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山帮”恩仇录:谋杀代总统

  • 发布时间:2016-02-23 13:22 浏览:加载中
  •   特别行动

      那是 1948年 12月 31日晚,蒋介石在总统府官邸,召集国民党中央执监委员 40人聚餐。他对众人说:“现在局 势严重,党内有人主张和谈。我对这样一个重大问题不能不有所表示。现拟好一篇文告,准备在元旦发表。现在请岳军(张群,国民党行政院副院长,蒋介石的幕 僚)朗读一遍,征求大家意见。 ”

      文告是:愿与中共商讨停止战事,恢复和平的具体办法。同时蒋介石又开出和平的五项先决条件,要在保 存国民党的“宪法”、“法统”和军队等条件下,才能重开和谈。文告最后有所暗示:“只要和平可能实现,则个人的进退出处,绝不萦怀,而唯凭国民的公意是 从。”张群念完文告之后,蒋介石征求大家的意见,当问到李宗仁时,李宗仁答道:“我不赞成发表。”此言一出,在座的国民党中常委谷正纲、张道藩、王世杰等 人均不赞成发表这个文告。

      蒋介石的目光逡巡一番,然后怒然作色地说:“我并不要离开,只是你们党员要我退职,我之所以下野,不是因为 ‘共党’,而是因为本党的某一派系。 ”李宗仁的脸“唰”地一下红到了耳根。蒋介石所讲的“某一派系”,明显指李进行到底》的评论,揭露蒋介石假求和、真 备战的行为,令蒋介石心惊胆战。权衡再三,他决定以退为进,宣布“下野”,以平息国内人民反战的情绪。

      由李宗仁出任南京政府的“代总统”,完全是蒋介石迫不得已的决定。他与李宗仁共事以来,互相之间心存戒备,表面上把总统的权柄交给李宗仁,实际上仍然在后面遥控。

      下野后的蒋介石在老家“闭门思过”,以图东山再起

      溪口的丰镐房经过了修缮扩建,显得十分的气派。

      蒋介石依然穿着长袍马褂,溪口的天气很凉,他的心情比天气还要凉。他看过电报,由毛人凤发给他的电讯,没有一个好消息,解放军又连续攻城略地,国民党军队连连败退。他心急如焚,立即电召毛人凤到溪口来。

       老头子传他,毛人凤不敢怠慢,匆忙赶到。蒋介石带着礼贤下士的谦和,讲了他支持戴笠创建军统,直到毛人凤担任保密局长的往事,他话头一转,说我一月份下 野以后,痛定思痛。党国事业遭此挫折,乃是派系互相倾轧的结果。当今,李代总统意与中共和谈,难有结果;与中共交战,绝无取胜的希望。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啊!希望老军统的同志,对内肃清奸党,诛除共谍;对外开辟新的战线,与中共搞持久战。鉴于目前局势,李代总统战即不能战,和又不能和,他这是误党误国啊!

      “请总裁明示!”毛人凤毕恭毕敬地说。

       “今日时局,外援无望,内部又分崩离析,这是党国的不幸啊!”作为国民党政权的最高领导者,蒋介石对内部腐败十分痛恨,他继续说,“我们的高级将领精神 疏懈,道德低落,专横跋扈,任人唯亲,已经与军阀差不多了!还有人拉帮结伙,与党的宗旨背道而驰。鉴于此,我有一个计划……”

      “请总裁指点。”毛人凤立正说。

      “党国兴盛,除了要有统一意志,还要有一批立场坚定的同志。党国闹到私,拉帮结伙、另立山头的,一概格杀勿论!你要秘密地列出一个详细名单,将那些想抛弃党国利益,独立山头者,采取非常手段惩治……”

       蒋介石说罢,看着毛人凤,眼里流露出若有所失的表情。毛人凤是一个聪明的主儿,当然心领神会,想到李宗仁一再逼宫,保存实力,以桂系主帅自居,问鼎大 位,此人不杀,不足以平息蒋介石内心的愤慨。所以,毛人凤在拟订谋杀人名单的时候,毫不犹豫把李宗仁列为头号目标。按照毛人凤拟订的暗杀名单,国民党“代 总统”李宗仁赫然列在了榜首。

      蒋介石与李宗仁结怨由来已久。1926年 7月,北伐战争开始,新桂系两巨头李宗仁和白崇禧分别担任了 重要职务。李宗仁担任国民革命军第七军军长,白崇禧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介石的行营参谋长,黄绍竑则留守广西后方。他们出动六万人马配合蒋介石一举荡平南 方,襄助蒋介石完成了南北一统。

      李宗仁是一个极有个人抱负的人。他当时请来当时广西出名的相术师为其相面。那位算命先生当时就预言: 李宗仁今后前途无量,“有九五之尊”。李宗仁对此深信不疑。1925年,完成广西统一后,李宗仁立即在临桂老家大兴土木,建造府邸,在新落成的府邸大门两 侧请书法家题写醒目的对联:“天下皆春,山河永固”,传递出自己的真实心迹。

      在北伐战争中,李宗仁的第七军所向披靡,被誉为“钢 军”。所以李宗仁对蒋介石经常吃败仗十分鄙视,并在言词上流露出来。如“蒋先生原非将才”,“是一位低能的战略家”,“统兵、治政的本领极端低能”,“蒋 氏最多只是偏将之材,却位居主帅之尊,其智慧、德性、涵养均差远矣。” 他的评语传到蒋介石耳朵里,令蒋介石老大不爽。

      给毛人凤当助手的毛万里,看见毛人凤拟定的谋杀名单里,李宗仁名列第一位,大吃一惊,小声对毛人凤说:“哥,你这份名单弄错了吧?”

      “此话怎讲?”毛人凤问。

      象?——弄错了!”毛万里是一个诚实的人。他对党政军上头的钩心斗角略有所闻,只不过没有想到复杂到这种地步。他小声提醒说,“哥,杀了李宗仁,可是滔天大罪呀!”

       毛人凤冷笑说:“万里呀,当今很多事情你没有看透!李宗仁凭什么当上代总统?——还不是他与白崇禧拥兵自重,逼迫蒋总裁交权吗!他只是一个代总统,在法 理上是说不通的!”毛人凤咬牙切齿说:“我们江山人是蒋总裁的死党,是他忠实的战士,只有将那些对手制裁掉,蒋总裁宏伟大略才能实现!”

      果然,他的暗杀名单递上后,蒋介石十分满意,并且批准毛人凤立即行动。

      有了“上方宝剑”,毛人凤开始召集江山子弟兵,密谋如何实施谋杀。那次毛人凤列出几十个人的谋杀人名单,有民主人士,有政治对手,有曾经与蒋介石有过仇隙的人,与蒋介石有仇的人毫无遗漏地上了黑名单。

      这是最后的清算!那些上了黑名单的人,都是蒋介石最痛恨的人。李宗仁首当其冲,列为黑名单的第一名,就不足奇怪了。

       蒋介石闲居溪口,如同袁世凯削职回项城、段祺瑞下野后回合肥一样,无非在暗处窥视时局变化,养精蓄锐,以图重掌权柄。当时他的亲信在溪口架起七部电台, 与各地的嫡系部队、亲信联络,随时操控局面。一些亲信也经常来往于溪口,请总裁面授机宜,俨然成为国民党第二个国府了。此时,蒋介石早把大笔财产转移到台 湾,致使李宗仁的军队缺乏粮饷,兵无斗志,李宗仁发动立法委员,要求政府将所存台湾的现金运回,用来支持战争。他说把美元与黄金运往台湾,此种卑劣阴谋, 是不惜断送国脉民命之举。李宗仁并且致函蒋介石谈人事、军权、财政等事宜,他要求蒋介石不再过问国事,建议他“早日出国”。蒋介石内心痛楚之余,更增强对 李宗仁的仇恨,一心想杀死他。

      此时最苦莫过于李宗仁了。除了桂系军队他能调动,其他军队调而不动,他气得直拍桌子。这且不说,蒋介石在溪口召开有汤恩伯、何应钦、顾祝同等终止的暗杀行动

      有了蒋介石的手谕,毛人凤开始实施暗杀行动。

       就在这时,一件竟想不到的消息令蒋介石震惊。那天,设在溪口的电台,收到李宗仁的一号总统令,响应中共关于释放一切政治犯的主张,表示和谈诚意,并决定 释放张学良、杨虎城和一切在押的政治犯。这条消息即将由中央社向全世界发布……蒋介石听罢,大怒。被他关押的一切政治犯,都是他恨之入骨的政敌!张学良、 杨虎城搞“兵谏”,在西安扣押了他,逼迫他与中共方面合作,共同抗战,结果养虎遗患,至今中共的军队势如破竹,眼看着连半壁江山都守不住了,岂能给这两个 人自由?蒋介石迅速发出密电,传令不可释放张学良、杨虎城,并且要求押解二人到贵州息烽口监狱严加看管,不得有误。

      毛人凤此时正在上 海毛森的公馆里,他传来十几个江山子弟兵,有毛钟新、张瑞生等人,研究对李宗仁“制裁”方案。这些江山籍的特工大多数从事内勤,除了毛森有胆量外,其他人 听说执行谋杀李代总统任务,紧张得连口大气都不敢喘了。毛人凤看出他们的怯懦,不禁叹口气,真有“蜀中无大将”之慨了。他立即传来沈醉、吴德、秦景川、王 志远,他们四个人分别来自东北、湖南、四川、云南,当他们听毛人凤说暗杀李宗仁,也都觉得意外。毛人凤取出暗杀名单,看见李宗仁名列第一位,大家马上意识 到问题的严重性。

      李宗仁竟想不到的是,蒋介石不但处处制约他,而且心生恶念,想置他于死地。沈醉按照毛人凤的意图,制订了在南京解决 李宗仁的方案。李宗仁居住在傅厚岗官邸,这儿到总统府有一段街市,恰好附近开设一处旧书店,可以用于掩护侦察。这个以书摊生意为掩护的人,沈醉选定由临澧 特训班的吴德担任,要求,必须选出一名神枪手,因此,毛人凤经过千挑万选,最后选定了一向担任军统暗杀任务的秦景川。此人枪法准确,沉着冷静,能用手枪击 落空中的飞鸟。

      这套方案也有弊端,一是在南京城内闹市区,行动目标过大;二是在李宗仁的官邸附近,一旦事情闹大,不好逃脱。为稳妥起 见,毛人凤又制定了另外两套方案加以辅助。第二套方案准备在沪宁线上,利用李宗仁外出的机会,让杀手以车胁迫李宗仁的座车停下后进行狙击。这套方案其实是 不可行的。李宗仁是代总统,出行时少说也有一二十辆车跟随护卫,如果行刺不顺,还容易招来麻烦,杀手更不容易脱身。第三套方案最为保险,但是不易操作。就 是利用李宗仁乘坐飞机的机会,制造空难,做到神不知鬼不觉。除此外,毛人凤还设计了第四套方案,就是买通李家的厨师、女佣,利用李宗仁喜欢喝茶的习惯,在 茶水里下剧毒,把李宗仁药死。当然,这是最不可靠的一个方案了。李宗仁家里的厨师、女佣,大多数是从老家请的人,像家里人一样有亲情,外人无法接近。正所 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这时,李宗仁的长兄在桂林老家病故。李宗仁以代总统身份向蒋介石这位下野的总裁通报此情时,要求辞去代总统职务。蒋介石却劝他“节 哀顺变”,坚决不让他卸职。几乎同时,又传出桂系内部李宗仁、白崇禧不和的闲言。据说白崇禧认为李宗仁全盘接受了共产党的主张,甚至有出任未来联合政府副 主席的想法,心生不满。蒋介石尽管对李宗仁、白崇禧恨得咬牙切齿,但他一直举棋不定。权衡利弊,他觉得采取军事上拉拢白崇禧、政治上除掉李宗仁的办法,是 最稳妥的办法。蒋介石便命令毛人凤,停止实施暗杀李宗仁的任务。

      李宗仁虽然躲过了蒋介石的谋杀,但最终被逼流亡美国。他在美国过得很是落魄,时常是身穿一件舒适的旧羊毛衫,足蹬一双皮拖鞋,旁边有一杯茶,过着无波无浪的晚年。

      1965年,在共产党的多方争取下,李宗仁终于由美国归来,落叶归根,回到祖国,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直到他的生命结束。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