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色密室:绝杀

  • 发布时间:2016-02-23 13:21 浏览:加载中
  •   残忍的报复手段

      残忍的绝杀历来是敌对方交手惯用的手段。1942年 4月 18日,美军为报复日本突袭珍珠岛,派出 16架 B-25型轰炸机轰炸了日本东京、横滨、名古屋、神户等城市。仅仅 30秒,64枚炸弹投了下去,日本有 90栋建筑物被摧毁,引起日本政坛八级地震。

       空袭东京的轰炸机后来降落在我国浙江的空军机场,飞行员被各地中国人陆续送到衢州,75个在中国跳伞或迫降的机组人员有 64人活了下来。日军在浙江一 带大肆搜捕落地的美国飞行员,数百上千百姓因被怀疑藏匿美国人而惨遭杀害。日军大本营认为,今后,美机还会以航母为基地轰炸日本,然后飞向中国内地。赣东 的玉山、浙西的衢州、丽水等机场对日本的威胁最大。为摧毁浙赣两省的中国空军机场,日军集中 9个师以上的兵力,发动大规模的浙赣战役。

       从 4月 19日开始的一个月内,日军轰炸衢州机场达 59次,投弹 1341枚,4月 25日开始对江山、上饶、广丰、玉山等地进行疯狂的轰炸,中国 军民死伤达 7万余人。而且随意杀人。1942年 8月 9日出版的《群力周报》记载:“敌溃后,街道尸首狼藉,尤以法院、衢中附小内横陈倒毙者,何止数 百。”

      为了达到灭绝浙赣地区民众,使整个浙江和部分江西地区成为无人区的目的,日军除了疯狂屠杀当地居民,在撤退时更是惨绝人寰地撒下炭疽、鼻疽、鼠疫、霍乱、疟疾等多种细菌武器。

      日本鬼子撤走后,村民们从躲藏的地方回到村里,突然感染瘟疫,许多人在一夜之间暴亡,家家都有人死去,有不少人家全部死绝。

       日军占据南京后,纵兵放火劫掠、屠杀、奸淫,将无辜的民众及失去抵抗之徒手士兵,用绳索捆绑,每百人或数百人联结一团,用机枪扫射,或用汽油焚烧。日方 军官率领士兵,到处放火,并藉搜索为名,挨户侵入老百姓的家及各机关内,将所有贵重物品及艺术品掠夺而去,妇女被奸淫无数,民众被残杀总在三十万人以上。 当时在南京的外国传教士说,这种残暴行为令世人所不齿。由周佛海任特务委员会主任委员,丁默村任副主任委员,李士群任秘书长的“76号”特务组织,在不足 四年的时间内,制造了暗杀、绑架事件达三千余件,每年近一千起。“76号”设有惨无人道的酷刑三十八套,如吊打、坐老虎凳、灌辣椒水、电刑、钢针刺指,设 有天牢(吊捆在半空中暴晒)、地牢和水牢,成为当时世界最恐怖的特务组织。

      军统局特务执行任务,主要手段是暗杀。上海三大亨之一的青 帮首领张啸林,想与日伪勾结,组织新亚和平促进委员会,公开支持汪伪政权。毛森派人买通他的保镖把他打死。1940年 10月,上海伪市长傅筱庵被军统刺 杀。军统的一系列锄奸活动,让汪伪汉奸人人自危,有力震慑了一批意欲附敌者。后期毛万里担任上海工作站负责人,他组织军统特工向日本军官发起过 40多次 攻击,50多次破坏敌人包括机场和军火库在内的军事设施。日军和汪伪特工总部恼羞成怒,大肆搜捕军统特务,采取威逼利诱手段,分化瓦解军统上海工作站人 员,军统上海区还制定了一个方案:以日本军人为谋杀对象,无论军阶高低、职务大小,得手就干掉,执行地点以日占区及其势力范围为限。上海的军统大开杀戒, 仅在抗日初期就接连刺杀了矶部芳卫、石桥信、久保田野、出光正三、户田正一、石中巽、五十岚翠、村山秋常、渡边实、赤木亲之、德贤藏、式部清一郎、板井 一、青木武重、日下都信吉等几百名日本军事人员,把每条街道都变成了屠宰场,极大地鼓舞了全国抗日军民的斗志。

      武汉军统特工根据戴笠 指示,把重点也转向对日寇的谋杀。军统特工在选择好目标后进行周密的准备计划。一天凌晨时,伪装成商人的队员李崧荪及两名队员进入哨卡,将 3名强行检查 的日寇哨兵当场击毙,接着又向日寇警备队的队部投掷手榴弹,炸死日寇 8名,行动队迅速撤退。又一天晚上,行动队员赵云卿率队员何忠炳等人潜入武昌日本宪 兵队营地躲藏起来,待日寇熄灯休息后,向寝室里投掷手榴弹 4枚,当日寇仓皇逃出时,隐蔽暗处的赵云卿举枪一阵扫射,击毙日寇 8名。行动 2队队员在汉 口花楼街砍死日军少佐田梅次郎,后来又杀死 3名出门寻欢作乐的日寇军官。李化民化装成小贩,向在行进中的日军小分队投掷手榴弹,当场炸死敌人 17名。

      疯狂的屠夫

       军统有一个外围组织“抗日锄奸团”,主要成员是大专院校的学生。原来针对日伪开展斗争和情报工作。从 1942年以后,戴笠改变了这个组织的性质,他 说:过去锄的“奸”是“汉奸”,现在除的“奸”是“内奸”(暗指中共)。由此可见,戴笠一直是没有放弃反共任务的,只不过各个时期有不同的侧重而已。这不 仅符合蒋介石对军统和特工组织的要求,也确实像戴笠所说是“替领袖分忧”,即秉承蒋介石的意志做反共急先锋。对倾向中共的人丝毫不留情面,缉私总处的查缉 股的组长。后来他又担任国民党军少校谍报队长、军统局广州站督察。1941年升任上校科长,并且在 1942年提升为少将站长。1943年初,受戴笠委 派,他担任军统南京站站长,主要担负戴笠与周佛海之间的秘密联络、策反汪伪军队和搜集日伪情报的工作。

      解放战争初期,像他这样功名利禄都不缺的人,在我地下党员徐楚光的策反下,弃暗投明,毅然投入革命阵营,利用自己的“人脉”与地位,积极策反国民党军队上层军官。他奔赴蚌埠、徐州之间策反中央军刘汝明部时,不幸被军统特务告密,遭逮捕并被押解到南京。

      毛人凤接到抓捕了周镐的消息后,他的嗜杀本性暴露出来,除了严刑拷打外,还立即把周镐的案子上报给蒋介石。蒋介石为了整肃军纪,严惩叛逆者,亲自批准“立即处决”。毛人凤下令立即由执法队把周镐押解到刑场处决了。

      辽沈战役结束后,国民党政府面临风雨飘摇状态。军队打仗不利,个个揣着心眼儿,厌战情绪弥漫,一股绝望的气氛笼罩着国统区。蒋介石十分烦躁,保密局也很无奈,尤其保密局高级特务叛变投共,有辱脸面。为此毛人凤痛下杀手,分别将几位被策反的特工、军队高官密捕并杀害了。

       战场上失利,他们就找发泄的对象。白公馆、渣滓洞是戴笠时期修建的监房,这里与普通监狱不同,关押的是最重要的政治犯人,叶挺将军、廖承志、张学良、杨 虎城等人都在渣滓洞集中营关押过,中共四川省委书记罗世文、车耀先等著名的共产党人都是在这里遇害的。杨虎城将军与他妻儿在这里被关 3年,后来全家也惨 遭杀害。一部《红岩》,将这两处魔窟展现给世人,让人们看到国民党保密局特务的残忍。在刑讯室里有 48套刑具,特务们喜欢使用起“老虎凳”来刑罚政治 犯。这种刑罚只要把人捆绑好,然后往受刑者的脚下垫砖头即可,方便实用的“老虎凳”给人造成的痛苦是巨大的。特务们给被捕的万县县委副书记李青林用上后, 结果折断了她的双腿。军统集中营里对抓来的犯人们使用陈然也是在“老虎凳”上被折磨得死去活来;特务也给囚犯上电刑、使用“辣椒水”、用“烙铁”,还使用 “竹签子”等酷刑。

      周养浩是江山县人,自从 1933年加入复兴社特务处后,追随戴笠,为人狡诈,心狠手辣。他是毛人凤的侄女婿,是 毛人凤的亲信。他担任重庆卫戍司令部保防处少将处长兼国防部保密局西南特区少将副区长时,正值解放战争后期。他此时已变成了嗜杀成性的屠夫,亲自执行军统 的命令,杀害了张露萍等 7位革命烈士。

      1948年他担任保密局西南特区的副区长,西南特区是徐远举的天下,他看不惯周养浩的言行举止,两个人多有龌龊。毛人凤只好在重庆设置西南督察室,委任周养浩担任西南督察室主任。

      1949年是国民党在大陆的最后时期,也是最疯狂的时期。毛人凤为了确保对重庆、成都、昆明等地布置的大破坏、大屠杀万无一失,这个侄女婿是用得上的人,所以在实施大屠杀时,他都安排周养浩亲自去执行。

      那天,西南长官公署举行党政干部会议。重庆的警备司令萧毅肃、国民党重庆市党部主任委员龙文治、三青团的罗才荣、重庆警察局局长施觉民、社会局长赵冠光、还有徐政、周养浩、沙吉夫等一些人,研究破获《挺进报》案件。因为没有线索,大家一筹莫展。

       周养浩干这行当有鬼点子,他采取监视印刷部门,清查发行渠道,守候邮局,派人缉捕等办法,寻找线索。有一天,中共地下党的警告信和《挺进报》竟然出现在 重庆行辕主任朱绍良的办公桌上,保密局的特务吓得心惊胆战,到处搜捕。后来在周养浩努力下,终于打进了重庆地下党组织,把陈柏林、任达哉等人逮捕后,保密 局用严刑拷打撬开他们的嘴,又抓捕了他们的领导人杨清,经过对他的住址进行搜查,将重庆的地下党全部捕获。

      中共地下党负责人许建业被 捕后,不管保密局特务用多么严酷的毒刑,都期杀害了他。执行前,由长官公署军法处处长王郁芳,将许建业等人秘密用汽车从渣滓洞看守所押解进城里,在长官公 署开庭判决,然后由二处押至大坪刑场执行。在赴刑场时,许建业一路上高唱国际歌,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等口号,路旁的人看了都感动得流泪。周养浩有个朋 友事后告诉他说:“昨天在路上看到汽车上押着两个人,他们沿途高呼共产党万岁,场面真壮烈啊!” 周养浩听后面红耳赤,半晌无语。在这些被捕的共产党员 中,大部分党员信仰坚定、节操高尚,严守党的秘密。周养浩率领特务们,日夜审问,严刑拷打,逼问地下党活动的情况。当解放重庆的炮声距离市区很近的时候, 特务们把这些人全部残忍地杀害了。

      浩气永存贯长虹

      华蓥山位居四川中部,从合川起连接武胜、广安、大竹、邻水、长 寿一带。这里的人民因不堪国民党的反动统治,早就酝酿起义,因此被国民党视为眼中钉,指定为“匪区”。从西南长官公署成立到四川解放前夕,国民党先后4次 派军队前去镇压与屠杀。保密局的特务也在毛人凤指使下,参与迫害和抓捕中共地下党员的行动。1947年冬,共产党员陈尧楷、陈相应等在大竹、邻水等地举行 起义,达县、梁山各县农民纷纷响应,西南长官公署派整编第七十九师一个整编旅前往进剿,在大竹的杨通庙、张家场把起义军打散,搜到了标语、传单和文件,杀 了许多参加起义的农民。保密局特务为了搜捕中共地下党组织,派二处的特务雷天元前往梁山地区协助清剿。1948年夏,重庆、广安、岳池中共地下党组织先后 遭到破坏。由共产党员张蜀骏、王屏藩在岳池、武胜两县率领三千多农民起义,向岳池县进攻,使川北、南充、广安等县都受影响。起义军将南充保安队击溃,当场 击毙南充警察局局长,震动了成都、重庆等地。当的一个新兵营、保密局的第二警察总队一个支队,以及长官公署的警卫团组成“清剿”部队,派彭斌为指挥官,杨 元森担任副指挥官,采用分进合击战术,向岳武地区进剿,以期消灭起义军。毛人凤还调来了两个保安团参加“协剿”。为了搜查地下党,保密局派大批特务组织成 “识别队”、“搜索队”、“情报组”,随同部队前往岳池、广安、渠县一带做起义军的分化瓦解工作,这次行动俘虏了起义军几百人,将张八妹、徐世连等 30 余位共产党员押到重庆,囚禁于中美合作所,1949年末大屠杀时全部杀害了。

      四川省主席王陵基亲自前往华蓥山各县,撤换了一些反共不 力的县长,解散了岳池县的两个中学。尽管如此,中共地下党仍然领导着游击队坚持斗争。后来,国民党第 108军在大竹、垫江、领水一带清剿中共领导的游击 队,领导人陈尧楷在战斗中牺牲,华蓥山人民再次遭到血腥的清洗。毛人凤派出毛钟书、杨元森、叛徒王方驶在华蓥山区大搞 “剿抚兼施”,抓捕中共地下党员和 积极分子。

      中美合作所原来是国民党与美国从事情报合作的机构,后来却成为了专门关押共产党员和革命人士的集中营。方圆四五十里地,建 有几百栋房屋,有办公室、特务学校、电台、监狱、军火库、射击场等设施。渣滓洞也由保密局修建起监房,囚禁了两三百人。叶挺和廖承志曾在这里被囚禁过,张 学良将军也是从这里转移到台湾的,杨虎城将军在这里关 3年,后来全家遭到杀害。中共四川省委书记罗世文、车耀先都是在这里遇害的。

       当时白公馆关押的人,主要有东北军副军长黄显声将军、许晓轩、张学良将军的副官李英毅、杨虎城将军的副官阎继明、张醒明等等。另外,还有蒋介石的卫队长何 义炯,因有政治嫌疑,也被长期关押在这里。1947年保密局逮捕了 300余名进步学生和爱国人士,将这里改为西南长官公署第二看守所。毛人凤派保密局特 务李磊当所长,徐贵林为看守长,加强对关押的进步人士的看管。保密局特务对关押的革命人士动辄就给带脚镣手铐,刑讯逼供,随便搜身和检查寝室。案。毛人凤 对沈醉说:“总裁指示,逮捕的共产党员选择重要的杀掉一批!”接着毛人凤又命令西南特区副区长周养浩,布置杀害杨虎城将军,连同杨的秘书宋绮云夫妇及其幼 子一同杀掉。行刑的刽子手是西南特区行动组长熊祥、白公馆看守长杨进兴和王少山等五六个人员。为了保密,不许开枪,而用斧子和刺刀,要求毁尸灭迹,问刽子 手们有没有把握?熊祥、杨进兴说没有问题。毛人凤叫他们宣誓,要求绝对保守秘密。9月6日当晚将杨虎城及宋绮云夫妇和他们子女6人杀害于松林坡上。

       接着,保密局将华蓥山起义的领导人及其他共产党员 41人杀害,其中成善谋、陈然等 10人是公开杀掉的;江竹筠(即江姐)等 30余人是秘密杀害的。 这次屠杀是由西南特区制定的绝杀计划,由廖宗泽核准的。参加屠杀被捕的共产党人的刽子手有雷天元、龙学澜、漆玉麟、熊祥、李磊等,他们全是保密局的特务。

       毛人凤担心有遗留下的人,首先下令把渣滓洞看守所、白公馆看守所的屠杀名单交给保密局的司法处副处长徐钟奇核定后,再交给沈醉、周养浩、陆景清等特务分 别去执行。那次共杀害黄显声、许晓轩、李承林、周均时、周崇化、李宗煌、黎又霖、何雪松等 200余人,其手段的残忍,为世人所不齿。其中渣滓洞的大屠 杀,是由沈醉派保密局的雷天元、龙学澜、熊祥等去执行的,原来决定采用绞刑,因为时间来不及了,只好采取用机关枪集中扫射,共杀死革命志士 100余人。 在把革命志士赶往山坳时,还有两个婴儿在母亲怀里啼哭。有人心不忍,向毛人凤请求将婴儿留下,毛人凤严厉地斥责说:“留下来谁抚养呵,养大了叫他们报仇 吗?” 结果,一阵乱枪后,所有的人倒下了。大屠杀结束后,为了毁尸灭迹,沈醉又命令行动总队的副队长钟铸人用大量汽油将渣滓洞死难烈士的遗体全部焚毁 了。

      毛人凤与他的江山帮的难兄难弟,在撤离大陆前夕的绝杀行动,连孩子都不肯放过,实在令人咋舌。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