南京军事法庭经过审判,将杨杰判处死刑。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为了获取太平洋战争所需要的战略物资,强化汪伪政权,安抚上海大资产阶级,同时日本希望局势稳定。随着日本战败局势愈加明显,李 士群开始为自己留退路,他一方面联系国民党军统特务,表明愿意为军统在上海的行动提供帮助。日本特务得知李士群心怀二心后,大为不满,为了防患于未然,决 定除掉李士群。1943年 9月,由日本上海宪兵队特高课长冈村借化解李士群和熊剑东(军统特务)矛盾为由,请李士群到家里吃饭,暗中在牛肉饼中下了毒。 虽然李士群事先处处小心,决定不吃日本人的东西,但是冈村盛情难却,他吃了一口牛肉饼后,去厕所后又吐了出来,李士群没想到回家后上吐下泻,两天后便一命 呜呼了。李士群死后,丁默邨开始为自己寻找退路了,“76号”很快就在日本投降前夕土崩瓦解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