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山帮”恩仇录:程潜思变

  • 发布时间:2016-02-23 13:22 浏览:加载中
  •   舍命护法的地方军阀

      在中国旧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程潜是一个不得不提的人物。

      辛亥革命爆发后,程潜赶往武昌, 协助黄兴,指挥炮兵对敌方轰击,后来兵败逃亡长沙,民国成立后曾担任湖南军事厅长。程潜对袁世凯称帝耿耿于怀,暗中积蓄力量,准备参加北伐。1913年  4月初,黎元洪派人当说客,声称只要湖南不反对袁世凯,就给他以高官厚禄,视为心腹。程潜是一个性情中人,严词拒绝,他抓紧时间扩兵和训练军队。

       程潜准备起兵反对袁世凯种种行为,令袁世凯百倍警惕,他一方面下令缉拿湖南的“叛乱”分子程潜和手下的翟子楷、陈强、唐蟒等军界要员;一方面又收买湖南 人向瑞琮、唐乾一等几个见利忘义的军人,火烧了湖南重要的军械局,结果断绝了湖南军队的军火来源,也给湖南军事自立造成影响。

      尽管湘军装备不足,当袁世凯称帝之时,程潜依然高举起讨逆大旗,率部北伐,恰好赶上袁世凯暴毙而亡,北伐才罢休。

      程潜热心护法运动,为民国昌盛竭尽其力,深得孙中山的赏识,便委任程进行征讨。王汝贤、范国璋率两个师分路进攻,湖南局势顿时危机了。程潜一面电请两广部队支援,一面又分兵迎敌。

      程潜身为湖南军队的总司令,战时身先士卒,重申军纪,依托险要的地形顽强御敌八个昼夜,把北洋军队阻击在萱州河一线,并且战事一直处于胶着的状态。

       此时,陆荣廷效忠护法军政府,命令谭浩明为粤桂联军总司令,入湖南支援程潜。北洋军队无力阻击大兵压境,湖南局势立即发生变化,南北战争全面爆发。程潜 趁机连克数镇,包围了商震全旅,迫使对方缴械投降。收复邵阳后,程潜挥师一鼓作气拿下衡州,部队很快推进至湘潭、株洲一线,与北洋军队对峙。

      北洋政府派往湖南的督军傅良佐、省长周肇祥见事情不妙,弃城逃离长沙。当程潜率领部队进入长沙城时,被当地乡绅当成英雄,夹道欢迎。

      在护法北伐中,程潜率领部队作战勇敢,军纪严明,显示出较成熟的军事领导才能,孙中山颇感满意。尤其他坚定站在孙中山的旗帜下,也为他在军界迅速晋升打开机遇之门。

      程潜忠于国民宪法,为建立统一的民国奉献自己的才智,但他毕竟是从旧军队走出来的高级指挥官,骨头里有着浓厚的军阀残留思想。孙中山重组中华民国政府时,程潜担任了广州军政府陆军部次长、代理总长,协助孙中山组织北伐战争,并且统一了两广,稳定了局势。

      与蒋介石积怨

       1924年 1月,国民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程潜作为湖南代表、国民党元老参加了大会。他深感国民党没有自己的军事人才终究不妥,于是提交建立 军事院校案并递交给孙中山。孙中山阅后大喜,任命程潜为军政部长兼“大本营陆军讲武学校”的校长,同时由国民党中央政治委员会议设置“练一训练委员。此 时,程潜在政治上排在蒋介石前边。孙中山手下这两个少年才俊不分伯仲,注定有半世的恩怨。

      北伐时,程潜任第六军的军长、林伯渠任党代 表兼政治部主任、杨杰担任总参议、唐蟒任参谋长。下辖第 17师、18师、19师,共九个团和两个炮兵营,各师团党代表一律是共产党员,营连指导员也大部 分是共产党员,团、营、连长中,共产党员占三分之一,因而六军的军纪严明、政治思想工作做得好,士气高潮。

      蒋介石以孙中山的学生自 居,孙中山逝世后,他成为北伐军总司令,程潜担任总预备队的总指挥。这时他与蒋介石关系甚好,他也不以老资历自居。林伯渠是中国共产党的第六军党代表,他 性格耿直,看不惯军阀作风,他费尽心机,想把这支杂牌军改造成新型的军队,但是,林伯渠这个文人与行伍出身的程潜难以合作,两个人在治军理念上发生冲突, 达到水火难容的地步。林伯渠只有愤而辞职,众人想挽留林伯渠,最终他还是扬长而去了。

      此时,第六军在程潜的率领下,在修水、奉新、高安一线偶有小胜,结果在南昌被敌军包围,死伤过半,程潜只好弃军潜逃,后来收拢溃兵,经过重新整顿,又与其他部队齐心协力攻城,国民革命军终于冲破北洋军阀的防线,攻占了南京。

       就在北伐胜利在望之际,蒋介石与中共决裂,大肆制造摩擦事件,捣毁共产党地方的党部、工会,以及第六师的政治部,形势徒然紧张起来。此时,蒋介石与程潜 合作很好,程潜也颇得蒋介石的信任。汪精卫看出蒋介石的个人野心,他和几个国民党高官,计划把蒋介石软禁起来。按照汪精卫、唐生智等人的秘密决议,要求与 程潜密谈,两个人见面,多有感慨,但谈到细节处,程潜得知汪精卫、唐生智等人的秘密决议是让他执行扣押蒋介石,程潜当场断然拒绝了。

      程潜此举,为蒋介石留下一线机会,他乘船到南京时,程潜等南京的军政去上海,告辞众人,致使汪精卫、唐生智密谋扣押蒋介石的计划流产了。

      但是,蒋介石对程潜从此产生了戒备心理。当程潜追随孙中山起义时,蒋介石还只是一介学生,在上海打流,与青洪帮来往。现今,他掌控国民党的全部资源,而程潜只不过兼任南京卫戍司令而已。

       让程潜担心的是,武汉国民政府与蒋介石的关系极为紧张。其实,这种紧张无非是权力之争,为了座次吵得不可开交,程潜颇感担忧。于是,程潜来往于宁汉之 间,进行调解,希望双方以国家利益为重,经过政治协商解决争端。不料,蒋介石由此起了疑心,对程潜更加戒备起来。为国家统一着想的程潜,更没有想到蒋介石 设谋,缴了他部队的武器,还到处缉拿他。程潜后悔当初没有扣押蒋介石,致使自己四处躲藏,成了有家无处归的流浪人。

      几天后,程潜到了 汉口,被武汉国民政府任命为第二方面军总指挥,开始向津浦路往北进攻。就当程潜率部与北洋军阀开战时,蒋介石在南京借口驱逐共产党,并认定是共产党人掌控 第六军,将这支部队遣散改编了,程潜内心十分痛苦,对蒋介石多了几分的恨意。武汉国民政府却支持程潜恢复了第六军的建制。可是,国民党内部右派叫嚣清党, 将一批意志坚定的共产党员清除了出去,甚至杀戮,致使第六军的战斗力明显削弱。

      后来在蒋介石的主谋下,程潜竟被戴笠的特务处扣押起 来,罪名是“素行暴戾,好乱成性,西征后更是飞扬跋扈,把持湘政”。其实,蒋介石发觉程潜的势力对自己构成威胁,便捏造事实,想把他扳倒。后来虽然程潜的 罪名“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暂时停止中央执行委员职权,可是这件事对他触动很大。令他深感蒋介石推行的“特务政治”对国家前途的危害。尽管对程潜有明确 的结论:“免于查办”。但是他仍然处于特务的监视中,致使一些老友不敢登门拜访。他闲居在上海,每天无所事事,借助诗词来打发时间,发泄对时局的不满。

       蒋介石对程潜戒备,戴笠派出小特务盯他的梢,还在他身边安排卧底人员,查看他写的文章与诗词,一旦发现有对蒋介石不满的文字,立即上报。当然,他的电话 也被窃听,连与老友会客都要受到监视,看他是否有反对领袖的行为。有一次,他出门送客,看见有一个人蹲在他家门口擦皮鞋,他气咻咻地骂一声“狗”!那人匆 忙走了。客人奇怪,说你脾气这么糟呢,惹是生非不好。程潜气呼呼说,他们还不敢,因为老蒋没有下令干掉我!

      那时的军统还是复兴社特务处,戴笠负责对不安分的异己分子进行监控。程潜不过问政治,闲云野鹤似的生活,戴笠还是不放心。

       此时,程潜帮助朋友办刊物,他既是主编,又是撰稿人,全身心地投入刊物里去,一心一意经营刊物,把政界钩心斗角的苦恼忘在一边了,这也算他夹着尾巴做 人,所以蒋介石渐渐放松对他的监控。到了 1935年国民党第五届代表大会时,他被重新选为候补中央执行委员,接着又以高票当选中央政治委员会委员,并被 任命为参谋总长,再一次进入军界。

      尽管他获得很多国民党元老的认可与支持,蒋介石却对他仍存戒备。那时,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已经开始运作,戴笠把秘密特工派往程潜的办公厅,有的当秘书,有的当报务员,长期潜伏起来,监视程潜的行踪与言行。

       对于戴笠在抗日战场上搞的谋杀、爆炸、谍报,程潜并不以为然,认为无非是雕虫小技。他主张与日寇在正面战场,真枪实刀地大干一场,才显示出军人本色。所 以,在军费支出比例上,他主张少给军统拨款,把资金主要用于军备开支上。程潜由此得罪了戴笠,多次受到戴笠手下的小特务的骚扰。

       1937年 8月,程潜被任命抗日大本营参谋总长,负责对日军作战计划的制订。日本华北方面军以四个师团,约十万人,沿平汉线急速南攻,9月 24日攻陷 保定,直逼石家庄。程潜驰赴邢台坐镇指挥,日军第十四师团及第二十师团在次日拂晓发起反攻,经过激战,夺回了高地,将日军压在漳河岸边。宋哲元为了保存实 力,弃守大名,结果侧翼受到威胁。程潜加紧调整军队部署,激励官兵奋力防御,与日军在那儿相持了三个月,平汉线局势渐趋稳定。1938年 1月,国民政府 行政院任命程潜为第一战区司令长官,15日特任军事委员会委员,17日就任司令长官,驻郑州,辖两个集团军(宋哲元第一集团军、商震第二十集团军)约三十 多个师。2月兼任河南省主席,发表了治豫的纲领性文告。2月 8日,日本四个精锐师团大举进攻,程部奋力抵抗,因右翼的宋哲元部队节节退守,防线被突破, 程潜派兵策应宋哲元部,派骑兵北渡黄河,向道清线以南,平汉线以东地区攻击,重创日军,既解了宋哲元的危局,又迫使日军不敢贸然渡河南犯。3月,程潜指挥 的第一战区部队作为外围策应,在山东临沂、峄县一带牵制打击日军,配合第五战区作战,编入一战区序列的 59军增援。4月 6日程潜到徐州,会同李宗仁、 白崇禧指挥军事,取得台儿庄大捷。5月初,程潜指挥第一战区组成的薛岳兵团,在豫东鲁西地区积极配合徐州会战。5月上旬,日军土肥原第十四师团孤军深入, 由鲁西猛向陇海线进逼,企图阻断第五战区部队西撤的后路,11日蒋介石电示程潜指挥“兰封会战”,集中精锐兵团歼灭侵入鲁西之敌,并亲赴郑州直接指挥。

       1945年 8月 15日,日军投降。9月 3日程潜陪同蒋介石驱车巡视庆祝抗日战争胜利的百余万群众集会。8月 28日,毛泽东到重庆谈判,程潜曾经 专程前往桂园拜访了毛泽东,双方谈笑风生,彼此萌生好感。此时军统特务一直暗中监视毛泽东一行的活动,程潜与毛泽东的交往,自然也成为他政治立场不坚定的 证据。

      1948年 3月,程潜参加了国民党副总统的选举,最后放弃,所得的票改投给李宗仁,让蒋介石支持的孙科未能当选,蒋介石由此 对程潜耿耿于怀。之后武汉行营取消了,由桂系白崇禧出任华中剿总司令长官。程潜改任湖南绥靖公署主任兼省主席,但仍掌握湖南军政大权。当时解放战争已经打 到了最后阶段,治、军事的压力下,不得不宣布下野,桂系李宗仁任代总统。同年 4月国共和谈失败,解放军渡过长江,湖北亦失守。7月 22日,程潜、陈明 仁派出代表开始与中国共产党进行和平谈判。

      当中民解放军百万雄师过大江,占领南京后,当时主政湖南的程潜及军事方面的陈明仁有意举 义,赞成长沙和平解放。但是,当时仍有国民党军事、军统方面的顽固分子极力阻挠。蒋介石以及毛人凤,也在密切地注视着湖南的政治局势;“主战派”白祟禧屯 重兵于衡阳,时刻威逼长沙,让“主和派”的程潜及陈明仁有所忌讳;各式政治人物游走于各派别之间,兜售他们的“救湘方略”。长沙的政治形势变得诡谲莫辩, 凶险无比。长沙绥署中将高参张严佛,极力拥护程潜和平起义。几次谈判后,张严佛诚恳地告诉程潜,希望他能申明大义,倒向人民的一面。眼见大陆即将全部解 放,岂能与腐朽政府同归于尽?但是程潜仍然顾虑重重,考虑自己是国民党元老,恐怕难以让中共接受。但是张严佛极力说服程潜,并拿出与中共接触的信件给他 看。程潜经过了深思熟虑后,终于找到张严佛,表示拥护长沙和平起义。

      当时湖南的和平起义活动搞得十分活跃,毛人凤发现了程潜的政治态 度的转变,于是毛人凤派了亲信夏松任军统湖南站站长,要求他严密监视湖南政要的动态,有情况随时密报给。夏松上任后不断地向毛人凤密报了程潜、程星龄、邓 介松、张严佛等人密谋起义,投奔共产党的情况。毛人凤听后,非常生气,也大为恼火,恨恨地说道:真没想到,这些人也会背叛我们!

      此 时,国民党湖南党、政、军各有关部门接受中共中央和毛泽东提出的《国内和平协定》倡议,程潜、陈明仁率湖南保安部队及国民党第一兵团全体官兵在长沙举行起 义。中共领导对在长沙起义的程潜、陈明仁表示充分的肯定,并对他们委以重任。1949年后,程潜担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湖南省省 长、民革中央副主席等职务。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