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山帮”恩仇录:老蒋与小蒋

  • 发布时间:2016-02-23 13:21 浏览:加载中
  •   黄埔军校的得意弟子

      江山籍的特工,能够在军统系统里成“气候”,始作俑者当然是蒋介石了。

      创办黄埔军校初 期,蒋介石并没有意识到特工的重要性。当年孙中山先生希望通过创办黄埔军校,培养国民革命军的骨干力量,用来挽救中华民族的危机。孙中山在开学典礼上致词 说:我们开办这个学校,要用里面的学生做根本,成立革命军,诸位是将来革命军的骨干,创立了革命军,我们的革命才能成功。蒋介石对黄埔军校最关心的一个方 面是学员们的思想状况。学校的教学大纲为这批青年指出了“三民主义”的政治方向。教学的目的在于培养“经过灌输正确思想、遵守纪律的军官”。蒋介石需要忠 诚的战士,而中国人的散漫和无组织的天性,令蒋介石十分头疼。黄埔军校办到第六期,蒋介石得到了一位受益终生的弟子——戴笠。戴笠对蒋介石的需要了如指 掌。“复兴社”的兴起,让一群忧国忧民的黄埔青年才俊,发挥极大的创造空间,自己承担了调查(情报)、行动(监视、禁锢、暗杀)、组训、筹款四项任务,尤 其以情报与行动为主。蒋介石原以为是黄埔学子结社胡闹,最初并没有在意。后来,与中共合作决裂时,单,才引起蒋介石的重视。当初,蒋介石要戴笠主持刚成立 的特务处时,戴笠曾向蒋介石表示,从今天接受命令起,我的这个头就拿下了,这就叫一手接受任命,一手提着头颅。蒋介石不解,问此话怎讲?戴笠立正表态: “报告校长,这是我的决心。这项工作做得好,我的头一定给敌人砍掉;若做不好,当然要给领袖杀掉。再就是积劳成疾,‘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蒋介石对戴笠的话很满意。戴笠出生在江山县保安乡,吉利的地名,还有蒋介石梦寐以求的成功渴望,从戴笠的自信中找到了答案。从此,戴笠为蒋介石效力达 15年之久,可以说把全部心血都投进建立蒋介石的特务王国之中。

       蒋介石一生中控制最严的是特务、军队和财政。三者之中,又以特务为重。财政方面,他还能轮流交给宋子文、孔祥熙帮他掌管;军队方面,他也还能赋予何应 钦、陈诚、胡宗南、汤恩伯“四大金刚”很大的权力。但在特务方面,唯有他一人掌握,从不让他人插手过问,可见他对特工的重视程度。蒋介石控制特工的办法很 多,最主要的办法是对特工人员给钱,但不给高位,防范他们形成势力。戴笠出任军统头目 15年,始终是军统局副局长,只给少将的军阶。蒋介石把戴笠控制得 极严,但 15年来蒋介石、戴笠的合作却相当默契。戴笠是聪明人,他把握蒋介石的心理、性格,察言观色、揣摩迎合、见机行事,取悦蒋介石。

       戴笠在情报战线上的成果,对蒋介石的政权建设与巩固意义重大,而对于军事行动更为重要。尤其当时的军阀各揣心眼儿,钩心斗角,互相倾杀,中国这块土地烽 烟四起。如何建立稳固的中央集权的国家,蒋介石对浙江这个老乡独创的思路特感兴趣,对他的特务工作高度重视,并视戴笠为亲信,把最为重要的情报机构交给戴 笠一手操办。戴笠对蒋介石一直忠心耿耿,坚持职守,扩大他的事业规模。戴笠的政治信念一旦确立,主动把人生绑在蒋介石这台战车上,坚定信念,终生不动摇。 对于情报工作,他无师自通,经营着具有 10万国特工专家曾经撰写文章评戴笠说是间谍的天才。

      蒋介石从不重视特工到特别重视特工,并 且在国民党内建立庞大的特务组织,靠特工的渗透,渐渐巩固了国民党在中国政坛上的主导地位,也巩固了蒋介石的领袖地位,戴笠功不可没。但在国民党中推行特 务政治,也极大地损害了蒋介石的形象。杨杏佛被暗杀后,在全国酿成反蒋的浪潮,有的军阀倒戈,政局对蒋介石很不利。在一次高级军事会议上,蒋介石突然逼问 戴笠,是不是他手下人与杨杏佛有过节,把他杀害了?戴笠否认杨杏佛被暗杀与军统有关系,蒋介石大怒,训斥戴笠对部下管理不严,出去胡作非为,影响很坏。戴 笠马上表示,他一定要追查一下,并把情况汇报给总裁。

      无师自通的特工专家

      戴笠从事特工组织的创立到领导,由一个 门外汉成为专家,与他勤学苦练有很大关系。戴笠的私人财物并不多,但是各种侦探、特工、密码、跟踪等特工参考书却特别多。戴笠最初为了得到有价值的军事情 报,常常得深入前线,但是,司令部发给他的经费有限,甚至不够来往的车费和食宿费。戴笠不得不向老母要钱,戴笠的母亲蓝月喜为了儿子的前途,倾囊相助。渐 渐地,通过各种关系,戴笠经常可以得到一些很有价值的情报。他从事特工职业后,间接杀掉很多人,甚至很多是无辜的,他不以为然,反而认为是捍卫领袖权威的 必要行动。他对时局有自己的见识。淞沪抗战前,一次国民党高官在南京开会,休会时候大家议论纷纷,认为不要与日本军队对抗。戴笠却坚定地对大家说,这次我 们一定要打。吴稚晖说,武器、经济都差得那么远,拿什么去打呢?戴笠说:“哀兵必胜,猪吃饱了等人家过年,是等不来独立平等的。”这句话在国民党人中震动 很大,后来成了军统在抗日时期的经典语录。

      一次他在训词中说:领袖的革命理论承前启后,继往开来。对于反动的人,并不一定就要开刀, 可以用感化的力量,促进觉悟,共赴革命。反对党不满我们,说中国走向特务政治,走向独裁的道路。但我们看看,英国并不是独裁国家,有没有特务?美国是民主 先进国家,有没有特务?他们的海军、空军、陆军各有各的特务,总统有总统的特务,这都是战时的必然现象。

      蒋介石对戴笠的态度大为赞 赏,更加放开手脚让他扩大特务组织。戴笠认为,世界各国的特务组织,归纳起来不外乎有两种目的:一是巩固国防,一是巩固自身政权。作为蒋介石的忠实追随 者,在抗日初期,戴笠只是校级军官,他却领导十几位少将级的特工,他从来不去抱怨,更不去跑官、要官。

      戴笠在处理与人际关系上,主要 以蒋介石的好恶为标准,但对敢于向军统局挑战的人毫不留情,甚至不惜冒犯蒋介石,表现出他性格强悍的一面。戴笠的政治上地位并不高,他不是国民党的“中央 大员”,又不是“封疆大吏”,连参加国民党六届二中全会的资格都没有,因为他不是国民党党员。蒋介石要求他参加国民党的六届二中全会,他说,校长,我不是 国民党员,只是您的学生。

      蒋介石颇受感动。很多党棍、军阀、财阀借助国民党这个招牌获取政治资源,与蒋介石分庭抗礼,争权夺利。相比之下,戴笠不仅不要名、不要级别,也不争权不争利,像忠实的看家犬,有哪个敢冒犯蒋介石的权威、挑战蒋介石的地位的人,戴笠该出手时就出手,从来不犹豫。

       在蒋介石政治生涯中,戴笠有两次表现突出,加深着两个人互信与友谊。一是西安事变时,蒋介石被张学良、杨虎城部队扣押。戴笠独闯虎口,冒死进入西安,为 蒋介石保驾,与他共进共退,维护他的权威,蒋介石为此铭刻在心。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蒋介石平安离开西安,戴笠全程陪同,尽显忠心,蒋介石深感欣慰。二是 蒋介石一生共有三次下野,1931年,蒋介石面临内忧外患的困难局面,被迫下野。戴笠组织“联络小组”,为处于隐居状态的蒋介石提供他的行动显示出一个军 人的忠诚。蒋介石处于情绪低落时,戴笠安慰他,让他振作起来,迎难而上;蒋介石政治失意时,戴笠不离不弃,追随扶助。相比这下,蒋介石的其他黄埔弟子中, 背叛者有之,离心离德者有之,师生反目者有之。蒋介石认为,戴笠确实是对他绝对忠心的弟子,无论在什么境地,都能甘效犬马之劳,以报师长错爱之情。

       戴笠追随蒋介石的十几年中,如蒋介石肚里的蛔虫,通过蒋举手投足、喜怒哀乐,就知道老蒋遇到的问题,是难缠的事,还是难决断的事。对蒋介石的性格、习惯 上的了解,可谓精细入微,分寸感也掌握到家了。蒋介石喜欢唱歌,奇怪的是蒋介石在公开场合从来没有唱过歌。他不唱京剧,不唱一般的歌曲,只唱三样歌:军 歌,党歌,国歌。蒋介石的嗓音一般,但是就是这几首歌,居然百唱不厌,或许也是在鼓足战胜对手的勇气吧。戴笠是一个聪明的人,他从蒋介石的歌声中就猜出他 需要干什么了。蒋介石唱国歌,表示要对敌人采取重大行动了。戴笠必须准备好他的情报,以备蒋介石的查询;如果唱党歌,肯定是对政治对手进行制裁,戴笠要考 虑派什么人充当杀手;唱军歌多的时候也很麻烦,说明有难题需要处理。会是什么样的难题?戴笠知道军事情报派上用场了。

      从蒋介石的传记 中,我们可以看到,蒋介石为了维护权威与政令畅通,发号施令,一概用“手令”传达公布,其数量平均每年 10只公文箱左右,可见其数量之多。内容从军事、 政治、经济,无所不包。但是对特务工作,蒋介石很少有手令,特别是涉及暗杀进步人士、分化反对派等行动,蒋介石更是小心谨慎,以免授人以口实。戴笠对蒋介 石的这种心理揣摩掌握,早就了若指掌,大凡涉及敏感问题,戴笠也从来不用公文形式,对蒋介石只作口头报告,对蒋介石的指示只用脑记,不作笔录。

       戴笠有几套方案来应对蒋介石不断变化的“手令”。比如说,暗杀某人,系统里,戴笠拥有众多的“高参”,他们是毛人凤、王蒲臣、何芝园等江山籍特工。每次 他们都会给戴笠策划出最理想的方案,使戴笠向蒋介石提出的“制裁行动”具有前瞻性,且又考虑到各方面的利益,故此蒋介石很欣赏戴笠的智慧,对戴笠的评价是 “精诚能吏”,可见蒋介石对戴笠多么倚重了。

      蒋介石虽然反对结党营私,但是对戴笠是一个例外。戴笠先后从江山县招用特工、别动队、女 子特训班、忠义救国军等人员达二千多人。仅在军统局机关就有上百名,而且在机要部门里,几乎清一色是江山籍人。蒋介石知道戴笠使用家乡人,尤其重用有亲属 关系的人。从军统成建以来,已经形成传统了,有人说,无江山不成军统。老乡集中的部门,很容易形成小帮派,对这一点,蒋介石也是有顾忌的。只是出于对戴笠 的高度信任,默许戴笠安插亲信、培植自己的势力。当解放战争到了最后阶段,江山籍的高级特工,有的成为大兵团的督战人员,监视军队上层军官行动;有的干脆 担任军长、师长级的指挥官。

      在抗日战争时期,戴笠的军统系统简直就是一个独立王国。军事上有别动队、忠义救国军,而且交通、治安、铁 路、政府机关、经济、党务等方面都有渗透,他为了弥补特工经费不足,建立了庞大的黑色经济体系,有毒品生产销售、走私、黄金交易等等。有了钱,戴笠舍得 花。蒋介石的侍从室改组后,由蒋孝先兼任组长,并由戴笠向蒋介石推荐军统特务陈善周、黎铁汉等担任警卫、特务股长。侍从室侍从副官居亦侨与戴笠同是黄埔六 期同学,年纪比戴笠小六七岁。但戴笠每到侍从室,总要毕恭毕敬地称居亦侨为老哥或老兄,以表示尊敬。每到年节,他私下给蒋介石、宋美龄的内侍人员赠送礼 品。上至秘书、副官,下至女佣、男仆,无一例外。这样,戴笠需要了解什么情况,或呈报文件,这些人甘心情愿为戴笠帮忙。戴笠替蒋介石除掉很多政敌,蒋介石 的心思戴笠摸得很透,知道的内幕很多。所以蒋介石对戴笠虽然信任,却也很戒备。

      《戴笠传》上讲,军统“四一”大会后,蒋介石任命侍从 室第六组的组长唐纵,纵来控制戴笠膨胀的权力。蒋介石在八年抗战期间,对戴笠还是毫无顾忌地使用的。抗战胜利后,他开始逐步削弱戴笠的权力,并且计划撤销 军统,对戴笠的打击很大。至于为什么撤销军统,有两种说法:一是抗战胜利后,全国进步力量强烈要求撤销特务组织,实现全民族和解;二是蒋介石对戴笠始终有 戒备之心,早就有此打算。军统的女特务陈华在她的回忆录中说,抗战胜利后,蒋介石开始对戴笠渐渐冷淡了,而且对戴笠有所戒备与猜忌,戴笠便产生“飞鸟尽、 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悲凉感。每有闲暇时间,就让他的小学同学周念行为他阅读讲解《二十四史》、《资治通鉴》等历史典籍。周念行曾毕业于日本明治大 学政治系,对中国史学有一定研究,每讲到历代暴君杀戮功臣的故事,总会引起戴笠的一番感叹。尤其讲到武则天时代的酷吏周兴、来俊臣为武则天忠诚效力、杀戮 异己,终因为知道武则天太多的隐私而被武则天所杀的历史时,戴笠更有悚然之感。他说:“我将来不死在共产党手里,也早晚会死在委员长手里。”可见戴笠已看 出蒋介石对他的猜忌。当然,蒋介石那时候并不想除掉戴笠,他只是有所猜忌和戒备,主要是想抑制他的势力而已。戴笠看透了蒋介石的心理,开始布局了。他对蒋 介石更加忠心耿耿,极力与宋美龄、宋子文保持友好关系,同胡宗南、顾祝同等实力派将领加强交往,同时巩固军统局内部,培养毛人凤、沈醉等心腹,开始整肃内 部,控制特务行动,不让别人抓住把柄。

      1946年 3月,国民党召开六届全会,会议期间,有人喊出“打倒特务”的口号,并质问为什么 《双十协定》、国民参政会、政协会议取消特务机关的三大决议没有贯彻实施? 270名国民党中央执行和监察委员签名提议,要求撤销军统局,孔祥熙、陈诚等 军政大员,尽管拥护蒋介石,也极端厌恶军统特务。而一些稍有正义感的国民党人士,更以军统特务存在为不耻。几乎全体中执、监委们,一致喊打倒戴笠,其呼声 之高,前所未有。

      戴笠前往北平之前,曾经在女特务陈华那里过一夜,这是陈华最后一次见戴笠的面。戴笠心情沉重地说,华妹,老实告诉 你,老头子(指蒋介石)不要我了,我就死。所以,当戴笠因飞机失事而死,陈华固执地认为是蒋介石害死了戴笠。戴笠死后不久,军统局改为保密局,毛人凤跟随 蒋介石,效忠蒋介石直到他去世,真是江山人保蒋介石的江山忠心耿耿!

      毛人凤棋布错峙

      1936年毛人凤任西安军宪 警联合稽查处中校秘书,后又调任南京鸡鹅巷53号特务处机要秘书,开始军统生涯。毛人凤跟随戴笠多年,替他管理军统内部事务,也多次见过蒋介石的面。他不 是草创军统的成员,直到抗战开始才调进军统局当秘书,资历浅。他靠戴笠的扶持,几年时间爬到军统的高位。毛人凤给人的印象忠厚老成,任劳任怨,恪守职责, 没有半点野心的样子。毛人凤是一个有很深城府的人,对内对外始终有一副好脾气,他工作起来像个狂人,处理各种文件,上传下达,整天忙着,就是召开各种会 议,他也很少发言,而是坐在那里埋头记录。1942年,戴笠打算让同乡姜绍谟接替毛人凤的工作,送毛人凤到军校高教班接受培训。姜绍谟也是知识分子,这天 他早早起床,见秘书室有灯光,进去一看,见是毛人凤正批阅公文,说你起的真早啊!

      毛人凤苦笑说我这一宿没有休息呢!

      毛人凤玩命工作的精神吓得姜绍谟胆战心惊,他忙找戴笠,推说自己身体不行,不能胜任。戴笠只好把他安排其他工作了。

       戴笠在世时,兼职太多,军统的工作全部由毛人凤帮助打理,所以他对军统的工作了如指掌。蒋介石多次问起军统局工作,戴笠便把毛人凤带去,由他向蒋介石汇 报。蒋介石无论问什么事情,毛人凤都能对答如流,给蒋介石留下很深的印象。当戴笠亡故后,蒋介石最终把军统交由毛人凤执掌,从此保密局开始了毛人凤的时 代。毛人凤与戴笠不同,他从不去得罪那些权贵,还设法调和权贵与军统之间的矛盾。毛人凤有句话,叫不打勤的不打懒的,专打干活没长眼的。毛人凤性格归拢为 三个字:忍、等、狠。毛人凤是个有名的“笑面虎”,他从不发脾气。而戴笠脾气暴烈,常为一些小事动辄骂人打人关人,每遇到这种情况时,毛人凤总会代替戴笠 引咎自责,把责任或错误揽在自己身上,使得大家对毛人凤感激不尽。毛人凤在军统局里一副笑脸,在外边也从不抖威风,谦虚礼让,口碑不错。蒋介石认为毛人凤 是守成有余、老练持重的内勤人才。

      毛人凤深知蒋介石对小帮派、小团体特别忌讳,他从不去触动这个禁区,而江山籍特务由于考虑个人仕 途,离开保密局转到其他部门很多,江山帮由此渐渐衰落下去。毛人凤有三句话,叫做:“认真不得,生气不得,马虎不得。”意思是处理各种问题,既不能认真又 不能马虎,也不能生气,要有忍耐精神。有人说毛人凤肖龟,取的就是他能倔能伸的性格。他正是靠“忍、等、狠”三字真经,获得蒋介石的高度信任,走上权力的 巅峰。

      当 1948年蒋介石处于内外交困、被迫下野的时候,他把毛人凤传去了。那段时间,毛人凤简直成了他救命稻草,毛人凤在溪口镇架起电台,建立起对外秘密联络系统。如影相随的毛人凤,知道蒋介石心情不好,就默不做声追随他,执行他的“手令”。

      蒋介石告诉毛人凤,他已经把台湾作为大本营,要求毛人凤派出一批优秀的特工,先去台湾开展工作。蒋说,国军接收台湾后,本省人与外省人矛盾很大,这批人必须要做好前期工作。毛人凤爽快地答应下来,他从江山籍的特工中,选出几十人,派往台湾,建立了保密局台湾办事处。

      接着,毛人凤主动让副局长徐志道接任他的职务,向李宗仁、白崇禧应付差事,因为徐与李宗仁关系较好,不会受歧视。可是徐志道对保密局的家底不清楚,虽然花名册上人很多,调动哪个人都无处寻找。徐志道知道毛人凤采取蒋介石下野后,回到老家浙江奉化溪口镇“闭门思过”。

       过了两天,毛人凤发来密电,说李宗仁发出第一号总统令,决定释放一切政治犯,包括杨虎城、张学良等人。蒋介石大怒,说释放一切政治犯,放虎归山,以后与 中共谈判更没有筹码了!他当即命令毛人凤,与徐志道联络,说明利害关系,适当释放一些政治犯尚可,以示国民党谈判的诚意,全部释放政治犯,将来谈判时会更 被动了。毛人凤虽然退到幕后,徐志道还得听他的。结果,徐在李宗仁面前说明利害关系,李宗仁只好改变了主意,他的第一号总统令也泡汤了。

      李宗仁得知这个主意是蒋介石的意思,十分愤怒。自己当个代总统,还是个傀儡,凡事全由蒋介石说了算。李宗仁对和谈不抱任何奢望,打又打不过人民解放军,眼睁睁看国民党军队兵败如山倒,开始考虑自己的退路了。

       1949年初,毛人凤跟随蒋介石制定“应变”措施,部署潜伏特务,同时在重庆、成都、昆明、南京、上海等城市大肆搜捕屠杀共产党员及进步人士、民主人 士、青年学生。布置特务组织破坏各大城市工厂、水电、桥梁等设施。同年,南京、上海、武汉等地相继解放后,蒋介石企图以西南的川、康、滇、黔等省为根据地 抗拒解放。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后,国民党统治宣告覆灭。当解放大军进军重庆时,蒋介石被迫由重庆撤退。根据蒋介石的直接命令,国民党特务从 9月即开始分 批屠杀狱中革命志士。

      卢汉此时在云南宣布接收国民党中央在昆明的机构,限令国民党特务离开云南,成为独立状态。蒋介石得到了这个消 息,颇为震惊,他亲自从台湾经广州到达重庆,解决云南问题。蒋介石采取政治与军事兼用方式,一面增派第八、第八十九军分道压入云南边境,一面进行政治解 决。那时,蒋介石认为卢汉的行动是受了龙云的影响,秘密指示毛人凤在香港暗杀龙云。毛人凤接到蒋介石的指示后,由台湾派保密局办公室副主任兼行动处处长叶 翔之和六名特务,经见大陆败局已定,蒋介石为了积蓄反攻大陆的力量,命令毛人凤将他掌控的别动队、特工派往大西南各地潜伏起来,开展游击战争。

       其实,毛人凤手里可以调用的特工没有多少了,除了裁撤掉的人员,拨给徐志道“影子保密局”一批人,加上向各战区派遣的人员、逃散的人员、执行任务人员 等,他也成了孤家寡人了。既然老蒋有这么个要求,他还得去办。找了一些人,装模作样安排他们潜伏起来。在大西南一带,充其量只安排几千名特工,他却向蒋介 石谎称潜伏 10万之众,哄得蒋介石很高兴,以为将来反攻大陆,这些武装用得着。

      毛人凤在此时弄虚作假,精明的蒋经国看出破绽。蒋经国是一个务实的人,虽然外表憨厚,内心则细致。

      蒋经国不动声色,他看出毛人凤所谓 10万潜伏特工的“应变”措施,完全是一个大骗局,这也为两个人后来反目埋下伏笔。

      江山难改真本性

       大陆解放后,败退到台湾的几十万溃兵,国民党几乎难以控制。到处是溃兵流匪,夜晚枪声不断,抢劫、杀人、强奸案层出不断。毛人凤使出“乱世用重典”的镇 压手段,破了几桩案子,捉了不少人,又枪崩了不少“罪行累累”的人,局面终于稳定了。蒋介石对毛人风来台湾时的贡献,颇为满意。毛人凤为了改革保密局,拟 定了一个详尽计划,呈报给蒋介石。蒋介石除了对毛人凤的计划肯定外,心中另有盘算。1950年,蒋介石在台湾自我加冕,恢复中华民国总统的称号,毛人凤也 重新当上保密局的局长。此时,他手下大部分干将已经流失,很大一部分逃散,小部分被俘,还有的潜伏起来,也有的干脆回家洗手不干了,江山帮再也没有昔日的 威风了。严实实,并且还破获两起中共地下党大案。为了确保政权万无一失,蒋介石让他儿子蒋经国担任“国防部总政治部”主任。蒋经国的官衔虽不高,权力却超 过三军将领,并且,他还拥有一项重要权力,那就是负责情报事务。

      台湾原来有一个情报系统,称作“保安处”,这是沿袭了抗日战争时期 “战区第二处”而设立的,加上从大陆来的“中统”与“军统”人马,机构骤然庞大起来。中统的陈立夫远走美国后,蒋经国便公开提出把军统、中统两大特务组织 合为一家,严加整肃,统一运筹。尤其有彭孟缉和毛人凤两个头头,怎样平衡领导职能?颇让老蒋费思量。一贯信奉“忍、等、狠”信条的毛人凤这回却沉不住气 了。他一反常态,自恃有蒋介石做靠山,居然多次在国民党的中常委会上声称:“情报工作是很专业的东西,不能让外行人来领导内行。”

      这 话当然传到了蒋经国的耳中。对此,蒋经国采取挖墙脚的办法,来个釜底抽薪,将保密局二处的处长叶翔之拉拢过来,委以重任。叶翔之十分贪婪,经常勒索富商官 吏,收敛钱财。一次他借办案为名把一位富商抓起来,并以“通匪”罪严刑拷打,最后勒索了 170根金条。由于分赃不均,叶翔之手下的一名小特务把叶翔之卖 身投靠蒋经国、私自勒索钱财的事密报给了毛人凤。毛人凤借着蒋介石 “整肃纪律”之机,把叶翔之胡作非为的罪证搜集后,整理出一份材料,亲自呈报给蒋介 石。蒋介石阅过报告后,大为震怒,不仅把叶翔之抓了起来,还将儿子叫去狠狠臭骂了一顿。蒋经国连连认错,但从此以后对毛人凤更加切齿痛恨。

       此时江山帮早就是昨日黄花,毛森因为得罪了蒋氏父子,远离台湾。毛人凤手下虽然有几个亲信,但都是资历尚浅的校官,无法与那些大佬对抗。不久,蒋经国出 任了情报工作委员会主任,此刻的毛人凤颇有英雄末路的悲怆感。加上蒋经国多次向毛人凤要他在大陆潜伏特务的名单,毛人凤一直推辞不交,两个人关系弄得更僵 了。曾经在四平战役中立有“战功”。国民党逃离大陆时,杜长城任国防部技术总队队长,负责破坏各种设施,阻滞解放军前进。在“保卫大台湾”的口号下,技术 总队又设计出在海水中遇敌舰自动爆炸的诡雷,备受毛人凤赞赏。后来杜长城因得不到蒋介石的重任,心中苦闷,有了反心,想绑架蒋经国。他的行为被蒋经国手下 探听到后,蒋经国借机把杜长城和胡凌影抓起来,经过军法处审判后,两个人供认不讳。蒋介石一怒之下,用红笔在呈文正面的名单上打个括号,批示“一律枪 决”,杜长城及胡凌影没有逃过此劫,成了蒋经国夺权的牺牲品。

      经过了此案后,蒋介石对毛人凤彻底失去信任,等蒋介石批准了蒋经国的特务机关改革方案后,毛人凤见大势已去,只有乖乖听从蒋经国的指挥了,而蒋经国正式成为台湾的特工王时,昔日的“江山帮”如同日落西山,气息奄奄了。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